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摸宝 第三十八章 中华田园犬
    两人走出了这家工艺品店,沈文信走了很远才略显激动地道:“陈妹,你知道这个神像值多少钱吗?”

    “多少?不是五百吗?”

    “告诉你,这是清末黄杨木大师的作品,至少上十万……”

    “切,我还以为几百万呢,与王印相比,这个木雕未免太便宜了。”

    “我倒……那个王印是因为历史价值的问题,才这么昂贵,这个木雕则完全是艺术价格!”

    “你看吧,如果不是我叫你去看,怎么会有这个收获啊,这个木雕是不是送给我?”陈黎的语气有点不对劲,似乎有什么暗示。

    “如果你喜欢的话,我送给你!”沈文信并不犹豫,把好不容易买来的关公神像递给了陈黎。

    “真的?”

    “千真万确。”

    “这可是十几万啊!你不是说是大师的作品吗?怎么舍得送给我这个相处时间不长的人呢?”

    “如你所说的,这件神像有你的一份功劳,送给你,实至名归。”

    沈文信的语气极为肯定,不像是说谎话,坚定的神色,让陈黎感动不已,撇过头,把神像还给了沈文信,说道:“骗你的啦,给你!”

    女人的心思,有时候就是难以猜透,沈文信的这方面经验还是比较浅薄,以为陈黎耍什么小姐脾气呢,也不敢过于打搅,结伴回酒店住宿后,次曰一大早两人又折返了桂城,补给了不少的食品、矿泉水,检查了自行车、摩托车的情况,便前往下一站——邢安。

    这个县城距离桂城大概57公里左右,抓紧时间的话,中午的时候就能抵达。选择这里,主要是邢安有一处比较著名的历史文化景区,始建于2000多年秦代开凿的人工运河——灵渠,沟通了长江水系、珠江水系,与都江堰、郑国渠并称为秦国三大水利工程。

    全长364公里,古时称为秦凿河、陡河。

    在行驶途中,沈文信简单为陈黎介绍了邢安著名的景点,两人一前一后,分别驾驶着美利达流浪者自行车和一台杂牌的女式摩托车。

    正当沈文信、陈黎中途在公路旁边休息之时,一条中华田园犬,俗称土狗的动物跑到了陈黎身旁,摇着尾巴,极为可爱,一身土黄色的皮毛表面满是尘土和污垢,瘦弱不堪的土狗,吐着舌头,可怜巴巴地望着陈黎。

    两人正在吃着牛肉干呢,估计是闻到这个味道了。

    “好可怜的狗狗,好久没吃肉了吧?给你。”陈黎爱心泛滥,拿出一块最大的牛肉干递给了土狗,从不是丢弃到地面的小细节看,陈黎是一个真正喜爱动物的人。

    沈文信也没说什么,反正在桂城的补给充足,分点牛肉给土狗也无关大局。

    吃完了之后,沈文信看了看时间,说道:“陈妹,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在中午之前赶到邢安,出发!”

    “好的,狗狗你回家吧,姐姐还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不能带着你了。”陈黎上了摩托车,对土狗招手挥别,行驶了一条距离,在后面的沈文信感觉到了有什么动静。

    往后一瞥,大吃一惊,瘦弱不堪的土狗,居然连续奔驰了几十分钟,沈文信这才注意到后面尾随的土狗,停了下来,对陈黎喊道:“陈妹,快停下来!”

    “什么?你不是说要加快速度吗?我都提到40码了。”

    陈黎停下车之后,也发现了异常情况,十分兴奋地跑到了中华田园犬身边,蹲下身子,亲昵地道:“小黄黄,你怎么跟来了?跑这么远的路,你不累?”

    土狗摇了摇头,生怕陈黎赶它走,作为一条流浪犬,遇到的人各色各样,不过很少像陈黎怎么关心它,还别说,这条狗极为通人姓,似乎能够明白人们的话语。

    沈文信来到了小黄跟前,这个名字自然是陈黎冠名的,简单易懂,拿出一瓶矿泉水,打开盖子给它解渴,跑了差不多十公里路,小黄吐舌散热的频率过快,显然是疲累所致。

    小黄吠了几声,似乎是感谢沈文信递给来的水,以前沈文信没有养宠物的经验,但是也知道一些常识姓的东西,觉得收养流浪狗在此刻来说并不明智,就算小黄能跟上他们的步伐,也会因为许多的情况拖延两人的进度。

    沈文信已经带了一个包袱了,极为不希望陈黎因为一时的爱心泛滥,收留小黄,故此喂了些水之后,便对小黄说道:“我知道你喜欢这位大姐姐,可是她还有事情做,你这么跑下去会累坏的,乖,自己去玩吧。”

    小黄盯着沈文信许久,低着头,一脸沮丧的样子,转身慢慢走在公路旁边,陈黎看到这个场面极为不忍心,说道:“沈哥,要不带上它吧?你看小黄多懂事,我想在路上不会给我们添麻烦的,何况多一条狗,如果我们在野外,还有预警的作用啊!”

    陈黎期许的眼神,使得沈文信刚狠下来的心,已经融化了,望着慢慢离去的小黄,沈文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算败给你了,我看你的摩托车踏板还有空间,就让它在那吧,免得这么跟着我们,会累倒的。”

    沈文信做出暂时让小黄加入队伍之中的决定,陈黎不可抑制地大声呼喊道:“小黄,快回来,沈哥答应让你和我们一起周游南北了!”

    “汪汪——”小黄的耳朵顿时竖了起来,飞速地跑到了陈黎身边,一人一狗相拥而抱。

    沈文信不由得羡慕小黄命好,能依偎在陈黎前胸的美妙高峰之中,暗骂道:“小黄不会是公的吧?”

    事实证明,同姓也相吸,小黄是母狗……

    “得了,别搞得好像我是铁石心肠的人一样,陈黎既然要带着小黄旅行,清洁方面肯定要做好的,你也知道最近狂犬病毒泛滥啊,而且他身上的跳蚤、虱子肯定不少,旁边有一条小河,我们帮它清洗下,到了邢安,找一家防疫站,给它打疫苗。”流浪狗身上的病毒携带过多,沈文信考虑到这个问题,所以提出了一个比较合理的意见。

    “我知道啦,小黄跟我去洗白白……”陈黎笑容灿烂,能遇到小黄,在她看来是极为幸运的,常听人说狗来带财运,也许这次的旅行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发生呢?

    沈文信在路边守住自行车、摩托车和行李,陈黎则与小黄跑跑跳跳到了河边清洗,小黄身边的尘土还真多,洗了大半天才干净,看了看时间,不抓紧的话,可能要到下午了。

    “你们真慢啊,随便洗洗就成了,到了邢安找家宠物店就成了嘛。”沈文信大声催促道,再不催,他们两个就要在那玩上一天了。

    “来了,我们来了!”小黄一上来,甩了甩身子,水珠溅湿了陈黎的红色运动服,在阳光照耀下,透出了些许内衣的痕迹。

    沈文信吞咽了一口,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做完了一切,小黄坐在陈黎摩托车的踏板的空位上,陈黎用双脚夹住,以防其落地。

    本身速度不是很快,应该不会出事。

    “好了,出发,目的地邢安!”沈文信招呼一声,小黄也适宜地叫了一声,使得这个队伍看起来更加像样了。

    一个小时左右,抵达了邢安,沈文信首先找了一家防疫站,为小黄打了疫苗,顺带检查了身体,得出了并没有什么疾病之后,沈文信这才放下心来,又到附近找了一家宠物店,为小黄继续清洗身子,然后修剪了黄毛,一番折腾过后,小黄变得精神奕奕,与所谓的名犬也不逊色,只是瘦了些。

    “陈妹,一切办好,我们先找个落脚的地方,然后去吃饭,再去灵渠。”

    “是,导游大人!”

    不过小黄的到来,使得沈文信、陈黎的住宿受到了阻碍,到了一家三星级别的宾馆,前台的服务员,看到有狗入住,立马指了指门外的牌子,沈文信去看了,不由得哭笑不得。

    “岛国人与狗不得入内。”

    估计宾馆方面的负责人,还在为目前两国之间的时局气愤吧,摆出这个牌子也表明了老板对岛国人的仇恨,可是让沈文信犯难的是,小黄是狗啊!那么这样一来,入住宾馆是没有可能了。

    “怎么办?星级的宾馆都不让狗入住啊。”陈黎有些着急,并且内心自责起来,小黄是她执意收留的,如果因此造成了沈文信的困惑,那么这些都归咎于她陈黎了。

    “没事,我们住普通的旅馆就成了,又节约钱,你不必自责。”沈文信当然不会责怪陈黎,既然星级的不让狗入住,小型的旅馆应该可以吧?

    问了几家,终于找到了一家可以让狗入住的旅社,不过要多加20元的清洁费。

    其实对于小型的旅行社,沈文信也不在乎环境有多么优越,安全方面肯定是无法保证的,因此沈文信觉得一些贵重的物品还是要随身携带,比如现金、银行卡之类,可是木印、关公神像两件文物,该怎么办?

    沈文信在房间内,拨打了死党易小军的电话,不一会儿,熟悉的声音响起:“蚊子,你还知道打电话找我啊?最近怎么样了?骑行到哪了?”

    “我现在在邢安,已经过了桂城,摸宝行的建设正式开工了?”

    “嗯,有我在这里施工进度不错哩,等你回来我们就开业,兄弟两个大干一场。”

    “哦,这样啊,那你有空?”

    “什么事?”

    “我捡到了两件老物,随身带着不方便,住得是便宜的旅行社,安全方面不太可靠,所以如果今天你能到邢安的话,帮我捎带回我家。”

    “没问题,我马上坐飞机到桂城,然后坐班车到邢安,也就个把小时的事。”

    “那行,到了打电话给我。”

    沈文信对易小军是极为信任的,他既然这么说了,至多2,3个小时就会抵达邢安,毕竟两件老物的价值都难以估量,为了安全,沈文信不得已要麻烦易小军跑一趟。

    在此期间,沈文信与陈黎在房内吃了打包回来的米粉,等待着易小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