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精神植民 第六十九话 何为裁缝
    墙门之后,是一条长廊。

    和叶诚一开始的想象大为不同,这长廊不仅一点儿不潮湿简陋,反而装修得极为精致。墙面被处理得极为干净平整,名贵的红酸木镶嵌在墙上,化作一个又一个古朴却不乏时尚的漂亮造型,从门口一直延伸到深处。

    而越是走,叶诚越觉得心惊。

    两侧的墙壁上,挂着许多东西,或者说……作品。

    这里面,最多的自然是衣帽鞋服之类的东西,但是也有一些,和裁缝完全不沾边,甚至于还有……“肢体”?!

    难道这段老六还做人口贩子或者脏器贩卖不成?!一想到这里,叶诚突然心中一紧,身体也不由得僵了一些。

    察觉到了叶诚的不妥,柳如衣捂着嘴笑了笑,随即开口说道:“老六,你也不把你这些吓人的收藏品给换一换,看把我们家小哥哥吓得,还以为你在做什么不法的勾当呢?”

    “哈?”段老六本是一脸严肃地在带路,此时听到这句话,回头看了面色有些僵硬的叶诚,顿时哑然一笑,乐呵呵地说道,“叶小哥估计是第一次来我们钟意镇吧?也难怪会误会。”

    “我老六可不是干什么不法勾当的,如你所见,就是一个裁缝。只不过呢,和那些欺世盗名的裁缝不同,我这个裁缝,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裁缝。”

    看着一旁的“作品”,段老六一脸自豪地说道:“叶小哥,你知道什么裁缝吗?”

    听他这么一说,叶诚本打算直接回答,不就是做衣服的吗?然而他肯定知道对方不会这么说,与其冒皮子打脸,不如老实地回答更好。于是摇了摇头,“不知道。”

    段老六颇为赞许地看了他一眼,笑道:“不知道才正常,现在这世道里,真正的裁缝没几人了。所谓裁缝,简而言之,就是裁者缝也,世间万物皆可裁剪,天地宇宙皆能缝补,集二者于大成者,方叫‘裁缝’。而我们裁缝的祖师爷,就是女蜗大帝。当然,说她老人家是一个裁缝,也太委屈了,这裁缝之事,只算是她老人家的一道手艺罢了。”

    “这……”

    听这段老六这么神侃一番,叶诚也是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才好。

    “说得好邪乎,那老六你算是什么样的裁缝呢?”

    “我?我就是一个不入流的裁缝,只不过还算过了那道门槛而已。”

    段老六摇了摇头,说道,“真正的裁缝,那是夺天地造化之功的,早就几近失传了。我还是机缘巧合下,在一名大师临终之际得已点化一二,才有了今天的成就。罢了,往事也不用再提,我们到了。”

    说着,三人已经来到了走廊的尽头,段老六手一扬,一扇石门慢慢打开,三人再度走了进去。

    虽然走廊已经让叶诚大开眼界了,但是当他看到这室内的东西时,却是更加只能用震惊来形容。

    这是一间巨大的厅堂,看起来足有两三百平之多。不过房间的大小倒还算不得什么,真正让叶诚震惊的,是这房中的东西。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摆放在屋中,叶诚想用琳琅满目来形容,却又觉得不够准确。

    这些东西,有些他或许还能说上来一些名字,比如说龟壳,或者玳瑁,红珊瑚之类的,但绝大多数是他说不出名字来的。尤其是一些兽骨兽皮,更让他不敢去想这些到底来自于何处。

    每年有着那么多的偷猎者,难道说……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一下又揪起来了。

    “不用想太多,叶小哥。”显然段老六已经知道了叶诚的想法,淡淡一笑,说道,“我们这里的东西,虽然不是什么正规渠道进来的,但也绝不是从低劣的偷猎者那里获得的。干我们这一行,熟知天人共生的道理,杀一物必还一物,否则都杀绝了,我们这行当也就别做了。”

    “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那就是杀戮是为了保护,非洲不也有不少地方是这么做的吗?”

    “这……”

    段老六的话虽然听起来似乎也有几分道理,但是叶诚总觉得心中不快,也不和他争执,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

    “好了,别说那些废话了。”此时反倒是柳如衣插嘴说道,“老六,我这次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就是希望你给叶小哥准备一套行头,让他能够保持神秘感的~~”

    柳如衣说着,俏目瞟了叶诚一眼。

    段老六点了点头,仔细打量了一番叶诚,点头道:“这个好说,至于价钱,就算我和叶小哥聊得来,交个朋友,打你个九折吧。”

    “成,回头你做好了就给他寄去。对了,小叶叶,老六可是现在难得的裁缝大师,你有什么要求,尽管给他提。只要是别人能够做到的,还没他做不到的。”

    说着,柳如衣便扭着屁股走到一旁,坐在太师椅上,又点起了一支烟,静静地等着他们。

    做行头?叶诚一听到这个名词,顿时觉得心中一阵古怪。

    柳如衣为什么会带他到这个地方来做行头,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因为他救过她一次?还是真是想收买他?又或者还有什么他想象不到的理由?

    叶诚想不明白,但他的纠结也就只持续了片刻,便欣然接受了这种设定。

    毕竟段老六这样的人,的确是有些特别,听他们的口气,似乎这个家伙的行头,还有着什么特殊的用处。这让叶诚突然一下心中产生了一个想法,超级英雄不都是需要工作服的吗?既然如此,何不让这老六试试,给他这暗黑英雄搞一套装备呢?

    于是,带着这样的想法,叶诚和老六沟通了起来。

    对于叶诚的诸多要求,老六既不惊讶,也不深究,似乎早就习以为常一般。最终交流了差不多三十分钟之后,反复丈量了一下叶诚的身体数据,留下了一个地址,段老六便将二人又送回了铺子里。

    临走前,叶诚突然想起了一件什么事儿,急忙转过头叫道:“老六,忘了说,绝对不要披风啊!!”

    “知道了,去吧。”

    段老六挥了挥手,于是两人便离开了裁缝铺。

    等二人再度回到东香市的时候,已是夜晚时分。叶诚开着车,将柳如衣送到了栖皇会所的停车场后,后者也没有多和他说些什么,淡淡地一笑,便取了钥匙径自离开了。

    这种冷漠,和白天的态度相比,真是判若两人。

    或许对于这种类型的女人而言,他这样的小男生,也就只是一个快消品吧。

    叶诚不由自主地自己给自己这么定了一下位,自嘲般地笑了笑,转头朝着鬼屋走去。

    一进鬼屋,叶诚下意识地朝一旁看了一眼,果然那火星依旧亮着。他习惯性地鞠了一躬,便朝着门口走去。

    “站住!!”

    谁知这个时候,老烟鬼的破锣嗓子突然厉喝了一声,吓得他立马站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