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摸宝 第一百三十三章 解酒(求订阅)
    “沈老弟,你说道说道,是好东西的话,价钱不是问题。”章盛世的收藏水平不错,在大商人阶层可以算是上流的古玩行家了,显然不是那种沽名钓誉,借古董之名用以镀金的暴发户。

    沈文信思考了一阵,以章盛世的眼力价,普通的古玩他肯定看不上眼,目前藏宝室的物件,品级高的还有几件,可以先说出来,让其挑选。

    “宣德铜鎏金观音菩萨坐像、钱谦益撰国初群雄事略、清雍正青花缠枝花卉大碗、乾隆年款冲天耳炉,王世襄老先生旧藏。这四件不知道章老哥可有看得上的?”沈文信列出了价值都上百万的古玩,囊括了瓷器、古籍善本、杂项。

    “你还别说,你这四件宝贝都不错啊,都拿来吧,我上上眼。”

    “行,我出去打个电话,至多半个小时,我让人安排送过来。”

    沈文信走出了章盛世的私人办公室,在长廊的尽头,透过玻璃窗能够一览龙城全貌,一副指点江山的意味,心情豁然开朗。

    “喂,六叔吗?您在主店内?在的话,帮我送四件宝贝过来,具体的名称、位置我会发到你手机上,对,对,有大金主要买,你开着奔驰过来吧,记得让屈大龙陪你一起过来,路上注意安全!”沈文信说完,嘱咐了几句,随后发了一条短信给沈中亦,有四件宝贝的名称,送来的地址和注意事项,忙完了这些,沈文信又回到了办公室内,与章盛世闲谈,坐等沈中亦、屈大龙的到来。

    一笔大生意即将完成,沈文信都遗忘了还在参加高中学生聚会的事情,却不知道咖啡厅里面,对于沈文信讨论已经闹翻天了。

    “我就说嘛,沈文信在高中的表现,一看就是在社会混得不错的人才,果然不出所料。”这是那名拿着土豪金显摆的马脸同学,厚着脸皮在咖啡厅内夸夸其谈。

    楚耀一脸无视的表情,大家很自觉地没有理会他的马后炮,打算探究下沈文信底细的楚耀和顾闿之说道:“凯子,你说蚊子,到底是干什么的啊?他的背景好像并不复杂啊,父母不都是龙城高中的教职工咯?”

    “我哪里知道,你也不是不晓得,蚊子向来神秘,到底藏了几手,连我这个混官场的老鸟都摸不清!”顾闿之哪里算什么老鸟,顶多就是一个新兵蛋子。

    王跃却道:“我看,这件事情,易小军知道得最多,要不,我们去问问他?”

    “算了,易小军在那边享清福呢,没空理会我们,别打扰他,而且我觉得沈文信之所以如此低调,无非是故意造就了易小军受追捧的程度,你没看到那帮花痴都成什么样了。”楚耀倒是一个明白人,虽然疑惑,却没有继续刨根问底,等有时间再找沈文信私下倾谈,现在不是时机。

    此刻,大多数同学借口什么有事要处理,很多人都跑路了,挨到了下午已经很是难得,场面上还剩下十多人而已,走了二十人左右。

    易小军没有强留,走就走呗,只要费菲飞没走就成,与她单独在一个桌上聊天,易小军恍如隔世!可以看得出费菲飞对他有好感,到底能不能建立关系,还需要文火慢炖,至少第一步走对了,接下来是否水到渠成,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了。

    顶楼,办公室内,不到半个小时,沈中亦、屈大龙带来了四件珍品宝物,放到了一张面积够大的黄花梨木桌上,为了不打扰章盛世品鉴,两人匆匆说了几句,便离开了,沈文信站在一旁,犹如一名待审的犯人一样,接受法官的最终判决,心情说不紧张是假的!

    怕章盛世对这四件宝物都不满意,一件都不买,枉费了沈文信的这几个小时的付出。这倒是沈文信多虑了,章盛世既然让沈文信都拿来,如果不是诚心要的话,哪里会如此大费周章。

    品鉴了足足二十分钟左右,意犹未尽的章盛世把目光从这些宝贝当中转移过来,与沈文信坐到了大厅之内,忍不住又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宝贝,可见章盛世对沈文信让人带来的宝贝,还是比较满意的。

    “沈老弟的古玩店存货很多嘛,这么多精品,至少要到一些大型的拍卖行上才能遇上,而且还不一定能让我拍上,不错,不错,你看这样行不,我出价一千五百万,全部买下,这个价格怎么样?”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了,这个总价完全超出了沈文信预估,他保守估算是一千万左右,毕竟这次是四件打包一同转让,肯定比单件的便宜一些,私下交易,向来会低于拍卖行的价格,毕竟大型的拍卖行收取的中介费并不算低。

    “沈老弟,难道不满意?”章盛世看到沈文信有点发憷,又重复了一句说道。

    “怎么会不满意,很好,我答应成交!合作愉快!”沈文信与章盛世不是第一次交易了,只是这次的额度有点大,所以一时间反应慢了一拍,而且他也在踌躇,是不是该把松本鹤鸣赠送给他的冲天耳炉转让出去。

    “没事,冲天耳炉转到收藏大家手中,更能得到妥善的保存,放到藏宝室相对还不安全一些。”沈文信心里面想道,也没有犹豫,直接与章盛世达成了转让意向,随后章盛世让助手草拟了转让协议,沈文信、章盛世各自浏览了一遍,确定无误后,签订了这份包括了宣德铜鎏金观音菩萨坐像、钱谦益撰国初群雄事略、清雍正青花缠枝花卉大碗、乾隆年款冲天耳炉(王世襄老先生旧藏)四件藏品的转让协议,价格为一千五百万!

    章盛世大笔一挥,豪气干云地撕了一张面值为一千五百万的银行支票,沈文信小心翼翼地收好,打算马上到最近的银行转账到自己账号内,这样才安心一些嘛,趁着银行还开门,免得拖到了明天,中途难保不会出什么岔子。

    “好了,我也就不打扰你聚会了,玩得开心一点!”章盛世说完之后,叫了助手送沈文信下楼,径直走到了原先那张黄花梨木桌上,再次欣赏新转让的四件宝贝。

    沈文信也不便打扰,说了几句客套话,下了楼,步行至几百米开外的银行办理了转账业务。看到银行卡上一连串的数字,沈文信感慨良多,目前的流动资金达到了两千五百万左右,每天还有不菲的收入进账,三家店的运行,让沈文信每月都有净赚。

    任谁也想不到,一个穿着山寨货阿迪王服饰的年轻人,居然手里面握着几千万的银行卡!

    回到了盛世大酒店,拨打了易小军的电话,得知了他们换场到十八楼的ktv唱歌喝酒去了,沈文信进去之后,发现人明显变少了,还以为易小军另外又开了一间ktv包厢,也就没在意,混迹在十多人坐在的沙发之上,没想到会遭受轮番的敬酒。

    “蚊子,你躲什么啊,说实话,你小子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们?”顾闿之抓着企图浑水摸鱼的沈文信,硬扯着他喝了一罐啤酒,沈文信连连赔罪,说道:“不好意思,刚才有点私事耽误了,我自罚三罐!”

    沈文信连续喝了三罐啤酒,肚子有点涨,略微不适,对顾闿之附耳说道:“凯子,别这么兴师动众,这次的主角是和尚,我们别抢他风头,一会我们再谈!”

    这句话,让借着酒劲乱说话的顾闿之冷静了下来,与沈文信坐了下来。好在ktv里面说话要提高声量,所以顾闿之话中有话的言语,没有落在不知情的费菲飞等人的耳中。

    喝酒、猜马、摇骰盅,沈文信**在同学们之中,不落下风,看样子易小军被灌了不少,沈文信为了避免出现什么状况,坐到了易小军身边对一直在摇骰盅节目中落败的他小声附耳说道:“和尚,适量就好,晚上还有重头戏呢!”

    激灵了一下的易小军借故上厕所,与沈文信到了外面大厅的沙发闲聊,脸蛋通红酒意上涌的易小军,似乎后劲不足了,摇摇晃晃的易小军还需要沈文信搀扶。

    沈文信不着边际地施展了一团金光,让易小军舒缓了不少,酒精被沈文信的金光蒸腾,他的意识顿时清楚了不少。

    在盛世大厦沈文信有幸一睹章盛世的藏品,吸收了不少上等的金光,这团金光用来“解酒”,虽然大材小用了,但是为了兄弟的终生幸福,这些都不是问题。

    “清醒了对吧?你怎么一开始就喝得这么猛啊,晚上还有节目呢!”沈文信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易小军可能是初战告捷,一时兴奋,不管不顾了,敞开了喝,不一会就被灌醉了。

    现在才晚上7点多左右啊,等下还要去吃一餐饭,然后再去什么游戏厅、电影院,最后肯定要趁势拿下费菲飞了,沈文信、易小军之前都策划好了,一切都按照预定的剧本上演,如果主角易小军现在就被撂倒了,一切都没意义了,要找到这种机会,还是有点难度的。

    “啊?我喝醉了?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啊,蚊子,你刚才去哪了,好久没看到你了。”易小军摸着脑袋,昏昏沉沉地道。

    “刚才碰到章总了,和他商谈了一些私事,这不是重点,话说,你和校花进展到什么程度了?”沈文信饶有兴趣地说道,好像在进去的时候,易小军趁着酒劲搂了费菲飞,似乎没有遭到过激的反抗,一副欲拒还迎的画面……

    易小军冷静了一会,想了五分钟,把断片重组,随后拍了前额,憨憨地笑道:“哈哈……”

    看样子有戏啊!沈文信等这小子发傻笑了几分钟停下来了,才听他拽气十足地道:“说到泡妞的水平,蚊子你不如我,这是实话,飞儿她好像跟我说过,在高中的时候就对我有好感,只是迫于家教甚严,没有和我进一步接触,通过这次的交往,觉得我这人还不错,所以答应暂时做我的女朋友。”

    “也就是说,你现在的身份是她的实习男朋友?”

    “差不多吧……”

    沈文信点了点头,表示了然,接下来也就促进两人感情的时候,现代人交朋友还是较为开放直接的,过多的繁文缛节,会丧失这段来之不易的情感,虽然不知道费菲飞说得到底有几分真话,但是沈文信真心祝愿易小军能找到一个好的伴侣。

    两人在大厅策划了接下来节目的细节问题,大抵是让易小军、费菲飞有单独相处的机会,这就由沈文信来筹办了,单独看电影、玩游戏,在互动的过程中,进一步加深了解,这还是很简单的。

    沈文信只需要把剩下的同学的注意力转移过来就成了,目前还在的同学大多是玩得不错的人,他们也是通情达理之人,看得出易小军的意在校花费菲飞,所以通过沈文信的暗示,接下来给两人创造了不少的机会。

    最后顺理成章做了男女朋友,到底接下来开没**,这就不是沈文信要探究的了,反正他该做的都做了,车子借给了易小军,他只好步行至店铺内了,深更半夜的晃荡在龙城街道,颇为寂寥啊,想着易小军有美女相伴,不由得胡乱吼道:“和尚你这个重色轻友的混帐!”

    另外一方面,盛世大酒店vip贵宾房,易小军刚洗完一个澡,打了一个的喷嚏,自语道:“见鬼了,谁念叨我?”

    此时,一个柔美的声音从浴室外面传来,身穿粉色吊带睡衣的费菲飞妩媚地呢喃道:“亲爱的,还没洗好?我等不急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