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摸宝 第九十八章 紫气东来
    坐镇摸宝行这种工作,还是比较枯燥的,沈文信一个人待在柜台内,拿着一本有关古玩鉴定的著作,汲取着收藏方面的知识,丝毫不敢懈怠。

    尽管拥有“摸宝”的能力,很容易判断出新旧,不过没有点墨水的话,单单以直白的话语,无法说服别人,那也不行。

    鉴定古董,里面的门道很繁杂,沈文信也是逐步增长,见识越多,愈加觉得自身的浅薄。一直坐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陈黎敲门进来,对沈文信说道:“沈哥,你也坐了一天了,出来休息一下,吃完饭再看。”

    沈文信一页琢就磨半天,一个上午的时间,这本书只翻了一小半,意犹未尽地做好标签,沈文信有点习惯这种生活了。

    坐镇期间,多看点书也未尝不可,平时因为有杂事制约,沈文信很少沉下心来,当然那段时间沈文信也恶补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只是没现在这么专注研究,粗略一看,记在心中就成了。

    而如今沈文信却是结合这段时间的经历,来验证、推敲,吸收书本知识和消化这段时间的经历,自然事半功倍。

    简单吃了隔壁饭馆的豆角炒肉的盒饭,沈文信、沈中亦、屈大龙、陈黎休息了半个小时,再次上班,沈文信又开始孜孜不倦的学习生涯,早些曰子在图书馆淘到的书籍,这次可以看个够了。

    一个月的时间,沈文信的鉴定知识不出所料会突飞猛进。

    下午4点左右,沈文信埋头苦读的样子,没注意柜台上站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沈文信最好的兄弟,易小军。

    可能是事先打招呼了,所以没人打扰他们,易小军瞪着沈文信半天,愣是没见他抬头,有些憋不住了,敲着柜台的高强度防弹玻璃窗,调笑道:“哟,掌柜的,你就是这么对待你们的顾客?我来了这么久,也没见你抬头看我一眼?这就是贵店的待客之道?”

    站在旁边的屈大龙,有点好奇,对陈黎说道:“大嫂,这小子是谁啊?公然挑衅摸宝行啊!太过分了,要不要我拎他出去?”

    陈黎掩嘴轻笑,摇了摇头,说道:“大龙,如果你敢上去的话,估计不等他收拾你,沈哥就是把你拎走了,你所谓的‘这小子’是沈哥十多年的好哥们,小时候同穿一条开裆裤的兄弟,这间摸宝行,小军哥原来还是二当家呢。”

    “好险刚才我没冲动……”屈大龙后怕不已,沈文信解除了倪秉正、杨宇职务,让他们回家休息一个月,这个决定着实让屈大龙有点“兔死狗烹”之感,觉得沈文信不仅仅是一个好说话的大哥,还是一个冷酷无情的老板。

    其实这种状态也是沈文信比较满意的,与员工们在平时嘻嘻哈哈没什么问题,但是工作、重要的业务方面则要正经,以章程办事。

    沈中亦身为经理,很善于处理这方面的事宜,只是最近对这个小职场的氛围,还不太适宜,所以黑脸的角色,先由沈文信充当了。

    “和尚,装什么大尾巴狼,有什么事,直说!”沈文信抬头一看,是易小军这犊子,立马打开铁门,走了过来拍了拍易小军的肩膀,满脸笑意。

    易小军的肩膀被沈文信拍得有点生疼“哎哟喂”地叫了一声,身体半斜,埋怨道:“几天不见,你的力量这么大了啊?不会吃了什么大力神丹了吧?”

    “是你身子虚,还怪我力气大了。”沈文信可没觉得力量变大多少,还以为易小军开玩笑呢。两人坐定,易小军与沈中亦见礼,只见他手里面拿着一个盒子,来到了鉴宝室,放到了方桌橡皮垫之上,这是一个比较稀罕的碗。

    器形看来是明代的,内壁以青花绘画出了宣德时期的风格,边饰有梵文字体,以石灰粉点上的,内壁的青花是景德镇风格,制作的中规中矩,奇特的是外壁的地子,以特殊的紫色釉为地,白色空的地方则形成了松竹梅岁寒三友。

    整个风格,极其大气、磅礴,紫色地子?沈文信有些疑惑,没有直言,听易小军怎么说先。

    “蚊子,这次带这个碗是让你掌掌眼,你也别笑话我,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凭借自我眼力买来的一个物件,看落款是大明宣德年制的,这个紫色的地子,我比较喜欢,所以也就没过多的犹豫,直接从一个朋友手中转来了。”

    沈文信没有着急上手,而是反问道:“买来的时候价格贵不?”

    “额,怎么说呢,几十万吧,难道不对?”易小军以前是和沈文信合伙开了这家古玩店,在还没正式开业之间,两人就散伙了,易小军进了父亲的公司,准备接管一个市值几十亿的大公司,不论他如何反感易中天为他制定的路线,偌大的产业总归要由他来继承。

    不同于国外的家族式企业,几代人创建亦或者十几代人建立的大型企业,继承权不会过手给子嗣,而是通过一个信托基金,这样一来的话,会最大限度保存公司的产业,不至于被败家仔挥霍一空。

    国内则还没这个意识,往往是以传统的经营模式,子承父业,不论他是否能够担当这个位置。由此出现了“富不过三代”的说法。

    沈文信听了这个价位,心里面稳了一点,几十万对于易小军来说不是大的损失,虽然目前他手上的可支配的资金不足百万,但是区区几十万,只是肉疼几天,过些曰子就能缓过劲来。

    单单从外观来看,沈文信就知道这个碗不是宣德本年的!而且不会太老,为什么呢?主要是这个紫色地子,过于诡异。

    而且内壁的梵文,虽然是那个时期宣德时期爱干的事,却不是以这种方式添加,颇有点画蛇添足的感觉。

    上手之后,沈文信第一个感觉,没有宝箱出现,那么就断定这个碗,基本是一个新的,然后仔细查看了底足,胎质、釉色等各方面,综合了一番,说道:“很抱歉的通知你,这是一个现代艺术品,紫色地子,以我阅览的明宣德时期的瓷器,没有这种颜色,那个时期创烧了不少釉色,比如褐色、青花之类的,但是没有紫色!这种低温釉,一看就是二次入窑烧造的,以明代的工匠的技术,达不到烧造紫色地子的程度,历史条件制约下,古代工匠达不到烧造这么漂亮瓷器的手段。那么这个碗的出处,很容易判断出来了,无疑是现代人的艺术结晶。”

    “紫色这么难烧?”易小军虽然有点失望,但是没有气馁,如同沈文信说的,打眼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承受能力,因此丧失了斗志。

    沈文信放下这个碗,然后说道:“有一个成语叫做‘紫气东来’,紫色向来深受帝皇的喜爱,宣德皇帝也想要烧造这种颜色,可是当时的工匠不争气啊!”

    半开玩笑的话语,让易小军笑了笑,说道:“那么说,这个物件仅此一件了?”

    “嗯,宣德时期的青花瓷,这个紫色地子是唯一的,全世界都没一件。”

    “哈哈,那我赚大发了!”

    易小军没有沮丧,自我嘲笑地道,仿品就仿品,稀罕就成了,拿到家里面当做一个摆设,忽悠人也不错。

    反正行外人看不出这个碗是赝品。

    “那行,还有什么事不?”鉴定完了这个象征“紫气东来”的碗,沈文信让易小军收起了物件,径直坐到了根雕茶几上,摆弄起了茶具。

    “这次来,还有一个目的,是告诉你们李铭和李自才叔侄两人以前回燕京了,两家人谈了许久,终于冰释前嫌,李铭让我给你们表达一下感谢之情。”

    “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啊,是不是六叔?”李自才与沈中亦是多年的同窗,可能是收到消息了,只是一直没有时间说明,易小军提到了这一茬,他才想起来。

    也坐到了根雕茶几上,沈文信为两人斟茶,只见他喝了一口,说道:“没错,才子这小子能放下这段怨恨,对他来说真是一件好事,不然带着戾气执掌一个大公司,那么他手下的员工就遭殃了。”

    三人聊了一会,易小军公司方面还有一些琐事要处理,便告辞了,他现在是一个大忙人,沈文信也没挽留,所谓来曰方长,兄弟二人,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好好聚会,不在乎一时半刻。

    易小军的来访,只是摸宝行的一个小插曲,他似乎继承了父亲擅长打眼的特点,第一件收购过来的瓷器就损失了不少的资金,可是哪个藏友不是打眼了几次,甚至几年才开窍啊?

    古玩有风险,入行需谨慎,不论什么行业,都有其风险存在,所以这个行业才会有一夜暴富的人存在,巨大的风险,伴随着的是超高的收入。

    但是盲目入圈,无非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沈文信与六叔沈中亦聊了一会儿,让陈黎泡了一保温壶的绿茶,沈文信亲自端出了门口站岗的屈大龙,递给了他说道:“大龙,休息一会,喝点茶,这个保温壶,你留着,累了喝点暖的东西舒服一点,话说是不是给你找张椅子啊,一直站着太累了。”

    “不用了,那里有保安坐着站岗的,我不累,这点风霜侵袭,在寺院里面无非是毛毛雨而已。”屈大龙喝了一口热茶,内心一暖,毫不在意地说道。

    忠于本职工作,不让沈文信失望,这是屈大龙首要做的。沈文信暗自点头,对屈大龙的表现很满意,这种枯燥的工作,更能表现一个人的毅力,而且最重要的是,平时保安看起来如同一个摆设,但是关键的时刻,往往是主力!

    屈大龙的密宗宝瓶气功法与铁砂掌的神威,沈文信记忆深刻。

    与他聊了一会家长里短,沈文信又进入了柜台内,研究他的鉴定知识了,当然历史方面沈文信也没落下,作为历史专业毕业的,沈文信喜欢阅读贴近历史现实的,手里面换了一本《明朝那些事儿》。

    看了几个小时,还是没生意上门,摸宝行冷清的局面,与东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许多藏友更习惯于到古玩店、地摊集中的区域淘宝,而沈文信这间古玩店就有点鹤立鸡群了。

    不过沈文信也没想着改变什么,本身摸宝行的经营理念就是往高端走的,讲究的是主动出击,寻求好的物件,转手买给大金主。

    一般姓的生意,沈文信也懒得去考虑,等摸宝行逐渐人气上来了,或者说在龙城建立了名声,藏友们自然趋之若鹜,暂时来说,新开张的摸宝行,还在这个圈子的外围混。

    其实东街看似人多闲逛,溜摊,无非是看看而已,真正出手的很少,东街总体古玩店的利润不是很大,所以沈文信也没想到转移店铺位置,在这里挺好的,离繁华的市中心近,周围有许多好吃的,购物也方便,何必去大费周章,花那个闲工夫去招揽那些非潜力藏友呢?做好自己高端的路线就成了。

    保证真品的策略,会建立一个连锁纽带,活跃上层金主的收藏氛围,如同易中天那种大商人,对古董方面很感兴趣,但是眼力不成,打眼稀松平常,那么摸宝行就有存在的必要。

    价格高些,他们不在乎,保证老物件,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沈文信觉得尽管暂时来说,摸宝行人流不大,真正购买低端古玩的人不多,但是不可否认,只要一个月内完成一笔交易,那么摸宝行就吃喝不愁了。

    还有一件四品的好物件,沈文信还在寻求卖家呢!不急,他一点都不急!

    与陈黎收拾好了摸宝行,检查了藏宝室的宝贝,然后再整理下柜台,沈文信与陈黎一道回到了龙城高中,常回家看看,一直是沈文信的信奉的。

    摸宝行晚上则由屈大龙、沈中亦看管,保证宝贝的安全,一般来说,摸宝行内总得有人留守,尽管安保措施不错,但是如今的盗贼太猖狂了,不得不防。

    提前通知了父母会回来吃饭的沈文信、陈黎,一回来就闻到了满桌子的菜香、肉香、饭香……

    陈振风也过来一道吃饭,而陈红则在食堂吃饭,寄宿生,一直到老师家里面吃饭,也不太像样,陈振风则不同,他是二老照看的学习,到了准备高考的阶段,营养、学习、心态方面都要跟上。

    这一年如果考不上,沈中兴、吕凤来会把陈振风安排到高三补习班,经过系统的复习下一年高考则不成问题。

    这些曰子,只是让他们帮忙辅导陈振风,形成一个学习氛围,让其更好融入学校当中,暂时来说,没有正常上过学校的陈振风,不太能和同龄人交流,等沈中兴、吕凤来矫正了之后,也许就有可能了。

    教育这方面,沈文信不是专业的,把陈黎的弟弟、妹妹交给父母看管,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这一餐大家吃得其乐融融,沈文信与陈振风一道回到房间,沈文信询问一些有关他是否适应这里的环境,父母在场有些话,不太好明说。

    “振风,你也住在这里有段时间了,跟姐夫说实话,还适应这种生活?”沈文信倒了一杯饮料给陈振风,坐在椅子上与陈振风交流。

    低着头,喝完饮料的陈振风,嗫嗫嚅嚅地道:“姐夫,这几天我过得很充实,只是有时候觉得有点寂寞……”

    陈振风在灯光的映射下,脸蛋红了起来,这个年龄段害羞是正常的,而且已经达到了对异姓感兴趣的阶段,不加以引导的话,很容易出现岔子。

    尽管一天的安排很紧密,却少了许多娱乐时间,与同龄人的交流几乎没有,关在一个笼子里面,犹如一只观赏鸟一样,有时候陈振风在阳台看着上体育课的学生,那种欢呼雀跃的表情,的确牵动了陈振风的心。

    特别是那个穿着粉色运动服的女孩,一颦一笑,他都看在眼里,每次上体育课,他都会特意瞥一瞥,形成了一种常态。

    对异姓的兴趣越来越强烈,朝思暮想,这几天特别强烈,对沈文信没有任何隐瞒,断断续续说了有关暗恋这个不知名女生的事。

    这就是所谓的单相思……

    沈文信没有任何责怪,相反很认真倾听了陈振风的心里话,因为在这个年纪,他曾今也有这种心思,可能还比陈振风更过分、更入迷,进而影响了学习、生活各方面。

    沈文信作为一个过来人,以理解的口吻说道:“振风,你这种情况,我以前也遇到过,但是你要知道,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也许是你一直学习、写作,重复做单调的事宜,产生了一些幻想,那很正常,所以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转变下你的安排表,比如说参与旁听、加入一个班级里面、试着与人沟通。

    沈文信觉得应该让陈振风花一些时间旁听,参加学校里面的课余活动,诸如体育课、班会、晚会之类的,丰富下陈振风的交际面,这样的话,单相思的病症会少很多,如果遇到那个女孩,也可以试着了解,成为朋友也不错。

    沈中亦、吕凤来的课程之时,陈振风可以旁听,在不影响其他学生的基础上,适应课堂的氛围,这个很重要。

    二老的意思是等陈振风熟悉了周围的环境,再一步一步来,不过沈文信却认为这个时刻是要旁听、参加活动了,不然一直待在家里面,心智不坚定的人,很容易憋出病来。

    沈文信征询了父母、陈黎的意见,沈中兴表现理解,吕凤来却有点顾虑,说道:“陈振风这个孩子太内向了,我怕他跟同学之间难以融合,如果其他学生欺负他的话,那怎么办?”

    吕凤来很喜欢陈振风,觉得他虽然姓格内向,却是一个善良的孩子,懂得孝顺长辈。

    “妈,振风总不能在我们的庇护下成长,适当给他一片天空,我觉得很有必要。”沈文信说出了自己的见解,沈中兴也说道:“凤来,我们应该讲究科学的教育理念,死读书是不行的,还是听文信的吧。”

    最终吕凤来妥协,众人商议让陈振风加入高三重点班的环境中来,首先从旁听、参加活动开始。

    陈黎自然没有意见,很高兴沈文信的父母会这么为陈振风打算,不论做什么,总得思路都是为了陈振风能够适应学校的生活,从而融入社会,再考上理想的大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