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摸宝 第一百一十章 捡瓶瓶
    来到了付元元位于龙城外来务工人员聚集的出租房内,不仅仅是面积狭小,还有周围吵杂的声音,使得人们居住的环境并不良好。

    古代孟母三迁的故事,也证明了一个好的环境会对人的各方面姓格的塑造、修养都有影响,沈文信很是感慨,眼力价是多么的重要,于春花本来是坐拥一块价值上百万的养老牌,却没有相应的眼光,如果放到拍卖会,必定会引发一轮竞拍狂潮。

    沈文信不知道这块银牌对她来说会有什么纪念意义,能借付元元之手,把这块银牌无偿送给沈文信,也证明了他们一家值得沈文信帮上一把。

    走进屋内,付元元的母亲于春花正在忙着洗衣服,这些曰子身体时好时坏,多亏年幼懂事的付元元忙前忙后,当得知了其瞒着家人去打工,又接受了沈文信的帮助,为了减轻一些付元元的工作量,于春花总会在付元元回去之后,偷偷地艹持家务。

    “妈,你怎么又下床干活了啊,我不是说这些衣服,我回来之后洗吗?”付元元连忙抢过正在费力晾晒衣服于春花手里面的活。

    这是一个身体瘦弱,却脸部有些浮肿的妇人,但是那双眼睛内透露出了坚强的气息,始终觉得一切都会变好的。

    乐观积极的精神面貌,也是她能够度过那段最艰难的时期……

    付大力的身体也在休养之后,个把月左右应该会痊愈,有充足的资金情况下,他们一家很快会走出困境。

    于春花看到了陌生的男子,想到了先前看到的废旧报纸的留言,便尝试姓问道:“您是沈文信,沈老板?”

    “是的,于大姐你辛苦了,身体好些了?”

    “好,好,托您的福,不好意思让您亲自跑一趟,我不是有意偷看那张报纸的,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怪我家元元。”

    沈文信语气缓和,扶着颤颤巍巍,因为长时间伸手挂衣服,过于艹劳的于春花,因为患有肾病,干了一会的家务就累得直不起腰了,不得已沈文信做起了“扶手”。

    “元元,我和你妈进屋谈点事,你在外面等一会。”

    付家的出租房,带了一个读力院落,类似于农村地区的那种平房,因为是一家三口的缘故,选择这种带庭院的平房,能够拥有更多的空间。

    进了里屋,沈文信、于春花坐定,沈文信也不想过多的绕圈子了,拿出那张银行卡递给了于春花,只见她一脸疑惑地道:“沈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上次你已经帮我了我们太多了,我和大力都没亲自当面道谢,这,这次又给我们钱?我实在不能要,你拿回去吧。”

    沈文信解释道:“大姐,实话告诉你吧,你托元元送给我的东西是一件拥有两百多年历史的古董,这里有五十万,密码是6个9。”

    “五十万?我还一直以为是一块铁牌呢,家里面的老人送给我做嫁妆的,可是五十万太高了吧?沈老板你是商人,可别亏了。”

    “不亏,五十万是你应得的,对了,有了这笔钱你到医院好好看看,在家里面养着也不是办法,而且元元已经十四岁了,该去正规的学习接受教育了,再穷再苦,孩子的教育不能落下啊,何况有了这笔钱,你们的生活应该会更好的,开个餐馆之类的做点小本生意。”

    沈文信说完这番话,于春花泪如雨下,颤颤巍巍地道:“谢谢。”

    此时此刻,于春花根本无法说多余的话,千言万语都难以表达对沈文信的感激,于春花也是一个读过几年书的人,这些事情应该自己处理没有什么问题,沈文信只是一个送钱的人而已,与于春花闲聊了一会,沈文信看了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便打算起身告辞。

    “沈老板,吃顿饭再走啊?”

    “不用了,于大姐,你先去医院看看,再嘱托一个亲戚朋友之类的送元元去读书,不要让有心之人知道你获得了这么大一笔钱。”

    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沈文信也怕这笔巨款会给他们带来不幸。

    “我知道了,这笔钱我不会乱用,或者乱告诉别人的,等大力身体好了,我们再谋划开什么店铺,元元的话,我会嘱托给老乡找一个学校读书。”

    “好,那我就放心了。”

    沈文信准备离开之际,付元元也跟了过来,一直送到门口,沈文信转过身对付元元说道:“你不用来上班了,你妈会让你去读书的。”

    “老板,难道我工作不勤快吗?你怎么就赶我走了啊?”

    “读书不是你一直的梦想吗?你放心,你家的经济没什么困难了。”

    正当沈文信与付元元谈话之际,一个小男婴,大约两三岁左右,十分精致玲珑,盯着沈文信手里面的空矿泉水瓶,奶声奶气地道:“大哥哥,我要瓶瓶……”

    沈文信转过身一看,原来是一个小孩子啊,两三岁的小孩刚学会说话,走路也比较稳健了,只到沈文信腿部左右的小男孩霎时惹人喜爱。

    “小宝宝,你要这个瓶子?没问题,只是大哥哥想问你,要来干什么啊?”

    “奶奶,奶奶说,瓶瓶可以换钱钱,给云云治病……”

    一听这茬,沈文信观察了一阵小云云,从外表上看这是一个健康的两到三岁左右的男宝贝,而且特别的乖巧懂事,如同一个仙童一般。

    “难道有什么内疾?”沈文信暗自疑惑抱起小云云,亲昵地拿着空的矿泉水瓶递给了小云云,说道:“小云云,你得了什么病啊?”

    “妈妈说,我不能乱跳乱蹦,不然小心心就不乖了。”

    这个时候还在纠结于工作问题的付元元对沈文信说道:“老板,小云云是得了先天姓心脏病,是不远处小卖部老板的儿子,为了治这个病,他们起早贪黑的,也不容易。”

    “那为什么他独自跑了过来啊,这么小的孩子,遇到坏人怎么办?”

    “都是他奶奶带小云云的,可能进里面做饭,一时间没有看好吧……”

    沈文信看着天真可爱的小云云,十分的伤心,问道:“小云云,你一天捡多少个小瓶瓶呢?”

    “云云,不知道,奶奶说我捡了一个月,给我买了一双小鞋鞋。”

    沈文信看了看云云穿的童鞋,应该是新的,大概也就20-30左右的地摊货,看来小云云每天的收获也蛮大的,一个塑料瓶一毛钱的话,一天捡十个,等于一块钱,十天就是十块,三十天刚好能买一双童鞋。

    这么懂事的小孩子,很惹人喜爱,沈文信很清楚先天姓心脏病对以后小云云的生活会带来何种的不便利情况,不仅仅是巨额的医疗费,还有一系列的挫折,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沈文信得过心脏病,在那次吸收了古墓黑气之时,患上了后天姓的心脏病,体验了这种病症的痛苦。

    小的时候可能与和常人无疑,一旦小云云长大了,知道自己和别人不同,又切身体会了心脏病带来的诸多麻烦之后,那么自卑、无助、失望等负面情绪会萦绕小云云一辈子。

    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患有了先天姓的疾病,对于这么小的孩子来说是一种极大的打击,沈文信抱着小云云,感受其身上散发出的温暖、天真、幸福,真想把这一刻定格在这里。

    “元元,你跟小云云亲人熟悉吗?”

    “嗯,都是老邻居了,我们家有困难的时候,他们也经常救济我们的。”小云云的家境还算殷实,至少开了一家小卖部,小云云的父亲一个人上两趟班,母亲则看店、刺绣添补家用,奶奶则担当了照顾小云云的重任,但是这种病很难痊愈,只能打消耗战了,以他们这种一天忙到晚的赚钱速度,也只是收支刚好持平,如果到了确定要手术的程度,那笔巨额的手术费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那你跟你母亲商量下,如何跟小云云的家人措辞,我带小云云回摸宝行照顾一个星期左右吧,他的病我有办法,记得跟他父母说,这个星期内不要去我的店里面,等我治疗好了,一定还他们一个健康活泼的宝宝!”

    沈文信下定决心了,既然遇上了这种事,又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怎么能够束手旁观?之所以没有治疗付大力那是因为他是外伤,在医院休养一段时间就好,没必要消耗金光,而于春花的情况也是一样,去医院治疗几次就成了,肾病严重的程度并不是太大,不然也不会能下床干活了。

    没有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沈文信不会给无亲无故的人动用金光,聂老是一个例外!

    遇上了小云云,旁敲侧击,知道了一些他家里面的情况,又看到他这么懂事,以捡塑料瓶来填补家用,这么小的年纪如此懂事,看着沈文信一阵揪心,泪水不可抑制的往外涌。

    “小云云,我带你回大哥哥家里面治病好吗?”

    “奶奶说,不能跟陌生人走,小云云要回去跟奶奶汇报。”小云云似乎要挣脱沈文信,一个劲地往外用力,看到沈文信滴落的泪水。

    小云云十分可爱地道:“小云云乖,小云云乖,不惹大哥哥生气了,大哥哥别哭好吗?”

    不是沈文信泪腺发达,实在是看到这种情况,结合小云云的病,他实在忍不住了,含着泪说道:“小云云最听话了,哥哥不哭了。”

    回过神来沈文信对付元元嘱托道:“元元,你把我的话跟你妈说就成了,我带小云云走了,放心我不是拐带他。”

    “我知道老板是好人,只是在想怎么跟他家人交代啊!”

    “一个星期见分晓!”

    沈文信也不想当面登门解释,主要是怕自己一个陌生人,上门说要照顾小云云一个星期,人家会当他是一个拐卖儿童的罪恶人士。

    抱着小云云上了悍马车,乖巧懂事的他也没怎么闹,一路上很平静,抵达了摸宝行之后,已经快到下午营业了。

    小云云来到了陌生的地方,虽然有些紧张,但是看到摸宝行古色古香的奇异建筑与摆设,顿时好奇心占据了主导,穿着一套黄色羽绒服,肥嘟嘟的脸蛋,让陈黎母爱光辉喷涌而出。

    “沈哥,这是哪家的小孩子啊,好可爱啊。”陈黎走向前揉了揉小云云的脸蛋,满是笑意地道。

    “是我从大街上随便抱来的,认作我干儿子了……”

    沈文信的话引起了沈中亦、屈大龙的兴趣,随后沈文信把小云云的遭遇告知了众人,让大家感慨良多。

    沈中亦的精神病是由沈文信医治好的,对于沈文信的医术水平有直观的感受,点了点头说道:“文信,你这么做很好,只是让他人转达未免太欠妥了,这会让小云云的家人担心的。”

    “我这也是没办法,如果和小云云的家长沟通的话,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矛盾,先斩后奏才是我的风格啊!”

    屈大龙没见识过沈文信的医术水平,这种先天姓的心脏病,一般来说很难搞定,不由得疑惑重重地道:“老板,你有万全的把握?治好倒没什么,但是一旦失败,人家上门讨要说法的话,搞不好会被讹上。”

    他也在社会上游荡了一阵,社会上的许多荒唐事见过不少,做好人反倒被诬陷、赔偿,比比皆是。

    沈文信却没有往这方面细想,只是看到小云云捡矿泉水的那种辛酸,让他想到了小时候父母对自己的好与坏,汇成了一副温馨的场面。

    将心比心,沈文信无法看到小云云一生背着这个包袱,只能尽力而为是目前沈文信要做的,不论小云云的家长怎么看自己,他都不在乎。

    “大龙,这个你就不必为我考虑了,小云云的父母不论怎么讹,我都不在意,只要治好他就行了,如果我不能治,那么就送上国内最好的医院,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愿意!”

    沈文信在付元元家门口碰上了小云云,这是一种缘分,而且捡瓶瓶的事件,使得一向冷静的沈文信不由得冲动万分!

    抱着小云云的时候,泪如雨下之时,小云云得体贴、乖巧,让沈文信知道,治好他是当务之急!而且他有这个能力,金光无法根治,那么就送去医院进行正规的医疗,如今的他拥有这个资本,花再多的钱也无所谓!

    沈文信无法解救世界上许许多多的困难家庭,但是自己遭遇了,看到了,还无动于衷的话,那就不能算是一个人了。

    救一个算一个,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沈文信做好事是有原则的,小云云却让他不能再瞻前顾后了。

    陈黎对小云云极其喜爱,带着他前往不远处卖糖果的店铺内,买了许多的糖果。

    众人看着和寻常小孩没什么不同的小云云,又听了他的故事与沈文信的态度,不仅仅是同情小云云,还对沈文信很是敬佩。

    沈文信抱着小云云,对沈中亦说道:“六叔,你在这招呼一下准备上门的客人,我上去为小云云治病。”

    “嗯,都交给我吧。”沈中亦点了点头,有他坐镇,至少可以让上门鉴定或者转让藏品的人留下来喝杯茶或者下下围棋,不至于心急难耐。

    上了楼的沈文信,进了房间,锁好了门,对还在吸吮棒棒糖的小云云说道:“小云云,大哥哥等下给你治疗小心心,你要乖知道吗?”

    “嗯,大哥哥那我还能吃糖吗?”

    “可以呀,不过你要躺在床上。”

    “谢谢,大哥哥。”

    小云云毕竟只是一个两岁多的小孩子,沈文信也没过多的纠结是否他能感知金光的存在,让他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之后,看着如同画中人的小云云,沈文信右手凝聚金光,悬停在其上面,首先在其脑部刺激了神经,让他进入睡眠状态。

    身体慢慢放松的小云云,手里面的棒棒糖掉落到床边,沈文信拿开了棒棒糖,把其用纸巾抱着,放在一边,再次凝聚金光,目标直指心脏。

    小孩子的心脏很脆弱,还是患有先天姓心脏病,所以沈文信施加的金光浓度并不高,慢慢洗礼这颗心脏,一点一滴,不急不躁。

    沈文信选择一个星期的时间,因为他知道这类先天姓的疾病,所需要灌输的金光次数很多,每次消耗量不是很大,但是积少成多,完全治好小云云,至少要消耗沈文信体内大半的金光,估计差不多等于沈文信吸收的那团目前最高级别的三品金光。

    不过沈文信没有丝毫吝啬,与小云云的命运来说,金光只是身外之物,可以再次获得。

    灌输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沈文信的精神高度集中,主要是把控金光洗礼心脏的量,这个很难把控,所以不敢有丝毫放松。

    汗流浃背的沈文信,停止了施展,用被子盖好小云云,到卫生间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掩门出去,下楼之后,摸宝行人流量很大,许多人来要求鉴定亦或者看沈文信这里有什么好物件不,忙碌了一个下午,刚好下班的时候,上面一阵哭闹,陈黎上去把小云云抱了上来,温柔地安抚了一阵。

    就这样,小云云完全熟悉了摸宝行的每一个人,一起吃着饭、看着动画片或者玩闹,沈文信、陈黎就像是他的亲生父母一样疼爱他、照顾他、关心他。

    为了凑齐小云云动手术的钱,他的父母一起忙碌着挣钱,奶奶照顾的话,很多时候会有一定程度的走心,或者不太与小云云互动。

    毕竟年纪大了,玩是不动了,而且年迈的老人一想起小云云的病,也是一阵心力交瘁,有苦难言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