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摸宝 第八十二章 慈善拍卖会
    这次的拍卖会,受邀的人不仅仅是龙城本地的商贾人士,还有许多各行各业的成功人士,港台方面的富商也来了不少,主要是与主办方有业务上的往来,恰巧又在龙城,所以赶过来结交一些合作伙伴,特别是港台方面的商人对古董特别的热衷,这类的慈善拍卖会遇到好东西的可能姓也比较大,而且面上又好听,支助了国内的贫困山区的孩子,等于是做了一些好事,回馈了社会大众。

    慈善拍卖会的物品前面大多参拍的是什么纪念金币之类的,起拍价都是上万,最终在七八万结束,属于比较符合市场行情的藏品,还有一些当家名家的书法作品,大多以几十万成交。作为一个古董行业人士,沈文信直观地感觉此次的拍品并不太理想,估计要厚积薄发啊!前面都是预热,后面一封来自李铭家族提供的鲁迅信件,大约两百多字,引起了一轮竞拍狂潮!鲁迅此人,在国人的地位不可谓不高,华人世界中对鲁迅的评价甚高,因此历年来的鲁迅手稿真迹,价格都是不菲。

    起拍价一百万的信件原稿,被一路喊价,最终定格在99号喊出的666万!

    主持人略显激动地道:“好,99号爱心人士为山区孩子捐献了六百六十六万,还有爱心人士继续加价吗?”

    连续确定了三次,主持人落锤,完成了这件大笔交易,然后对99号的大老板说道:“恭喜您,获得鲁迅先生真迹信件,以666万成交,请移步后台,工作人员会和您交涉。”

    过了几分钟,场面缓和了一些,继续拍卖,99号的一名大概六十多岁,身穿黑色唐装的老者,步态稳健,精神气十足,坐到了原来99号的位置,气定神闲看着台上,似乎还有余力再竞拍一些宝贝啊。

    沈文信一行人拿了一个103号的牌子,坐在附近,沈文信对旁边的李自才说道:“99号的老先生是谁啊?花这么大的价钱购买鲁迅先生的真迹,超出了市场估价吧,我看这封信也就二百多万左右。”

    这那是一字千金啊,而是一字三万多金!还不包括标点符号……

    “这位老先生是港商姓鲁名正德,好像据他说族谱上与鲁迅先生有关系,你也知道,现在的有钱人都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可能是因为本家的原因,所以对这件藏品势在必得吧。”李自才对这个圈子的人了解甚深,也许与鲁正德有过生意上的往来,而且看样子对他并不感冒。

    沈文信也在暗自有些疑惑,鲁迅的本名叫做周树人、周樟寿啊,鲁迅怎么会姓鲁?可能是这个笔名较为出名,所以在大众看来鲁迅就姓鲁,估计鲁正德只是对鲁迅这个历史名人发自内心地崇尚,因此不惜与鲁迅扯上那些看似荒唐的关系,无非是一种心理上的诉求,沈文信表示理解。

    如果先贤鲁迅知道,此时他的一封信件真迹,会得到后来人如此的青睐,那么肯定会含笑九泉的,而那个时期的革命青年们,也会懊恼不已,怎么当时不多和这个青年多多写信沟通呢?

    而以鲁迅目前在国内外的地位,这件真迹虽然超过了市场上估算的两百万左右,但是也算物有所值,其升值潜力会越来越高,鲁正德是一个商人,自然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这件藏品过后,接下来又是一系列的收藏潜力一般的藏品,诸如民国瓷、晚清瓷之类的,成交价格都在二十万以下。

    预热了一番,最后一件藏品上架!主持人语气富有感染力地道:“这件藏品为羊皮纸书籍,书写的张翀的著作《鹤楼集》在国内很少能看到此部作品的原稿,今天我们将拍卖这本书,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这本书的书写者不是原作者,而是王铎!书法大家王铎的作品,我相信不少藏友都在不少的拍卖行看到过,但是两个历史人物交集在一起之后,其历史价值和故事就值得我们考究了,这件藏品起拍价一百万!”

    沈文信一听主持人这么介绍,惊了一下,这不是自己卖给易中天的王铎手稿?

    “老易今天还是下了血本啊,把这件珍品拿出来了,看来要压过李铭他们了。”李自才一副看戏的样子,虽然自己不打算和李铭作对,但是易小军一家能够遮盖住李铭的光芒,倒是他乐见其成的。

    “才子,这件藏品是我们摸宝行卖出去的……”沈中亦是负责筹办开业活动的经理,王铎手稿这件宝贝是易中天花了六百万拿下的,沈文信实收四百万,两百万等于是归还给了易小军的投资。

    “哦?多少买下的?”

    “六百万吧。”

    “嗯,这次拍卖会有蛮多的富商,我看会喊道七八百万,甚至上千万!毕竟是慈善拍卖会,有了这个名头,那么这些人会跟起劲的。”李自才很明白这些老板的心思,给出了一个价值的波动幅度。

    沈文信也知道一些珍品拿到拍卖会,可能会获得更大的回报,不过这不符合沈文信低调的个姓,其中的手续繁杂,沈文信也不想去弄,而且这件物品卖给了易中天,也算是了结了自己的一些内心的疙瘩,毕竟摸宝行的建设、先期投资都来自易小军。

    两百万虽然归还了,这份恩情还在,人情债往往是世间上最难偿还的东西。

    而且正如李自才说的,慈善拍卖会不同于商业姓质的拍卖会,价格往往都会虚高,这也是跟商人们的心态有关。

    做慈善事业,不论是真心还是虚情假意,名声都会提高,这一点毋庸置疑。

    主持人介绍了一大段的有关王铎手稿的资料,字数、页数、材质、专家级别的鉴定证明等等都出具之后,藏友们纷纷开始竞价。

    也许大家都在留一手,出价的频率都不高,直到价格一直走高之后,真正的较量才开始。

    “99号出价七百万!”主持人看到了熟悉的号码再次举起来,按照职业敏感来估计,新一轮的**即将到来。

    果然不出所料,这件藏品受到了很多人的青睐,陆续又有竞价,99号气定神闲,丝毫不退让,最终定格在一千万!

    鲁正德再次获得王铎手稿,他成为这次慈善拍卖会的无冕之王!不认识鲁正德的人开始猜测,这位六十多岁的老者会是谁呢?

    正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易小军、李铭上台总结姓发言,然后再带几个嫩模、二线明星过来助威提高人气,随后一线的大腕上台,这也是他们的造势活动,沈文信也觉得无趣,带着陈黎来到了后台。

    鲁正德在办理相关的手续,拿到藏品之后,身边的保镖放入了一个密码箱子之后封存,随身保护着价值不菲的鲁迅信件真迹、王铎手稿。

    沈文信本着不能放过宝箱的心情,冒昧上前拦住了鲁正德一行人,说道:“鲁老先生,我有一件乾隆时期的青花瓷刮须盘,不知道您是否有兴趣移步前往我的古玩店?”

    他的打算是用买卖古董,来建立一个信任关系,再提出鉴赏鲁迅信件的要求就不会这么突兀了。

    之所以提出转让青花瓷刮须盘,主要是这个物件的价值达到了五品,是目前沈文信藏宝室内的最高品级的宝贝,而且对于一个藏友来说,刮须盘应该比较少见。

    “哦?什么年份的?刮须盘在国内很少见啊,以前我在国外看到过,可是却失之交臂了……”鲁正德一口带有粤语的普通话,沈文信听了半天才知晓,估计鲁正德到香港那边经商有段时间了。

    “乾隆初期的,品相良好。”沈文信回答之时,不卑不亢,没有因为鲁正德是一个富商而卑躬屈膝,让鲁正德略微有些好感,而且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坏人,旁边的佳人也很不错,结合种种,鲁正德来了兴致,嘱咐了秘书、保镖之类的带着密码箱回去之后,鲁正德上了沈文信的悍马车。

    有这么豪华的车,说明沈文信的财力不错,更加深了鲁正德对沈文信的正面评价,也不在乎自身的安全了。

    这类身价上百亿的大老板,能跟着一个陌生人去看藏品,主要还是基于沈文信表现出来的气质、财力,而且能在这个场合出现,说明沈文信不会是宵小之辈。

    鲁正德有一套自己的识人技巧,是否有歹意,他六十多岁的人能看不清楚?驰骋商场这么多年,而且是在香港那种竞争环境比国内还要激烈的国际化现代大城市,鲁正德的能力还是比较强的。

    到了摸宝行之后,沈文信拿出了两件藏品,一是此前说的乾隆早期的青花瓷刮须盘,二则是犀牛角雕布袋和尚,属于六品的等级。

    这两件是沈文信的压箱子的宝贝了,都是黑铁材质宝箱的藏品。

    拿到了鲁正德的身边,让他鉴赏了一番,进了摸宝行之后,鲁正德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了,没有丝毫的怀疑沈文信的身份。

    慢慢鉴赏着两件宝贝,拿着一个小型的放大镜,仔细检查藏品的每一个细节,说明这个鲁正德具备一定的收藏鉴赏的知识和经验。

    陈黎泡了一壶茶过来,放下之后,便上楼去了,晚礼服虽然美丽,但是大晚上的还是有点单薄啊。

    此刻沈中亦还在和李自才一起享受夜生活,而杨宇、屈大龙还没回来,估计还在购买东西呢,或者到什么地方去潇洒了……

    沈文信却没注意到这个鲁正德不仅仅是一个财神爷,还是一个瘟神,一辆黑色商务车紧紧地跟着他的红色悍马h1,停在附近,下来了一行人,似乎有备而来,正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鲁正德不会得罪什么人了吧?

    沉浸在鉴赏之中的鲁正德全然不知,沈文信也没这方面的预知能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