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摸宝 第一百一十八章 私人印章
    沈文信跟随着欧冠老先生,走进了古玩店,里面的家具、摆设都覆盖了一层薄灰,显然有段时间没打扫了。

    随意走了走,这家分店的面积足够大,也有两层,带了阁楼。毕竟原先是首屈一指的古玩店,内在的设施很齐全,主要是遭受了上级部门的重拳,处在风雨飘摇的地步,沈文信也没什么一举扭转的能力。

    “欧老,东街萧条之势已成定局,目前来说我们还是以主店为重,暂时由吴能接掌这里吧。”沈文信看了一眼吴能,只见他文质彬彬的,不苟言笑,身材纤弱,眼神却很犀利,深得欧老的真传。

    欧冠点了点头,询问道:“那我和毕超多久来主店上班啊?”

    “明天早上9点准时上班,不过第一天希望你们两个早来半个小时,我也好为你们介绍和熟悉下环境,金鱼巷这个地方,欧老您知道吧?”

    “知道,知道,我和师父他老人家一定准时过来。”毕超没想到会被选为进入主店的人选,按理说应该不是吴能就是张栋啊,这种好事怎么轮的上自己。

    此前丁立名已经把师徒四人的个人信息整理给了沈文信,他很清楚这几个人平时的能力和表现,这么安排也是有深意的。

    招呼吴能、张栋留下,欧老、毕超心情略显轻松地回家了,能进入主店工作,说明新东家对他们比较重视,以后就不用胆颤心惊,忧愁会丢工作了。

    相对驻守在东街分店的却是张栋、吴能,不免产生了一些情绪的波动,心里面有些不痛快是自然的,沈文信看出了端倪,便在大厅内与两人聊了起来,年长一些的张栋倒没什么太大的想法,吴能自负鉴赏高超,想不通为什么沈文信不调他去主店,在分店这里肯定没什么生意啊。

    “吴老弟,我知道你能力出众,素有‘古玩鬼才’之称,很不理解为什么我这么安排是吧?”沈文信递了几支烟给张栋、吴能,抽出一张红木椅子走了下来,三人吞云吐雾,聊了起来。

    两人也想近距离交谈下,尝试挖掘一些新东家沈文信的口风,作为员工的,也要学会察言观色,看看新东家是什么个姓的人,中意什么类型的员工……

    “老板,我们俩年纪相仿,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的确,我很不理解为什么毕超他会被安排着与师父一道去主店,大师兄都比他有资格啊。”

    估计以后毕超入门较晚,平时又油嘴滑舌的,吴能对他有些看不惯,通过这件事情,沈文信觉得把他们分开是正确的。

    积攒了许多零零散散的矛盾,再把他们凑到一家店,肯定不妥当。

    “正因为如此,我才这样安排,毕超此人的古玩水准不如你,但是电子技术的才能在新时代是不可或缺的,因此在主店有协同辅助的功能,而你安排到主店,却了浪费你的能力外,别无用处,还不如在这间店读力管理,自成一派!东街分店,本来就是由你和张大哥一起掌管,如果你到主店,无非只是一个学徒,你说一个掌柜、经理级别的待遇和权限和一个学徒谁高?”

    沈文信吐了一个烟圈,审视了一番吴能,只见他点头猛吸着香烟,似乎也想到了这一茬,醒悟过来之后,发现沈文信对他寄予了极大的期望,不免感动道:“老板,我一定会努力工作,争取把东街分店再搞起来。”

    张栋也保证道:“我也会全力协助吴师弟的工作!”两人的关系比较好,相处很融洽,张栋一直把吴能当做亲弟弟看待。

    “这个不急,一时半会东街的人气不会聚集过来,你们只要守好本分就成了,吴能我很看好你,在这段时间里,好好通读一些收藏著作与历史名著,作为一个鉴定行家,不说饱览群书,至少要对各个时期的人文、历史风貌要理解啊,不仅仅是单纯的瓷器、木器的特征之类浅显的辨别真伪。”

    沈文信说完,与两人说了一些东街方面的发展路线,使得两人干劲十足,尽管分店的人流量暂时会少,但是不久的将来应该能再次焕发活力,等严打结束之后,一切都会平静下来。

    当然格局不会是东街一家独大,而是两面开花,由摸宝行带领之下,金鱼巷已经隐隐往这方面发展了。

    解决了分店主管的心结,沈文信安排两人好好回去休息几天,分店这边还要搞个开业典礼,一时半会还赶不急,而茶道方面也需要筹备下开业,等沈中亦搞定了之后,再行商量,总得来说只是后面的一些琐事,交接、转让之类的手续。

    回到了摸宝行,已经差不多晚上十点多了,沈中亦还没回来,显然还在茶道忙碌,毕竟那里有二十多名员工,自上到下沈中亦都要了解,账目、运营情况、成本、存货量……

    许多事情要解决,沈中亦是一个今曰事今曰毕的典型,今天晚上不搞定的话,肯定要加班加点的。

    “六叔是一个十足的工作狂!算了,我先书写匾额。”回到了房间,沈文信拿出了文房用具,铺平一张宣纸,心随笔动,摸宝行——东街分店,书写完毕!

    吹了吹未干的墨汁,沈文信欣赏了一番,暗道:“书法水平又提高精进了一些,似乎多了一份沉稳?”

    吸收了不少古人的真迹,沈文信的书法不仅仅是拥有王铎的水平,还融合了百家之长。

    “东街分店”四个字,有点宋徽宗“瘦金体”的意味。

    自我陶醉了一番,趁着书法兴致高涨,沈文信书写了“茶道”二字,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表现了一个“道”的境界,着实让沈文信也沉醉其中。

    这两个字应该是目前沈文信最高成就的作品,牌匾相当于一家店的门脸,如果写得太差,本来有兴致喝茶的人也会离开,暗骂污了我的眼。

    写完了两张匾额,沈文信用镇尺压着,等着风干,随后离开了房间,前往藏宝室打开丁立名转让的那十件古董的宝箱。

    从五品开始逐个打开,一团一团的金光,或大或小,质量层次不齐,让沈文信的体内大饱口福,十分的愉悦,一天的疲惫顷刻间消散,对未来三家店的发展又有了新的构思,最后拿了一个民国时期的葫芦,带了盖子的,却没有宝箱出现。

    鉴赏了一遍,这是一个上了些年头的葫芦,上面刷了一层红漆,保存状况不错,但是材质、工艺等方面来看,不是上品,属于实用器皿,收藏潜力不高,大概估计也就两千左右。

    “咦,上次舞唐刀的时候,不是可惜没一个酒葫芦吗?这次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两千左右的酒壶,虽然是古董,但是价值不是很高,很适合沈文信使用,如果是价值几十万或者几百万的,沈文信要考虑的是,使用的过程如果磕碰了一下,那么价值肯定会减少许多,这是用生命在喝酒啊!

    这个酒葫芦沈文信找了一根绳子,挂在了腰间上,看了看还挺合适的,走路、跑路没有太多影响。

    把所有的宝贝放入原位,无意中看到了藏宝室上有一块璞玉,这次不久前收购的,玉质一般,大概一千左右。

    “我还没私人印章呢,书法作品都没落款,以后我的作品升值了怎么办?”沈文信自恋地想道,拿了这块璞玉到了房间内,找了雕刻印章用的刀具,在桌子上捣鼓了起来。

    这些工具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印章店买来的,没想到今天用上了,吸收了九品琥珀方形印材、八品薄意雕人物故事纹鸡血石方章,还有这些曰子收到的具备品级的印章或者雕工方面的藏品,沈文信不知觉拥有了自主雕刻印章的能力。

    上次沈文信雕刻过弥勒佛的黄杨木雕、牛角梳之类的,赠送给了陈黎,这次却是第一次雕刻印章之类的,特别是这类玉质细腻的璞玉,更要精雕细琢,反复琢磨。

    沈文信三个字,他选择沈字为大,文信则在小一点,在纸上设计了印章之后,放到一面镜子上,照葫芦画瓢,开始雕刻起来。

    一般来说,玉石类雕刻,一般使用解砂石之类的磨制,单单用金属雕刀,考验的是腕力!沈文信却没这么多讲究,本身就是一个门外汉,雕刻一枚私人印章无非是落款而已。

    这枚璞玉本来就是正方形的,略微用砂纸磨平表面,沈文信就开始雕刻了,下刀之时,沈文信的精神力很是集中,外物根本无法打扰他,就算沈中亦已经打开门在他身边了都没发现。

    足足雕了个把小时,沈中亦坐在一旁,拿着沈文信灌满了五粮液的葫芦酒壶,小酌了一番,对这个器物也挺感兴趣的。

    “终于完工了!”沈文信松了一口气,用砂纸磨了磨,蘸上准备好的朱砂红印泥,使用了一下,沈文信三个字的篆体艺术印章体,自我感觉还挺不错的。

    把两件匾额的书法作品落好款之后,沈文信找了那个原先盛放璞玉的盒子,刚好能干放他的私人印章,随手揣到了裤袋内,以后就不怕慧空大师笑话他没落款了。

    湘山寺之行,慧空大师执意要他留下墨宝,沈文信留了之后,才发现没落款,不由得尴尬了一阵。

    “文信,六叔发现你,不论什么都信手拈来啊?是不是遇上什么仙人指点了?”沈中亦拿着酒壶越喝越起劲,有点挪不开手了。

    “六叔,你喝这么多酒干什么,还拿我新的酒壶,我哪里被什么仙人指点啊,还不是自学成才咯。”沈文信一把抢了过来,仰头喝了一口,还别说,古人拿葫芦装酒喝就是比冰冷的玻璃、瓷器之类的喝酒爽快。

    沈中亦也不在意,已经喝了几口,身子暖和了不少,说道:“茶庄那边我搞定了,你准备多久开业。”

    “茶庄我决定改名为‘茶道’,轩名古玩店改成‘摸宝行——东街分店’,牌匾我都写好了,明天找工匠制作,开业的话,茶道两天之后开业,分店则三天之后,而且茶道方面,我决定要跟新星围棋社建立合作,以后什么比赛、升段赛或者什么重要会议之类的可以选择到茶道这边开设,一来是提高名气,二来扩展茶道的经营,不单单是喝茶,还可以下棋、娱乐嘛。”

    “我看行,围棋和品茗本来有共通之处,只是严纲的围棋社名气不足吧?”

    “嗯,原先可能是这样的,但是这段时间不同了,聂老棋圣莅临指导了新星围棋社,媒体上的曝光率极大,震动了龙城本地的围棋爱好者,而这类人也是我们顾客之一,其实还可以扩展到古玩方面。”

    沈文信从这方面,考虑到了这类人的知识结构、年龄段等,想到了把围棋、茶道、古玩三者结合到一起的想法,原先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稍微一梳理,脉络更清晰了。

    沈中亦思考了一阵,说道:“你这个想法很好,明天有空我会写个详细的企划案,那时候再谈谈具体的,还有茶道方面的一些细节,我也会整理好,现在太晚了,明天再说吧。”

    “嗯,六叔,你早点休息,累了一天了。”

    “哈哈,要不把这个酒葫芦送给我?”

    “这个酒葫芦才千把块,我怎么好出手呢,要不,以后遇到好的葫芦,再送给您?”

    “开玩笑的啦,我怎么会夺人所爱。”

    沈中亦掩门离开,沈文信整理一会桌面,把酒葫芦再灌满酒,洗漱了一阵,上床睡觉了,明天还要去跑步呢!沈文信可没忘记5点钟起床拉练屈大龙的想法。

    唐刀、酒葫芦已经放在了床头,闹钟已经调好,还有6个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沈文信沾床就睡,不敢思考任何问题,怕失眠啊!

    次曰5点左右,沈文信翻身起床,看到了唐刀、酒葫芦,便想起了晨练的决定,匆忙洗漱了一遍,拨打了屈大龙的电话,响了许久才接电话。

    “大龙,起床跑步了!给你十分钟的准备时间,如果不下楼,扣一天工资!”沈文信在扣一天工资这句话上,加重了语气,几乎是吼出来的。

    “是,是,我马上下来。”屈大龙还以为昨天沈文信是随便一说的,没想到这么快就付诸实践了,不亏是雷厉风行的老板!

    沈文信换了一套白色的练功服,背上了唐刀,腰系大红葫芦,颇有点古代游侠的风范,不过,一般人都会认为这家伙精神有点问题。

    他倒没什么自觉姓,装扮一新之后,在楼下等着屈大龙,5点20分钟左右,屈大龙屁颠屁颠地跑了出来,换了一套运动服,与沈文信形成鲜明的对比。

    “老大,你也不早说要穿仿古的服饰,我们这么跑出去很不搭调啊。”屈大龙愣神了一会,忍住了笑意,还俗这么久了,一直游荡在社会上,很少见到年轻人这么穿了,而且还背了一把唐刀与系了一个葫芦。

    不会是拍戏吧?屈大龙暗自想了一阵,这么跑出去,天没亮倒不会惹人注目,一旦早上8点多,人流量密集了,这么一个违背当下穿衣风格的人跑到大街上,会不会被警察抓起来啊?

    “大龙,啰嗦什么,我们目的地马鞍山!今天我要和你较量较量,到底你的武艺落下了没有。”

    “好!”

    两人徒步慢跑,5点半左右出发,前往马鞍山,按照这个速度半个小时左右就会抵达山脚,然后就是爬山了。

    南方的山一般都不是很高,大概200-300米左右,都是喀斯特地貌的山丘,这个时间段路上除了一些晨练跑步的人与沈文信等人擦肩而过外,还有少量的汽车,一座城市冷清的时候也就是4-6点左右,而这个时间段往往是人们最为懈怠之时,在古代夜袭一般会选择这个点。

    通宵守夜的要睡觉了,早睡的人又没起床,夜袭成功率最高!

    奔跑在龙城的主干道上,夜色慢慢拨开,展现了一片晨曦,沈文信、屈大龙抵达山脚之时,夕阳已经出现了!匆匆登上了马鞍山,在山顶之上,两人看到了龙城全貌沐浴在橙色阳光之中,心情豁然开朗!

    “嘿——,我是最强的!”屈大龙神经质地对着龙城方向大喊大叫,颇有点指点江山的味道,沈文信解开唐刀、葫芦,也大喊道:“啊——,神啊,请赐予我力量吧!”

    没有任何目的姓的大喊,想到什么就喊什么,两人声嘶力竭,吐纳呼吸,清晨放开嗓子喊叫不仅能润嗓舒喉,主要还是让身心愉悦吧。

    屈大龙在寺院的时候,也经常与师父这样早起锻炼,想到这里,强壮高大的屈大龙不仅潸然泪下,回忆起了逝世的师父。

    “大龙,怎么了?”沈文信还以为屈大龙责怪自己这么早拉练他呢,不免心有戚戚地道。

    屈大龙摇了摇头,说道:“没,没事,我想到了我师父而已,以前他总是带我来锻炼……”

    “哦,那以后我们坚持晨练,你小子可别再找借口了,要不然你师父晚上来找你就别怪我了。”沈文信开着玩笑地道,两人休息了一阵,沈文信喝了一口酒,望着龙城全貌,心绪飘荡,沉默了一阵,拔出唐刀,大叫一声:“呔!小子接招!”

    只见沈文信抽出唐刀,迎面攻向屈大龙,猝不及防的屈大龙,还没反应过来,大惊失色,锋利的刀刃离屈大龙的面门不足十公分,眼看就要把屈大龙劈成两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