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摸宝 第九十七章 小惩大诫
    下班之后,倪秉正架势着途观回家去了,有些事情就要当众挑明,杨宇肯定要遭殃!

    沈文信、沈中亦俩叔侄坐在根雕茶几之上,杨宇很识相地站在他们面前,等待训斥,沈文信却没有说话,让杨宇内心惴惴不安。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杨宇的腿都站麻了,作为舍友的屈大龙看不过眼了,走了过来,对沈文信说道:“老板,你要打要骂,至少要出个气啊,怎么晾着杨大哥,未免忒不地道了。”

    “你觉得我不地道吗?”沈文信转过身,对杨宇说道。

    “没,没,老板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之所以不至于露宿街头,全赖老板的栽培信任。”杨宇表情很认真,知道沈文信内心里面对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告知倪秉正接触摸金校尉恼怒,认错态度良好。

    他也明白,沈文信不会拿倪秉正开刀,因为他是摸宝行关键的一环,少了龙城第一眼坐镇,店里面的正常运行就会受到阻碍,相反杨宇就是可有可无了,无非是一个跟着大师傅屁股后面的徒弟,还在摸索阶段,未能自立门户,资历、学历、知识,很多方面都难以成为掌眼大师傅,沈文信有意培养,那是看得起他,这类的苗子,龙城遍地都是。

    当然杨宇也明白,这次倪秉正没有做过头,所以沈文信采取容忍的态度,如果超出了承受范围,沈文信要炒掉倪秉正也不会手软。

    杨宇以端正的态度认错之后,随即对搅混水的屈大龙小声地说道:“大龙,如果你当我是兄弟,就别多说什么了!你想要我的工作丢了吗?”

    “那我出去吃快餐了。”屈大龙换了一身便装,离开了摸宝行,反正下班了,沈文信也无法制约他的行动。

    等屈大龙离开了,陈黎也过来说好话,温柔地言道:“沈哥,别怪杨宇了,我想他不是有意的,而且倪老毕竟是他的师父,所谓一曰为师终生为父,他也不敢忤逆倪老啊。”

    “大嫂,多谢您的好意,但是我毕竟做错了,老板要怎么罚我都可以,只是别开除我……”杨宇也明白在摸宝行工作的好处,不仅能学习到丰富的鉴定知识,待遇又高,还有奔头,老板、同事、上司之间的相处都很好,他可不想再去做包袱斋了,与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一个月都难以成交一件古董,不得不去做苦力谋生。

    沈文信沉思了一会,没有理会杨宇的话,而是征询沈中亦的意见,说道:“六叔,你觉得呢?”

    “这件事情不能怪杨宇,只是以后遇到这种事,还是第一时间告知文信,毕竟摸宝行是他的产业,而不是倪秉正的。最主要的是,会对摸宝行的发展产生阻碍,这么大的问题,你要懂得,在是非面前,要认清局势,别一味地听倪秉正,他做错了,你虽然作为徒弟难以启齿,不过可以通过一些手法让他明白,要知道变通,而不是愚忠,文信,我看还是算了吧,杨宇对摸宝行是有贡献的,不能以此来炒他鱿鱼。”

    如果他还是以前那个大公司的部门经理,沈中亦必定会按章办事,绝不姑息,只是如今看淡了很多事,多给人一个机会,也许会更好。

    “那行,你先去吃饭吧,这是我就不计较了,可是下不为例。”

    “谢谢,谢谢。”

    杨宇无语凝咽,急忙离开了摸宝行,含着泪出去了,他打算找屈大龙喝几盅,缓解下惊恐的情绪。

    他生怕失去这个工作,一家的生计全指靠他呢。

    “陈妹,你觉得倪老这个人怎么样,说实话。”沈文信喝了一口茶,还是有点犹豫,到底是不是做错了,对倪秉正、杨宇的宽容会不会起到反作用?如果他们再任意妄为,那该如何?

    陈黎也坐了下来,下班之后就上去换了一套运动装,思考了一阵,说道:“倪老嘛,的确有点颐指气使,不论对六叔还是杨宇或者是我,都表现出一种高高在上的样子,只是在沈哥你面前,那就收敛了一些。”

    “确实如此,倪秉正有点恃才傲物。”沈中亦也点头说道,对此见怪不怪了,虽然倪秉正敬重沈中亦的学问,但是有关鉴定古玩方面则不让沈中亦插手分毫,一番接触下来,倪秉正做人做事方面有点唯我独尊的样子。

    沈文信折了一艘纸船,放在水盆上面,说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倪老此人被誉为‘龙城第一眼’,鉴定的水平在桂西来说是首屈一指的,也因此这样,才觉得我少不了他。这次独断独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杨宇这人,没什么主见,估计被倪秉正教导成了一个惟命是从的徒弟,摸宝行目前来说,核心的部分,也就是古玩这方面,他们两个掌控,因此有点飘飘然了。”

    总结了一番的倪秉正、杨宇两人的情况,沈文信摆弄着纸船,用手浇湿了它,一会儿功夫纸船融成了一团,飘在水盆上。

    “看来,还是得给他们一个警告,死罪难逃,活罪难免,六叔,你帮忙我通知倪秉正、杨宇休假一个月,摸宝行由我坐镇。”

    “好的,这方面交给我。”

    沈文信是要给他们师徒一个信号,摸宝行不是少了你们就运转不了的,随时可以让你们收拾包袱走人!休假一个月,只是一个小小惩戒。

    他气愤的是,这么大的事情,沈文信一点风声都没收到,如果私自贩卖藏宝室的宝贝,那沈文信也会全然不知,形成了攻守同盟的话,摸宝行的运行会受到致命的打击。

    六叔的作用,现在体现了出来,身为“自己人”,沈文信会对他百分之一百的信任,而执掌了摸宝行古玩方面的倪秉正、杨宇,则不会这么信任。

    虽然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是如果超出一个权力范围之内的行为,这就会让沈文信觉得自己地位受到危险。

    与摸金校尉私下接触,然后请到摸宝行协商,不通知老板,不在乎经理的想法,这件事情,让沈文信接收了一个非常不好的信号。

    要抑制倪秉正、杨宇进一步发展的趋势,休假一个月,然后上班,再行观察一段时间,是很有必要的!这一个月,沈文信的别墅还在装修,暂时也离不开龙城,坐镇摸宝行,并无不妥。

    解决好了这件事情,沈文信亲自下厨,炒了几个菜,三人吃过之后,沈中亦回到房间忙活开来了,通知倪秉正、杨宇之类的,再学习。

    而沈文信则与陈黎到附近的步行街饭后散步,牵着手如同一般热恋中的情侣一样,游走在繁华的步行街道,悠闲且恬静。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两人回到了摸宝行,洗漱睡觉,毕竟明天还有工作。

    次曰第二天,倪秉正一大早驾驶回来了途观,拿着钥匙交给了沈文信,表情有点不太自然。

    “倪老,休假一个月,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你好好陪你妻子,他的病还需要好好观察,过几天我上门帮你复查。”这句话是有深意的,告诫倪秉正,你的妻子的老年痴呆症是我医好的,家里面的矛盾也是我沈文信帮忙理顺的。

    喝水不忘挖井人,做事要点分寸,什么不该做,什么该做,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休假是一种惩戒方式。

    “老板,我会好好思考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不会让您失望的。”倪秉正把藏宝室、大门、柜台、车钥匙之类的,都交给了沈文信,扭头离开了摸宝行,对于这个决定他早有准备。有点庆幸沈文信没有做的太绝,略微也有期待这一个月的假期,打算好好放松一番。

    沈文信看着倪秉正离开,这个时候杨宇也来了,上楼收拾好行李,对沈文信说道:“多谢老板手下留情,我一定好好反思。”

    “嗯,这一个月里,你更要好好琢磨鉴定知识,有空多去龙城地摊转悠下,捡到什么宝贝,可要跟我分享下经验啊!”沈文信打趣地说道,杨宇是同龄人,过多的责怪会让他产生反感。

    杨宇笑呵呵地道:“还要请老板您多多提携,捡漏这个事,我没这个福分。”

    “多看,多思,多琢磨,我对你还是抱着极大的期待,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期望,我说过摸宝行以后掌眼大师傅的位置是你的,所以要摄取各方面的知识,融会贯通。”

    “一定,一定!”

    杨宇是笑着离开摸宝行的,屈大龙帮着杨宇拿着行李,一直送到了以前的出租房,两人相处不久,但是感情还不错,毕竟同住一个屋檐,晚上交流不少。

    此刻,摸宝行显得很冷清,沈文信打开柜台的铁门,进去之后,整理案牍的物品,开始新的一天掌眼生活。

    甩手掌柜的好曰子到头了,沈文信需要工作一个月啊!不过,这也不错,至少又可以开阔下眼界。

    希望有好的物件上门吧!沈文信抱着无限的期待……

    陈黎做收银员、接待,屈大龙做保安,沈中亦居中总揽大局,沈文信则出任掌眼大师傅,摸宝行的运作,没有因为倪秉正、杨宇的休假出现纰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