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前有座元鼎山 第十三章 陌刀挑门,鸟入笼中
    少年不再矫情,进了铺子东挑西选,却是略过那些流光婉转一眼看去价值不菲的武器,挑了一把平平无奇,黑不溜秋的长剑,剑身还有一个大缺口,对着铁匠韩师傅一揖到底,转身离去。

    “这铺中刀剑不及你埋在坟中那把陌刀万一”直往嘴里灌酒的韩姓铁匠看着远去的少来了句,脸上神色玩味,不知何意。徐来心中大定,像是有了主意,不再四处乱逛,径直朝元鼎山脚下而去。

    “傻人有傻福,好人有好报。你信不信?”韩铁匠看着消失不见的少年,突然来了句,像是再问徐来,又像实在问自己。

    铁匠姓韩,却是不知全名,徐来打小就在这镇子上讨生活,这家铁匠铺是少数愿意接纳徐来的人家之一。

    不过对徐来的要求却是极其严格,动辄污言秽语,有时拳加相加。少年徐来从不生气,不是为那每个月十来文利钱,而是从小体弱多病的少年如今虽看上去仍旧一副病秧子模样,却有几分十足力气,否则当初也背不动那奄奄一息的威猛少年。

    而这一切都是徐来这么些年里拉风箱,挑河水,挥舞铁锤炼出来的,对少年来说跟着韩铁匠学打铁,倒不如说是在学着锤打自己。所以徐来这么多年来一直任劳任怨,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做,毫不拖泥带水。

    虽然如此,徐来还是觉得韩铁匠不喜欢自己,拒绝了好多次徐来想要拜他为师的提议。李铁匠总说徐来年纪轻轻,暮气沉沉,没有少年人该有的灵性,是个没有悟性的榆木疙瘩,就差没直说徐来是个傻子了。

    还是孩童的徐来仍旧叫着韩铁匠师父,不厌其烦的韩铁匠终于勃然不怒,对徐来吼道:“你要是再叫师父的话以后也就不用来了!”所以这么多年来,徐来也跟着小镇上的人一起叫着韩师傅,而不是韩师父。

    哪个手艺人不想有个徒弟,吕温后来也到韩铁匠的铺子上当起了学徒,正如白衣教书先生的评价那般,天赋异禀,悟性惊人。几个月的时间的时间,就将烧炉,铸形,打磨,淬火,开锋的技巧掌握得七七八八,就连打出来的刀剑也样式精美,灵气逼人。

    吕温一直嘲笑徐来是个不中看也中用的病秧子,干啥啥不行,吃啥第一名。韩铁匠每次听到都是面带笑意,打骂徐来也从不避讳一旁的吕温,少年一直以为韩铁匠喜欢的都是吕温。

    徐来也不恼,只是有些可惜。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重复着铁匠铺里枯燥乏味的生活。而吕温在短短几个月之后就再没来过,口上的原因是,我吕温这辈子注定是要当将军的人,哪用得着这门破手艺。

    徐来不知道是,吕温其实超级喜欢这门手艺,不为别的吕温发现韩铁匠这门手艺居然可以锻炼身体,增长体力。某个晚上,韩铁匠却是叫出来了吕温,也没直接点明什么,只是说吕温锋芒太盛,不适合这个打铁这个行业。

    年少气盛的吕温那肯服气开口反问:“难道徐来那个泥腿子就合适?”

    韩铁匠不再言语,将两个下午新打出来的剑放到了吕温手里。一把是徐来花了两小时,黑漆漆毫无成色可言,一把是自己花了半小时,寒气逼人灵气四溢。

    吕温用自己打出的那把长剑狠狠砍向徐来打出的那把黑剑,瞬间砍出一个大大的缺口,没等脸上得意表情完全呈现,吕温手上的长剑应声而断,掉在地上,声音清脆。

    从那以后,吕温再也没来过韩铁匠的铺子,韩铁匠却也没再收哪怕一个学徒,吕温却是知道个中缘由,表面上对待两人,天差地别,外人哪能感受得到其中的良苦用心,这个在所有人面前爽朗惯了的中年男人,为了激励徐来,结果在吕温院子外兜圈子兜了大半夜,只为收自己去当个学徒。

    当时吕温还暗地里自鸣得意,你看我吕温果然天赋异禀,无人不喜。所以这么多年来,吕温也一直很羡慕徐来,只是这个秘密除了自己大概也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知道,这或许也是还是孩童的徐来救了吕温,反而被吕温一直找麻烦的原因之一。

    信心百倍的徐来到了李虎的坟前,却又伫立原地,举棋不定,犯起难来。一边是自己救命恩人的衣冠冢,一边是好兄弟的性命,如何取舍,成了大问题。

    没等少年过多犹豫,一声虎啸响起,徐来被下了一跳,还以为是遭遇了下山的大虫,惊疑不定的抬头望去,哪有什么大虫,原本埋在李虎坟地的陌刀,竟是明晃晃漂浮在少年的面前,刀身微鸣,响起阵阵虎啸。

    看了一眼李虎完好无缺的衣冠冢,想起韩姓铁匠的话,顾不得震惊,一把抓住眼前的陌刀,朝着吕温被困住的院子,一路狂奔。

    任凭徐来如何用力,手推脚踹,带着丝缕红漆的大门纹丝不动,大声呼喊也没得到院内吕温半点回应。里面的吕温仍旧追着妙龄少女追赶不停,仿佛体内有使不完的力气,却也完全听不到院外徐来的半点声音,两个人隔着一道门,就像隔着两个世界。

    徐来有些垂头丧气,原本被徐来抓住握住手里的陌刀轻轻颤抖起来,少年脑中灵光一动,拔刀出鞘,当握住陌刀刀柄的那一刹那,全身力气不由自主的涌向刀身。

    少年脚步开始虚沉,顾不得片刻犹豫,徐来拖着陌刀,将刀身插到了门缝里,感觉全身的力气正被一点点消耗殆尽,少年龇牙咧嘴榨干了身体里最后一分力气,陌刀刀刃往上一挑,原本死活打不开的大门波的一声应声而破,碎了一地。

    看着破门而入一直滚到自己面前的少年,年轻说书人扬起袖子正欲再有动作,目光却是飘向了门外,扫视一周,长叹一口气,时也命也,既然如此那边就此揭过。

    吕温看着地上的少年,正欲近前,没曾想身体竟然再次动弹不得,而那妙龄少女突然化作一只青色小鸟飞进说书人手中的笼子。

    “十年,若是找到我,吕温方可活命,否则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院内的说书人带着吕温凭空消失,声音却是不断回响在徐来的耳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