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道灵途〕〔安宁一世〕〔嫡大小姐之丹药师〕〔我是小说里共同的〕〔光之隐曜〕〔异界之最弱龙骑士〕〔我穿越成了老年机〕〔逐世启示录〕〔墨獠之魂〕〔噬天狂尊〕〔绝世神皇〕〔我真不是剑仙〕〔神话之最强召唤〕〔巫神创世纪〕〔第一妖主〕〔我死后一万年〕〔哎呦一起奋斗吧〕〔迟到魔王的奶爸人〕〔先生你是谁〕〔大巫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兵 第340章、孑然一身,孤傲不群!
    第340章、孑然一身,孤傲不群!

    摇了摇头,秦风便抛开了有关李秋雪的一切思绪。

    回过神,秦风看了云清荣两眼,不由笑道:“当时那老头子昏迷不醒,醒来后,你说你是救的不就行了?这样他还会记你一个人情,对你的云家也大有裨益,反正我也无所谓这东西。”

    云清荣闻言怔然。

    仇家的人情,这家伙居然都无所谓?

    云清荣觉得自己要重新认识一番秦风了,虽说他早就暗中调查过秦风,但后者那空白的七年,却是充满了神秘感,他不认为秦风是不知道仇家的强大,而秦风此时表现出来的淡然,也显然不是在作假装逼。

    秦风,是真的不在乎仇家的人情!

    换言之,在华夏境内,一个人是需要多大的信心,才能做到对仇家的人情都如此淡然无所谓?而信心,往往又都是和自身的能耐对等平衡!

    云清荣莫名有些庆幸,云家在此之前并没有得罪过秦风这号人物。

    “话虽这么说,但我云清荣一把年纪了,礼义廉耻还是能分明的。”云清荣笑了笑,说道:“仇老明明是秦风兄弟所救,这是你的功劳,倘若我将这功劳揽到自己身上,那岂不是小偷行为么?”

    “你倒是挺有傲骨。”秦风发笑。

    “谈不上傲骨,只是知恩图报,人之根本罢了。”云清荣笑道:“那日秦风兄弟出手相助,已是对我云家有重恩,我若再贪心,那就实在不是人了啊。”

    “知恩图报,人之根本……”秦风苦笑喃喃:“有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有人却不管你如何付出,都视若未见。”

    云清荣:“秦风兄弟说什么?”

    “没什么。”秦风笑了笑:“回去告诉那老头吧,见我就不必了,救人是德,当时对我而言不过举手之劳,倘若真是什么重病,素不相识的我也不会出手麻烦,谈不上恩情。”

    “不不不,秦风兄弟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对你来讲是举手之劳,但对仇老来讲,确确实实就是救命之恩了啊!”

    云清荣认真说道:“况且我出门前,仇老便特地吩咐过,务必要请你到他面前聊几句,倘若不是他老人家身体不好,甚至都要跟我一起出来找你了,这事情我要是不给他办好,他可饶不了我啊!”

    秦风:“……”

    没等秦风再开口,云清荣便又拱手说道:“云某只是个跑路的,还望秦风兄弟不要太为难,你若是不答应,我可没脸回去见仇老了。”

    面对云清荣的纠缠,秦风哭笑不得,只能答应:“好吧,那我改天去拜访云家。”

    “改天?”云清荣怔然:“现在不行吗?”

    “现在没心情。”

    秦风叹了口气,摆手转身,抬起脚步继续往北方行去。

    月光下的男人,走在寂寥冷清的油柏公路上,孑然一身,挺拔的身影被拉得极长,时而显得缥缈潇洒,时而又让人感觉孤傲不群,别有韵味。

    云清荣望着那逐渐远去的背影,浓眉轻皱,却是不再追逐。

    他知道,若是再追逐下去,秦风恐怕就要翻脸了……

    “云爷……”等秦风走远,一个保镖忍不住出声:“这小子是不是太狂傲自大了?仇老给他面子,他居然还谈心情?这……”

    “金鳞岂是池中物。”云清荣悠悠的叹了口气:“或许在他眼里,即便是仇老,也不过是普通人吧!”

    保镖:“……”

    如果是真的,那这年纪轻轻的秦风,未免也太牛掰了吧?

    ……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羊城北郊有一座荒山,山高入云,位于山顶,几乎可以俯览到整座羊城,深夜时分,那满城的灯光,五彩缤纷,煞是惊艳。

    一个年轻男人躺在悬崖旁,感受着身旁不断拂过的冷风,时不时的看两眼羊城的夜景,面无表情,眼神空洞,无惧左边半寸的万丈悬崖,也无感那不夜之城的绚烂多姿。

    哀莫过于心不死!

    “唉!”

    幽幽夜空下,男人的一声叹息,在山林间回荡不休,充满了无奈和自嘲。

    男人,就是秦风。

    他为自己感到可怜。

    李秋雪的不信任,深深的伤害了他,可他现在独自一人,脑子里却还都是李秋雪,不能自控的想到两人间的无数过往,一幕幕宛如刚刚经历过的各种画面,就如泉水一般不断上涌,无法抑制。

    想到自己要离开,秦风竟是有些心慌,有些不舍。

    这种优柔寡断,是秦风从未有过的。

    “难道我已经非她不可了么?”

    秦风喃喃自语,沉重的心情,让他此刻特别想念酒。

    酒香扑鼻。

    秦风剑眉动了动,偏头望去,只见不远处出现了一道漆黑的身影。

    那人披着一身斗篷,遮盖了浑身上下几乎所有部位,隐隐露出的苍白下巴,看着颇为阴森冰冷,而此时在他手中,则是有着一坛老酒。

    秦风笑了笑:“你怎么来了?”

    “蛇之眼在哪,蛇君便在哪。”黑影沉声说道:“蛇之眼与奴才时刻想通,主人的悲伤情绪,蛇之眼能感觉到,所以奴才特地为主人带些酒过来。”

    秦风一阵哑然:“这酒有毒?”

    蛇君脸色惊变:“奴才不敢!”

    “和你开个玩笑罢了。”秦风笑了笑:“没想到你这怪物倒也有人性,要么一起喝点?”

    “主仆身份有差,奴才不配和主人一起喝酒。”蛇君奉上手中的酒坛子。

    秦风接过酒坛,打开盖子便张开大嘴一阵猛灌,一口气灌了大半坛酒后,秦风痛快的砸了咂嘴,这才调侃出声:“什么身份有差?你是不能喝酒才这样说的吧?”

    蛇君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主人慧眼,蛇君一脉,的确不能喝酒,但凡沾上一滴酒,便会重伤难治,修为尽失,再也无法掌控蛇类。”

    “看来只能我一个人喝了。”

    秦风摇了摇头,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蛇君远远的站着,望着秦风坐在悬崖边买醉的画面,他面无表情,什么话都没说,什么动作也没有,就如一座雕塑,安静而卑微的站在一旁。

    酒喝完了,天也快亮了。

    望着天边隐隐浮现的鱼肚白,秦风眼神迷惘。

    新的一天很快就要到来,而他,却还没想清楚,自己该何去何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楼主大人求放过〕〔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众神塔〕〔生命法典〕〔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