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戮剑客 孤影独立,未来可期
    扶苏还没说话,楚云便拔出剑,一剑收割一条性命,一件收割一条性命,将他们全部斩杀。

    他左手按住右手,止住右手的颤抖,将噬嬴剑收回掌心。“后续的事,你不需要调查。我有自己的办法。”楚云面无表情地扶苏说道,“接下来,你只要负责送我离开封印之地。你我互不相欠。”

    在他眼中这大秦太子的命比不上自己村中的一株草。

    扶苏脸上阴晴不定,正要开口,李天一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扶苏最终什么都没说,点了点头。

    接下来,几人便走到莽荒森林的尽头,那片隐藏着封印的地方。

    这里的树木与莽荒森林深处的生意盎然不同,每棵树都在落叶,叶子变得枯黄,显得甚是萧条。

    楚云听李天一说封印就在森林中。

    扶苏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等到太阳升到头顶,他向身后三人示意,率先走进森林。森林中罕见地有一片空地,一个矮小的树苗孤零零地长在最中间。

    扶苏一脚跨过整个人便从三人视线里消失。李天一和裘仙子来时就走得这条通道,此时没有一丝惊讶。楚云此时自然不能退缩,他心中是血海深仇,心一横也跟着走了进去。

    封印的另一边便没有森林,取而代之的是广袤的草原。

    一支百战雄师整齐列队,翘首以盼。站在军队正前方的是一位大腹便便,头戴红色圆顶帽子,身穿红紫色蟒袍的太监。

    “微臣赵高恭迎太子回国。”赵高脸上带着谄媚,五体投地跪下迎接,太监的声音尖锐刺耳。

    “虎豹骑第二营全体将士恭迎太子回国”身后的数百虎豹骑一齐下马跪倒,他们声音铿锵有力,动作整齐。大秦的铁血作风展露得淋漓尽致。

    “对匈奴地一战咱们胜了?”扶苏不禁感动自豪。这就是大秦的军队,这就是大秦的风采。

    赵高从地上一跃而起,跑到扶苏面前,谄媚地笑道。他身形肺泡,动作却很流畅,显得有些滑稽。“那边北蛮子两天前就被咱们全打跑了,王旗和匈奴王后已经随班师回朝的军队运回咸阳了。草原上都是些溃军不成气候。”他顿了下,面露难色“臣倒是想所有虎豹骑都留下来迎接殿下。但白起那厮怎么也不同意。”

    这赵高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怀歹意,这就开始在扶苏面前给扶苏上眼药。

    “不碍事的,武安君是国之栋梁。你与本王相识不深。本王不是那种不识大体之人”扶苏平静地说道。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李斯,看见你爷爷我为何不来问好。”李天一也不知道和这李斯有什么恩怨纠葛,在众多将士面前公然羞辱于他。

    李斯一听,一张肥脸是红了又紫,紫了又红,就像是表演变脸一样,甚是精彩。他头一低,再抬头又恢复平静,脸上依然挂着谄媚的笑容“爷爷最近身体可好,孙儿在这呢?”

    李天一毫不留情“孙子儿滚吧,爷爷好着呢?!你瞧瞧这是你奶奶。”他在“孙子”二字上加重读音,丝毫不掩饰话语中的讥讽。

    奶奶自然指的是他搂在怀里的裘仙子。要是往常李天一这么说,裘仙子定是横眉冷对,咬牙切齿恨不得拿出法宝砸死这人,现在却是眉毛一挑,嘴唇微抿甚是娇羞。

    李天一表面上开怀大笑,有种终于抱得美人归的狂喜,内心却是冷笑连连“临阵脱逃,陷太子于险地且坏了皇上的大计。道院不但不会庇护于你,还会把你撇得一干二净。自知死罪难逃这才委身于我。但你这毒妇又怎么知道一切都是我安排的呢?”

    另一方面,李斯不想理会这泼皮,装作没有听见。他眼乌珠子机灵地一转,瞥到了站在一边,赶紧扯开话题“这位公子又是何人?”

    “这是,本王的……救命恩人”扶苏还是有些膈应楚云斩杀虎豹骑,所以言语之中有些停顿。但人这性格生好了,扶苏绝不会因此迁怒于他。

    楚云见李斯提到自己,便借这个机会提出分道扬镳。他只是一说,也不听扶苏的回答,转头就走。赤脚,破衣,长发,大步流星甚是潇洒。

    然后他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衣物划破空气射来,楚云没有回头,抬手接住。

    手中的是一套衣物和一只奇怪的金属盒子。

    耳边穿来李天一的呼喊“送你一套衣服,我的朋友总不能像个乞丐一样。这衣服你好好穿着,有惊喜!里面那个是手机,你也不用管他是什么。等你要到咸阳寻我,我自然能联系得上你。”

    夕阳的余晖,干枯破碎的草地,陈旧满是疮痍的城墙。一个少年牵着一匹马站在城墙外。马是骨瘦如柴的老马。少年脸上带着沧桑身上穿着密布破洞的衣服,影子被拉得很长。

    这人正是楚云。他在与扶苏一行人分开之后,从原先匈奴的领地,那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往南走。一路上,楚云看到的是遍地的尸体,天上鸣叫的是食腐的乌鸦。

    马是从一伙准备打劫一个小部落的溃军中抢来的。这个小部落里的成年男性全部战死在沙场上了,自己的家园却要遭受以前勉强算是的袍泽抢夺。

    除此之外,楚云还在这群溃军中抢来了一些金银珠宝,看来这个部落不是他们第一次下手的地方。手上染着自己种族的血,楚云屠杀起来没有任何负罪感。

    衣服是李天一给的。他说的惊喜果然是这套衣服上也被镶上了莫名其妙的金属碎片和撕开了许许多多的破洞。

    眼前的城市属于以前的赵国,现在的大秦。城墙并不高大,却伤痕累累,可以想象得到这座城墙上下留下了多少将士的鲜血。其上刀痕,剑痕大多是秦人攻城时留下的。赵国人除了贵族和王室,就连一座城墙也在拼尽全力地守护自己的国家。

    楚云叹了一口气,牵着瘦马,形影相吊地走入了这座城市—九原。楚云现在没有家,他继承了赵尺的记忆,所以赵国便是他的第二故乡。

    故乡是什么,就是自己脑海中记忆最多的那片地方。

    如今的九原并不繁华,甚至有些衰败。并不宽敞的街道边,小贩摆着地毯叫卖着自己的商品。街上寥寥几个行人。小贩所卖地只是一些自家中的农作物,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小贩们却叫卖地很卖力,因为他们能不能卖出去东西就决定了今天家里的妻儿能不能吃到其余的食品,而不是连续一个月一餐吃一块番薯。

    楚云看着这一切,心生沧凉。原本大仇得报的喜悦(杀尽了直接原因,还没改变根本原因),走到广阔新天地的好奇都被冲淡。

    “这便是大秦统治下的赵国吗?战争不应该已经结束了吗?”

    九原是以前赵国的一座小城,从古到今都没有琼楼玉宇,繁华市井。但至少在赵尺的记忆里,当时这些小贩叫卖的都是一些糖人儿,冰糖葫芦和一些孩子们喜欢的小玩意儿。

    楚云神情有些恍惚,他慢慢地走在街道正中间,好在道上也见不到几个人,两旁的房屋也是门窗紧闭。

    突然他听到马鞭急促抽动的空气爆炸声和马儿高亢而痛苦地嘶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