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景灏和林辛言目〕〔庞飞安瑶〕〔极品上门女婿秦浩〕〔农家丑妻〕〔婚后被大佬惯坏了〕〔第九特区〕〔顶级高手〕〔苏厨〕〔鲜妻撩人:寒少放〕〔姜星楚容霆〕〔总裁爹地惹不起〕〔夺爱帝少请放手〕〔攻心为上老公诱妻〕〔衣角沾星斗〕〔林辛言宗景灏〕〔他的温柔〕〔张玄林清涵小说〕〔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我有一个如意棒〕〔刁蛮甜妻不好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港乐时代 第四章 飞刀又见飞刀
    卢东杰沿着告士打道往东方向走了几分钟没成功拦截到一辆的士,好不容易拦了一辆,还让半路冲出来的三个靓丽的职业ol女郎捷足先登了,卢东杰也没好意思跟几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抢。这个时间正是下班高峰期,现在九龙和港岛往来的只有一条红磡隧道,东铁还不能过海,能过海也只有中环码头的轮渡巴士。

    卢东杰在路口拐弯的树荫下看到一辆刚停下还打着双闪的计程车,二话不说快步迎上去拉开车门,对着司机开口道:“司机大佬,唔该去九龙马头围邨.....额,原来已经有人,我都是搭下一部吧”

    “上车,关门”后座上一个有些邋遢的男子持着一把手枪,黑漆的枪口对着卢东杰,冷冰冰说了句。

    “好吧,大佬睇住我啊,千万别走火,你话点就点”卢东杰一脸惊慌失措地举高双手,随后按照他的要求,低头弯腰提着箱子进去,然后把车门关上。

    识时务者为俊杰,好汉不吃眼前亏。

    前面那个留着一脸大胡子的粗壮的男子转过身,一把抓住卢东杰的双手麻利地用尼龙绳捆住,还往卢东杰口中塞了一团烂布。

    业务这么熟练,绑票专业户?卢东杰咧了咧嘴

    随后两人用一种卢东杰听不懂的语言交谈了起来,但卢东杰从两人交谈的语气听得出两人似乎有些争执,尤其是前面的胡须男时不时目露凶光看了卢东杰一眼。

    卢东杰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忍。

    随后两人又安静了下来,后座的邋遢男双臂交叉合抱,开始闭目养神起来,而前面的胡须男用手有节奏地敲击着方向盘,看似平静,但从他每隔一会就对要一下表,显然是着急等待着什么。

    卢东杰没搞清楚状况,自是不敢轻举妄动,卢东杰能感受到两人一身浓厚的杀气,尤其是后座这个看似瘦弱的男子,从刚才那如臂使指的持枪动作,还有那视人命如草芥的寒意,必是一个久经沙场的精锐老兵无疑。

    卢东杰正苦想着脱身之计时,便听到前面胡须男轻呼了一声,启动车子径直往大路飞奔了出去。卢东杰放眼望去,发现一辆货车的在车流中逆行,左冲右撞,肆无忌惮,后面跟着几辆警车拉着警笛一路围追堵截着。

    警匪大战?我的防弹衣在哪里?

    随着双方不断的逼近,胡须男有些兴奋地朝邋遢男喊了什么,便见邋遢男冷漠的脸色终于露出一丝微笑,伸手从傍边拿出一个箱子,“啪”两手一拨打开,卢东杰瞳孔不由张了张。

    邋遢男从里边抽出一支苏制ak-47,漆黑的枪身,橙黄的枪托,甚至还能闻到淡淡的机油味道,“咔嚓”清脆的上膛声,邋遢男把车窗摇开了半截,对准着那辆蓝色的冲锋车,点射了几发,“砰”一声巨响,冲锋车顿时侧翻在地。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后面的来车躲闪不及纷纷追尾撞上,警方没想到路上居然还有伏击断后的帮凶。

    计程车完成致命一击,毫无拖泥带水,便迅速远遁

    “机动部队总区e连,请求支援,有匪徒驾驶一辆车牌号9527红色的士,沿金钟道往中环方向逃窜,请各单位密切留意over”被团灭的玩家只能睁睁看着他们扬长而去了。

    “收到,总区行动部已向该区派出一支冲锋队小队增援”

    警队本来是想使用赶狗入穷巷的战术方案,但奈何这帮匪徒实在狡猾了,还总会在不经意的地方突破警方的拦截线,令警方一而再,再而三不断变换着方案。

    计程车不断左拐右转变换着路线,然后又掉头驶入了皇后大道东方向,在利东街交界附近停了下来,胡须男停车熄匙后,向邋遢男嘀咕了两句,邋遢男轻轻点了点头,眼眸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寒意,胡须男莫名地朝卢东杰咧嘴一笑,然后直接下车往傍边的商业楼走了进去。

    卢东杰心里一突,屏气敛息,精神有些紧绷起来,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自己这个全程充当人质的作用最终还是没能派上用场了。

    车厢内的气氛,似乎压抑得有些窒息,卢东杰甚至都闻到了死神来临的气息了。

    邋遢男不经意往车窗外望了一眼,眼睛盯着街道上那一对情侣追逐嬉戏打闹,似乎有那么一瞬间陷入了迷惘和回忆。

    “听说你们安南人忘恩负义,天生反骨,好歹我也给你们做了半天导游啊”车厢内响起了卢东杰幽幽的声音。

    邋遢男倏然一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但右手还是条件反射般迅速往左胸口袋掏枪,可惜,生死之敌、一念之差。

    “希望你下辈子记住,出来捞,迟早是要还的”卢东杰擦了擦手中的锋利的飞刀,淡淡地说道。

    邋遢男平静倒在了车窗前,掏枪的手也无力垂下,鲜血从喉咙处不断喷涌而出,眼眸中最后那一丝溢彩仿佛看到了在那饱经战火摧残的故乡里,那位可爱的采草姑娘依然还在等候他的归来。

    五分钟左右后,胡须男手中提了个蛇皮袋出来,走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疑狐地盯着车辆看了一眼,突然脸色大变,此时正好眼前有一对时尚的母女路过,胡须男一把抢过小女孩,还把母亲踹开一旁。

    “啊”妇人惊恐发出一声尖叫声,等她回头反应过来,看到一个陌生男人抓着自己的女儿,凭着母亲的本能反应,还是马上冲上去想把自己的女儿抢回来,但黑洞洞的枪口直指着她却迈不开脚步了,只能一边哭一边哀求着这个男人。

    小女孩更是被这状况吓懵了,也是一边哭一边打骂着,但任凭她如何挣扎,那只如铁钳的大手也不松分毫。

    胡须男根本不理会母亲的哀求,拿枪抵着小女孩的头部,用她身躯往前一放,遮挡着全身的要害处,小心翼翼地向车辆靠近,嘴里大声叽里咕噜喊着什么,估计是邋遢男的名字。

    “不用乱叫了,你拍档已经去阎王殿报道了”卢东杰躲在车的另一边,也向胡须男回喊着,可惜这一番鸡同鸭讲的沟通并不愉快。

    “砰、砰”胡须男朝卢东杰的位置开了两枪,枪声一响,使得周围人群迅速混乱散开了。

    卢东杰借着后视镜的余光,看到胡须男此时的神情已经有几分疯狂了,小女孩在他手中越掐越紧,小脸通红似喘不过气的样子了。

    “为了表示诚意,我先做出让步啊”卢东杰把刚才从邋遢男顺过来的手枪丢了出去,只能以弱示敌,先麻痹一下他了。

    胡须男看到卢东杰把邋遢男的手枪丢了出来后,脸色更加疯狂了,等他靠近车身后,清晰看到邋遢男惨死的模样,如疯似癫大叫一声,把手中的小女孩往卢东杰的位置扔了过去,同时身体一跃如同猎豹扑食般迅猛,正好看到了卢东杰躲在那里的身影,右手用力扣动扳机。

    千钧一发之际,卢东杰双腿用力一蹬,身体迅速向后飞仰,然后左手一甩,只见寒光一闪,胡须男的眉心溅出了两滴血,便直挺挺往后倒了下去,卢东杰右手伸手一揽,把小女孩护入怀中顺势在地上滚了两圈。

    母亲看到女儿安全在卢东杰怀中,激动地飞奔过来。

    “没事了,坏人被打倒了,你妈妈在那里,去吧”卢东杰拍了拍身上的泥尘,一脸温和笑着对这个惊魂未定的小女孩说。

    小女孩看了一眼母亲,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卢东杰,哇得一声,眼泪夺眶而出,扑入了妈妈的怀抱了

    看着母女相拥喜极而泣的画面,再低头看着自己还在颤抖的左手,卢东杰不由摇头笑了笑。

    过了一会,妇人一脸激动地拉着女儿过来向卢东杰道谢。

    “警恶惩奸、保护市民,是我们警察职责所在,不用客气的”卢东杰笑着回应着,卢东杰这个警察身份从今天开始成为了过去式,此事也算为他警察事业生涯画上了一个句号。

    “警察哥哥,我叫雯雯,那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女孩的情绪来快,去的也快,拉着卢东杰的手,开始套近乎了

    “哥哥叫做至尊宝”卢东杰看了看这小女孩的轮廓,不知想到了什么,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答道

    “哥哥,你好犀利哦,那个坏人被你两下子就收拾了,哥哥你是不是会神仙法术啊”小女孩一脸崇拜地看着卢东杰

    “是啊,哥哥有个月光宝盒,只要念出“菠萝菠萝蜜”,就能施展法术了”

    “菠萝菠萝蜜”

    “菠萝菠萝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