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辛言〕〔狂兵赘婿〕〔全能女婿秦浩全文〕〔寒少的宠妻〕〔苏金夏雨烟〕〔梨诺封以漠〕〔萌萌双宝:爹地请〕〔上官玥江羽丞〕〔都市无敌战兵(秦〕〔亲爱的少帅大人〕〔仙君重生〕〔逆天废柴〕〔小妻爱你如初〕〔极品废少〕〔替嫁小妻:云少请〕〔总裁爹地悠着点〕〔超级红包群〕〔超级小神医〕〔华丽逆袭〕〔新婚娇妻宠上瘾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港乐时代 第二十六章 千山我独行
    本站:m..“发财仔,你死去哪了啊,你个扑街又偷懒呀”大眼文手中还拿着个扳手,脸上还带有些许机油,走到厨房里边看到空无一人,便大声喊叫了起来。

    “在这里呢,没偷懒啊,文哥”一个长着西瓜头发型的年青人从水台上跳了下来,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你睡在上面干嘛,当这里是太平间啊,躺着条尸等解剖啊,威哥请你回来是做嘢的啊,一点都不醒目”大眼文指着发财仔数落道。

    “文哥教训得对,下次我不会了,文哥食支烟,顺下条气先啦”发财仔讨好地抽口袋拿出只剩半包的登喜路给大眼文递了一只。

    大眼文接过来闻了闻,便叼在了嘴上,开口道“威哥叫你今晚煮个正一点的宵夜,十二点前搞不搞得掂?”

    “行,既然是威哥吩咐的,不得都要得啦,不过我事先讲明啊,大厨波哥不在,我只是个打荷的,太多花样的我搞不了”发财仔凑上去给大眼文点着火。

    “得啦,搞几样简单的就得,干炒牛河、三丝炒面、再来个沙煲咸骨粥、最重要是整多煲绿豆海带糖水,记住未呀?”大眼文抽了两口烟,朝发财仔喷了喷,感觉这烟很顺喉醇厚,一手把发财仔手中的烟盒拿了过来,仔细瞧了瞧,不由笑道:“你个小子还真会识食烟的啊,鬼佬的高档烟,你发达了?”

    “文哥你别讲笑啦,我在车间的水渠旁边捡到的,上面写着全是英文,我哪里认得是什么烟啊”发财仔讪讪地笑着。

    “既然是捡到的无主之物,那我就不客气了,你快马去煮,我现在去回复威哥”大眼文把烟放入口袋,拍了拍发财仔的肩膀,抄起一旁的扳手往回走。

    小黑屋的门口处,两人无聊地坐在椅子上闲聊着。

    “咸湿灿,你说如果这单事成之后,胜哥真的分我们每人分十几万,你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烂赌明扯了扯着脖子上的假金链,对着一旁无精打采的咸湿灿说道。

    “当然是去湾仔的杜老志啦,我一世仔都未去过这么高档的夜总会,听讲那里有最烈的酒,最野的马”咸湿灿听到这个话题,不由精神一振,眼眯眯着满是向往地道。

    “哈哈,男儿重本色,果然系英雄所见略同啊”烂赌明露出一脸同道中人地笑意。

    “你们两个嘻嘻哈哈在干嘛,等下胜哥见到你两个这么儿戏,兜巴星死你两个呀”走廊处走来那个梳着中分男子,看着两人在说笑着,便有点装腔作势地拿捏道。

    “牙擦苏,你同我还要扮鬼扮马,前年在钵兰街不是我扯你走快两步,你早就被劈死街头了,还有命在这里牙斩斩”烂赌明一脸不爽地道。

    “再讲多一次,请叫我师爷苏”师爷苏也有些不爽地纠正道。

    “不过话说回来,里边那个女人究竟是边个啊?”咸湿灿没在意他们两个的玩笑话,反而好奇地向师爷苏打听着。

    “嘿,你们过来”师爷苏一脸神秘地让他们附耳过来,细声对他们说出了一个名字。

    “嘶”不由两人面面相觑,大气不敢喘一口了。

    “胜哥够沙胆啊,这个女人也敢绑,怪不得说做一单就要走佬下南洋啦”烂赌明忍不住对卖鱼胜敬佩一番了。

    “不如我们劝胜哥,静静地放了她吧,如果给新记的人知道,这次真的要冚家铲了”咸湿灿反而有些害怕退缩地说道。

    “都洗湿个头了,你还想上岸,你这句话如果给胜哥听到,小心麻包袋套你大石沉海”师爷苏阴恻恻地笑道。

    三人都没注意,此时他们头顶上的消防管道,正躲藏着一个路过的蜘蛛侠,听到了这番对话后,便无声无息继续往前爬行着。

    “扑街,正屎忽鬼,扮q晒嘢”后厨里的发财仔一边翻炒着锅里的河粉,一边咒骂着大眼文,说完还不解恨,愤愤地往锅里吐了几口星沫。

    刚潜入厨房的卢东杰看着远处灶台有些孩子气的发财仔,无声地笑了笑,刚想起身去其他房间探探情况,鼻子不由嗅了嗅,满是绿豆浓郁的香味,卢东杰看到煤气炉上的大锅翻滚的汁液,便心生一计,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纸袋装着的东西。

    而另一位夜探者关正飞,正小心翼翼地贴在墙壁上,身形一点点朝前慢慢挪动着,一边侧耳细听着脚步声,一边机警地盯住走廊出几道可能开启的门,随时做好应对准备。

    走廊里中间道门,被人一脚顶开,只见两名修车工人用一根铁杆抬着一个大千斤顶出来,看到关正飞时,双方照面都是一愣,但关正飞反应快,利用对方还没回过神的瞬间,关正飞小跑助力,一个飞身鱼跃的动作,身体快速凌空扑到两人面前,拳头直接左击在右边工人的太阳穴处,借着下冲的力道,左手则勾住另一工人的脖颈处,腾出右手用力在后脑勺一击,瞬间将两人放倒在地。

    不过人有旦夕祸福,虽然关正飞落地姿势很酷,但他全然忘记了他们还抬着一个千斤顶,落地时被砸到了左脚,疼得关正飞冷汗直飚,却不敢喊出一句。便直忍着疼把两人拖到一旁的厕所里边的最后一个格,顺手把锁扣死了。

    十一点半许,花基的草丛里传来几声鹧鸪声,不一会儿对面的不远处也响起了几声鹧鸪声。

    “阿杰,你没事吧,你那边什么情况,嘶..”关正飞刚想起来说着话,脚腕传来的疼痛感顿时又让他蹲坐下了来,不由苦笑地摸了摸伤口。

    “飞哥,你没事吧”卢东杰见状赶紧过去扶着关正飞,出言问道。

    “刚才搞掂了两件蛋散,不小心整伤只脚,唉,高手亦有失手时啊”关正飞一脸苦痛地笑道。

    “我有点止痛药,给你整一剂,你顶住先啦”卢东杰扶着他做到石头上,借着照射灯的余光,看到关正飞左脚脚腕处有一大块乌青的淤血,不由皱了皱眉头。

    随后卢东杰掏出小半包药粉,起身在草丛里寻找了一会,便扯一株不知名的植物把叶子撸下来,双手把叶子一搓,汁液便滴落在药粉之中。

    “刺啦”卢东杰在关正飞身上的衬衫上撕扯下来了一条布带。

    “喂,件衬衫新买的,琪琪买给我的”关正飞一脸心疼地道。

    “你件衫紧要啊,还是你只脚紧要啊,以后你做个跛脚差佬,哪个肯嫁给你?”卢东杰一脸冷笑地道。

    “你话事啦,大国手”关正飞听卢东杰说得这么严重的后遗症,赶紧收声了。

    卢东杰蹲下抬起关正飞的左脚,把一团绿色黏糊的药膏敷在伤处,顿时一股清凉的感觉透彻入骨,关正飞不由舒服吐了一口气,开口笑道:“大国手医术精湛,没得顶啊”

    “这种马屁话,留待以后再讲吧,现在救人要紧,你那边探查的情况怎么样?”卢东杰一扯布条打了蝴蝶结,站起来拍了拍手。

    “我那边区域基本是堆放汽车零件的仓库,根本就没见有几个人,好不容易撞到两个扑街,还反伤了自己”关正飞有点丧气地说道。

    “嗯,大致情况我知道了,你坐在这里翘高只脚,饮碗绿豆糖水,等我去搞掂回来就收工了”卢东杰从旁边递了一碗糖水给他。

    “哇,连糖水都有,你过来捉贼,还是过来食宵夜的呀”关正飞小声惊呼地接了过来,一脸惊奇地看着卢东杰。

    “有得饮还这么多废话,这帮贼匪会在凌晨两点出发码头出海,趁早搞掂收工,回去训个好觉,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卢东杰的语气似说着一件寻常小事般。

    “你一个人应付得来?双拳难敌四手,你别逞英雄啊,万一出了什么事,我好难同姑丈他们交代的啊”关正飞一脸坚决不同意卢东杰去单打独斗,但看到卢东杰一脸不在意的样子,还是出言劝道:“不如你先翻墙出去找个地方打电话给差馆,call环头伙计来支援吧”

    “你放心,就凭那几件蛋散奈何不了我的,你忘记以前在学堂集训的时候,他们都称呼我’万里独行田伯光’,你以为浪得虚名的啊,嘿,再讲以现在警队的效率,等其他伙计到了,说不定人家贼匪都在南洋饮紧下午茶了”卢东杰拍了拍关正飞的肩膀,示意他放心。

    “喂,接着,带上我支炮防身”关正飞看着正在远去的卢东杰,还是有点不放心,解下了腰间的手枪,抛给了卢东杰。

    “如虎添翼”卢东杰没有转身,只凭感觉,便伸手笑着接过来,别在了腰间。

    说完,卢东杰的身影便消失在茫茫的夜色当中。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