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荒古道 第二十五章 造化之地
    西域这一日,注定被载入史册,不论成败,都将成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昆吾山开启,南境王上率八荒铁骑入境,西域各族奋战,在昆吾山脚下,人命如草芥,地上的尸体已经将大地覆盖,英勇的亡魂将长眠于此。

    战事还在进行,王上并没有要亲自进入昆吾山的意思,竟率兵冲杀了起来。

    突然,被厌火国灼烧的炽热的空气突然冷却下来,丝丝白色雾气在空气中飘荡,有人发现,地面在快速结冰。

    令颜出手了,腰间佩剑此刻执在手上,那寒冷的原因正是那柄剑引起的,被令颜漫不经心的拖在地上,剑尖划过之处,有冰碴在地面出现。

    同颜元交手的独尊最先反应过来,竟然一剑将颜元斩退,整个人散发着强大的战意冲向令颜,随着他精气神的快速拔升,手中残剑在哀鸣,剑身在颤抖。

    锵!

    两把剑斩击在一起,暴虐的剑气将两人周围的兵卒全部掀飞,形成一片真空。

    “南境独尊,早就听闻大名,果然很强。”令颜微笑,秀发随风飘散。

    独尊却好似没有听闻到她说话一样,目光被令颜手中的剑深深吸引,不能自拔,“十大名剑。”

    “不错,正是十大名剑之一的霜月。”

    独尊听闻此言,终于抬起头正视起了令颜,目光之中散发出冲天的剑意。

    令颜微笑,看着眼前这披头散发、犹如一把利刃的独尊,丝毫不曾有一点惧意。

    两人动了,速度极快,只能听闻到剑的击鸣声,这是最纯粹的剑招在碰撞,没有一点外力。

    虚空暴鸣,远方有巍峨高山被削去峰尖,大地震裂,已是千疮百孔。

    令颜足尖点地,简单过招之下不与独尊纠缠,好似翩翩起舞的蝴蝶,已然来到了昆吾山入口之处,人在空中道:“你的剑道很强,但是我可没有时间陪你练剑,有本事进来打一场。”说完胸口虚无开启,狂虐的吞噬力横扫战场,崔巍整个人瞬间被笼罩,急速的飞向令颜。

    “大傻子!”王瑜神色着急,大声的喊叫道。

    崔巍全身绷紧,他早就料到了令颜会在最后将自己带入昆吾山内,他也要去夺造化,自身变强才能配得上王瑜,而不是靠王上对王瑜的疼爱对自己的认可!

    巨子今来试图留住崔巍,但是刚刚做法就被颜元缠住,丝毫不给他机会,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公主的心上人被吞噬进那女将的黑洞里。

    “对了,还要送你们南境一份大礼呢,不怕你独尊不来。”令颜和崔巍已经进入昆吾山,只有她的声音飘荡在空中。

    一团黑影被扔了出来,南境士卒纷纷后撤,等那黑影在地上滚落数圈停止后,空气都陷入了宁静,士卒咽唾沫的声音都可以听到。

    那团黑影,不是别的,正是四海的人头,满头黑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那是鲜血将黑发打湿。

    王上沉默的走向四海人头,一步一个脚印,挺拔的身影此刻让在场所有人都胆怵,西域的人知道,这次怕是把天都捅漏了,贯胸国的女将令颜竟然把南境的巨子四海斩杀了!

    “西域当诛!”王上冰冷的话语不带一丝感情发出,已经动了真怒。

    独尊沉默将剑归鞘,一步一步的朝着昆吾山即将消失的入口走去,无一人敢阻拦。

    雷光笼罩的白袍八荒、手持羽扇的今来等数名巨子率领南境五十余万八荒铁骑重组阵型,彻底放开了屠戮,杀气直冲云霄 !

    西域三大国与各部落族群因为南境四海的死士气大振,嘶吼着发动了冲锋。

    喊杀声响彻云霄,在群山回荡,久久不散。

    崔巍直感觉自己天旋地转 ,在进入那虚空扭曲的入口历经短暂失明后,他终于见识到了昆吾山内部的景象。

    夔牛鼓的力量将昆吾山青铜柱唤醒,隐藏于世俗的山脉浮现,岑天巨树高耸入云端,几个人都合抱不过来,巨石陈列,多山石,色彩鲜艳,此地只有崔巍一人伫立,并没有见到其他人,看来他们被传送到了别的地方。

    崔巍抬头,哪里还有什么青铜柱,只有略陡的地势表明方向,他需要一路向上。

    “这里太大了。”崔巍一路向上由衷的感慨道。

    嘭!

    远方突然有岑天大树折断,打斗声响起,西域的人因为一块石头在激战,战斗的余威将巨石炸碎,漫天飞舞。

    那块石头赤红无比,散发着蕴红的霞光,一看就知不是凡物,难怪这两人拼了命的争夺。

    崔巍并没有久留,转身继续朝着山顶前进,他实力太弱,完全不具备与人争夺宝物的资格,同普通兵卒交战还尚可,但是对于这些有修为的人来说完全不够看。

    “他们口中说的斩尘境界是怎么回事?”崔巍有点迷茫,当日赤土大战四海时候说过,贯胸国女将令颜也对自己说过,难道达到他们口中的斩尘境就能有他们那样的实力?

    咻!

    崔巍愣神之际,一道箭羽擦着他的头皮而过,强大的冲击力不减,竟然将他面前的树干炸出一个窟窿。

    “就是他,南境王上的乘龙快婿!”

    “这种废物也能进昆吾山?”

    “他肯定是和独尊走散了,先斩他南境四海,再杀这个所谓的驸马爷,我倒要看看南境王上能不能承受的住这个损失!”

    三个西域部落的少年开口,正中的少年手持大弓,满脸神色戏谑,他刚才差点将崔巍射杀!

    “小子,你要是跪下求个饶,爷爷们心情好没准饶你一命。”那手持大弓的少年开口,引得旁边两人哈哈大笑。

    崔巍恼怒,对方刚才差点将自己射杀,现在又出口不逊,简直太过霸道!

    “云骥,这小子竟然还不服。”另外两名少年哈哈大笑。

    那被唤作云骥的持弓少年冷笑开口,“一箭射死之!”

    说着再次将弓拉满月,三支铁箭咻咻咻射出,力道巨大,直取崔巍面门。

    崔巍冷哼,他自幼在山中猎杀凶物,也不是谁想捏就能捏的,当下禹步施展,身影飘忽,连连躲开箭矢,交错之间已然来到了最边上少年的身旁,腰马合一,用尽全力一拳将对方轰飞出去。

    那名少年神色满脸震惊,他在昆吾山外见识过崔巍的身法,但是没想到这么快,此时已经嘴角含血倒在了地上

    “找死!”云骥大喝,大弓被他挥动

    带着呼啸声抽向崔巍。

    崔巍本不想惹是生非,他知道自己实力太弱,但是不成想还是被这些西域各部落的子嗣挑衅,他倒要看看,是什么让他们这么傲慢。

    崔巍步法太过粗糙,只是在这三人眼中快如脱兔,放在赤土、牧霄等人眼中,他的身法就如同孩童学步一般,满是破绽。

    云骥身旁另一名少年拔出匕首企图截断崔巍的去路,给云骥争取时间,崔巍掌刀切在其手腕处,逼得他匕首掉在地上,欺身而上,一拳将他打飞出去,能够清晰的看到有零星断裂的牙齿被喷出。

    云骥脸色难看,再次三星连珠射出逼退崔巍转身就跑,他看出崔巍的步法有古怪,自己根本摸不到他的身子,当机立断,怕崔巍对他痛下杀手。

    “崔巍,你不要欺人太甚。”

    崔巍差点被气笑,自己一人差点被你射杀,还被你出口侮辱,现如今你打不过了想跑,又成了自己咄咄逼人,这世间还有没有道理可讲?

    崔巍步法微动,腿脚摆动间有大风升起,转眼间就到了云骥身旁,云骥神色大变,下意识再想拈箭搭弦,已经为时过晚,被崔巍生生将手中大弓夺去,架在了他的脖颈处。

    “我无意招惹你,你为什么还想杀我?”崔巍质问。

    现如今小命被人家握在手里,云骥被崔巍问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说不出话来,要知道他平时仗着自己箭法精准,在部落里可是跋扈无比,现在却落得如此惨败。

    崔巍也懒得羞辱于他,只是将他背上箭筒拿过来,转身就要离去,他不喜欢无缘无故杀人。

    可是人就是不可理喻,崔巍刚转身想走,就听云骥大喊:“仙长救命,南境王上的女婿要杀我!”

    崔巍转身看到来人当时脸色大变,施展禹步,大风四起,已经亡命逃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飞星教牧霄。

    崔巍可是在拜将台见识过牧霄的实力,一人可敌南境八荒铁骑数万人,独尊都不是对手,在老道士的手下还能携夔牛鼓全身而退,这要是让他抓到自己,自己必死。

    牧霄原本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此处地形,感觉前方地势有点像是教派古籍中记载的一处造化地,听闻有人喊救命也只是瞥了一眼,他可没高尚到救人性命的地步。

    但是只一眼就让他认出了崔巍,那日拜将台那老道士手段强大,那阴阳环宝物竟然交予这个小子,他一直念念不忘。见崔巍看到自己拔腿就跑,当下微笑摸着自己下巴道:“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当下一轻拂衣袖,罡风骤起,挟带着巨石将崔巍掀飞在地,身形一动,已经来到崔巍面前,拎鸡崽子一般单手将崔巍拽在半空,“你小子机缘不小,竟然能得以进这昆吾山。”

    崔巍脸色煞白,自己千躲万躲竟然落入了牧霄的手里,也是在这一刻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他的实力,强大到碾压自己,自己在他面前犹如土崩瓦狗。

    “看来我气运不错,今日怕是能得两桩造化,我在这附近观看了这么久,这绝对是古籍中记载的太上炼丹炉地势,正好取借这地势炼我阴阳环。”牧霄心情大好,怎么看崔巍怎么觉得可爱。

    崔巍欲哭无泪,自己今天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