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精神植民 第一百五十七话 疯狗看场谁人敢欺
    眼镜男的攻击来得突然,速度也是极快,明摆着就是打算出其不意,一招制敌!

    可谁知他快,吴文豪也不慢,直接大喝了一声,就势将眼前的桌子猛地一掀,朝着对方都扔了过去。

    砰!!

    一声轰鸣,那桌子毫无意外地在气劲冲击之下炸成了碎末,看起来威力惊人。可也就是如此,使得一时间大量的粉尘铺天盖地,竟然将整个空间笼罩了起来。

    “这,这是什么!?”

    沈皓哪儿会知道局面会这样发展,顿时惊叫了一声。而与此同时,吴文豪那狂放的声音却是如同雷霆落碧,炸在地上一阵狂响。

    “哈哈哈哈~~!!大师又如何,老子今天就要凡人噬师!!死!!”

    “该,该死!!中计了,吴文豪,你竟然敢设计陷害我!!我定要把这件事捅出去,让你们成为众矢之的!!!”

    “陷害?哼!!当你们偷袭平哥的时候,老子早就和你们没有任何道义可说了!!死!!!”

    就在吴文豪疯狂的嘶吼声中,一声又一声的悲鸣响起,显然在他的狂野攻击之下,十三鹰带来的人们,正在不断地被击溃。

    “该死,该死!!范大师,你怎么样,没事儿吧!?”

    沈皓一脸地惊恐,急忙大叫道。

    “没事,不用惊慌。区区小角色而已,不足挂齿。我只需……什,什么人!!不好!!你,你竟敢……”

    原本那眼镜男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悠然地说着话,可突然之间,却是画风一变,迷雾之中,响起了范大师惊恐的声音,不到两秒,声音便戛然而止。一时间,这房中出现了短暂的,异样的沉默,在场还有意识的人,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哈哈哈哈~~!!大师?不过如此!!”

    此时,吴文豪狂野的笑声顿时打破了这空间的沉默,让所有人有的惊有的喜,更是无法去理解现状。

    听声音,吴文豪显然已经狙杀了眼镜男范大师。但是怎么可能!?谁都知道,普通的习武者,无论多么厉害,绝不可能和懂得驭气的大师相提并论,这是武界的常识。可是……可是现在范大师已经没了声响,而吴文豪的声音却又是如此狂妄,即便再难以置信,还能有第二种解释吗?!

    这一仗,虽然并非事先计划,但是却莫名地成为了吴文豪走向下一步的重要战役。以下克上的功绩,不仅震撼了整个地下世界,更是让一直以来困扰着吴文豪的心魔被彻底地击溃,使得他终于迈上了下一个台阶。不过,这又是后话了。

    看着身后那厮杀已然停息的屋子,叶诚点了点头,身影快速地消失在了城市的背影中。

    一切的事情,来得太过突然,让他有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迫感,因此他必须在此之前,把所有的不利因素尽数抹除。在那个庞然大物展示出它的真身之前,叶诚决不能给自己留下任何不利的破绽。

    这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沥田帮!

    沥田帮,身为八大帮派之一,名头显然要远远大过之前的南屿帮,这也是叶诚并不打算直接出手剿灭它的原因。不是因为能力不足,而是因为牵扯太大。一个不小心,说不得在哪个想不到的地方,便会遭受到致命的打击。

    他不是神仙,他也不会狂妄,以为一切都会按照他的意愿行事,那是幻想故事里面的主角才会具备的逻辑。而他,即便有了超能力,但作为一个平凡的普通人,他依旧不具备这样的战略视野,没有足以控制全局的力量资源。因此,他只能比别人更小心,因为他现在唯一能依仗的,就只有他提前埋好的伏笔,还算是隐秘的身份。

    如何利用好自己的这个身份,可以说是叶诚现在最为重要的核心。

    此时还是白天,只是刚过了中午。在南区的一处集贸市场中,一个身穿着草绿色风衣的身影正走在人群之中。他带着一顶宽沿的爵士帽,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可在那风衣之中,若隐若现的一件黑色的衣服,却会让这里的许多人一阵心惊。

    这算是一个赌博,但是此刻的叶诚却是不得不赌。

    经过了又一次的打扮,他来到了这个地方,这个属于另一个巨大帮派的势力圈。

    在这里转悠了一阵之后,他终于找到了黄山盟中三叔所说的那一处地点。这是一个有些古老的祠堂,至少原本应该是祠堂,此时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简单的关帝庙。

    祠堂的玄关处,便是一座与人等比的关帝像,站在门口便能看得清楚。而门旁则还站着手持偃月刀的周仓像,不管是哪一个,形象都十分逼真,显然造像者花费了不少的心血。

    只是看到这个景色,一般人也就可以知道,这座庙宇的主人,到底对关二爷痴迷到了什么程度。

    来到门口,叶诚点了点头,也没多言,便直接走了进去。他的步伐既快又轻巧,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一旁看院的汉子还没反应过来,只是微微一愣,叶诚便已走了进去。

    “这,这,不好!!”

    那汉子半晌才回过神来,急忙惊叫了一声,追着叶诚的脚步就冲进了庙中。可此时,叶诚早已来到了关帝庙的大堂。

    大堂之中,一尊巨型的关公坐榻看书像立在堂中,一名魁梧粗犷的男子此时正襟危坐在像前,双目微闭,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听到了外面的骚动,他浓眉微微一动,一脸不悦地睁开了双眼,转过头去正打算喝骂一声。然而那声音还未出来,便立刻又咽了回去。

    看着眼前的这个身影,他充满了煞气怒意的脸上,彻底地呆滞住了。一脸的横肉,就像是遇见了神佛鬼怪一般,僵硬在那里,连皱起的褶子,都不带颤动半分。

    “你,你……”

    看着眼前的这个身影,魁梧粗犷的男子声音颤抖着,半晌说不出话来。

    而在他的豹目注视之下,那爵士帽缓缓地抬了起来,露出了一张黑白相间的面具。面具之下,一双璀璨的眼睛微微一动,淡淡地笑道:

    “豉油辉,好久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