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精神植民 第一百一十四话 柳师父的真传
    突然而来的袭击,没有任何征兆。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秦沐阳只觉得手背上一阵火辣辣的疼。他细皮嫩肉,身体清瘦,本来就是一副纵欲过度,气血虚亏的样子,哪儿禁得起这种痛楚,顿时尖叫了一声,抱着手背不断哆嗦。

    一旁的保镖们见状,顿时一惊,急忙围了过来。

    “好痛,好痛,好痛啊~!!”

    秦沐阳紧紧地抱着手,不停地尖叫着,光是这么听,好像真的痛不欲生一样。

    谁知叶诚倒是一脸见鬼了一般的表情,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说道:“这位猥琐的小少爷,你要不要那么夸张啊,不过就是冰棍儿签子抽了一下罢了,怎么就跟断子绝孙了一样。那要是真的下面来上一记,你不得自己把自己给屈死了??”

    “叶诚!!你干什么!?”

    听到叶诚这么一说,一旁本是一脸错愕呆滞的关安娜方才回过神来,焦急地大叫道。

    可还没等叶诚回话,只见那秦沐阳耳朵一动,慢慢地抬起了头来。只见他一脸狰狞,也不知道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愤怒,又或者皆而有之,恶狠狠地叫道:

    “臭小子,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叶诚眼角瞟了他一眼,不以为然地说道:

    “我管你是谁,敢碰我的女人,就算是米国总统,老子也照抽不误!”

    “你说什么!?”

    这一句话,明显比之前那一冰棍儿签刺激更大,顿时让秦沐阳的脸色都变了。即便是一个不怎么上得了台面的纨绔子弟,但也有着正常男人的那种脾性。

    好x都给狗曰了!自己看上的女人,居然被其他男人给抢了,这怎么可能让他能够咽下这口气!

    “你!!”

    而因为叶诚这句话而发疯的,又岂止是他秦沐阳一人。关安娜此时面色通红,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羞愤交加的红。她一边咬着牙,一边朝着叶诚快步冲了过来,那模样,简直就是要把叶诚撕了一般。

    可就是她这副明摆着质问的模样,在已经失智的秦沐阳看来,却又是另一番模样。眼见着关安娜一脸“娇羞佯怒”地冲了过去,这种赤裸裸“秀恩爱”的场面,更是让他一口恶气堵在胸口,始终无法纾解出来。

    察觉到了他的这反应,叶诚嘴角一挑,不等关安娜再度开口,顺势朝她跨了一步,手一挽,直接将她的香肩揽在怀中,顺势在面颊之上轻轻一点。

    噼啪~!嗡~~!!

    一道闪电同时在关安娜和秦沐阳的脑海之中劈过,顿时让两人都是一怔。

    “要么和我演一出,要么就被那变态抓走,你自己选吧。”

    就在关安娜拼命挣扎,即将暴走的时候,叶诚的话语适时地在她耳边响了起来。这内容顿时如同一盆冰水迎头泼下,让她的头脑清醒了许多。而借着这一“吻”,叶诚耳语的动作显得又是那么自然,近在咫尺地秦沐阳也没有丝毫察觉到异样。这来自于柳如衣当日的真传,没想到这个时候倒是用上了。

    简单的思索在关安娜的脑海之中快速闪过,随即她咬了咬嘴唇,冷哼了一声,不再挣扎。可她也没有就这样顺着叶诚的意思,猛地将头转向了另一边。

    这种本该是有些突兀的画面,可在秦沐阳的眼中那是绝对难以忍受的。

    “安……安娜……他说的可都是真的?!”

    秦沐阳声音颤抖地看向了关安娜。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管得着吗?!”

    这句不置可否的回答,在眼下的语境之中,显然就是认可。

    听到这句话,秦沐阳顿时气炸了,只见他双眼之中迸发出了凌冽的杀意,看着叶诚恶狠狠地说道:“没有人敢和老子抢女人,小子,你这是找死!!给我废了他!!”

    一旁的保镖们此时生怕秦沐阳因为之前的受伤迁怒于他们,本就一个个心慌不已,此时听到了这一声命令,哪里还能管得许多,直接咆哮着就朝着叶诚扑了上来。

    而另一边的叶诚,则一脸轻松地看着人群涌来。如果是武术大师也就罢了,这群所谓的保镖,连职业都谈不上,在现在的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就在双方冲突即将爆发的时候,突然一声大喝响起:“住手!!”

    这一声大喝,气势浑厚,声音之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严感。即便没有看到本人,仅凭这股声音,便让得在场众人一阵心神激荡,秦沐阳本就郁气堵心,被他这么一喝,顿时喉头一甜,吐出了一口血来。

    “少爷!!少爷!!”

    一旁的保镖们见状,纷纷大惊失色,急忙围了上去。秦沐阳的身体本就不好,脾气又是极为暴躁,这样一下,谁知道会伤成什么样!?一想到他身后那个凶恶的男人,这些人顿时觉得脖子一凉,甚至于开始担心起后事来了。

    “不用担心,他不过是气结于心,这口淤血吐了出来,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这个时候,几个人影走了过来,其中为首的一名老者看了秦沐阳一眼,冷冷地说道:“拳誓斗技会明文规定,禁止参赛者私斗,这次念在你们两个小辈不懂规矩,老夫暂且放过一马,再有下次,直接取消名额!”

    说完,这群人也不再多耽搁,便转身就离开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码头边上已经停了一艘游艇,人群也开始朝着那艇上走去。

    一场剑拔弩张的冲突,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叶诚心中不免有些心惊,朝着一旁的关安娜低声道:“那老头是什么来头?感觉挺可怕的样子。”

    “挺可怕?哼~!没见识。”关安娜鼻子一皱,冷哼了一声,奚落道,“那老人家名叫关志,人称病关公,身份是东香拳誓斗技会执行组长老,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武术大师,又哪儿是你这种来路不明的野小子能比的?也不知道放尊重点儿。”

    “这有什么关系,他是他我是我,他对我尊重,我对他尊重,他若看不起我,我管他是病关公还是死关公。不过既然人家发话了,看来这架也打不成了,我们就先跟着走吧,免得耽搁了什么。”

    说完,三人便朝着那游艇的方向走了过去。

    “小子!!敢抢我的女人,你给我等着!!小爷不会就这样罢休的!!”

    就在他们的身后,那秦沐阳不甘的嘶吼再度传来,那一抹哀伤,即便是身为敌人听着,也觉得有些可怜。

    “你这脑残粉,倒还是真‘痴心’啊。”

    叶诚闻言淡淡一笑,调侃了一句。

    谁知关安娜此时方才突然醒悟过来,脸色立刻一变,狠狠地朝他手臂上咬了一口。

    “哎哟~!!你属狗的啊!!”

    “对,我就是属狗的,怎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