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精神植民 第一百四十三话 侥幸赌回一条命
    火,炙热的火,猩红的火,几若撩天,几若灭地的火,充斥着整个世界。火色的海洋之中,一道身影坐在中央,感受着这炙肤灼骨的痛楚,眉头紧锁,双目紧闭,尽管痛苦已经让他面孔都变得极为狰狞,但依旧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不是不愿发,而是发不出来。

    剧烈的痛苦压迫着他的神经,促使他的呼吸变得极为不规律和急促,也使得他的胸口不断地快速起伏波动,这种感觉,就像是身体随时都会被肢解一样,而他却无能为力。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从何处,一滴清泉落下,顿时化作了一阵清凉。虽然这火焰依旧未能熄灭,可这股清凉却顿时让通红的世界之中,染上了一点儿翠绿,也让他急促的呼吸,稍微匀净了一些。

    似乎意识,也稍微清醒了一些。

    朦胧之中,叶诚只觉得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从身上传了过来,确切地说,是从脸上传了过来。

    淡淡的芬芳,让他心头一振,下意识地张口说了句:“好香啊……”

    “呀~~!”

    一个模糊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幻听,不知从何处传了过来,但就是这个声音,将已经差不多要苏醒的他,终于再度唤醒。

    睁开了双眼,视野依旧模糊,但是很快,叶诚便能够看清,自己的确是躺在某个有天花板的地方,至少没有曝尸荒野。

    他下意识地稍微想动一动,可立刻一阵刺骨锥心的痛楚便毫不客气地传了过来,让他不堪忍受。虽然痛是够痛了,但是至少,这样的痛楚表明了一件事,他还活着。

    还活着,只是这一点,不就够了吗?

    “会长大人,会长大人,你快来!!”

    耳畔传来了一阵急切地呼喊声,听声音,应该是他的一个熟人。而在她的呼喊之下,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传来,随即一群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些人,绝大多数叶诚根本就没有见过,但是当他看到那张慈祥的老脸时,叶诚便知道自己没有赌错。

    白发老者谷如渊站在他的面前,即便他面色依旧平静,但是那微微闪烁的目光,却也能够让叶诚感受到他关切的情绪。

    “小友,感觉怎么样?”

    “还……好吧,应该……死不了。”

    叶诚结结巴巴地回答着,每一个字,都扯得他身子一阵疼,脸皮也是不断地抽搐着。

    而一旁的其他人,似乎是医护人员,从一进门开始,就不停地在摆弄着什么机器。直到这个时候,叶诚才想明白,他应该是躺在某一个病房里,否则天花板,怎么会是这个模样。

    一阵紧张的检查之后,一名戴眼镜的医生来到了白发老者身边,耳语了几句。虽然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但是从两人的眼神当中,叶诚已经能够知道,显然他的状况并不好。

    “小友,都是我们保护不力,才让你遭受到了这样的灾难。对此,我天南拳誓斗技会难辞其咎,你放心,不管你的伤再严重,我们必将倾尽全力,也要把你治好!!”

    虽然底气有些不足,但至少,谷如渊的态度是值得人肯定的。看着这白发老者一脸愧疚的模样,叶诚也只是微微地眨了眨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虽然不懂医学,但却知道真相,自己的身体状况,绝对不好,而且发生这种状况的原因,也绝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这些医生无计可施,一点儿也不奇怪。

    硬要说的话,谁能够解释,或者说解决现在的问题,那就只有一个人。

    想到这里,叶诚转头看了一眼谷如渊,随即强忍着痛楚说道:“谷老……我能请你……帮我……叫个人吗?”

    “你说,我立刻就去叫。”

    对于此刻的叶诚,谷如渊显然不会拒绝任何请求。

    叶诚淡淡地笑了笑,说出了那个名字。

    谷如渊眉头一动,随即点了点头,便急忙带着众人离去了。离去之前,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补了一句,

    “你什么也别多想,好好养伤,莫辜负了那姑娘的一片心意。要知道,这三日来,不是她没日没夜地照顾你,恐怕你也不会这么快就苏醒过来。作为一个男人,万不可失了信,明白吗?”

    听到了这段话,叶诚先是一愣,随即听到了旁边一阵熟悉的傲娇声:“会,会长大人,你说什么呐?!我,我哪儿有,我只是,只是闲得无聊罢了。他,他是我负责的人,这是我的分内之事!”

    谷如渊笑着摇了摇头,也没多言,便带着人离开了这里。

    原本热闹的房中,再度变得安静了许多。只有一个急促却又显得故意压抑着的呼吸声,在这宁静的屋子里,显得格外醒目。

    “谢谢你了。”

    一想到谷如渊的话,叶诚心中也是一暖,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让他鼻梁微微一酸,强忍着痛楚说道。

    “谢……谢什么!?本小姐做了什么值得你谢的事情?别蹬鼻子上脸了,我,我做的,都是工作,懂吗?一个职业的秘书,连雇,雇,雇主的身体都维护不好,那是失职,失职的!!”

    她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带着刺,可是在此刻的叶诚听起来,却是那么地舒服。身体虽然依旧痛苦,但心情,却不知为何,倒是好上了许多。

    “是,你说得没错,但还是……谢谢你了。”

    说着,他的意识再度被痛楚给淹没,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朦胧中,他似乎还能听到一个女孩的轻呼声……

    而谷如渊离开了病房之后,脸色快速凝如冰霜,尤其是当他进入到一间大厅之后,更是表情变得极为难看。

    此时的大厅之中,并没有多少人,除了他之外,还有岳青山,以及三名年岁不小的人物,这些人,气场均是不凡,一看便知道都是不俗的人物。

    而在他们对面,则同样坐着三四个人,为首的一人,竟赫然便是之前带头围捕冥澜蛇的魁梧男子。

    进门之后,还未坐下,谷如渊便目光冷厉地说道:

    “安东,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这回又打算怎么向我交代!?竟敢在我拳誓斗技会的赛会期公然追捕我四强选手,还致其重伤!你们越来越放肆了,真当我天南斗技会不敢翻脸不成!!??”

    “谷老,这件事,或许我们之间有些误会……”

    魁梧男子安东淡淡一笑,随即解释了起来。

    谁又能想到,这些事情的背后,竟然还有着如此千丝万缕的联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