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荒古道 第二十八章 剑气浩荡
    阴阳环在虚空缓缓转动,五色异火汹涌而出,直奔重伤的牧霄而去,牧霄只感觉头皮发麻,他的九宫飞星图异象竟然抵挡不住这五色异火,太过憋屈。

    五色异火一出,焚烧天地间,此地像是被触发,漫天的剑气肆虐,每一道都恐怖无比,虚空被斩出一道道黑色裂缝,千疮百孔,接着慢慢愈合。

    剑气肆虐的一刹那崔巍就如芒在背,迅速藏身到一颗岑天巨树后,剑气斩在古树上,竟然发出金属交击铿锵声,很是奇异。

    崔巍才真正打量起四周,此地生机勃勃,绿草成荫,古树岑天,但是却根根挺拔,就连草叶都如利剑一般,这哪里还是植被,一根草就可斩尽诸敌,胜过万千神兵。

    有微风拂过草丛,那一道道的剑气竟然是草叶随风吹拂斩出,实在骇人听闻!

    来自太上炼炉的五色异火竟然不能将此地植点燃,身处火焰中的花草竟然在嗡鸣,分明是在蜕变,被彻底的锻造。

    轰!

    山林中爆鸣声不断,远处一抹山头被斩动,崔巍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身影。

    “剑是有灵性、意识的,你强行凌驾于自身佩剑之上,是为小道尔。”

    “强者手中剑可杀人,弱者手中剑于木棍有什么两样,用剑的是人,剑不过是外物。”

    独尊与贯胸国令颜在这举目剑气中交手,竟然在论道。

    崔巍虽然不懂两者话语何意,但是两者身上都在散发出滔天的剑意,那山河草木斩出的剑气,竟然不能伤及两人分毫,隐隐有被融合同化之意。

    “你只尊己身,却不信手中佩剑,万物有灵,你走偏了。”令颜冷声开口,手中霜月寒气弥漫。

    “大道三千,我自有我道,孰弱孰强,一战便知,阻我者,杀!”独尊黑发乱舞,犹如魔神,手中残剑在痛苦的哀鸣,剑身愈发纤细,漆黑如墨。

    两者间的碰撞席卷山林,古木劲草在疯狂舞动,浩荡的剑意被触发,席卷高天,山川破败。

    如若不是昆吾山内有莫名法则流转,此山势必轰塌,就是这样,草木尽折,山石在崩裂。

    狂风平地起,剑意直上高天,古木劲草横飞,两者交战远方,有两人丝毫不曾受阻,状若无人般背负双手缓缓登山,正是飞星教名叫白天青的男人和另外一名少年。

    远处火光冲天,映红一片天地,那是拜火教赤土的天火灭世图撑开一方天地,在登山。

    无数西域子嗣远远避开几人,凭借自己部落的秘宝在尝试登山,有个别胆大的,竟然尾随飞星教两人,借两人气机庇护登山。

    白天青与那名少年早已感知,却不制止,只是在缓缓前行。

    啊!

    伤亡终于发生,有西域子嗣被肆虐的剑气立斩,秘宝化为齑粉,自身化为一团血雾,什么都没有留下。

    崔巍收回心神,再寻找重伤的牧霄时,发现早已不见了人影。

    “今日必须杀他,一旦他伤势恢复,势必复仇!”崔巍念及至此,不着急登山,在山体横向移动,他要凭借阴阳环内的五色异火彻底焚杀牧霄,放虎归山的道理他懂。

    嗡嗡嗡

    草木皆兵,感受到崔

    巍的接近纷纷拔地而起,化为剑阵,要泯灭掉一切生机。

    阴阳环感受到外界压力,发出阵阵霞光将崔巍包裹,隔绝一切剑气,纵然浩瀚,但是却斩不开阴阳环的霞光。

    崔巍暗松一口气,但是他想进一步操控阴阳环杀敌,犹如拜将台老道士幻化的阴阳图般却做不到,阴阳环只是迫于压力在被动复苏。

    崔巍抱头,交战中的独尊突然冲着自己转身横扫一剑,剑气如匹,横绝天地!

    锵!

    崔巍身后响起一阵暴鸣,强大的冲击波拂过,被笼罩崔巍的霞光抵消,崔巍明白过来,独尊那一剑不是攻击的自己。

    崔巍转身再看,牧霄竟就在自己身后,是独尊那一剑将自己救下,崔巍眼神复杂,对方竟然在与人生死对决中救自己一命,是为大恩!

    “独尊你不是自诩只尊己身吗,竟然抽身救下你南境驸马。”令颜开口讥讽,手中攻势不减,霜月所过之地全部化为寒冰。

    独尊冷哼,并不作解释。

    “那我就先杀你南境驸马!”令颜朗声大喝,她身后虚空在扭曲,斩尘境实力展现。

    独尊只身杀到崔巍面前,将牧霄逼退。

    崔巍直感觉天地大变样,四周原本剑意浩荡的山林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荒无人烟的碎石之地,毫无生机,天地破败。

    独尊、崔巍、牧霄三人立身荒芜之地,突然天地有两道虚影出现,模糊不堪,但是那恐怖的气机仿若压塌诸天,崔巍感觉肩上背负了数万座大山,双腿竟然想要下跪!

    独尊与牧霄如临大敌,独尊自身剑意在飙升,犹如利剑出鞘,霸道的剑意笼罩崔巍,崔巍才得以喘息。

    牧霄身后的九宫飞星图展现,那抹永恒的流光照耀虚空,为他阻挡这股压力。

    一道虚影明显占据上风,食指虚空微点,竟有银色光华凝聚成链条,链条交织盘旋成为天地间最纯粹的颜色,径直贯穿了落败的另一道虚影。

    银色链条化为天地唯一,仿佛一指将天地能量抽空,天地失色,黯淡无光。

    另一道虚影胸口被贯穿,前后通亮,银色光华在其胸口凝聚不散,侵噬他的身体。

    “这是哪里?”崔巍大喊。

    “贯胸国的斩尘异象。”独尊淡淡开口。

    这一切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自那虚影一指点出之后,天地失色,银色神链汇聚贯穿落败虚影后,余威不减,竟然轰向了三人的立身处。

    三人无一例外,被那股奇异的力量炸飞,大口在咳血,牧霄最惨,他最先抵抗了这股力量,头顶的翠绿短笛竟然直接炸成碎片。

    “你竟未死。”独尊看着崔巍,罕见的发出了疑问。

    崔巍翻白眼,您这是啥意思,合计着我不应该活着对吗?如果不是有太上炼炉的异火淬炼过崔巍的肉身,使他脱胎换骨,刚才那一击之下,崔巍必死!

    但是崔巍也明白了,这里竟然是令颜的异象之内,他们三人来到了贯胸国起源之地,亲眼见证了他们的始祖被敌一指贯胸的场面。

    试问,这不过是令颜斩尘境的异象,对当年起源之战摹刻,威力绝对不足当年千万分之一 ,就是这样,他们三人

    全部重伤,大口咳血,牧霄法器直接炸成碎片,这是怎样的一种力量!

    崔巍不作答,独尊救了他一命,他要用自己现在最强的手段一试。

    当下崔巍凭借与阴阳环的微妙联系,催动它自手腕脱离,在虚空缓缓转动,化为一道虚无,有五色异火在内灼烧,此时奔腾而出,火焰席卷高天,将虚空烧的坍塌,有黑色裂缝出现,直奔天地间两道虚影而去。

    独尊持剑旁观,他感受到了那股异火的恐怖,也对崔巍的表现而意外,在他的印象中,他只是一只蝼蚁,只手碾碎。

    牧霄此时脸上也是阴晴不定,他伤势极重,竟然被那令颜拉入异象之中,还要面对南境两人,他的危险最大。

    “准备好,我送你继续登山。”令颜的声音竟然自崔巍耳边响起,让他心中一惊。

    那五色异火笼罩两道虚影,好似要焚烧一切,但是在崔巍心中无往不利的异火竟然不能对这两道虚影有任何伤害,反倒是贯胸国始祖,猛然一吸,所有五色异火被鲸吞般吸入了他的口鼻之中,化为了最为纯粹的能量。

    “这……”崔巍瞠目结舌。

    牧霄更是如见鬼,别人不知道,他可是一清二楚,那五色异火的恐怖至极,烧穿天地,取自太上炼炉地势之中,一旦沾及一点,都是不死不灭,此刻,竟然被虚影吸入口鼻,成为了大补之物!

    贯胸国始祖虚影竟然转身,胸口银色光华如瀑流转,有晦涩的符号纹路闪现,胸口的空洞极大,好似开天之门。

    此时那胸口银色光华越来越亮,天地灵气在被掠夺,吞噬,昏天黑地,那银色的空洞成为了天地。

    独尊与牧霄寒毛乍起,面对贯胸国始祖一击,哪怕连最初的千万分之一都不到,他俩都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纷纷施展自己最强大的手段,不想就这样被令颜斩杀。

    崔巍直感觉神魂离体,阴阳环自行落入手腕,被动复苏散发霞光护主,但是还是整个人拔地而起,飞快的被那银色空洞笼罩,径直飞入其内,彻底消失不见。

    崔巍一消失,那银色空洞也停止了运转,只剩下了独尊与牧霄两人立身一片荒芜之中,令颜一人围困了两大高手!

    崔巍再睁开眼时,已经出现在了昆吾山之中,四周还是熟悉的景象,虽然山里因为之前几人大战而破败凌乱,但是正是那古木劲草散发剑意之地。

    “不错,看来你有幸得到些机缘。”崔巍转身,令颜正立身他身后,点头赞许道,在他的身后正是那可怕的异象,崔巍可以清楚的看到被围困的独尊与牧霄两人。

    “即将登顶,你速去。”令颜说完,一剑力劈向一旁,霜月轰鸣,冰雾弥漫,古树后有无数冰块碎裂。

    崔巍看的清晰,那里有一名西域子嗣偷窥,被令颜随手斩杀。

    令颜收剑,不再与崔巍多语,转身撑开自身异象,持剑杀了进去。

    恐怖!

    这是崔巍心中唯一的想法,这令颜实力太过恐怖,他亲眼见识过牧霄与独尊的实力,此刻竟然被她围困在自身异象之中,要一人独战两者,可谓是实力超群!

    想到这里,崔巍转身登山,这昆吾山到底有什么,就连这种强者都在觊觎!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妙相〕〔给我一张复活卡〕〔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建造狂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