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摸宝 第一百二十一章 全能王
    沈文信看着怀内的两只阿拉斯加幼犬,缩到一团瑟瑟发抖的样子,似乎对于即将来到陌生的地方有些紧张、无助、期待。

    “黑无常、白无常,爸爸会照顾好你们的。”沈文信给两只头冠名为“黑白无常”,旁人一听还以为是神话故事里面勾魂的使者呢,其实不然,黑、白是表明其特征,一个以黑为主,一个则是白色为重。

    无常二字的解释,在沈文信看来,无非是代表了与两只阿拉斯加幼犬相遇的过程。

    预示“世事无常,难以捉摸”之意。

    捧着两只毛茸茸可爱的阿拉斯加幼犬,沈文信的速度自然慢了下来,差不多一个小时才抵达金鱼巷,此刻众人在吃中午饭,因为欧冠、毕超第一天上班,也不好拒绝陈黎的邀请,便一起在大厅内吃着家常菜。

    “沈哥,你上午去哪了啊,还到什么地方捡了两只小狗狗?好可爱哦。”陈黎连炒菜用的围兜都没来得及脱掉,径直走了过来“夺”下白无常,让其在高峰之上攀岩,甚是羡煞旁人。

    沈文信暗自琢磨,黑白无常都是公狗,真是便宜了白无常!

    “遇到一个老人家,与他下了一个上午的棋,又在半路闯到了一个盲人老先生,跟他买了这两只阿拉斯加幼犬,你那只叫做白无常,简称小白。”

    “呵呵,这个名字好怪啊,是不是,你手里面的叫黑无常,小黑?”

    “真聪明!”

    沈文信亲昵地刮了刮陈黎的鼻尖,惹得她俏脸绯红,把两只小狗狗交给陈黎暂时保管,安放在后厅的一片空地上,陈黎负责喂养黑白无常,沈文信坐到了餐桌上,把唐刀放到一旁,瞥了一眼旁边的毕超,只见他眼神十分迷离,对沈文信好像有些嫉妒的神色。

    相反另外一端的欧冠却放下了筷子,站起身来说道:“老板,我和小超初来乍到,还望您多多提携啊。”

    端起一杯清酒,就要敬沈文信,按照级别来说,欧冠是一个掌管,沈文信是三家店的所有者,自然有资格受此敬酒。

    但是按照辈分、年岁来讲,沈文信不会这么没礼貌,拿着葫芦酒壶,拍了拍身前的一片尘土,说道:“欧老前辈过虑了,您和毕超能加入主店,是我们所有人期盼的,这杯酒应该是我敬你们的,今天上午没能第一时间过来,还望见谅,我想这个上午的接触,大家都熟悉了吧?”

    沈中亦说道:“是啊,我已经把欧老、小毕都介绍给了大家,相处得还算愉快。”

    不免看了看毕超,好像话有所指,沈文信记在心头,等一会再去了解这个上午发生了什么,毕超到底干了什么好事,或者说有什么坏心思衍伸,这必须要扼杀至摇篮之中,主店的运行关乎沈文信家业的全局,不能因为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子的粥。

    应该不是什么大事,不然沈中亦早就赶走毕超了,怎么又会让他在这里吃饭?沈文信不由得想到了刚才进来之前,陈黎跑了过来,毕超流露出的眼神。

    “搞不好是看上了陈黎?也难怪啊,陈妹这么出水芙蓉的女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都会有什么想法的。”毕超起先并不知道陈黎与沈文信的关系,对陈黎一见倾心,慢慢知道之后,又开始羡慕、嫉妒沈文信。

    “等下给他谈一谈,不然这团火积压久了,会爆发的,这个定时炸弹我要及时拆掉,必要的时候,可以让他离开,不过也要考虑下欧冠的想法,不然惹怒了这个老家伙,主店、分店的运行都会出现问题。”

    沈文信敬了欧冠、毕超一杯,表达了歉意之情,陈黎喂完了两只小狗狗,也上桌吃饭了,坐在沈文信旁边,时不时夹菜给他,惹得毕超羡慕不已。

    有此佳人在侧,让其折寿十年都值得!

    这餐饭还是比较尽兴的,只是沈文信考虑到了毕超不怀好意的心思,有点计上心头,吃过饭之后,众人休息期间,沈文信拍了拍这名技术宅男毕超,头发凌乱,常年不梳理的毕超,身材有点臃肿,显然经常在电脑前待着,不知道什么原因对古玩感兴趣了。

    “毕超跟我上去一下,我们谈一谈。”沈文信脸色看不出什么变化,毕超有点纳闷,第一天上班他表现的还算勤快啊,怎么就拉上自己上去开展政治教育了。

    楼上,沈文信让毕超坐在沙发上,他倒了一杯水给毕超,这小子还有个外号叫胖子,熟悉的人都会直呼其外号。

    “毕超,今年你多大了?有女朋友吗?”沈文信的话,类似于拷问,或者说查户口的!这让毕超一阵反感,第一印象本来就不好,还要受到他的“严刑逼供”,瞬间暂时姓遗忘了双方的身份,语气有点冲地道:“你管得着?”

    沈文信也不恼怒,坐了下来,递了一支烟给毕超,见他摆了摆手,旋即自顾自地抽上了,房间内顿时烟雾弥漫,毕超被呛到连连咳嗽,一副极度不耐烦的脸色。

    突然间,沈文信说道:“毕超,我想你不适合待在摸宝行了,反正你在这没什么东西,直接走吧。”

    毕超脑子里面“嗡”的一声,有点不敢相信,第一天上班就被炒鱿鱼,父母如果知道了怎么办?本来他就是一个资深的宅男,在家里面做了几年的米虫,父母都要跟他断绝关系了。有一次在一个古玩摊点意外碰到了欧冠,见他只花了几百,就买到了一个价值不菲的瓷器,对他崇敬不已,软磨硬泡之下,欧老终于答应自己收他为徒,学习古玩也有几个月了,慢慢发自内心的喜欢,而且加入了龙城最大的主店,身为助手,实际上每个月的工资也蛮高的,接近五千,还不包括提成、奖金!

    平时很悠闲,又能学习到很多古典文化知识,从小对这方面很感兴趣,父母知道他有了一个正当的工作,自然欣喜万分,与父母的关系也缓和了,身体的状况好了不少,慢慢累赘的躯体也在稳步减肥中。

    一切都向着好的方面发展,而如今却化为了泡影,这让毕超难以接受,反应过来,才发现,原来这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人,是这里的老板,掌管他的去留。

    “对不起,对不起,老板,我不是故意不回你的问话,我今年二十四,男,未婚,没有女朋友,平时上上网,黑黑国外的主页,没什么娱乐项目,自从跟了欧老,对古玩收藏真心喜欢,而且,每个月的收入不菲,我还指望着这个工作积攒老婆本呢!老板,别炒我鱿鱼!”

    毕超的反应很大,近乎哀求的语气,使得沈文信对他开始重新评价了一番,暗道:“不论黑客在网上如何指点江山,现实之中,还是弱势群体啊!”

    一般来说,网上牛气冲天的,实际上在现实混得不怎么样,以为披上了马甲就没人认识了,因此吹牛向来不打草稿,无非是心理慰藉而已。

    “毕超,我很理解你的心态,见到美女有想法很正常,不过,你要明白,陈黎不仅仅是我的女人,还是我的未婚妻,所以当我得知你对他有想法的时候,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换位思考下,你会招募觊觎、窥视、企图精神犯罪你妻子的人?还支付他薪资,对他礼遇有加?”

    沈文信说话的语气很重,他并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容不得外人对自己的女人有丝毫想法,只是不能对明知道有坏心思的人,存在于自己的视野范围,或者工作领域之内。

    提出了解雇毕超的想法,是基于他的表现和反应。

    “老板,我起初并不知道这一点,您放心,我一定不会对大嫂有任何非分的想法,而且我也没那个胆子啊。”毕超的话,的确让沈文信安心了一些,这个胖子看起来没什么杀伤姓的感觉,犹如一头憨厚老实的大熊。

    负责古玩保养、出售、收购等核心事务的毕超,第一天就有这种想法,虽然情有可原,却不能让沈文信满意,因此对他的观察才刚刚开始。

    这类的重要工作,肯定不能由他担任了,便说道:“既然你对这个工作这么留恋,那么也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茶道那边工作几天,如果表现好的话,可以继续来这里上班,两天后那边开业,到时候你来报道就成了。”

    “谢谢,老板,我一定会努力工作!”毕超松了一口气,沈文信没有一棒子打死他,已经算是极大的恩惠了,按他说的,如果换成自己,二话不说,就会叫他滚蛋。

    沈文信主要是不想浪费人才,毕超在计算机方面有天赋,必要的时候其实还能有很大的作用,作为一个老板,也不能以自身喜好定生死,总得给人家机会嘛,而且怎么说毕超都是欧冠是徒弟,面子上总要顾及的。

    掌眼大师傅的角色,还是比较难以物色的,如果不是丁立名遭遇了致命的打击,估计欧冠再工作个几年,培养出了一个可以独挑大梁的徒弟便封山养老了。

    下了楼,毕超没有多说什么,便离开了摸宝行,一头雾水的欧冠走了过来问道:“老板,是不是我这个不争气的徒弟哪里做得不对啊?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他吧,我这个徒弟也不容易,有些自卑心理。”

    “嗯,欧老,您不用担心,我没有炒掉他,而是让他到茶道历练下,多与人接触接触,明白下社会的纷扰纠葛,其实对他的成长有好处。”沈文信安抚了一阵欧老,答应他只让他坐镇,古玩方面的保养之类的事情可以交予他管理,反正晚上他都会例行检查一遍,捎带的是会进行专业保养。

    这方面的书籍他也看了不少,只要是古籍方面要都进行妥善的保养,不然很容易发霉、卷曲、晕散之类的,影响古董的品相。

    这些保养方面,沈文信倒是经常去做,对此有一套比较系统的保养措施,换做毕超来干,沈文信有点担心,古玩收藏技艺不纯熟的毕超会越帮越忙,藏宝室内的宝贝,可有不少品级高的。

    “算了,我就是一个劳碌命!”沈文信不再理会毕超了,本来主店只要有一个资历高的掌眼师傅就成了,毕超无非是协助,如今他的状态不太合适在这里,贸然留下来,实际上会多些麻烦。

    去茶道那边接触些漂亮可人的茶艺师,他就知道了,女人在这个世界上还是蛮多的,不单单只有陈黎。

    沈文信掌管的人越来越多,处理的事务繁杂、琐碎,也明白了,越是身处高位,承担的压力就越重。

    别看富人表面上多么光鲜,实际上付出的努力是你无法想象的!仇富的同时,还要自我反思,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做得不够。

    三省吾身,这是沈文信的惯例。休憩期间,沈文信、陈黎在后厅帮着黑白无常洗澡,又让屈大龙去宠物店买了不少的大熊比如什么消毒液、驱虱粉、宠物篮、垫子、狗粮、奶粉之类的,对两只小狗狗开始一次彻底的清洗。

    沈文信与陈黎在骑行期间遇到了一只成年的中华田园犬小黄,回到了长乐乡沈家村的时候,小黄与堂哥家里面的狼狗大黄暗生情愫,私定终身,所以就把它留在了那里。

    此刻又有了两条小狗狗,爱心泛滥的陈黎拿着梳子为黑无常仔细地梳洗着,不免想到了小黄,说道:“也不知道小黄和大黄过得怎么样了。”

    “我看已经生了一群小小黄了吧……”沈文信也在帮忙为白无常洗澡,人与狗的接触,容易传染一些疾病,所以必要的清洗是必须的。

    两只小狗狗很是乖巧,任由主人们在其身上涂抹着带有刺激姓的液体,两人一边聊,一边说到了那个时候遇到的事,勾起了一些伤心的回忆。

    比如说六奶奶的病逝,沈文信突然想到了奶奶、大伯、堂哥、堂弟他们,这些亲戚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却是血溶于水,找个机会要衣锦还乡了。

    “等这边安定了,进入了轨道,过年的时候,我们一大家回老家去,陈妹,你跟我回去吗?”

    “好啊,我也想去看看奶奶他们了……”陈黎已经把自己的身份定位成了沈文信的妻子,这一点上,对外虽然没有这么说,与沈文信的交流,时不时会传达这种信息,沈文信不可置否。

    自己有些婚前恐惧症,只是暂时冒出的心理疾病,这些天想清楚后,在毕超的“危险”下,已经逐渐痊愈。

    如六叔所说的,陈黎是一个好女人,他应该珍惜,想到此处,沈文信突然袭击了陈黎,亲吻了还在沉浸于为狗狗洗澡之中的她。

    “讨厌……”陈黎娇媚地道,两人一阵嬉闹,惹得大厅的两个老家伙沈中亦、欧冠笑意连连。

    “中亦,你有一个好侄子啊!”欧冠真诚地夸奖道,跟沈中亦聊了一个上午,在此之前有些业务的交流,两人也不是第一次见面,相见恨晚的样子。

    沈中亦端起一杯茶,品茗了一口说道:“你应该说我二哥生了一个好儿子!”

    两人相视大笑,其乐无穷啊!屈大龙倒是和他们没什么过多的语言可谈,年龄相差太大了,还有学识方面,不过谈到了沈文信,他就知无不言了,趁着老板不在的档口,说道:“六叔、欧老,你们还别说,老板他的功夫还很了得!”

    私底下屈大龙会叫沈中亦六叔,这是一种尊重的称呼,并不一定有亲戚关系,或者想要拉近感情的意思。

    沈中亦倒是见识过沈文信的冲拳,还以为只是花架子,屈大龙这个专业的保安兼职打手,既然也肯定了沈文信的身手,那么肯定不太简单吧?

    这小子真是全能王啊!这是众人的想法,欧老知道的不多,听说沈文信会武功,便来了兴致,说道:“小屈,老板他会打什么拳法啊?我经常早上打太极拳锻炼身体。”

    怪不得年过古稀的欧冠,身体还比较硬朗,原来坚持修习太极拳。

    如今的国术,强身健体倒是没有问题,主要是真正具备实战能力的国术大家太少了,比民国时期还要稀少。

    这使得许多人对这门技艺,表示了极大的怀疑,到底是不是真的?

    “老板使得是唐刀刀法,我只听我师父说过,从来没见过,今天早上,他一刀就劈死我脸上几寸左右的一只马蜂,你说普通人做得到?”

    屈大龙这么信誓旦旦的说法,让两人不敢相信,如此神奇的刀法,可能是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可以做到的?

    “我不相信,那把唐刀还是杨宇在网上买的,不是什么神兵利器吧。”沈中亦好像也知道这把唐刀的来历,对于一同邮寄过来的那本赠品秘籍《独孤九剑》印象很深。

    这么说来,沈中亦内心粗略计算了一下,沈文信精通的技艺还挺多的啊,比如刀法、雕刻、围棋、拳法、鉴定、书法、中医、艾灸……

    二十五岁能学会这么多能力?而且造诣还不低啊,沈中亦多次旁敲侧击过,都被沈文信以笼统的说法借故推脱。

    说是什么自学成才,这可能吗?显然是沈文信的一个不太靠谱的说法。

    但是人家的私事,就算是长辈也不好刨根问底啊,这件事情也就萦绕在众人心中了,对沈文信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也许在他的经历当中,遇上过一名隐身高人之类的人物呢?还别说,沈文信真的遇到过这类高人,马鞍山围棋大家,神秘的外籍人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