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摸宝 第四十四章 智障的六叔
    现代社会的经济发展,使得大部分人开始以金钱论英雄与成败,物质的**催生了许多不好的现象,当然沈文信相信随着社会趋于完善之后,回过神的人们会重新梳理这段历程。

    沈仁民的问话,使得沈文信有点为难了,到底是说还不说呢?

    “文信,难道不值钱?”沈仁军毕竟年纪大些,看出了沈文信的不对劲,略带疑惑地问道。

    “是啊,文信哥,你就说嘛,别让我刚升起的兴奋剂被浇灭了。”沈仁民也急忙附言。

    沈文信只好说道:“这个酒罐嘛,虽然是宋代的,不过市场上的数量很多,因此价格不太高,两三千都能买到……”

    “宋代的古董才是两三千?”沈仁民一副气馁的样子,咋人家的一件什么清代的青花瓷就是几千万,宋代的才几千?

    “听我说完,不过你们这个有彩酱,价格稍微高些,上万应该可以的。”

    “哦,才万把块。”沈仁军不论怎么说都开办了一个养殖场,有了一番事业,万把块对农村普通家庭来说是蛮多的,可是要找买家什么的,也要麻烦许多,还不如留着呢。

    “你们也别灰心,这个罐子还是有升值潜力的,留着吧,等你们的孩子长大了,说这是传家宝就成了,宋代的,多拉风啊。”

    “嗯,听文信哥的,我们就留着,我这就去找个塑料罐,把这个什么磁州……双系罐洗干净,放到家里面好好摆着。”

    不论如何,大伯一家因为沈文信的到来,得知了养殖场内还藏有一个平时不起眼的老物件,价值能达到上万,这怎么能不让大伯一家高兴呢?特别是沈仁民,这个罐可以说是他找出来了,拥有支配权,当然其父、其兄都有功劳,属于大伯一支的传家宝。

    三人喝酒聊天之际,陈黎听说了沈文信鉴定出了磁州窑的事情,也是出于对这段时间的回忆,何况沈仁军、沈仁民两人是沈文信的堂兄弟,属于自家人,故此陈黎才会说出有关两人在侗乡为起点,一路上捡漏的过程,当说到沈文信用一百买了一个曾经有房地产开发的老总出价一百万,所谓太平天国时期康禄王印的事情,两人全部震惊不已。

    沈仁军有些好奇地道:“文信,你说那个东西真的价值上百万?距离今天的时间好像不是太长吧?”

    “是啊,古董不是越来越老吗?怎么说我的那个双系罐都是宋代啊。”

    沈仁民似乎还没从宋代磁州窑的年份回过神来,或者说对于几万的价值,稍微难以接受,好不容易有了传家宝,怎么会比沈文信随意用一百大钞买的木印价格低呢?产生不平衡的心理也可以理解。

    “老弟,文物的价值,要参考各个方面,不是单纯的年份,所以你也不要觉得好像亏了,换个角度想,这个罐子主要还是寄托代表了祖辈人的生活状态,钱多钱少,都是祖宗传下来的,要好生保管。”

    沈文信一副淳淳教导地说道,使得沈仁民略微有点不好意思,挠着头嘿嘿直笑。

    这个时候,沈仁军来打圆场,说道:“文信,你懂得还真多,那件价值上百万的王印,能让兄弟们开开眼界?”

    “大哥,不好意思,因为贴身携带,安全方面无法保证,我让朋友带回龙城了,等以后你们来我的古玩店,一定给你们看。”

    “哦,那真可惜了,价值上百万的,至少国宝级别的吧。”沈仁军唏嘘不已,对于这个一年到头,好不容易见一次面的堂兄弟的学识极为敬佩。

    大学生果然不是盖的!

    “没这么夸张,一级文物而已。”

    陈黎说完了有关沈文信捡漏的“传奇”故事,便不在这里叨咕了,毕竟女人在酒桌上,男人很多时候还是有所顾虑了,故此与大嫂、老弟嫂扯家常去了,陈黎已经不知不觉在沈家村成了公认的准媳妇了。

    正当堂兄弟三人聊天的时候,养殖场内大门,远远看见一名身穿一套洗得发白的老式民兵服,油腻的头发上面漂了许多白色的不明物质,估计是常年没清洗头发造成的,枯瘦的身材,远远看过去犹如电线杆一样,和沈文信大病初愈的时候差不多,现在的沈文信倒是健壮了不少,毕竟长距离的骑行,使得他融合金光的速度加快,体魄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当然生活也是。

    “六叔,你怎么来了啊?难道又要讨酒喝?”沈仁民的脸色沉了下来,似乎对这个称呼为六叔的人并不感冒,从话语中也可以透露些信息,那就是六叔经常姓来到养殖场酿酒炉蹭酒喝。

    沈仁军也站了起来,拿出一包几块钱的白沙,递了一支给这个三十多岁左右的六叔,拦住了正在气头的沈仁民,说道:“仁民,别冲动,他毕竟是六爷唯一的儿子,大家都亲戚,讨要点酒喝怎么了,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六叔他……”

    沈仁军欲言又止的样子,被沈文信一览无遗,对这个不熟悉的六叔愈加好奇了,只他晃头晃脑递给了沈仁民一个空的瓶子,沈仁民气不打一处,小声嘀咕道:“我也知道他傻啊,可是三天两头地来要酒喝,我这酒是真金白银酿出来的啊。”

    “民民,我要酒酒,酒酒……喝了酒酒,我就会变聪明……”六叔说出的话和他的年龄极为不相符,沈文信算是明白了,六叔原来是智障。

    沈仁民打了一瓶矿泉水瓶的酒,大约500多毫升左右,略显心疼地甩给了六叔,岂料六叔他当场就豪饮起来。

    苍白的脸顿时出现病态的红润,又三步并做两步,离开了养殖场,沈文信这才有机会询问道:“六叔怎么以前都没见过啊?他的病是什么?”

    “你没见过很正常,前几年刚回老家的,听说以前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六爷经常夸耀他,谁曾想,回来的时候变傻了,也许遭遇了什么吧。”沈仁军说着说着,略带哽咽了,沈文信的爷爷这一支是辈分最大的,而六爷是最小的,在沈仁军小时候,六爷经常给他带零食,因此对六爷的感情很深,因为这事六爷不久过后就病逝了。

    沈文信继续了解了这个六叔的事情之后,很是同情,按理说名牌大学毕业的,三十多岁了应该在某世界500强企业挣外汇了吧,怎么会发生如此大的转变?

    估摸着要弄清六叔沈中亦在大城市工作到底受到了什么过不了坎,也许只能等沈中亦清醒了,不过此时的沈中亦,从高智商的名牌大学生,世界500强员工,一度沦为了智障酒鬼,的确让沈文信感概万分。

    “六叔的经历还真玄幻,我当初也只是心脏有问题,他倒好,变傻了。”

    出于对六叔的好奇,沈文信也没心情喝酒聊天了,与堂兄弟沈仁军、沈仁民道别之后,询问了六叔具体的地址,便拉着陈黎离开了养殖场。

    见沈文信这么着急,搞不明白的陈黎,问道:“沈哥,怎么了?你们不是喝得好好的吗?这就回你大伯家了?我看天色还早……”

    主要还是陈黎不想继续被那帮沈文信的亲戚围住,七嘴八舌地探寻八卦,陈黎到现在都还有点没回过神来。

    在养殖场可以合理地避开她们,陈黎也难以忍受这么高强度的盘问啊!

    “我们去六奶奶家里面拜访下,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可以回我大伯家。”

    “别价啊!我跟你一起去,不过去之前是不是买点礼品啊,空手拜访有失礼数。”陈黎本来就觉得到沈文信的奶奶家、大伯家,没带什么,有点过意不去了,这次去六奶奶家,自然要准备充分点。

    “嗯,你说的对,我们去村子里的小卖部看看吧。”六叔的病情致使对儿子期望过大的父亲过世,而其母亲也卧病在床,全靠这些亲戚朋友接济度曰,六奶奶的病似乎是艹劳过度导致的,年纪也有接近七十了,没想到晚年会出现这种情况,怎叫她不伤心欲绝?

    买了些油、大米等生活用品的沈文信,挑了扁担前往六奶奶的家,这些东西都花了五六百左右,本来沈文信还想买多点的,可是他一个人扛不了这么多,而且小卖部的存货也告罄了,所以只好先挑一扁担再说。

    六奶奶的年纪大了,哪里还能做农活,所以家里面基本没有收入,全靠接济,而六叔沈中亦又成了那样,一曰三餐都要晚辈亲自送上门,可谓是艰苦异常。

    沈文信也不知道自己登门送上粮食和食用油之类的,会对六奶奶、六叔的生活会有什么改变不,但是这也是作为后辈的心意。

    而且本心地说,沈文信有一件事情要尝试,这也许能够改变六奶奶、六叔的命运,也让六奶奶到晚年能有一个孝顺的儿子养老送终吧,不枉忙碌了一辈子养育培养他成才。

    “以前我用金光救醒了煤气中毒的老妈,这么说来金光应该会对人体有益,而且我已经摸了这么多的宝箱,体内的金光增加到一定程度了,应该会有用吧?”沈文信知道也不清楚,金光的应用范围会深入到人体的脑部?

    如果一旦失败会出现什么负面作用,六叔会比现在更加糟糕?想到这里,沈文信还是有点害怕,不过他相信目前六叔的情况已经算是最差了吧,就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试还是要试的,不过首先要探探六奶奶的口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