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戮剑客 第六章 血仇
    赵尺此人仅仅活了20年,做了一辈子的花花公子,最后像烟花绽放般地逝去。除了吸收了他所有记忆的楚云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谁也无法想象一个花花公子的爱国之心会如此偏执而强烈。

    这一切只发生在一瞬之间,楚云磕完第五个头起来的时候已经完全吸收了赵尺的记忆。他站了起来,伸出左手食指使劲地往石壁上一抹。石壁尖锐粗糙,食指立马鲜血淋漓,血液流到石壁之上,一把乌黑的古朴小剑便显现出来,落入楚云的掌心,立马就溶了进去。

    这把小剑便是赵尺在传承之中得到的杀剑。

    这把杀剑可是大有来头。乃是上个纪元大夏王朝镇压气运的宝物。其一尺的剑身乃是大夏王朝护国神兽龙雀无坚不摧的命羽所制。

    大夏王朝离现在实在是太久远了,久到现在的史官都无法确定到底是否有这一段历史。赵尺也是在接受传承之后才确信大夏真的存在过。

    他传承中有两部功法,一为《龙雀祭祀法》。此法本身就有资格成为绝世的传承。是一套自成系统包括战技,行气技巧,功法,炼体法门的完整功法。除了按部就班的修炼,《龙雀祭祀法》独到之处在于可以以自己亲手杀死之物的气血祭祀冥冥中的龙雀,获得境界的迅速精进和恢复伤势。其第一重为炼羽。

    第二部为《龙雀观想法》。这龙雀观想法与其说他是一部功法,倒不如说其是一副图。一只娇小的雀儿周身密布坚硬的黑羽,一条虬龙盘绕其身。它翱翔在九天之上,四周是罡风雷电嘴巴对着东海张开,一口就吞食上百条龙。观想此图,便可壮大元神。

    这两部功法无可谓不是稀世珍宝,但令楚云最开心的却是得知这座森林另一边整个大陆的消息。

    那些穿着黑甲的精锐骑兵名为虎豹骑,是整个大秦最精锐的骑兵,每一位都至少是十夫长的实力。

    而这座森林名为莽荒森林。以其中多是力能抗山,肉身无敌的荒兽而得名。这座森林中有一件怪事,谁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立了一道封印将森林两边隔开,互不相通。楚云有赵尺的记忆便知道这封印肉身禁止通行,元神则越过不碍。

    不过封印毕竟是死的,死物就会有破绽。当年赵尺还是花花公子的时候,整个大陆还掀起过研究这片封印的热潮。最后的结论是“在这个封印门户的节点位置,集合五位圣级高手的力量,在王级高手的引导下精确地打击在封印的一个点上。便能暂时破开封印。但通过封印人实力必须限制在百夫长之下,要不然就会激起整个封印暴动”

    “想必是大秦有哪位高手出手将他们送过来的。”楚云以赵尺记忆里的信息估量。送人过来便是在硬抗封印,这么大的阵仗万万不可能再为了区区几个虎豹骑再度出手将其接收回来。这些虎豹骑肯定有更重要的任务要执行。

    而且这片封印是完全隔绝感知的。

    所以,综合这之上的信息,楚云得出了一个结论:只要我守住封印的门户,等虎豹骑归来,便能坐收渔翁之利。杀了这些虎豹骑,秦国肯定不会心疼,抢了他们想要得到的宝物.才算戳到要害。

    楚云蹲在山洞口,手中把玩着那颗夜明玉,慢慢地将这条逻辑线理清楚。他的脸上先流露出能够报仇的喜悦,随即笑容慢慢垮掉,最后眼神变得锐利。他站了起来,手指上全是被自己掐的鲜血。

    鲜血慢慢洒在地上,楚云自己却恍若不知,他手一挥,掌心杀剑浮现,如同蝴蝶穿花将自己束着的长发割下,抛入山洞之中。

    杀剑化为一把三尺长剑落到楚云手里。楚云双手握住剑,一剑一剑地对山洞上方的崖壁砍去。这崖壁在楚云的眼里似乎变成了一个个虎豹骑。

    楚云一边砍,一边笑,眼泪从眶中落下。杀剑削铁如泥,将崖壁削成碎石,把洞口堵得严严实实。

    他在为自己立一个衣冠冢。此去便是一条不归路,楚云害怕自己又会胆怯,又会逃跑,将自己的生命先葬在这里。他已经做好了和虎豹骑同归于尽的准备。

    虎豹骑有十夫长的实力,配合胯下骏马,和优良的装备,具有一个冲刺瞬杀豺狼的实力。原本仅凭楚云是万万不可能撼动虎豹骑一根汗毛的。

    原本楚云只是北方的蛮人,并不清楚仇敌的可怕,心中自然存着报仇的希望,但现在有了赵尺的记忆,清楚了虎豹骑的可怕,内心深深地陷入了绝望。

    但天见犹怜,这突然的机遇让楚云有了无尽的潜力。他接下来需要的做的只有杀戮,杀戮能让他迅速地变强。

    楚云将洞口堵死,手一松,杀剑随即没入掌心。他再次跪了下来,磕起了头。“赵兄,谢谢你。秦国人不理解你。甚至赵国的百姓王室不理解你。但我理解你。我知道你只是想守护赵国,用杀戮荡平所有障碍。我们是一样的。”

    楚云顿了顿,声音沙哑地说“我知道你想夺舍我,但我还是感谢你。秦国是我们相同的敌人。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你没夺舍成功。但既然最后是我活下来了,这把剑就暂且我拿着。我会死在杀秦国士兵的路上。”

    楚云磕完头,抹抹头上的血印,转身离去。这时天已经快要黑了,森林吹来阵阵凉爽的微风。他看着西垂的太阳,心中燃起了希望。

    “再给你一次机会,这次还逃跑,命就是我的了”神秘人的声音在其耳边回荡,虚幻而渺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