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精神植民 第五十五话 蹲坑蹲出来的麻烦
    古人自古多讲礼,包括撒大条的说法都有许多,之所以会这么麻烦,说到底就是一个礼仪或者礼节的问题。这荒郊野外乱来,要是被夫子看到,绝对得骂上一句,不敬礼教。

    但内急不等人,在这种情况下,生理需求才是第一,谁去管你什么礼教的问题。因此现在的叶诚,正是在充分地感受从地狱到天堂的那种莫名的畅快感。

    然而就在他沉浸于此的时候,却是突然听到一阵骚动,从远处传来。数道手电筒的光芒,如同一柄柄激光长枪,捅破了长空,射得这漆黑的夜幕灰白一片。

    随着那骚动不断迫近,叶诚能够逐渐辨别清楚,是一阵又一阵的呐喊声。这呐喊十分急促,语气更是凶恶无比,显然像是在进行着什么私斗一样。

    一个身影一马当先,快速地在道路上奔跑,而在他后方,则是一群人影不断晃动,空中还有看不清数量的砍刀闪烁着寒光。很明显,这就是一个典型的追杀场景。

    “二平,别跑了!!你小子逃不掉的!!”

    前方的人速度很快,虽然因为太黑看不太清路面,但他依旧能够凭借着身体能力保持着相当的速度,并没有因此和后方的距离拉近。后方的眼见迟迟无法缩短距离,一时间着急上火,扯着嗓子叫道。

    而前方那人听到这句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转头骂道:“跑你奶奶的龟蛋!就凭你们这群杂碎,能撵得老子跑?老子是吃饱了消食!告诉你,等老子胃舒坦了,随时都能撩翻你们这群小畜生!”

    那逃命的男子倒也真是心大,已经到了这种份上,居然还在打肿脸充胖子。

    后面带头那人听到他这番话,那真是气得头上青烟直冒,厉喝道:“二平,不要做垂死的挣扎了。告诉你,这里已经不是你黄山的地盘了,到处都是我们的人!识相的,立刻站住投降,看在你讲义气又能干的份上,飞哥不会亏待你的!!”

    “去你的飞鸽!!老子回头就炖他九十九只乳鸽给你家老大送去,剩下一只就是他自己,看看他还飞得起来不!!想在老子面前充大佬,他小阿飞还没那个资格!!”

    “不知好歹的家伙,你等着,老子宰了你!!”

    男子的一句话,顿时堵得身后的追兵脸色铁青,再也懒得和他多啰嗦,一群人挥着刀子,闷声不吭气地继续追着

    前方的男子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心中此时却是焦急无比。毕竟他之前受了埋伏,身上已经有伤。加上这一段疯狂奔驰,伤口不仅没有愈合,反而血是越流越多。再这样下去,撑不了多久,铁定就会支持不住完蛋。

    “怎么办??”

    他此时焦急地四下里张望着,希望能找到一点儿转机。果然天无绝人之路,当他隐隐约约看到前方突然出现的黑影时,顿时眼睛一亮,一脸激动地叫了起来。

    “摩托车!?”

    这大半夜的,又是荒郊野外,怎么会有一辆落单的摩托车?!而且看那样子,还是好好地停在那里,并不像是抛弃或者报废的模样。

    此时的男子哪儿还会去管这车子是谁的,只要能逃过这一劫,大不了还对方一辆就行了,实在不行,还十辆总说得过去了吧?

    一想到这里,男子哪里还管有主没主,直接就朝那摩托车跑了过去。

    一旁黑暗中的叶诚见到这一幕,顿时心头一惊,暗叫不好。他惊的倒不是车子会被抢,一辆破摩托,他又不是赔不起。他惊的是一旦车子真的被骑走了,这荒郊野外的,难不成他叶诚得坐着11路回去?!那得走到什么时候!

    可心里急又怎么样,现在这状况,难不成他还和对方打个招呼,叫他别骑?别说人家估计压根儿就不鸟他,就他现在蹲坑的样子,也不好意思在人面前出现啊!

    这一下,叶诚真是蹲也不是,不蹲也不是,蹲坑蹲到一半,出了这么个破事儿,真叫他憋得心里直发慌。

    可是他发慌,那男子却是乐得不得了。

    来到车边,男子熟练地朝车上一跨,一把蛮力扯出打火线,随意拼了两下就点着了火。这熟练程度,简直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就是个偷车贼。

    打燃了火,男子看着不远处追来的人影,大笑了一声,得意道:“小家伙们,今天爷爷就不陪你们了,不过你们记住,这笔账,我二平记下了,我很快就会回来,找回这场子!!这块地盘,还是我家皇太子的东西!!”

    说着,男子快速地拉过了车身,作势就要朝着远处驶去。

    “该死!!怎么会有辆车,拦住他,拦住他!!飞哥,拜托你了!!”

    后方的人见状,急得大喊了一声。

    人群之中,突然应声闪出一道白光,笔直的朝着骑车男子二平飞掠而去。在这漆黑的夜里,这道白光显得极为诡异,一时之间也看不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可就是这样冰冷的白光,瞬间飞到了二平的身后,后者一个不注意,大吃了一惊,拼命地朝一旁躲开。而就是这一下,虽然躲过了白光,却是重心不稳,方才拉过的车身一下失控,摔到了一旁的沟里。

    而二平也被抛离了车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哈哈~!二平,你也有今天!!跑啊,老子看你现在往哪儿跑!!”

    后面的追兵眼见二平摔倒,顿时士气大振,拼了命地朝前跑了,快速地将他围在了中央。

    二平此时摔得极重,这一摔又加重了他的伤势。只见他颤抖着坐起了身来,脸上依旧没有半点惧色,依旧豪迈地说道:“跑个屁,老子累了,不走了,就坐这儿休息一会儿,怎么,不行?!”

    “哼,好一个蛮牛二平,以前只是听说,今天才真见识了你这德性。要我说,你这哪儿是蛮牛,纯粹就是一头野猪,还是不带脑子的那种!”

    那带头男子走上前来,扛着一把砍刀,看着他冷笑道,“你不走是吧?成啊,老子挑了你的手脚筋,把你抬着走,也让你提前享受一下老太爷的待遇!来啊!”

    “在!!”

    “给平爷松松骨!!”

    一旁几名马仔应声走了出来,一边朝着二平走去,一边冷笑道:“平爷,对不住了,大哥的吩咐,我们做小弟的只能照做不是?你老就放松点儿,我们都是熟手,疼一疼就过去了,也没啥大不了的。”

    看着他们一步步靠近,二平尽管脸色依旧淡然,但目光却是逐渐冷厉。那目光,不仅仅只是怒意,更充满了一种决然!

    就在马仔们即将靠近,二平打算放手一搏的时候,突然一旁的草丛里猛地蹿出一道黑影,二话不说直接飞起一脚,将那带头男子重重地踹了出去,撞得几个马仔摔了个狗吃屎。

    与此同时,一声怒喝响彻了黑夜。

    “靠!!是谁把老子的车弄进沟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