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前有座元鼎山 第五章 当世虓虎,惟利是视
    想起刚才还劝别人“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没曾想打脸来得太快,终日打雁,今日反给雁啄了眼睛。

    老道人鼻子都快气歪了:“年轻人可不要太气盛!”

    “不气盛那还叫什么年轻人!”威猛少年丝毫不觑。

    “可敢留下姓名?”老道人脸色忽然变得正常,似乎这才是他本来的目的。

    “小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丈夫吕温是也。”威猛少年已不见身影,声音悠悠传来。

    老道人抬头闭眼,手中法决起,桌上落箴言:当世虓虎,早夭之相。

    看着桌上的八字箴言,老道人摇头不止,这威猛少年明明已年方二八,那是什么早夭之相。

    手中法决再起,却是看不清那威猛少年的命理。

    老道人脸上有了笑意,抛出一张黄纸,没入头顶天空,小镇上空风云汇聚,黑云压城。

    原本烈日当头的小镇竟是下起大雨,一众居民身上哪有雨具,一时间狼狈不堪,四处躲雨。

    老道人宛自端坐桌前,手中拿起朱笔,在威猛少年八字箴言后频频落字,那黄纸上竟没被雨第打湿一丁点。

    已经来到镇上的教书先生,看着跟在自己身后被大雨弄得一片慌乱,到处躲雨的孩童们,口中念起了诗句。

    孩童们听到教书先生的声音,不再慌张,跟着教书先生念起了起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说来也怪,随着孩童们念起诗词,大雨变得越来越小,直至瞬间消失。

    雨来得也快,去得更快。

    当好不容易找到避雨的人们反应过来,天空已是烈日当头,天清地明。

    老道人停笔,朝着写了吕温箴言的那张黄纸吹了吹墨迹,朝着教书先生在的方位恭手作了一揖,收拾起笔墨纸砚和桌子,起身远去。

    那写满朱砂字的黄纸无风自动,风驰电掣般飘向教书先生的方向。

    教书先生一招手,那黄纸稳稳落在手中的书上。捻起书上的黄纸,只看了前面排头八字“当世虓虎,惟利是视”,便直接折好揣进怀里,书本被黄纸挡住的正是身后孩童们念的诗词,词名《定风波》。

    到了家中的徐来正在窗口看着王一两丢给自己的那本《荆楚岁时记》,端午除了已知的悬艾草菖蒲,赛龙舟,吃粽子外,居然还有挂荷包,写符咒,饮雄黄酒,系五色绳的习俗,而且门框上还要悬蒜头。

    看着手腕上系着的五色绳子,过惯了苦哈哈日子的徐来觉得就挺满足。至于蒜头就算了吧,咱穷人没那么多将究!

    肚子传来叫声,转身下地窖里拿出早晨放好的粽子,准备热一下当作今天的午饭。

    门口响起了吕温的大嗓门:“徐来,徐来在不在?在的话赶紧开门!”人未到声音却已传入耳朵里。

    徐来原本已将罐子盖好盖子,看到锅里的只放了两个的粽子,打开盖子,放了几个,再放几个,最后满满当当的罐子里只剩下了两个,稍加思索,最后全放进了锅里。

    将空空如也的罐子放到桌上,徐来没去给吕温开门,去灶台前添起了柴禾。

    嘎吱一声,吕温已过了院子,推开了徐来家中的房门,将两个酒坛放在桌上,嘴里抱怨起来:“好你个徐来,听到你大哥来了,不来院子里迎接也就罢了,门也不开。”

    说完了一把拽过徐来,给了一个大大的熊抱。徐来的脸上倒影着灶台里的火光,立马变得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挣脱不开这家伙的束缚,徐来咳嗽了两声,手上连拍吕温的肩膀。

    吕温这才叫徐来放了下来,看着大口大口喘气的徐来,讪讪的摸了摸脑袋。

    转念一想,自己不是来找徐来麻烦的嘛。转过身去,努力酝酿出一个自认为严肃的表情,提高了声音:“徐来你可以啊,现在还学会去求签算命了啊!这是发了横财?怎么不见你拿出来给大哥我花花?”

    “那可是你辛苦挣来的钱,为了算命饿肚子?”一边阴阳怪气,一边拿出一袋碎银子丢在桌上。

    徐来没理会吕温的阴阳怪气,将桌上的那袋碎银子拿在手上,思索片刻,跑了出去。吕温有些愤愤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那就是个江湖骗子!”

    来到十字路口,算命摊子早已人去楼空,难道老道人真的如吕温所说,是个江湖骗子?

    徐来反正是不信,转身回头准备好好质问一番,跟刚出大门手上提溜一个酒坛的吕温撞了个正着。

    在徐来眼神的示意下,高出一个脑袋,跟在身后完全挡住了徐来身形的吕温,莫名有些心虚。

    进了屋子,没等徐来开口,威猛少年便将自己撞见徐来算命到瞧见算命女子,再到自己跟老道士的遭遇一一复述了一遍。

    徐来听完后,依旧表情严肃。这时锅里的粽子香味传了过来,和有点心虚的吕温对视一眼,终于绷不住脸上的表情,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将锅里的粽子盛上桌子,威猛少年不顾徐来的反对,从一个酒坛里倒出了两碗酒,顾不得烫,剥开了粽子,就准备开始大快朵颐。

    门口响起难得的敲门声,徐来看门望去,却是教书先生一袭白衣端端正正站在院子外的大门口。

    拗不过徐来的好意,白衣先生进屋子和吕温坐到了一起,拒绝了吕温倒酒的好意,剥起了粽子。

    徐来吃完一个粽子,看到白衣先生还在细嚼慢咽,便将今天遇到村口道人再到吕温到家来的情况说了一遍,说完还不忘确认一番,中间的过程是一字不漏,将桌上装着碎银的袋子递给了已吃完粽子的教书先生。

    白衣先生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放在桌子上,看了眼徐来,看了眼吕温,又看了看桌上两个坛子。

    打开一个坛子闻了闻,自顾自从桌子上取出一个碗倒满,开口说道:“端午佳节,饮点雄黄酒可以驱邪解毒,身体健康,少喝一点也无妨。”徐来也只得端起碗,三人一饮而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