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代邪帝〕〔从今天开始捡属性〕〔弑神之王〕〔绝世神君〕〔暖婚100分:总裁,〕〔修罗战神〕〔我什么都懂〕〔韩三千苏迎夏全文〕〔文艺圈巨星〕〔巨星从影视学院开〕〔我的意识好神奇〕〔第一神婿〕〔捡宝〕〔亲爱的江先生〕〔非洲农场主〕〔狂探〕〔一夜强宠:禁欲总〕〔狂婿〕〔重生之都市魔尊〕〔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飞越泡沫时代 275. 动物世界
    (两章合一章)

    “……我本来其实是这么打算的。”岩桥慎一说。

    把脸藏在头套里,他既看不清楚吉田美和表情的变化,更发现不了同在一室的中村正人,从他嘴里听到这句话时的意外。

    岩桥慎一要是退出了乐队,不仅是吉田美和,连中村正人也觉得难以接受。一直以来,被中村老大哥视作是对手的是岩桥慎一而不是那个只来帮过一次忙的西川隆宏。

    ……

    岩桥慎一有过这样的想法,中村正人今天才第一次听到。但是,吉田美和却不是第一次听他说起,虽然不是像现在这么直接。

    圣诞节前,岩桥慎一没有时间去参加演出,于是提议让西川隆宏代替他的位置去livehouse演出,那个时候,吉田美和就隐隐约约的意识到了,他有这样的想法。

    于是,整个新年期间,她都心事重重,想要找一个好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把岩桥慎一留下。

    她并不是那种脑筋特别灵光的女孩子——或者说,是在解决问题这方面,缺乏必要的天分,高兴了就唱歌,这种个性常被当成是乐天派,难得见她为同一件事烦恼太久。

    因为这样,回北海道老家,见到朋友以后,她这一肚子烦恼的样子,看在朋友眼里有些稀奇。

    “美和酱是在东京交了男朋友吗?”从小学就是同学和玩伴的朋友西野亮子八卦道。

    吉田美和露出个摸不着头脑的表情,“男朋友?”

    “这你难道不懂吗?”西野亮子说的头头是道,“能持续烦恼这么久的事,只有爱情了。”

    听了朋友的这番“高论”,吉田美和笑得厉害,“原来是这样吗?”可是,笑归笑,还是认真纠正道,“要是梦想的话,会比爱情多烦恼几十倍。”

    “梦想?”西野亮子听到这个郑重其事的词,怔了一下。

    她知道吉田美和的梦想是成为歌手——在她老家池田町,恐怕连常去买鱼的鱼店大叔都知道她为了成为歌手放弃升学,离开了家乡前往东京。

    北海道出过一个有名的女歌手中岛美雪,吉田美和的朋友们也都鼓励她,今后一定也能成为像中岛美雪那样的歌手——虽然她的偶像是中岛美雪相爱相杀的好姬友松任谷由实。

    高中的时候,吉田美和成了中岛美雪的学妹,和这位能代表北海道的歌手读了同一所学校。当她听说学校里有位音乐老师曾经教过中岛美雪以后,满心欢喜,时不时拿着自己写的歌去“骚扰”对方,想得到一番指点,结果每每被贬的一文不值。

    一直到高二最后一个学期,她才知道这位音乐老师以前也是这么的贬低中岛美雪。虽然教过中岛美雪,但是,这位音乐老师一直觉得中岛美雪的歌写的乱七八糟,没有可取之处。

    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吉田美和反而信心倍增,觉得被这位音乐老师贬低了的中岛美雪既然成了有名的歌手,同样能把老师气到跳脚的自己,前途也不可限量——(注)

    就是这么一个乐天派,连老师的贬损都能看成是好事。

    作为朋友,西野亮子对吉田美和的过去一清二楚。正因为如此,才对她今年回到北海道以后,满腹心事的说出“梦想的烦恼比爱情多几十倍”这种话感到不安。

    莫非是美和酱的歌手梦破碎了?

    也对,等到五月份过了生日,美和酱就已经二十三岁了,这个年纪还出不了道的话,大概也就没有机会出道了吧?

    西野亮子带着想要宽慰吉田美和,让她开心起来的想法,叫上她,还有另外两个一起玩到大的朋友,四个人结伴去了旭山动物园玩。

    旭川市的旭山动物园,是即使在曰本,也很有名气的动物园,学生时代,她们就时常到这里来玩。

    朋友相伴,又是在治愈的动物园,吉田美和也玩得很开心。

    生活在热带的长颈鹿因为不能忍受北海道的极寒藏了起来。女孩子们都有点觉得可惜,所以说好,等下到卖周边的地方,带个长颈鹿的纪念品回去。

    在贩卖周边的地方,有各种公仔,有挂在背包上的吊饰,还有钥匙扣之类的小玩意儿,在这当中,块头最大,也是看上去最傻的,就是长颈鹿头套。

    “谁会买这种东西啊?”西野亮子刚笑着跟朋友说了这句话,她的朋友就抱起了这个头套,“这个很可爱吧?”

    “……是啊,很可爱。”但是,这个笨重的东西,根本没什么用吧?

    可是,在看着这个长颈鹿头套的时候,吉田美和心里却冒出来了一个天真的想法。

    ……

    “但是,现在,我稍微改变了主意。”岩桥慎一话开了个头,打断了吉田美和的思绪。结果,话还没开始说,先问她,“我现在能把这个摘下来吗?”

    吉田美和用沉默回应了他,难得没有立刻跟在后面问个不停。

    岩桥慎一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回答,就权当是她默认同意了,把长颈鹿头套摘下来。闷在这里面,肯定谈不上舒服,脑袋重获自由,他也跟小狗似的甩了甩头。

    虽说如此,留着短发的岩桥慎一,可没有吉田美和甩头发时那个“壮观”的情形,倒不如说,他现在这个被头套压塌,无精打采的趴在头皮上的发型,真像是只疏于打理的小狗。

    吉田美和看着他这副狼狈相,明明还在生他的气,结果先被他给逗笑了。但是,一瞬破功以后,她又立刻板起脸来。

    这幅样子,真像是个故作严肃等着大人给台阶下的孩子。

    可是,岩桥慎一心里明白,就算是孩子气的严肃,也应当郑重其事的对待。

    吉田美和把长颈鹿头套送给他的时候,他或许还不明白为什么收到这样的礼物。

    但是,当她认真的替他扶正头套,还称赞这样“效果很棒”,现在又露出这副表情,要是再不明白,那就辜负了一直以来对她的了解了。

    一直以来,吉田美和就是相信着和岩桥慎一这个人一起演出,然后去往更远的地方,实现更多的梦想,所以才组成了乐队。

    岩桥慎一在组乐队这件事当中发现了自己可以为之奋斗的目标。他不仅是要把吉田美和推到最高处,还想要在整个曰本掀起乐队的浪潮。

    带着心中这个宏大的目标,他和渡边万由美一起,牵头制作了《三宅裕司的乐队天国》,原先属于他和吉田美和的梦想,被一道放进了这个大大的梦想当中。

    随着节目播出,收视率和话题度都不断上升,不仅是东京的业余乐队,甚至全国范围内的业余乐队们,都知道了这档节目,毫无疑问,现在已经成功了一半儿。

    但是,宏大的目标有了个好的开始,作为代价,却是要和他与吉田美和两个人的梦想之间做一个选择。

    当感觉到要被推开了的时候,趴在他背上的小狐狸,最后就想出来了这么一个笨拙的办法。

    ……

    “这个东西偶尔戴几分钟还好,要是时间长的话,还是要在里面放冰袋才行。”岩桥慎一摸了摸长颈鹿头套上面的鹿由器,认真发表着自己的穿后感。

    “这个送给我了,对吧?”他问。

    吉田美和盯着他的脸,他那被头套压塌了的头发,还傻兮兮的趴在头皮上,“不要的话,还给我也可以。”她说。

    “哪有送了礼物还往回要的。”岩桥慎一笑她,“再说,我很喜欢长颈鹿。”

    “是吗?”吉田美和看着他那张一丝阴霾也没有的笑脸。

    “嗯。”岩桥慎一用手一下一下摸着鹿由器,“刚才跟正人桑也说了,马上就要准备报名用的录像带。我原本是想请你那位同乡的西川桑过来帮忙的,不过,你给我提供了一个灵感。”

    他没有拆穿吉田美和心里的小算盘,像是自己想到了那样的问道:“在邀请西川桑之前,我先问一句,你们两位不介意有个长颈鹿男在乐队里面弹键盘吧?”

    “我不介意哦——长颈鹿君。”从刚才就幸灾乐祸的中村老大哥,像是起哄似的对他说。

    或者,听到这个解决方案,他也松了一口气。

    岩桥慎一的背上是吉田美和,而对中村正人来说,路上遇到的要走很长一段路的旅伴,也是他而不是只见过一次的西川隆宏。

    “改口的速度太快了。”岩桥慎一吐槽了一句只负责看热闹的中村正人,重新看向吉田美和。

    美和酱还板着脸站在那儿,看着他。

    但是,这肯定不是在生他的气。

    “我想了一下,”岩桥慎一冲她露出个笑容,“要是把西川桑叫来帮忙,那岂不是不战而降吗?我可不轻易认输。……至少也要为了你打一架输掉了,才能让出这个位置。”

    她大年初一就打电话给他说准备了礼物,一次又一次要见他,把这个长颈鹿头套、这个笨拙的办法交到他手里。

    这样坚定的意志,岩桥慎一不能把趴在他背上的这只小狐狸丢到别人的板车上面。

    又提到那个为了她炫技打起来的梗,吉田美和被他的话逗乐了,露出她乐天派的笑容。

    “慎一君。”吉田美和总算开口了。

    “嗯。”

    “我现在改一改之前说过的话,行吗?”

    “你之前说过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话,要改哪一句?”岩桥慎一故意问道。

    吉田美和嘟起嘴巴,没有理他故意的耍宝,“就是那句,我最中意的键盘手……”

    她伸过手来,掌心落到他头顶,岩桥慎一配合着低下头。吉田美和替他把压塌了的头发来回呼噜了两下,一边想着有点扎手,一边把话说完,“只有你一个。”

    “我也这么想。”中村正人像个职业捧场的,在后边加油鼓劲儿。

    岩桥慎一不知道变成长颈鹿,背着这只小狐狸,和途中结伴遇到的小熊维妮,三只动物这么一起往前走会发生什么,但是,既然下了决定,他就会想出解决这一切的办法。

    何况,就如同来之前,渡边万由美说的,不能忘记他在舞台上演出时的模样,岩桥慎一是因为热爱舞台,才能做出那样的演出。

    “那么,”岩桥慎一把长颈鹿头套往桌上一放,“接下来,就先决定录像带要用哪一首歌吧。”

    “赞成——”美和酱那无忧无虑的声音响起来。

    ……

    周六晚上。

    还差三分钟十一点二十的时候,森友岚士把电视调到了朝日电视台,等待着乐队天国的播出。

    失败者的名字难以被记住,不会有人记得,他是那个在乐队天国第一期播出的时候,第一个登场的乐队bolan那个青涩的主唱。

    青涩在某些时候是个不错的品质,但是,在舞台上,青涩到了退缩的选手,注定是要被淘汰、遗忘的。

    在节目当中以那样狼狈的姿态失败,这令他抬不起头来,陷入了自我怀疑当中。那一天,走在原宿步行者天国的街头,森友岚士失去了再继续下去的自信。

    就是在那时候,他遇到了那个人……

    “您没有停下来,一直坚持把歌唱下去,我认为这很棒。”

    那个叫赤松的女孩子是这么跟他说的。

    ……

    这时,电视机里,广告播送结束,画面当中,切入了乐队天国的开场。

    在被节目淘汰以后,一方面感到失落,一方面也有不甘,另一方面,也想看一看,这档节目到底会做成什么样子,所以,从东京回来以后,他一期也没有落下的跟着看到了现在。

    然后,他在节目里看到了节目组大胆亮出底牌的做法,看到了一支又一支各具特色的乐队,看着人间椅子连胜,又被begin打败,看着bin一路走到现在的最后一战。

    新年期间,朋友们见面,都在说这件事,想要知道bin是否能够拿到初代king。

    置身在话题当中,并且加入到了讨论当中的时候,森友岚士切身感受到,这档节目的影响力正在慢慢增加。

    因为这样,心中失败的影子也就挥之不去。

    “晚上好,新一期的乐队天国又开始了——”

    电视画面里,出现了主持人三宅裕司,以及他身后,那个无比熟悉的、曾经让森友岚士手足无措的带着机关的舞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