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摸宝 第一百四十八章 文房四宝
    沈文信经由成柏松的介绍结识了高仁、苗国栋等人,算是不虚此行了,为了不至于让人觉得他是抢生意的,所以沈文信也没过多往古玩方面靠,尽管有许多精品的古玩,但是在外地也不好显露出来,而且有喧宾夺主的意味。

    大家谈都是一些当地人文风土,身为本地人成柏松如数家珍道:“要说宣城本地的特产,当属宣纸宣笔和徽墨了,历代朝代文房四宝皆出自这里。”

    如果说宣城这个地方国人普遍知之甚少的话,那么宣纸、徽墨那就是家喻户晓了,特别是有点文化的人,更中意于这类传统的书写工具。

    “那我可要淘几件回去了,我对书法也挺感兴趣的。”沈文信喝得也差不多了,脱掉外套,敞开了肚皮喝,酒过三巡之后,众人也都有些酒意了。

    成柏松拍着**保证道:“有老哥在呢,我有一个朋友就是开这类文房用品专卖店的,等下就带你去看看?”

    “好,择曰不如撞曰,不如我们现在就去,也好看看沈老弟的书法水平。”高仁也喝高了,出言建议道,反正大家都酒足饭饱了,没事溜溜弯也好,他所说的朋友,大家也都认识,是宣城收藏砚台、徽墨的藏友,开了一家古代文房用品的店铺,平时结交了不少这方面兴趣爱好的藏友,人称“墨痴”,专研了文房用品几十年了。

    “也有段时间没见厉老了,怪想念的,也不知道现在玩什么了。”这几人虽然都各自有自己的事业,却因为共同的兴趣走到了一起。

    “还能玩什么,估计还是古代的徽墨或者歙砚吧,他一直专注玩这个,你又不是不知道。”高仁说了一句之后,四人结伴前往位于几百米外的一家文房用具专卖店,装修比较古朴简单,以这个规模来看,并不是特别大,主要还是**给游客,所以在平常的时候,还是较为冷清的。

    沈文信等人抵达之后,已经差不多是临近下班期间了,四个酒气熏天的大男人来到这里,还是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厉老头,快给老子出来!”高仁大吼一声,估计是喝高了,也说明与厉力的关系不错,至少达到了交心的程度,不论辈**份的差别,而有所顾忌。

    这么一叫,使得隔壁的商铺老板还以为有人光天化曰之下抢劫呢,颤颤惊惊伸出头来查看情况。

    厉老还在里面整理货物,一听熟悉的吵闹声,立马走了出来,沈文信虽然也醉了,但是稍微蒸腾了金光,便清醒许多。

    只见厉老身穿一袭红色棉袄龙纹唐装,鹤发童颜,甚是精神,步履矫健,不像是七十多的老年人,相反和高仁、苗国栋一个年龄段了。

    “我就知道,这个时间,敢这么胡乱吼叫的,也只有你高仁了,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们这几个来干什么?喔,这位小友是?”

    厉力瞥了一眼沈文信,发觉这个年轻人好像并没有见过,几个醉醺醺的大男人,唯独沈文信似乎眼神没有这么迷离。

    “他啊,沈大老板啊,这次来宣城是特意来你这选购一套文房用具的,所以我把他介绍到厉老你这了,呃——”成柏松了打了一个酒嗝,扶着沈文信,一脸难受的样子。

    这段路基本上是沈文信照顾这三人,有点后悔,刚才喝得太尽兴了,面带尴尬之色地道:“厉老,您看他们都这样了,你店里面有什么醒酒的?”

    “嗯,我去泡几杯蜂**水过来,你先扶他们进去吧。”

    “好的。”

    沈文信轮流扶起三人进了店铺内的沙发上坐下,歪歪斜斜的三人靠着沙发就睡过去了,沈文信趁势施展了金光解酒法,先给成柏松、高仁、苗国栋解除酒劲上头的难受感。

    此时在内堂忙碌的厉老端来了四杯蜂**水,沈文信看着三人倒在沙发睡着了,不免说道:“三个老哥像是小孩子一样,喝酒没什么把控,一会儿就醉醺醺了,还硬拉着我来厉老您这里,打扰您,实在过意不去。”

    沈文信也喝了蜂**水解渴,发觉残存的酒精基本被蜂**中和了,疑惑地道:“厉老,我没听说过蜂**水可以解酒啊?”

    “那你听过什么可以是解酒圣药啊?”

    “似乎打葡萄糖吊针不错啊,酒精中毒的人不是都要首先打葡萄糖吧?”

    “原理是一样的,酒醉的人身体缺少糖分,打葡萄糖也就是补充糖分,喝蜂**水也是一样的啊,而且蜂**里面的营养价值更高,这都是我跟老农收购的纯天然蜂**,当然对如果对花粉过敏的人,喝那种花蕊类的蜂**是有极大的损害。”

    沈文信不由得点头不已,厉力的年纪摆在那里,知道的东西比沈文信多的多,活跃在社会上的他,接触的人形形色色,如何解酒也是一门学问啊。

    喝了一杯蜂**水之后,三人依然瘫软在沙发上,看来一时半会醒过来了,不过经由沈文信细如发丝的金光缓解下,过会他们就会醒转,沈文信也不想打扰他们了,出言说道:“厉老,他们看来短时间醒不过来了,不如我在您的店里面逛一逛吧,我对书法很感兴趣,所以正如成哥说的,我要买一套书房用具,宣城这里的文房四宝是出了名的啊。”

    “哈哈,那行,他们三个人都喝不过你,沈老板真是海量啊!”厉老也跟他们喝过,知道他们的酒量都不是很弱,至少他们四个都喝了几瓶五粮液了吧?唯独沈文信没醉,除了年纪轻,身体素质高的原因外,酒量确实非比寻常。

    “是老哥们让我,见我初来乍到,所以没这么灌。”

    “我看未必,高仁这小子,连天京来的一把手都撂倒过,何况是你一个后辈……”

    沈文信也不多说什么,难道说自己使用了金手指用来解酒?这未免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厉老拿出了一套文房用品,说道:“这是最新款的文房一组,沈老板你看看吧。”

    沈文信对这个也不了解,但是如何使用这个仿古文房用品,倒是甚是熟练,开始研墨,蘸墨,展开一张宣纸,书写了一行字。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落款:沈文信,某年某月书,再拿出随身携带的印章,哈了一口气,使劲按了下去。

    一副精美绝伦,像模像样的书法作品完成。

    厉老在沈文信身边,感受了一股书法大家特有的气势,研墨定心,胸有成竹,落笔如有神助,一气呵成的连贯姓。

    从字体呈现的龙飞凤舞的形态上看,这幅书法作品,没有脱笔,完全连在一起,犹如一个整体。

    “好字!”厉力由衷地称赞道,沈文信摸着这杆诸葛笔,在洗笔缸上涮了涮,垂直挂在黄花梨质地的笔架上,没有回答厉力的赞美,而是拿开镇尺,端详了这幅作品,吹拂了墨迹,说道:“笔好、纸好、墨好,人更好!””

    这套文房用品是一组的,每一个部件都有,繁而不杂,都有其作用,古代文人案牍上基本上都有的事物,而到了现代,除了书法爱好者之外,基本上鲜少见过这么齐备的书房四宝。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组文房用品,从用料、制作工艺、选材、构思上都花了工匠的心思,结合了古代、现代匠人的智慧,凝结的艺术瑰宝,虽说不是古董,却也很难得。

    “沈老板过奖了,没想到你年纪轻轻,书法水平如此老练,如果不是见到是你本人书写的,我还以为是当代书法大家的作品呢,这个印章也不错。”

    厉老对这幅作品很是喜欢,接过这幅“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爱不释手的样子,特别对“沈文信”三个篆体文,着重点到了。

    “厉老,您要是喜欢的话,我就赠送给你。”

    “这怎么行,太贵重了。”

    “这是晚辈信手涂鸦,得到厉老您的厚爱已经很是难得了,那有贵重之说。”

    厉老又仔细品鉴了一番,说道:“确实是大家级别的书法作品,值得收藏啊,沈老板如果要赠送给老朽,那么这套文具,我也做个顺水人情,送给你吧。”

    “这怎么行,我看这套文房四宝,价格不菲吧?”

    “不贵,不贵,与小友你的作品相比,这只是身外之物。”

    沈文信也没推脱,这套文房用品,按照估计是最上等的一套,虽然不是古董,却是极其实用和趁手的物件,保守估计也要上万,当然这只是卖给外行人的价格,分别购买的话,可以节约不少的钱。

    不过这一套是厉老精挑细选的精品,可谓是店铺里面最高档的文房四宝了。

    如今外地游客来宣城、歙县等人旅游,大多会带些本地的特产,文房用品那就是必然要带的了,但是也出现了不少坑人的现象,高于市场价格的文房用品一组。

    沈文信也能遇到成柏松这个本地人,介绍到了厉力这里,以一副书法作品的价值,获取了差不多喊价上万的文房用品一组,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以厉力的眼力,不会做亏本的买卖,这幅书法作品的收藏潜力的确很高,目前可能不值钱,可是几年之后呢?或者几十年、几百年,沈文信这个名字冠绝九州之后,其作品自然水涨船高。

    厉力是为后世子孙投资潜力股啊!梵高等西方的艺术家,都是死后作品价值暴涨,登上了世界艺术殿堂的。

    两人各得所需,都极其愉悦,厉老帮忙包装好这一套文房用品,放在了一旁,两人品茗聊天,促膝长谈,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

    沈文信建议道:“厉老,不知您精通围棋?我们下几盘吧,他们可能还要睡一会。”

    “嗯,不过我围棋水平一般啊,小友可要让我一点。”当然这只是谦虚的说辞,厉力也是一个围棋爱好者,棋力也不低啊。

    “让先?还是让几子?”

    “哈哈,小友你太实诚了,我们还是猜先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