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港乐时代 第二十二章 而今迈步从头越
    先不管黑猫白猫了,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大不了以后赚到钱,自己开个唱片公司,每隔个三五年请个当红歌星来翻唱,搞个什么精选版的、天王天后版的、群星合唱版的,来个旧瓶装新酒,只要版权在手,也能卖个几十年呢。

    至于那个两首翻唱的确实是用来搭称凑数的,不过卢东杰算是有良心的了,还把那两首歌从头到尾改编了一遍,以现在那些华资唱片公司和唱片商的尿性,仍在沿用经营粤剧粤曲的手法来经营粤语流行歌曲,叫做“卖一支歌,其他搭够”,什么意思,就是一张唱片大约十二手歌,只有一首是能听的,其他的都是胡乱拼凑上去的,这种经营唱片手法实在令人不齿。

    “最后那首国语贺年歌是我后来才加上去的,毕竟香江还是有很多人讲国语的,做唱片又不是谈恋爱,怎么会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说不定他们听到后成了我的歌迷呢”卢东杰开着玩笑道。

    此时,香江虽然讲粤语的人群占了大多数,但是讲国语的人数还是有很大一部分的,他们从各地因为各种原因来到香江,或避乱、或避难、或谋生,总之他们是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尤其是国语片和国语时代曲的热潮才褪去没几年。

    当然了,卢东杰也是后来才想到加上一首国语贺年歌,正如王新所言,他是存着自己的一点小心思的,相当于投石问路吧,在国语地区起码先混个脸熟。

    “我感觉卢生对这个专辑是相当有信心的,那你们准备复制多少盒上市呢,毕竟春节也快了,你们后期的准备工作应该会有些赶吧”王新开始谈及这次合作的核心了。

    “我们确定下来是准备灌录5万盒磁带,至于宣传工作已经准备差不多了,铺货渠道也已经跟几个经销商在洽谈了,所以现在就差跟王生你谈妥后,约定好生产交货日期了”卢东杰有些谨慎地说道,前提的工作,包括商业登记之类小事确实已经在做了。

    “卢生,不瞒你说,在转行做实体磁带工厂前,我其实是从事着唱片及磁带销售工作的,不是我自夸,以我对市场判断的眼光也是十分精准的,5万盒磁带,我认为卢生还是过于胆小谨慎了”王新听到卢东杰报出的数后,有些遗憾地笑着摇了摇头。

    “哦,那以王生的判断,应该灌录多少比较合适呢”卢东杰对王新所言,有些抓摸不定,他依稀记得今年的香江第一届金唱片上,郑绍秋、汪明筌那张刚上市才两个月的专辑便取得了金唱片的销量。

    按照国际唱片业协会(香江)及香江唱片业人士共同厘定及颁布是次颁奖准则,自1976年1月1日起至1977年2月28日期间发行的本地唱片,销量达15,000张可获颁本地金唱片。

    但是唱片是要用唱机来播放的,属于奢侈电器了,一般家庭有个收录机都算不错了,所以卢东杰跟伊光商量过后才得出这个数字的。但现在王新这位业内人士,显然有些不认同。

    “二十万盒磁带,还有一万张唱片”王新看着卢东杰有些疑狐的神色,一脸笃定地说道。

    “嘶”卢东杰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是狠人啊,但卢东杰本来是想做个小本买卖的,但按照王新的搞法,倾家荡产也玩不转啊。

    “不相信我吧?”王新反倒一副坦诚的样子。

    “不是不信你,实在是能力有限、资金有限,搞不了这么大阵像的生意啊”卢东杰摇头苦笑道。

    王新脸上却笑意陡增,似乎早有料到,一双小眼睛不时眯着在卢东杰身上来回打量着,看到卢东杰脸上露出了无能为力的表情后,他才不疾不徐开口道:“卢生,我有个想法,其实我们可以一起合作做这单生意的”

    “合作?那王生讲下以什么方式合作呢”卢东杰倒有兴趣想听听王新的合作意向了。

    “很简单,我出二十万港币买断你这个专辑,另外在唱片上市销售期间,你们要配合我们策划的一些列宣传活动”王新好整以暇地看着卢东杰,右手伸出两个指头。

    卢东杰低头沉吟了一会,还是很果断地摇头开口道:“王生开出的筹码确实很诱人,但没理由我连战场都没上,就投降做个逃兵的,所以我还是想自己去闯荡一番”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虽然卢东杰确实是短时间需要一笔救命钱,但却不意味着他需要把这个专辑贱卖成白菜价。买断,意味这张专辑的版权与卢东杰无关了。

    卢东杰的拒绝王新并不觉意外,也不恼怒,反而笑意更浓,前面这个年轻人确实并不一般,没有一般年青的心气浮躁、见钱眼开,而是一个意志坚定,目标远大的人。

    王新是个商人,信奉的是利益至上,所以他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如果解决不了,那说明钱还不够多,或者给钱的方式不对。

    “既然第一种合作方式你接受不了,那我们可以继续谈谈第二种合作”王新笑了笑,继续接着道:“你可以将这个专辑全权交给我来运作,唱片和磁带制作、宣传策划还有上市销售渠道这些统统由我负责,你只需要配合我做一些宣传工作,便可坐享其成,如何?”

    “坐享其成?怎么分?”卢东杰有点惊讶地脱口而出。

    “利润我八你二”王新笑眯眯地看着卢东杰答道。

    卢东杰快速地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然后不得不有些佩服王新的精明了。

    王新的精明从早年的一些经历便可见一斑。

    王新前些年认识了一位东洋灌制录音带的商人坂本太郎,便提出合伙复录磁带的想法,两人一拍即合,分工合作,王新负责在香江收集时下最流行的歌曲和音乐,集成然后寄回去给东洋去,再由坂本太郎在东洋本土负责翻录磁带生产工作,再打包运回香江出售。

    这种既不要花钱请歌星录制歌曲,也不用出资购买生产设备,他仅仅做了个中间商的倒买倒卖的生意,这投机取巧的手段,让他赚了个盘满钵满。

    1975年后,随着港府开始管制翻录录音带的版权工作,王新觉得无利可图,便上岸开始做实体生意,从东洋购买了二手的生产设备,开始做起了磁带复制生产事业的正当生意。抛开他赚钱的手段不说,单是这份眼光独到及精明的商业手段,怎么会是个做亏本生意的人呢。

    “我有点好奇,王生为什么对这个专辑这么有信心呢,毕竟香江的市场有限,而且现在还有竞争对手卖的火热呢”卢东杰目光炯炯地看着王新。

    “哈,年轻人要放眼世界啊,当然不止香江本埠市场,你忘记还有外埠市场了”王新笑着指了指卢东杰。

    卢东杰点了点头,东南亚的华人华侨、以及其他海外华侨,都是一个庞大的数目,而且他们主要是以岭南人和闽南人为主。

    “王生,虽说八二是不错的合作比例,但我们前期的宣传工作已经准备就绪,没理由让我们前功尽弃的?”卢东杰虽然觉得八二分已经算不错了,但有些前期工作已经做了,所以必须讨价还价把那部分应得也争取回来。

    “哦,那卢生不妨把你的想法说说看”王新并无不快,谈生意嘛,本来就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事情。

    “如果我们的宣传方案三天之内,就能让这张专辑全城热议的程度,那就七三分,如何?”

    “好,这个可以写在合约里边,既然你那么有信心,大家就合作愉快了”王新听完没有犹豫,爽快地答应了。

    王新不在乎一时得失,更看重的是细水长流的。他觉得卢东杰是个潜力股,所谓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如果卢东杰有能力争取到那十分之一,王新也不介意结个善缘,日后说不定还有更加好的合作呢。

    随后两人便开始仔细商讨合约的细节,合约敲定好初稿后,便请了个律师,双方就在今天把合同签约好了。

    “王生果然是个爽快之人”卢东杰站起来笑着和王新握手。

    “卢生也是个聪明人,哈哈”王新也不失风度和卢东杰相视一笑。

    卢东杰走出大厦门口,已经是下午5点二十分许了,西斜的太阳也都躲藏在这些楼宇的夹缝当中了,望着这股下班工人骑着单车的滚滚洪流,不由重重吐了口气。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龙玄传奇〕〔医路芳华〕〔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