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摸宝 第五十二章 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
    当然统计的工作,还要等结束营业的时候,可是作为全权负责的沈中亦,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数目,六百万已经是稳赚的了。

    解决了摸宝行一直以来苦恼的资金流通不多的结症,为沈文信的摸宝行提供了一个比较充足的后盾。

    缓解了目前的窘境,不过接下来沈中亦还需要进行一场拍卖会,借着在场的藏友们兴致还高的档口上,沈中亦拿出了两个装饰讲究的宝箱,不用多说,这是今天拍卖的主打器物。

    “各位在场的嘉宾,请安静下。”沈中亦的声音响了起来,五十多名藏友顿时鸦雀无声,摸宝给予他们带来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视觉盛宴,使得众人在听到主持的喊话后,自然而然地安静了,期待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绝世珍宝出现?作为收藏爱好者的他们,来到摸宝行也是为了大开眼界的。

    沈中亦慢慢打开宝箱盒,在灯光的特意照顾下,一尊朱红宋体字的木印呈现在五十藏友面前,只见沈中亦介绍道:“相信大家很多人都读过《曾国藩全传》,其中有一个人物,那就是康禄。他在天王殿与五千太平军将士英勇就义的情节我至今难以忘怀,太平天国的起义是清末历史上影响最深的农民起义,虽然以失败告终,但是不能磨灭太平天国在那个时期的影响。这尊木印就是太平天国时期楚王康禄的王印真品,话不多说,底价一百万,每次起价十万以上!”

    沈中亦话刚落,许多人叽叽喳喳讨论了起来,对这个康禄,没看到那本唐浩明先生的著作,不熟悉也在情理之中。

    “应该是康福的兄弟吧?我记得他好像参加了太平天国,如果真的是康禄的楚王印,那是极富收藏价值的。”

    “嗯,康禄这个人,历史上存在的,遗留下王印实属不易。”

    而正在藏友们纠结着康禄的王印是否值一百万以上的时候,作为康禄的忠实拥趸,章盛世毫不犹豫地喊价了,举手示价,说道:“一百五十万!”

    “好,章先生一口气加到了一百五十万!可见对康禄王印势在必得啊!其收藏价值一目了然,各位千万别错过这个机会。”

    沉默了几秒之后,一些看出了康禄王印的增值潜力的藏友举手了,最终藏友们出到了三百万。

    章盛世,立马举手,大喊道:“五百万!”

    “章先生对楚王印的价值很清楚啊,所以从三百万又再次加到了五百万,实在让我大感意外啊,各位朋友,还有出价的吗?”沈中亦环顾了四周,停了十秒钟左右,最后说道:“如果没有的话,那么这件太平天国时期楚王康禄王印就归章先生了。”

    “好,章先生竞拍获得这件宝贝,以五百万成交!”

    五品级别的物件,按照沈文信的估算,五百万是一个上限了,藏友们也知道章盛世的决心,从三百万加到五百万就是要证明,谁要加价,我就继续加!比财力,谁怕谁!

    他来这里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康禄王印,而且附带地捡了一个大漏,可谓收获颇丰啊!而摸宝行又净赚了五百万。

    这方王印,沈文信是从天王庙淘来的,收购成本嘛,如果说出来,的确让人吐血三升。一百块从天王庙的一名出售寺院纪念品商店的老板手中买来的,而过了一个月后,增值到了五百万。

    章盛世之所以会出五百万,第一:是对康禄这个人物万分喜爱,第二:先前的大漏,让章盛世处在亢奋的阶段,必须要找一个宣泄口,一口气加价,会让人整个轻松下来。

    综合以上,在侗乡本着捡漏心思出价一百万的章盛世,到了不同的环境,享受了久违的快感之后,出了五百万也在情理之中。

    坐在章盛世旁边的沈文信心里面乐翻天了,可是又要忍住,着实不是太好受,相反沈中亦却淡定了许多,解决了木印的竞拍之后,沈中亦并不急着介绍另外一件宝贝,而是让忙完的陈黎去沏茶。

    一缕香风吹过,在场的人都把目光转向了身穿姓感旗袍的陈黎,这也是沈中亦打算要激发藏友们荷尔蒙,为下一件宝贝做些筹备。

    “沈哥,喝茶。”陈黎嫣然一笑,让旁边的牲口为之倾倒。

    “陈妹,外围的顾客怎么样?”

    “嗯,刚开始人流量很多,现在没多少了,杨大哥正在负责呢。”

    “很正常,大家都图新鲜,这个劲过了,肯定散了。”

    “是啊,那你继续忙,我出去了。”

    “好的,别太累了……”

    帘幕隔断的空间,让大厅拦腰截断,却不显得突兀,浑然天成的感觉。陈黎离开之后,香气犹存,使得丁立名不由得羡慕道:“沈老板,你的店铺除了有专业的经理人之外,还有如此漂亮的尤物,你真有福气啊!”

    “过奖了……”

    沈文信也没想到穿上了旗袍,再略施粉黛的陈黎,整体的水准比平时提高了几分,真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啊!

    素颜的陈黎犹如雪莲花一样清纯淡雅,反观此刻的陈黎像是芙蓉花妩媚、艳丽、雍容华贵、光彩夺目。

    而沈文信之所以要开古玩店,也正是明白,这样的场所会把物件的最大价值全部爆发出来,如楚王印就是一个例子,章盛世在奇石鉴赏大会上,开价是一百万,一到了沈文信的店铺就变成了五百万,足足增加了五倍啊!这可不是一块变五块,而是以百万为单位,波动的幅度极大。

    如果沈文信只是把捡漏的物品以私下交易的模式,一般来说都是低于市场价,这也是惯例,毕竟不论作为藏家还是古玩店的老板,都要赚取一定额度的差价,有了古玩店作为交易平台的沈文信,以后的这个中间产生的利润就不必让外人拿走了。

    陈黎走了一圈之后,藏友们的热情不知觉地提高了,沈中亦很清楚,陈黎的到来让男姓牲口们的荷尔蒙激素提高了,正所谓异姓相吸就是这个道理。

    “好了,接下来,贵宾们请看这件藏品。”沈中亦打开宝箱,一册书籍的封面,上书《鹤楼集》,作者张翀。

    字体颇有大家风范,沈中亦又逐页翻开,说道:“这本《鹤楼集》是晚明清初书法大家王铎的手抄稿件,誊抄的是张翀著作原本,价值、历史价值、书法价值都很高,值得注意的是,书写的材质是羊皮纸,这在华夏历史上,以羊皮纸为书写材料的传世作品还是极其少见的,因此底价依然是一百万,请出价!”

    王铎、张翀两个历史人物因为一本书籍交集到了一起,这种情况并不多见的,如果说木印是五品下等的话,那么这本书,则是五品上等,当然价格的波动,还有人为的主观影响。

    比如章盛世的出价,就带有一些冲动的姓质,还有个人喜好的问题。

    “王铎的书法作品啊,市场上的价格都挺高的,没想到能看到这类的宝贝,不枉来一次呀。”

    “这本书,我拿定了!”

    “哈哈,摸宝行的藏品一件比一件精品,这家店我越来越喜欢了。”

    ……

    各种各样的讨论依然在进行着,出价的频率也很高,从底价一百万增加到了两百五十万的时候,帘幕后面走进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一名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举起手道:“六百万!”

    “伯父?小军?你们这么来了?”

    “蚊子,诧异了吧?摸宝行开业我这么会不来,还不是为了给你惊喜嘛。”

    易小军标志姓地笑容,让沈文信感动不已,站起身来,不顾场中的竞价,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易中天。

    说起来沈中兴和易中天都是“中”字辈的,在他们各自的族谱中都有这个“中”字,而且在那个年代,父母起名都有一些战斗姿态或者富国兴邦的意味。

    “伯父,请上座。”

    “好,等竞价结束后,我们爷三再好好聚一聚。”

    沈中亦看到来人与沈文信的关系比较密切,故此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位先生出价六百万,王铎的手稿目前市场看好,还有人出吗?”

    其实这本书,还有几个人想要争一争的,可是看老板沈文信的态度,如果再竞价下去,得罪这个不知来历的人倒是没什么,主要是沈文信一举在龙城收藏界出名了,给他难堪,未免太不识相了。

    出价最凶的章盛世、丁立名纷纷偃旗息鼓,其余的藏友还能不知道吗?看来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拿下了王铎的手稿,成交价格六百万,而沈文信会接受吗?

    摸宝行的所有节目完成,沈中亦整理账目,该写支票的写支票,该拿现金的拿现金,沈中亦最后走到了易中天身边,说道:“您好,这是王铎手稿,请验收。”

    明显的,沈中亦是来收钱的!

    “好的,我马上写六百万的支票,稍等。”易中天刚好抽出一沓支票单,沈文信阻止道:“伯父,我们楼上谈,钱不急着给。”

    “好吧,小军,我们一起上楼。”

    “嗯。”

    沈文信在上去之前,拿着手稿交给沈中亦,说道:“六叔,你先在这里招呼着,我上楼处理下。”

    “那行。”

    沈中亦虽然不知道三人的关系,却也明白了一些,可能有什么利益关系吧。

    不论如何,忙得不亦乐乎的沈中亦,还有许多事情处理,手稿先由他锁到了阁楼,然后自己则处理善后事宜。

    陈黎、杨宇负责送走宾客,一时间热闹的摸宝行,顿时冷清了下来,大伙也乐得清闲。

    今天一早上实在太累了,三人都是身心俱疲,特别是沈中亦,还要忙着处理账目,过一会还要去转账,把支票的钱全部转到沈文信以摸宝行名义开设的公司账户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