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精神植民 第一百七十五话 被认出来了?
    一次再普通不过的握手,对于叶诚而言,绝对算得上又是一个人生的重大转折。不管在脑海之中重复过多少次,但真的面对着真人的时候,那一份悸动和满足,绝对不是模拟或者yy能够比拟的。

    更何况,紫音就和他所想象的一样,不,应该说比想象的更好,这让他简直觉得自己就跟买中了巨额彩票一样。

    现在,两人坐在离会展中心不远的一家饭馆里,一边吃着饭,一边闲聊着。

    这饭馆,虽然店面十分干净,但是毕竟房屋老旧,环境只能说很一般,或许就比大排档好上那么一点儿。叶诚不是没提议过去环境好一点儿的地方吃饭,可是架不住紫音一再地坚持,于是只得作罢。

    店主是一个大约六十多岁的大娘,生活的沧桑已经完全刻在了她的脸与手上的每一处皱纹里。看到紫音领着叶诚进来,大娘立刻便笑着迎了上来。

    带着叶诚,紫音选了街边的一张桌子,麻利地点了几个小菜。看着她点的菜,叶诚都不免有些害臊。哪儿有第一次请女神吃饭,吃小吃的,这些东西,如果不是请杜南,哪怕是尹月月,他估计都不太好意思。

    很快,食物便陆续地上了桌,看着眼前这些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食物,叶诚也是眉头一皱,看了一眼紫音笑眯眯的脸,尴尬地一笑,夹起一块肠粉塞到了嘴里。

    “嗯……?”

    谁知这再普通不过的食物送进口中,叶诚下意识地哼了一声。

    “怎么样?意外吧?”

    紫音拿起了一柄勺,左手轻轻地将头发扶着,露出了雪白的脖颈。然后她小嘴一张,喝了一口粥,随即抬起头,看着他笑眯眯地说道,

    “食物就和人一样,环境只是衣裳。好看什么的,都是虚的,真正是否好,还是得看内在。别看这小店不起眼,但是他们家做出来的东西,在安鹏市,绝对算得上拿得出手的。”

    “小姐,你这话说得是有道理,可是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听,怎么都觉得是在打击人。”

    叶诚虽然也是认同地点了点头,但也不免无奈地苦笑了一声。

    虽说他真不怎么会聊天,但是这话也是事实。一个拥有倾国之姿的女孩,却在那里说外貌不重要,搁谁听来,不觉得这是一句讽刺。

    “怎么,你也觉得我是在无病呻吟吗?”

    “那倒不是,我很赞同你说的话。只是从普通人的角度看来,这样的话,站在你的这条件说出来,让别人很难接受就是了。”

    “那我又能怎么办?因为这样就剥夺了我说话的权利了嘛?这不是歧视是什么?”

    “歧视……”这个角度还真是新颖得有些过了头,让叶诚一下不禁哑然。谁能想到,样貌好也会成为一种被歧视的标准?不过站在紫音的角度来说,却的确是这样。

    “也不完全是歧视啦,所谓的感同才能身受,大部分人都是这样,只会对和自己相似的人,才能有共鸣。你拥有着别人没有的东西,在他们看来,自然是无法将你和他们划为同类的。无法成为同类,自然话也就不易被认同就是了。”

    “……说得倒是有些道理,那你呢?遇到和你不是同类的人,怎么办?难道就不相处了?”

    紫音沉吟着点了点头,随即看着叶诚,好奇地问道。

    “这……”叶诚还真是第一次考虑过这种问题,一下让他有些语塞。是啊,紫音是这样,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现在的他,一直在掩饰着自己的身份,虽然并不是刻意而为,但是谁又知道他不是在担心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身边人那无法理解的目光。从底层爬出来他,太清楚了,异类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或许就像你说的吧,我没法不和别人相处,也就只能隐藏真实的自己吧……”

    “那现在呢,你对我也是隐藏着真实的自己吗?”

    “…………这。”

    谁知道这话题聊着聊着,突然一下转到了这个方向,让叶诚有些猝不及防,一下呆住了。

    他呆呆地看着紫音,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甚至于都不知道,紫音问这个问题,是不是有着特别的目的。

    看着叶诚错愕呆滞的模样,紫音淡淡一笑,看向了门外,幽幽地说道:“我一直在想,我活在这个世上,是不是早已注定了一切。因为这些无法控制的外在因素,我只能得到别人别有目的的目光与‘善意’,如果我不是这样,还有人会在意我吗?”

    说到这里,紫音不知为何,目光微微一暗,闪过了一道哀怨的光,就像是放弃了一切一样,面容之上,竟然变得暗沉了许多。

    “比如说,我如果不是这样,那走在路上,遇到了什么危险,谁又会管我的死活呢……”

    “我会啊!”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但看到她这模样,叶诚突然心中一痛,下意识地叫道。

    “嗯,我相信。”

    听到了他的这句话,紫音瞬间再度绽开了笑颜,看着他微微地点了点头。这样的一笑,对于现在的叶诚来说,便是最大褒奖了。

    又说了一些有的没的,两人将饭吃完之后,紫音便整理了一下妆容,准备再度朝着会场走去。而叶诚,也在这时接到了关安娜的电话,知道下午有着安排。

    于是,两人便在店门口相互道别。而正在叶诚搜肠刮肚,想着要怎么说的时候,紫音双眼一弯,笑眯眯地说道:“今天谢谢你了,下次我们再见吧。对了,你的手没事儿了吧?以后帮人解围还是要注意一些。”

    听到她这么没来由的一句话,叶诚愣了一下,本能地想到之前手撕椰子壳的事情,连忙捏了捏手,示意没事儿。

    “那就好,以后还是要小心,毕竟伤口流血很容易感染的。那么,再见咯~~”

    紫音侧弯着腰甜甜地笑了笑,随即优雅地转过身,朝着会展中心走了回去。

    看着她的背影,叶诚一直静静地站在原地,始终不愿挪动一步。直到她的身影拐过了花坛,彻底消失在视野中,又回味了片刻之后,叶诚方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就跟打了鸡血一样,重重地挥了一拳。

    “yes!yes!!!哦~~~!!”

    原地跟傻子一样手舞足蹈了一番之后,他方才回想起紫音之前最后的一句话,又愣住了。

    “流……流血??这……难道说……她认出我了?不不不~~怎么可能~~”

    也觉得自己估计是想太多了,叶诚手一摊,收拾了心神,朝着酒店走了回去。

    而在远处的花坛后面,听到了他离开的声音,紫音再度闪了出来,看着叶诚的背影,眼中充满了一种复杂的情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