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之夫人请留步 第48章 决定离开
    “和风格格”六阿哥叫住要走的魏风。

    宫门外严永章在等着她。

    魏风显然不认识六阿哥郎辛。

    “听说你过几天要去英吉利?”

    “你是从哪儿听说的”第一次见这个人,一下子就问她这个问题,他怎么知道?

    魏风自然想不到,作为西子絮衷心的爱慕者,他早在知道她的情敌的那一瞬间便开始派人盯着了,上次向太后陷害她不成,本想再想个法子把她给处理掉,可不知怎地,他派出去的那些人都没再回来过。

    眼下接到手下的密报,听说她与来自英吉利的理查德夫人来往甚密,且有一同离开的意向,如此这般,留她一条性命也可,只要她赶快离开,就对絮儿没有什么威胁了。

    不然,可别怪他不客气!

    虽然她如今也是个格格了,可谁让她不在宫里住?还非要当个什么民间格格——呵,到底是半路出家的格格,真要弄死了,做的干净,皇阿玛也不会太过计较,左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你不用管我如何得知的,我来只是想告诉你,要想活着,想你的严大人也活着,就老老实实的离开,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说着邪笑着离开,魏风能说实话吗?被这个不比她大多少的小破孩威胁,她真的内心毫无波动,至于英国,她是有十之八九的几率去的。

    她不愿意严永章为她抗旨,招来杀身之祸。

    爱情嘛,时间越久,他就会忘的。她也会的。

    严永章皱着眉在远处看她,估计是对六阿哥郎辛与她搭话不满,魏风冲他笑的很是灿烂,灿烂的,晃了他的眼。

    彼时阳光正好,二人并肩而立。

    “严永章”

    “嗯?”

    “你陪我去逛街吧?”魏风难得小女人的撒娇。她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见她这副样子,严永章一下红了脸和耳朵。

    “好”

    “你银子带的多不多?”

    “夫人觉得多少是够?”

    “起码一百两银子”

    “夫人放心,我有五百两,若是不够,随时可以去钱庄取钱。夫人要买什么东西吗?”严永章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魏风迅速瞄了一下,四下无人,就在他脸上打了个啵。

    严永章看着天上的太阳,觉得比中午时还要亮堂,路边的花儿也开得格外的漂亮,还有鸟的叫声,好生入耳。

    “这件怎么样?”魏风领着严永章在成衣店里试衣服,她要在临走前,和他好好逛一逛,不想告别,就瞒着他吧。

    严永章看着穿着斜襟兰花花纹百褶裙装的魏风,乌黑的头发被整齐的梳在脑后,耳朵上缀着质地优良的翡翠耳环,手上拿一个云青色的帕子,腕上还有一个羊脂玉手镯,好看极了!

    不过最让严永章心动的是,她腰间佩戴着他送给她的玉佩。

    要知道,之前都被她拿掉了。

    “这个呢?”魏风换了套蓝色的。

    严永章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放在腹前,很有官老爷的范儿,“很好看。”

    “这个怎么样?”

    “好看。”

    “夫人真是好眼光!您挑的,个个儿都是我们店里的上等货色,您要是都给包了,我给你们打八折,您看?”

    “严永章”魏风一脸戏谑的看着他,示意让他决定,看他怎么办。

    “都给夫人包起来。”严永章嘴角有些轻微的笑意。

    可在店小二看来,他却是绷着一张脸。让他拿不了主意,这位爷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给夫人送到‘人间客栈’”严永章一边付银票一边吩咐小二。

    “得嘞,爷您放心,您二位叫什么名字?小的好跟客栈打声招呼。”

    “严魏氏”

    魏风听此心中猛然悸动,不可否认,她心动的不行,可惜……

    她没有反驳。

    “走,我们继续逛。”

    “你尝尝这冰糖葫芦”

    “这个,夫人,我不喜欢吃甜的,”

    “你就说你吃不吃?”

    “好吧,我吃。”

    “这芝麻汤圆真不错,等会我还要买一份给小央带走”

    “好,我这就付钱。”

    ……

    “这是谁啊?不是严大人吗?怎么当街和一个女子在一起?”

    “是啊,严大人不是和西小姐订婚了吗?”

    “这女人是谁?”

    “不认识啊。”

    “严大人一个两省总督,怎么——做出这种伤风败俗之事。”

    “说什么呢,说不得是自家妹妹呢”

    “得了吧你,严大人家可没有妹妹,人家是独苗。”

    “人不风流枉少年,自古才子多风流。严大人这样,比你们背着家里人找姑娘可要君子多了!”

    ……

    街上的议论,魏风自然听到了一些。

    她看严永章不在意的样子,也就不说什么了。

    “跟我来。”魏风拉着严永章的手,一路跑到一个小巷里,正是那日,他们交换彼此初吻的小巷。

    严永章任她拉着进去。

    魏风将他压在墙上,拉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吻了上去,此时严永章沉醉在悸动之中,并没有发觉,也看不见她眼角流下的眼泪。

    再见了,我的爱人。

    魏风在心里轻轻说道。

    他们相拥在一起,到了夜深才回去。

    “大人,您到现在才回来,今日老爷与夫人不知在哪儿听了什么风言风语,发了好一通脾气!今日西大人也来了,说是要找大人您理论一番,西小姐在一旁抹着泪,夫人很是心疼。”

    严永章哂笑一声,“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龚自存抓到了吗?”

    “已经被属下逼到码头了。”

    “很好,先不要动他”

    “是”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来意温婉,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br>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