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福运娇娇女〕〔帝世无双〕〔天神诀〕〔我家后门通洪荒〕〔穿书后她成了恶毒〕〔我有一座诸天城〕〔夫人她只想当首辅〕〔星际破烂女王〕〔全能甜妻,超有钱〕〔祁少你的宠妻额度〕〔快穿之宿主又逆袭〕〔赘婿神医〕〔武道剑主〕〔九国〕〔都市终极高手〕〔盖世〕〔影后的嘴开过光〕〔如果能少爱你一点〕〔衣手遮天〕〔我的佛系田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港乐时代 第一章 彗星来的那一夜
    羊城的一个城中村出租屋的房间里,柔和的led灯光下,男子坐在书桌前忙碌着什么,神情十分专注,显得一丝不苟。

    许久,男子终于伸了伸懒腰,站了起来,拿起了杯子,重新打开烧水壶,把水烧滚后,泡上一壶热腾腾的铁观音,又坐回了书桌前低首伏笔。

    今天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情侣们出双入对趁着这良辰美景等着倒数跨年,小迷妹们则抱着电视手机看着几大卫视的跨年晚会,守候着他们的偶像的出现。

    而卢东杰在干嘛?他算是有出息的了,他在写一份计划书。

    卢东杰毕业于一所二流的艺术学院,学的是音乐传播学专业,毕业后在电台当过幕后,也给酒吧的乐队当过伴奏,也曾在录音棚给人录过口水歌。

    后来赶上了网络流行歌曲的浪潮,加入了一个中型的唱片公司,参与编曲和监制工作,浑浑噩噩几年也就过去了。

    现在,他终于也成了失业大军的一员。

    随着网络数字音乐的兴起,加上盗版音乐的推波助澜,唱片市场的寒冬一波接一波,他就职的唱片公司也倒闭了,老板带着他的小姨子.....不好意思,拿错剧本了。

    “噼啪”正当卢东杰文思泉涌、下笔有神之时,屋内陷入一片漆黑。

    “我叼雷老姆啊,搞乜鬼啊”

    “死扑街啊,又搞卵咩”

    这么生动有趣的话语自然不是出自卢东杰之口了,是街坊们对某些单位的亲切问候语。

    按电老虎的说法,夏天是用电高峰高负荷运行导致跳闸,冬天又说是电线老化导致设备问题,他们总有一套自圆其说的借口。

    “嘟”手机弹出电量不足20%的警告,祸不单行,卢东杰干脆把其他乱七八糟耗电功能全关掉,扔在一旁,又坐回椅子上,身体靠后仰着,双手抱着后脑勺,不知再想着什么。

    繁华闹市,万家灯火,始终也有被遗忘的阑珊处。

    黑暗之中倏然有一抹亮光,来自街道办关于停电通知的短信,卢东杰斜眼看了一下,冷笑了。

    卢东杰站起来抄起手机打开电筒,走到角落处的储物柜蹲了下来,翻箱倒柜周折一番,终于找到了这个抽奖中的小绿绿收音机,拆开了细致的包装后,通体墨绿色的收音机依然如新。

    找到两节5号电池装了上去,拨开关,拉天线,调频道,熟练地一气呵成。

    “滋...滋”信号不太好?卢东杰挠了挠头,站起来换个位置继续。

    “据路边社消息,今天晚上23时55分,一颗米勒彗星将会从地球三百公里的距离高速掠过,届时可能会对我国局部地区造成持续几分钟的电磁波信号影响,有天文兴趣爱好的听众朋友们.....滋....滋”终于有声音了,虽然有些嘈杂,卢东杰想再听清楚一点,将调频开关细微左右旋转,但却找不到刚才的那个频率的电台了,说好“永不消逝的电波”呢?

    “这里是......人民广播电台....之声”换了几处位置,声音还是隐隐约约、断断续续。

    卢东杰望了望一片漆黑屋内,把收音机放下,拿了件外套披上,径直往楼下走了下去。

    不一会儿,便看到他一手抱了半箱啤酒,另一只手还拿着两包花生,进了屋后抄起收音机继续往楼梯走,在楼顶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把东西放置好。

    此时的天台上被远处高层建筑的霓虹照射着,颇有几分如梦似幻般的色彩。

    从这里眺望,不远处的羊城大道上依旧车水马龙,更远处那座被灯光交织的小蛮腰更是分外妖娆。

    “这个城市的风很大,孤独的人总是晚回家,感谢此时仍有你们的陪伴,节目最后送上一首《都是夜归人》,晚安”收音机里清晰传来了主持人温柔的声音。

    “砰”卢东杰用牙咬开看盖子,爽快地喝了一大口,很久没有这样一个人静静喝酒了,不是跟猪朋狗友的觥筹交错,也不是人情世故的推杯换盏,就是单纯的想饮酒。

    “我们于是流浪这座夜的城市

    彷徨着彷徨

    迷惘着迷惘

    选择在月光下被遗忘.....”

    看着这座繁华热闹的不夜城,听着许美静的《都是夜归人》,卢东杰顿时在内心深处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伤感和落寞。

    都说逃离北上广,可谁愿意逃离这座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大都市啊,到头来还不是甘心情愿地被束缚在这循环着日复一日的钢铁森林中。

    一瓶、两瓶、三瓶,卢东杰眼中的这座城市更加色彩斑斓了。

    “听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央广之声正在为您直播的《千里共良宵》,感谢您深宵的守候,我是姚辰,今晚由我陪伴大家度过这个跨年之夜”

    “很荣幸,此时此刻相隔千里,仍有电波让我们彼此相连。趁着2019新年的钟声还没敲响,就着夜色说说我们终将逝去的2018”

    正在剥着花生吃的卢东杰,听到这手中也不由一顿,苦笑了,是啊,刹那自己就快三十岁了,时日无多,哪敢再偷懒。

    “听闻爱情,十有九伤,听闻过往,十有九悲。但2018年注定是个难以忘怀的一年。

    因为这一年里,发生了太多令人猝不及防的事情,这一年里,我们儿时所熟悉的人,也开始一个一个离我们而去。

    他们当中,既有我们熟知的,那个超越时间空间的宇宙之王霍金,

    也有我们陌生的,但在华语电影当中举足轻重的邹纹怀。

    时间带走了那个嬉笑怒骂狂放一生的李傲,

    也不曾留情地捎上了那个妙趣横生的李泳。

    江湖的国度里不再有金镛,

    而漫威的世界也不再有斯坦李。

    一个时代就这样落幕了。

    年少的回忆逐渐褪去,道上一句迟来的感谢。”

    听着主持有些伤感地娓娓道来,卢东杰也不由悲从中来,将手中的小半瓶举向夜空,有些哽咽的说道:“谢谢”便一饮而尽。

    卢东杰抹了抹嘴巴,掏出了手机,也不顾那所剩无几的电量,但在通讯录翻了许久,最终也没按下去。

    满堂花醉三千客,却无一人是知己。

    卢东杰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拿起酒樽继续喝着。

    “人生短短几个秋啊

    不醉不罢休

    东边儿我的美人哪

    西边儿黄河流

    来呀来个酒啊

    不醉不罢休

    愁情烦事别放心头”

    喝着喝着,卢东杰不知为何唱起了歌,虽然听起来似鬼哭狼嚎,但感情投入却不减几分。

    一首接一首,一瓶接着一瓶,酒与歌在这四下无人的夜,却是相得益彰。

    “2018年所剩下的最后五分钟,一首经典老歌《yesterday onec more》致意缅怀他们,感谢他们陪我们度过了漫长的岁月”

    “呸”卢东杰也咬开了最后一只酒的瓶盖,听着海心沙广场方向的人潮声浪逐渐汹涌,不由想到了一句话,孤独一个人的狂欢,而狂欢是一群人的孤独。

    “叮咚”手机的消息提示声,这是卢东杰设置特别关注qq空间更新的提醒,不过现在的人都在玩微信朋友圈了,这个老古董的社交平台,恐怕也只有那些怀旧的人才念念不忘吧。

    卢东杰打了个酒嗝,摇了摇脑袋,想要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左手晃晃悠悠掏出了手机,点亮了屏幕,眼中似乎有重影,依旧看不清。

    当卢东杰努力眯了眯眼,目光的焦点重新聚集在屏幕之中,不由浑身一颤抖,看到了自己刚分手不到一年的前女友更新一条说说,写着“2018有你相伴,2019有我相随”下面还有一张两人亲密依偎的合照。

    卢东杰顿时一股悲切的怨气直冲脑海,手指狂点着删除,但一切徒劳无功,手机上显示当前网络异常,连手机上那张合照上甜蜜的两人似乎都正在嘲笑着他的幼稚。

    “我顶你个肺...顶你个肺啊....啊啊啊”已经有些失去理智卢东杰,愤然一甩,直接把手机给扔了出去。

    “老天啊,你带着走了我们的童年、英雄、江湖和宇宙,为什么不把我也带走....”夜风凛凛,他喃喃自语地说着。

    “哐”手中酒瓶径直掉下,卢东杰身体也往后直挺挺倒了下去

    二十三点五十七分

    “every shalala every wowo,every shing-a-ling-a-ling.....滋.....滋”收音机似乎受到了什么干扰,出现了一片雪花的声音。

    “吱....吱”突然又传来一声异常刺耳的杂音,然后整个收音机就真的是收声了。

    “欢迎收听香江电台第一台《本港新闻》,以下为新闻简讯”过了十几秒,收音机突然异常清晰地播放了粤语广播。

    “英联邦事务大臣致电向全港市民恭贺新禧”

    “本港官民共五十人获女王授勋,民政司黎敦义获颁cmg勋衔,唐宁、利国伟、岑维休获cbe衔”

    “由香江赛马会捐资建成的海洋公园已试营完毕,将于1月10日正式向全港市民开放”

    “东深供水一期扩建工程项目进展顺利,有望于明年6月如期竣工,届时港府亦解除长达60年的限制用水法例,实现24小时供水。”

    “滋.....滋.........”几分钟之后收音机又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滴、滴、滴,正点报时,现在北晶时间凌晨零时零分”收音机中再次传来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报时。

    笙歌停了,霓虹熄了,世界也渐渐回归了冷清。

    竖日,《羊城日报》社会版刊登一则新闻,海珠某城中村出租屋的天台上发现一具男子遗体,经过警方细致排查和走访,初步确认该男子由于失业而情绪低落,当晚独自过量饮酒,并根据法医现场勘查和事后尸检报告,确认该男子为酒后意外猝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