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精神植民 第一百五十六话 正式对决的预感
    南屿帮的毁灭,不同的势力自然是有着不同的解读。然而最为敏感的,自然是其中的两个。

    “魁,魁爷,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一间宽阔的桑拿房中,一个形象有些猥琐的吊角眼男子谦恭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面色焦急地说道。

    那男人趴在按摩床上,一张巨大的纹身布满了整个肩背,看起来极为凶悍。他的身上是一个娇弱的妙龄女孩,女孩玉器般的小脚不断地在他背上踩踏着,使得男子不断发出真正舒爽愉悦的声音。

    “鼠强啊~~你好歹也是挂着一个强字的名讳,怎么胆子那么小?!”

    听到那男子的讥讽,吊角眼男子无奈的一笑,一脸卑微地说道:

    “我可比不了魁哥,您可是响当当的武术大师,打遍天下无敌手啊!我呢,就是靠这张嘴混饭吃,一旦被仇家找上门来,就只有认命的份儿。眼下南屿帮已经全灭了,那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的家伙肯定会冲我动手,魁哥您不帮忙我可就死定了啊!”

    “哼,狡猾的小子,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吗?罢了,我会给鸡哥说一声,叫他多派两个人过去给你撑场子,只要对方不是入形境界的大师,就别想翻出什么花来。”

    听到他这么一说,鼠强立刻喜笑颜开,千恩万谢之后,离开了这里。

    等鼠强离开之后,一旁的桑拿室中闪出了一个人来,正是青竹帮的老大,丧坤。他看了一眼门口,走到那纹身男子的身边,沉声道:“二哥,你这样帮他,真的好吗?那剥皮鼠的名声可是不怎么好,谁都不知道他有几两肉,说不定只是借我们的力量当盾牌使呢。”

    “他借我,我难道就不是借他?哼,哼哼~~~”

    那纹身男子轻蔑地一笑,说道,“别忘了我们现在的目的,他剥皮鼠既然借了我的人,不把他的老家贡献出来,偿还得了吗?”

    “二哥的意思是,清河镇……?”丧坤此时方才恍然大悟,不过也有些担忧地说道,“可那死老鼠,能答应吗?到时候恐怕他会死不认账吧。”

    “死不认账?哼~~!”

    纹身男子突然轻喝了一声,身下的木床顿时炸成碎片,而他的身体,却离奇地依旧这样毫不动摇地悬在半空中,只依靠着仅有的两根细木棍保持着身形。而他身上的那名妙龄少女,显然没料到竟然会有这样的变故,此时早已是吓得双腿发抖,勉强依靠着吊杆,方才能够保持不跌到的样子。

    只是这般情景,足以见出这纹身男子非同于一般的能力。一旁的丧坤更是双眼精光连连,充满了崇拜的神色。

    “在这东香市,还没有人吃了我丧魁的东西,敢赖账的!哼哼~~哼哼~~~哼哈哈哈~~~”

    狼藉的地面,惊恐的少女,狂热的魁梧男子,搭配着这一阵狂野的笑声,组成了一个极为怪异的画风。

    而此时,位于不远之外东香市区的某处,一间酒吧之中,气氛同样显得极为紧张。由于是白天,这里并没有多少人,但是此刻在场的人们,却没有一个轻松得下来。

    再过不久,便是栖皇会所与十三鹰最后见面的时间,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一份焦虑,虽然他们不时地看向一旁,心中多少也算有个底,但是心中依旧还是算不得踏实。

    此时吴文豪已经洗去了前一夜的血色,换上了一套新的皮衣皮裤,看起来既野性又帅气。他这样充满了男性阳刚之气的青年,对于在场的诸多年轻姑娘而言,绝对是属于大杀器的类型。即便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只是这么一坐,也是不断引得女人们的侧目。

    而油头俊坐在他身边,同样有些局促。吴文豪并没有来过栖皇会所,但是他的名头,这里的姑娘们却是不会不知道。众所周知,在年轻一代当中,吴文豪绝对算得上是响当当的精英人士,未来既有可能入主三皇会的骨干层面。因此这样年轻有为,却又豪气的男人,怎么会让他不坐立不安。

    “油头俊。”

    就在油头俊不断忸怩的时候,吴文豪突然开口说了一声。

    “啊,是,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吴文豪眉头一动,转头看了他一眼。

    “啊……啊,不不不,我,我刚才说胡话了,豪哥你说。”

    吴文豪没好气地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我是奉诚哥的命令,过来帮你们站场子,你给我说说清楚,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十三鹰的那一只小鸡跑来惹事儿了?”

    “回豪哥,是,是那个秋雁沈皓。”

    “哈?那只傻鸟?怎么敢这么嚣张?”

    吴文豪显然有些无法理解,“那小子见了老子,估计跑得比兔子还快,什么时候这么拽了?”

    “不,不光是十三鹰,这一次出面的,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说!”

    “还有秋沙鸡的人。”

    油头俊一咬牙,缩着头嘣了一句出来,随即偷偷地瞄了吴文豪一眼。

    谁知原本他以为吴文豪会有所顾忌,可此刻一听到这个名字,那粗野的男子反而剑眉一挺,冷笑了一声,“秋沙鸡,又是秋沙鸡,看来这帮小鸡仔儿,是想和我们正面开战了不是?好啊,正好让他们见识一下,凤凰面前,小鸡仔儿也敢嚣张!”

    说话间,时间已到正午。

    砰的一声,酒吧大门毫无预兆地被撞开,随即十几个人影接连涌了进来。

    站在最前面的,是两个人,其中一个,便是曾经见过面,油头俊口中排行十三鹰中第十一位的“秋雁”沈皓。而在他的身旁,有一个身穿着西装,带着一副圆形眼镜,其貌不扬的男子。

    看到这个眼镜男,吴文豪眼睛微微一眯,他能够感受到,比起那不入流的沈皓来说,这眼镜男明显要强悍了许多。他的身体周围,气流都隐隐有着顿滞的现象,显然也是一名懂得操纵罡气的武者。

    一群人气势汹汹,显然并不把栖皇会所的人放在眼里。他们鱼贯而入,也没四下打量,便径直走到了众人的面前。直到看到吴文豪的时候,沈皓方才目光一闪,表情略有些不自然,捏了捏手,问道:“吴文豪,你怎么会在这里?”

    “栖皇会所是我三皇子集团的产业,怎么,老子来看场子,不行?!”

    “看场子?哼~~!少来那一套,今天是我十三鹰和栖皇会所的谈判,和你们黄山盟没有任何关系,识相的,赶紧走,别不识抬举,趟这摊浑水!!”

    “笑~话!皓鸡崽儿,你什么时候这么得意了,以为身边有个养鸡的,就敢插一屁股毛,硬装鸡毛掸子了?”

    “你!!”

    “这位小兄弟。”此时,那眼镜男开口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谈话,看着吴文豪,镜片微微一闪,淡然地说道,“我看得出来,你也是练过一番武艺的。但是听人劝,吃饱饭,你显然未达造气境界,仅凭肉身,便想与我等大师对决,实属妄想。我见你也算是一个人才,这件事又与你无关,便放你一条生路,赶紧走吧。”

    “大~笑话!!你小子算是个什么东西?老子好歹是三皇会的人,若说与我无关,那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听到了他的质疑,眼镜男也是淡淡地一摇头,似乎极为怜惜地说道:

    “冥顽不灵,看来,这世上,又要少一个人才了。”

    话音未落,一道若有若无的气劲悄然窜出,直朝着吴文豪的膻中穴处直刺而去!

    见此情景,吴文豪双瞳猛地一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