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摸宝 第四十五章 散伙,止步邵城
    在前往六奶奶这段路中,沈文信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看了看来电显示,原来是易小军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龙城方面发生了什么事?

    抱着疑惑的心思,沈文信行走在青石板路上,放下扁担,接听了这通电话。

    “蚊子啊,你现在到哪了?”

    “邵城老家,看望我奶奶和大伯一家呢,怎么样,无事不登三宝殿,和尚你不会是特意打过来和我煲电话粥吧?”

    “哦,这样啊,那带我向老人家和你大伯一家问声好,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有一个事情和你商量,说实在的,我父母年纪也老了,这一点你知道的,他们辛苦了大半辈子,建立一个大的家业,如今我也懂事了,和父亲的间隙也在不久之前由你的开导下释然了,最近我爸和我谈了很久的心,大概的意思是要我来他的公司学习,过几年再接替他,其实我也和你说了我们合伙开古玩店的事,你知道他怎么说?”

    易小军的语气和话语,让沈文信倍感惊讶,其实这些曰子捡到的宝贝,诸如王铎手稿五品、清初暖砚六品、乾隆晚期双耳扁方瓶九品、六品汉代人面陶罐、五品太平天国康禄王印、八品朱子常黄杨木关公像。

    实际上,易小军的贡献微乎其微,也就是前面两个的大笔资金三十万是他出的,但是如果没有易小军,沈文信也可以东挪西凑,拿出来,主要是沈文信先期捡到的唐代青铜钵、明代象牙笔筒以一百万转手之后,大部分的钱用来改善父母的生活,买车买饰品,不然用这一百万沈文信也不需要拉易小军入伙了,当然沈文信的店铺、建造摸宝行的资金,处理摸宝行琐碎的事都是易小军一手艹办的,实际上如果没有易小军的加入,沈文信要开办古玩店,至少还要几年的事件。

    毕竟人力是有限的,要找到一个记得信任的合作伙伴,极其困难,货源不充足的情况下,沈文信要外出捡漏,还要兼顾龙城摸宝行的事情,那根本是天方夜谭。

    想到这里,沈文信也明白易小军这些曰子的辛苦,不由得追问道:“伯父说什么了?”

    “我爸说,做生意不能和兄弟之情混合到一起,按照我们的分成模式,时间一久会影响我们彼此的情谊,他见过了许多亲兄弟为了金钱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他建议我,和你散伙,为了我们之间的友情,我最终决定继承父辈的产业。”

    易小军的话语透露出了作为富二代的无奈,以前选择自己创业,主要是让父母认可自己的能力,也希望能够大干一场,不过现实往往是残酷的,易小军不论是前期的投入,还是后期的盈利,都不算红红火火,也明白了许多道理。

    虽然两人之间的谈话的媒介是电话,不能面对面谈话,沈文信也能感受易小军的无奈,的确要创造出父辈的产业,在目前的行情来说,是极为困难的,其实啃老族也有不得已的一面啊!

    “那摸宝行不开了?毕竟那个产业是你的啊,算起来你也投入了上百万吧?散伙了怎么算?要不要我把所有的宝贝全部变卖了,我们五五分账?”沈文信也知道易小军会打电话来说这件事情,也说明经过了深思熟虑,易中天作为一个产业遍布全国专门从事钢材生意的老总,人生的经验肯定比他们老道。

    沈文信静下心来想这个分成之后,也觉得不妥当,毕竟宝贝都是沈文信一个人千辛万苦收回来的,到头来,坐在办公室的易小军获得了一半的收益,一旦这个平衡打破,他们之间就会产生隔阂,搞不好这么多年的友谊正如易中天说的,会断交啊!

    易小军随后说道:“蚊子,一百来万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只是可惜不能和你一起创业了,摸宝行还没正式开业就要提出散伙,做兄弟的实在愧对你啊!这些钱和店铺算是我入股摸宝行的资金,你象征姓地给我一成的红利就好了,初期创业资金不太充足,以后再算。”

    “不行,一成太少了。”沈文信断然拒绝道,不论是捡漏的资金还是这么好地段的店铺,对于沈文信来说都很重要,易小军的帮助也使得他的摸宝行能够进入准备营业的状态,他的功劳不可磨灭。

    易小军也知道沈文信的为人,以前提出五成的红利份额,就已经让易小军内心暖暖的,他的本意是不想再要摸宝行的收益,作为一个富二代,这些钱还真看不上。

    “好吧,那你看这样成吗?以后你捡到了什么宝贝,送我几个精品的就行了,权当抵消这些投入了,摸宝行的分成也不要了。”

    沈文信思考了良久,也明白散伙之势已成定局,暗自下定决心,以后捡到了国宝级别的宝贝,优先送给易小军,的确这些钱对准备接管资产几十亿甚至几百亿的大企业的继承人来说,不值一提啊!

    相信有“摸宝”的能力,以后沈文信会获得四品以上的宝贝,甚至是更高品级的古董!送几个给兄弟又何妨。

    这么说来,易小军与摸宝行撇清了关系,先前的努力等于是做义务工啊!全是友情赞助,使得双方的友谊更进一步。

    “亲兄弟明算账,所谓斗米恩斗米仇,好朋友之间,纠结在利益的漩涡之中,很容易反目成仇,易中天的介入,让悲剧扼杀至摇篮了,我的处事原则还是太嫩了……”沈文信通过这件事情倒是清醒意识到了很多哲理,最主要的是生意场上的事,常听人说,商场如战场,在这么激烈的角逐中,把感情混入进去,伤人害己啊!

    “好吧,看来我的旅行也到此结束,止步邵城了,等我回来,再详细谈,就这样,我挂了,和尚。”

    “嗯,等你回来,我们再深入谈谈双方的想法,大概的意思我已经说到了,很庆幸有你这个兄弟。”易小军真诚的话语,让沈文信不禁有泪洒当场,哽咽地把电话挂了,本着男人流血不流泪的思想,沈文信忍住了泪珠滑过了脸庞。

    陈黎听出了这通电话的来意,又看到沈文信的表情,对这个见过一面之缘的易小军印象也是极深,便出言安慰道:“沈哥,生意场的事我不明白,可是也知道你这个朋友很是仗义,放宽心吧,你不是总说,以后的曰子会更好吗?”

    “嗯,陈妹,多谢你的关心,不过我要抱歉的是,这次我们无法抵达燕京了……”

    “没事,我也想去龙城玩玩,不知道你是不是介意?”

    “好呀,陈妹你肯跟我一起回去实在太好了。”

    沈文信一听陈黎的话语,知道双方的关系已经达到了一个阶段,也许这次返回龙城,能够真正确立关系呢?

    与易小军散伙的事情基本上已经理清楚,作为先期投入的大股东,易小军以极大的胸怀把这些都友情赞助了沈文信,包括一百多平米正在修建的古朴三层带阁楼的“摸宝行”,先期投入了至少一百万,包括办理各项手续、捡漏的启动资金等。

    出于沈文信在外面捡漏,易小军在内白白得了五成的收益,让易中天看出了后辈合伙的关系中致命的要害,所以建议易小军提出散伙。

    作为一个大企业的老总,不仅和沈中兴关系密切,对沈文信也是极为喜爱,很高兴自己的儿子能有沈文信这样的朋友,极为不希望这份友谊遭受来自金钱的危险。

    有了易中天的牵头,友情赞助似乎成了铁板钉钉的事,沈文信铭记易家的恩情,承诺在以后的捡漏中,会赠送易中天、易小军起码国宝级别的文物,当然这类的东西可遇而不可求,全是上千万的物件,沈文信目前还没碰到过,当然易小军这话也是安沈文信的心,并没有当真。

    不论如何,目前来说摸宝行的所有资产都归沈文信一人所有了,以后也就没这个闲情逸致旅行了,人员方面是当务之急的,至少要找一个职业经理人,还有掌眼的老师傅,伙计方面倒是简单,专业姓的人才难得啊!

    “杨宇的潜力倒不错,前期由他掌眼,我在旁辅助就成了吧。”沈文信有了一个大致的目标,便满怀感恩之情地前往六奶奶的家中,为他们送米送油。

    好不容易来一次老家,沈文信还是决定留几天,龙城方面的摸宝行还未开业,具体的事务,不需要沈文信过于担心,易小军都处理妥当了。

    沈文信并没有经常挑扁担,所以施力方式有些问题,消耗的体力自然巨大,几百米的路,挑到了六奶奶家门口,早就气喘吁吁了。

    不过还是安全抵达了,一间比沈文信祖屋还破旧的木房,千疮百孔,年久失修,许多地方的瓦片已经破碎,天气好倒没什么,等于是开了天窗,一旦遇上大雨天气,那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六奶奶在家吗?我是沈文信啊,有人吗?”沈文信敲了一阵,里面全然无人应答,他有些奇怪,不是说六奶奶久病卧床吗?怎么会不在家?而且六叔不是顺着这条路回来了?难道说还在村子周边乱逛?

    沈文信觉得自己好像选错了时间,陈黎也极为纳闷,说道:“你六奶奶这个时间会去哪呢?”

    “不知道啊,再敲敲门看看。”

    持续不断的敲门,让发糠的木栓被震裂,随后发生“嘎吱”的声响,木门大开,陈黎似乎看到了什么,突然惊叫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