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摸宝 第一百一十三章 接洽
    沈文信为小云云冲泡好奶粉之后,与他玩闹了一阵,便前往接洽大金主胡圭去了,此时严纲还在为大家讲解与沈文信对弈时的棋路,拆分过来说明,使得众人思路大增。

    严纲除了拥有桂西棋王头衔之外,还有一个围棋教师,讲解的水平不亚于电视围棋直播的主持人,颇有些道行。

    “严老哥,你继续讲解,我和胡大哥上楼谈事?”

    “嗯,老胡,你不是来淘宝贝的吗?沈老弟可是这方面的专家。”

    沈文信让沈中亦主持大厅的事宜,陈黎负责看好小云云,屈大龙则兼顾起了安保、打杂的活,能者多劳嘛,屈大龙也没什么怨言,毕竟一直站岗还是很无聊,能进去做些事情,不至于这么闲,何况撩拨下小云云,其乐无穷啊!

    楼上,沈文信房内,两人坐定,胡圭开口言道:“沈老弟,明人不说暗话,今天我来贵店,的确是要置换几件宝贝,不知有什么可以介绍一二的?价钱方面好商量。”

    胡圭对古玩收藏很感兴趣,只是苦无没有一个良好的契机,收购与拍卖的古董,大多都不太如意,主要是生意上太忙碌了,对这方面的摄入很少,所以不可避免地打眼,他完全是一个有钱没地方花的主。

    向往、敬重古人之生活情趣的胡圭,鲜少拥有一些精品古玩,收藏圈向来是以精为主,数量优势抵不住一件国宝级别的古董。

    沈文信首先是要考察下胡圭的经济承受能力,便直言不讳地说道:“我这里有不少的精品,只是不知道胡老哥能够接受什么价位的,上千万级别怎么样?”

    他有意出售三品级别的唐代青铜武官俑,只是摸不准胡圭到底资产几何,问别人的根底始终不太礼貌,换一种说法倒是也能够验证胡圭的经济实力。

    胡圭很痛快地道:“物有所值的话,上千万不无不可。”

    沈文信听罢,起身说明了情况,上楼拿出了唐代青铜武官俑,这件器物底价是一千万,最大额能达到三千万左右,沈文信的心理价位波动范围在一千五百万到两千万之间,这件器物应该属于三品中等左右的,达不到三千万,当然如果胡圭很中意的话,沈文信不介意开价三千万。

    “胡大哥,这是一件唐代青铜武官俑,出土的唐代陪葬品中,唐三彩文武官员居多,青铜武官却是少之又少,所以这件器物的价格不菲,您鉴赏一二吧。”

    胡圭上手之后,直观感受到了历史的韵味,收藏鉴赏的水平不高的他,也明显感知了年份很久远,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足足看了半个小时,胡圭心满意足地把这尊武官俑放到了桌面,言道:“沈老弟,虽然我们认识不久,但是以我做了二十多年的生意来看,你这个人重信诺,我出价两千万,你觉得如何?”

    沈文信对于胡圭如此信任自己,很是惊讶,毕竟是价值上千的买卖,他居然不去权威机构验证下真伪?当然打开门做生意的,信誉很重要,既然说是真品,如果卖的是赝品,那么对沈文信的生意是致命的打击,何况对方还是一个中海的大商人,一旦这笔生意出现什么矛盾,势必会打击到古玩店的一系列的运行。

    胡圭可能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又是通过熟人介绍的,因此没过多纠结让第三方鉴定,转让合约之上其实双方的利益、权限、违约细节之类的都会书写进去,具备法律效力,因此胡圭很明白沈文信不会作伪,自断前途。

    “我接受这个价格,我打个电话让我六叔草拟一份合同,您等下过目一下。”沈文信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楼下沈中亦的电话,说明了情况之后,业务娴熟的沈中亦离开了根雕茶几桌,去台式电脑前草拟了一份沈文信需要的合约,详细制定了甲乙双方的权益、注意事项之类的,毕竟是两千万的买卖,许多细则要完善,精通这方面的沈中亦花费了个把小时搞定,楼上的沈文信、胡圭一边闲聊一边畅所欲言,好感度大增。

    其实这类成功人士对于围棋之道更加痴迷,虽然因为时间上不充裕的缘故,围棋之道很难精进,却很喜欢和高段位的棋友交流,严纲也是在一种偶然的机会结识胡圭。

    有了棋友这层身份,胡圭才对沈文信另眼相看,再加上诸多的原因,两千万的交易顺理成章,看似很复杂,实则敲板落锤也就是一瞬间罢了。

    沈中亦拿来了草拟的合约,让胡圭看了一会,确定了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沈中亦又打印了一份,双方在房间内签约之后,各执一份,胡圭掏出了一沓支票,三下五除二就书写了一张随时可以转账的两千万支票。

    “很高兴结识你,下次你来中海的时候,一定要打我电话。”胡圭把支票递给沈文信,还没回过神的沈文信,连忙说道:“一定,一定,对了胡大哥,要不,我们去饭店吃一顿,我做东!”

    “不了,等下我还有一个业务上的会要开,明天就要赶回中海了,这是我的私人手机,你记一下。”

    “好的。”

    沈文信、胡圭互换了联系方式,他手里面瞬间拥有了两千三百五十万的流动资金,还不包括交给沈中亦的七百万理财投资的那笔钱。

    他之所以在接过支票之时,有点愣神,是第一次成交上千万的交易,有点激动是在情理之中的,没想到唐代青铜武官俑会这么顺利转手,要知道这个器物,沈文信是从算命先生袁天罡手里面只花了十万的现金,加上一个筹备身后事的条件,反差过于巨大,沈文信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送走了严纲、胡圭两人,沈文信去了一趟银行,趁着还开门之际,把支票转到了自己银行卡名下。

    拿到手的钱才是自己的啊!回到了摸宝行,已经到下班的时刻了,众人收拾、善后了店铺内的杂事,沈文信今天成交了一笔大生意,不去奢侈一把说不过去啊!

    “陈妹,你也别忙碌了,今天我们回去吃。”

    “不会又是去哪个自助火锅店吧?我宁愿累点,自己做。”

    “当然不会是那家店了,好久没吃大龙虾了,我们去吃海鲜大餐,小云云,你喜欢吃螃蟹吗?”

    “螃蟹?什么东东啊。”小云云疑问重重,矮小如小豆丁的他摸着头发,十分可爱地问道。

    两岁多的小云云哪里吃过螃蟹和龙虾啊,他们家的环境能吃肉就不错了,这些天的金光治疗,效果明显,小云云没有出现心绞痛的情况,心脏的坚韧程度愈发明显,还需要几天左右就能完全改造这颗天生就脆弱的心脏。

    沈文信举起手,学着螃蟹横着走路,说道:“螃蟹就是这样走路的,小云云知道了吗?”

    “哦,原来螃蟹是干爸爸啊。”

    惹得众人大笑不止,收拾好了摸宝行之后,沈文信检查了店铺的安全和监控系统是否正常运转,特意走了一圈藏宝室,确定无误后,众人一道离开了摸宝行,去吃大餐了!

    沈文信开着悍马车,陈黎坐在副驾驶座上抱着小云云,沈中亦、屈大龙则在后排,途观车则停在摸宝行门口,开两辆车有点不环保,开一辆的话,虽然拥挤些,却其乐融融。

    这一餐不过几万而已,对于沈文信来说蚊子肉一样,无关紧要,偶尔吃一次倒没什么,经常吃会腻歪的。

    小云云第一次吃这种大餐,虽然不知道价值几何,却丰富了其味觉,只是怕沈文信把小云云养叼之后,回到了亲生父母那里,不适应粗茶淡饭就麻烦了。

    秉着不浪费的原则,众人剩下的菜,沈文信都打包了,留着做夜宵或者明天打油茶吃,这一点沈文信一直都坚持实行,不论是吃大餐还是路边摊,不浪费是一个原则。

    何况一只鲍鱼的价格足够普通家庭一个星期的生活开销了,怎么舍得浪费?

    吃过了大餐,沈文信没有准备余兴节目,毕竟摸宝行内还有许多的宝贝,需要人照看,尽管安保设施完备,架不住有心之人的觊觎。

    回到了摸宝行,沈文信检查了藏宝室和周围有无毛贼光顾后,确定没有遭遇洗劫,便也就安心了,沈文信觉得是不是应该学着典当铺,一下班就把这些宝贝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呢?

    “算了,还是放在身边安全一点。”沈文信担心的是护送途中发生意外,还有就是这么做,不是明摆着说,自己拥有国宝吗?低调点为妙,何况沈文信最大价值的三品级别唐代青铜武官俑已经转手,至少可以安心一些了。

    陈黎照顾小云云睡下之后,沈文信又给他施展了一次金光,随后便去睡觉了,次曰一大早,如往曰一样忙碌且充实,到了晚上,让沈中亦、屈大龙驻守摸宝行,沈文信、陈黎、小云云三人驱车回到了龙城高中教职工宿舍楼。

    这次回家的目的是让父母认识一下小云云,身体状况不错的小云云比以前更加活泼,恢复了原本好动的天姓。

    二老看到可爱的小云云,欣喜万分,苍老的脸庞显露出了久违的笑意,老人与小孩往往是最好的组合,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隔了一代,会有别样的情绪在里面,二老看到了小云云,发自内心的欢喜,不过也不由得唠叨了起来,大抵是让沈文信抓紧时间筹办婚礼,与陈黎早点结婚,然后生个大胖小子来。

    而沈文信则以小云云做挡箭牌,本来就是自己的干儿子了,那么自然是二老的干孙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