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前有座元鼎山 第七章 同病相连,恩怨交错
    一天夜里,威猛少年吕温又给刘姓子弟们堵在了家里,不过这次对面的人更多,还玩起了车轮战。

    这里的车轮战多了点别的意味,不是人们常识里简单的一对一,那简直是大错特错,一群人围着一个打,被打的那个一直是吕温,而打人的换了一拨又一拨。

    刘姓子弟这次叫来了帮手,同是镇上高门大院的赵家和王家。三家人对内互有算计,可在对外的事情上一向是统一战线,同气连枝。赵家和刘家叫来了所有年龄相差不大的同龄人。

    至于为什么没有叫上家丁,仗势欺人,或者是顾及都是乡里乡邻。徐来倒是觉得更多的原因是几乎所有小镇少年都有位一模一样的教书先生。

    吕温虽然威猛,可毕竟是个十来岁的少年人。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猛虎不敌群狼,更何况刘赵王三家加起来足足四十多个血气方刚少年人。

    对方都是年轻气盛的少年人,打起架来被热血冲昏了头脑,手上哪里知道什么轻重。威猛少年很快便被高门子弟们打得倒地不起,人多又混乱,在地上不知道又被踩了多少脚。等到高门子弟们散去,才发现吕温躺在地上,身上满是鲜血,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

    一个刘家子弟上前去探了探吕温的鼻息,竟是一个人直接跑掉,又是两个少年人上前探了探鼻息,悚然惊醒,威猛少年已是奄奄一息,大家相互对视,感到一阵心虚,高门子弟们瞬间作鸟兽散。

    住在吕温周围的都是些家境贫寒的穷苦人家,哪里敢多管闲事,不用说上前查看就是在远处观望都不敢,躺在地上满身血污的吕温,生死不知。

    七八岁的徐来背着一个大大的背篓才从山上采药回来,看到巷口出现的高门子弟门,有些自惭形秽,路过身边的高门子弟今天却没有调笑几句,反而神色慌张,匆匆离去。

    徐来像是想起什么,丢下背上装满了药草的背篓,朝着吕温的家里快速跑去。

    一个枯瘦如柴的孩子背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吕温,朝着药铺的方向艰难的前进,步履阑珊。背上的威猛少年呼吸已经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

    还好,这时候不知是听了谁的消息,王一两匆匆赶来,这才保住了吕温的一条命。

    按理说,徐来救了吕温的命,而且两个同病相怜更应惺惺相惜,抱团取暖才对。

    可从哪以后,吕温不仅仅是没有感激救了自己性命的孩子,反而时不时开始找起了徐来的麻烦。捉弄戏耍,有时候手段对于一个孩童来说算得上极其残忍。

    可任凭吕温如何欺负,绝对不还手,大概是因为打也打不过的原因,吕温越想越气,开始变本加利。

    后来甚至于抢了徐来采药的生意,本以为王半两会拒绝,可王半两好像更喜欢吕温,竟是不管不问。

    徐来没了采药的差事,自然是身体越发虚弱,可威猛少年却没有放过徐来的意思,依旧是捉弄戏耍,玩得不亦乐乎。

    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徐来倒在了床上,威猛少年看到床上昏迷不醒的徐来,便背着要去找那王半两。

    出了村口,只见教书先生匆匆而来,不过脸上没了半点平日里的云淡风轻,好像也不再是哪个温润如玉的教书先生。

    教书先生将徐来抱在怀里,健步如飞的朝徐来的屋子走去,吕温使出了全身力气还是没跟上。

    赶到徐来的家里时,徐来已经躺在了床上,教书先生站在门口怔怔的看着自己。

    然后发生一件令吕温至今为止就后怕的事情,星光闪烁的夜空起了惊雷,一道手臂粗的闪电劈向徐来所在的屋子,教书先生拔地而起,竟直冲冲撞向了那道闪电。

    那一夜外面突然开始刮起了大风,雨大得要死,徐来却是清醒了过来。

    “升米恩,斗米仇。原以为你自己会体会,没想到书都读到狗身上去了。。。。。”隐约听到门外的教书先生大声的质问着什么,可离得太远,后面的话有些模糊不清,随后便是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

    进了屋子,吕温的嘴角上还是没擦干净的血迹,教书先生脸上怒气未平,那是徐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看到教书先生发怒。

    后来徐来慢慢长大,在镇上一个茶楼外听了说书先生讲的无数故事,在听了小镇居民嚼了无数舌根后,才明白教书先生那日的怒气难平里,隐藏着对吕温的恨其不争。

    被人报以希望从来都是一种幸福的事,至少对徐来而言是幸福的事。

    徐来直到现在,还是羡慕着吕温。

    倒不是说羡慕吕温个子高大,打架生猛,也不是羡慕他的天资聪慧,悟性惊人。虽说自己是个没进过学堂还吃药长大病秧子。

    是羡慕他行事高调张扬,笑起来眼角眉梢都是肆意跌宕的潇洒。是羡慕他有放纵不羁,意与天公试比高,桀骜难驯,策马看尽锦官城的书生意气。

    不像自己,行路不敢逆人潮,为人处事谨小慎微,没有放肆的开怀,亦没有少年凌云志。

    吕温好像什么都会做,也什么都敢做,更夸张得是好像他什么都做得好,无论是打架斗殴,采药打猎,当然还有读书写字。虽是镇上的顽劣少年,却也没多少人是真的讨厌他。

    可能正是吕温的没心没肺,也不记仇,不管什么场合,对方什么身份,很快就能熟稔起来。到哪里都是一副很吃得开的模样。

    只有一点,徐来和吕温出奇的相似,他们从来不认为一个人独自生活过哈哈的日子,是一件多么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这可能才是让他们如今走得如此之近的原因。

    符纸很快燃尽,吕温面带讥讽:“果然是没读过书的泥腿子,整天弄一些神神叨叨的事情。封建迷信。”边说便将那张黄色符纸放入教书先生送的香囊里,挂在腰上,还是不放心竟是直接揣进了怀里。

    威猛少年的一番操作,徐来也没有生气,只是看吕温的眼神像是看一个——。(嗯,这里的两个字大家自行脑补画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