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错嫁替婚总裁〕〔黑狗修仙传〕〔娘子好霸气:我的〕〔狂妻来袭:九爷,〕〔电竞大神暗恋我〕〔武道凌天〕〔老公你又吃醋了〕〔盛总,你老婆又闹〕〔妃不二嫁〕〔妃来萌宝:嫡女本〕〔病娇毒妃狠绝色〕〔神秘顾爷掌上宝〕〔华笙江流〕〔名门婚宠:替补老〕〔我真是大富豪赵权〕〔狂猛战神〕〔林雪薇楚炎〕〔超品兵王〕〔剑仙在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飞越泡沫时代 378. 不同凡响
    ♂nbsp;   (两章合一章)

    冈本夏生的话,将在场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了蒲池幸子这里。

    热闹的起哄声当中,赤松晴子虽然未发一言,却也对蒲池幸子投以好奇的目光。

    今天晚上,蒲池幸子给赤松晴子的印象,是个不愿意出风头,有点腼腆内敛,不知道要如何融入联谊气氛的女孩子——和她在联谊会上的表现如出一辙。

    猜也猜得到,她也是被朋友叫过来参加联谊会的。

    这样的场合,即使冈本夏生说的是反话,蒲池幸子其实唱歌不是拿手,而是下手(不擅长之意),众人也不会因此大失所望。

    说白了,到卡拉ok来唱歌,也只是联谊活动的一环,为了活跃气氛而已。唱得好的是个卡拉ok唱将,唱不好的也不会被挂起来嘲笑。

    但是,今晚的联谊会一路进行到现在,看冈本夏生对蒲池幸子照顾有加,显然不会不顾朋友那种腼腆内敛的个性,当众这样起哄只为活跃气氛,而是真心这么认为。

    自从决定转入幕后,赤松晴子就频繁出入livehouse观看演出,因而,和在场的起哄者那种只是注重气氛的态度不同,更加在意的是蒲池幸子的表现。

    这位蒲池桑唱歌到底有多拿手呢?

    而之所以对蒲池幸子报以这样的好奇心,也同今晚和蒲池幸子之间那种微妙的相互理解所产生的好感有关。

    ……

    被冈本夏生如此隆重介绍给了众人的蒲池幸子,面对起哄声,起先流露出一丝腼腆不愿出风头之人的拘谨,但握住话筒,却没有任何逃避的意思。

    冈本夏生这种做法,其他人大概会认为这是她有意活跃气氛,蒲池幸子却记得朋友叫她来参加联谊时说过的话,知道这是冈本夏生好意为她制造的“机会”。

    但是,“让唱片公司的人大吃一惊”,这不过是冈本夏生一厢情愿的天真想法。

    还是少女的时候,尽管蒲池幸子也常做些少女的梦,但是,和其他少女相比起来,对梦想的憧憬当中,还保留着一丝理性。后来入职成为粉领族,这丝理性也从未消失过。

    如今,进入艺能界,成了模特以后,这一丝理性就变得更加珍贵且实用。

    艺能界充满诱惑,但模特这个圈子尤为特殊,只要有一点不切实际的幻想,就离陷入迷失的境地不远。

    身在这个圈子里,还能保持本心不变,要比其他行业的人多付出三倍的努力,对待梦想这件事,则要虔诚三十倍。

    决定要跟星辰事务所签约的时候,发现了她的那名星探对她说,“现在是贩卖能贩卖的东西的时代”。

    艺能界、尤其是模特界,更是这样一个将这句话诠释得淋漓尽致的圈子。只要稍有动摇,那么,“自身”也就在这样的环境当中荡然无存。

    但是,正因为身处在这样一个贩卖能贩卖的东西的时代,进入了一个贩卖能贩卖的东西的圈子,反而让蒲池幸子比过去更加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有着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拿去贩卖的东西。

    正是存着这样的想法,蒲池幸子才能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去守住“自身”。

    明白了这一点以后,蒲池幸子的心中更加清醒,比起从前生来的那一丝理性,更加多了理智。心中了解,并且也能够分辨,到底哪些是真正的机会,哪些是徒劳无益,而那些又是看上去像机会的陷阱。

    唱片公司的上班族或许提前从冈本夏生那里听说过什么,此时才做出内行人品评的模样。

    但是,即使如此,蒲池幸子也没有那种机会到了的感觉。

    本来就是因为感激冈本夏生记得她的梦想这件事的好意,所以才来参加联谊,刚才这名唱片公司的上班族,看待岩桥慎一时那样轻率,轻视“努力”这一可贵品质的态度,更加让蒲池幸子确定,机会并不在这个人的身上。

    只不过,虽然成为歌手是梦想,尽管会去期待机会的到来,但歌并不是为了机会才去唱。

    那些或真或假的机会都不在眼前的时候,哪怕音乐只能成为人生点缀,那么,她就算当了家庭主妇,都会在准备饭菜的时候唱歌。

    要是否定了“机会在这里”这件事,那这就跟普通的联谊会上的卡拉ok环节没什么两样,和同期的模特们一起去卡拉ok唱歌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这么想,蒲池幸子反而坦然,既没有被突然推到了风头上的为难,但是,也没有那种要露上一手的锐气。

    倒不如说,那既不是自信,也不是不自信,而是一种在握住了话筒以后的自然而然。

    她操纵点歌器,思考自己的拿手曲目,然后选中了邓俪君的《别れの予感》(别离的预感)。

    ……

    邓俪君虽然实际上来说,她应该是位流行歌手,不过,她在曰本初登台时,就以演歌歌手身份活动,在曰本发展期间,发表了众多演歌。

    作为她代表作的《空港》,以及爱情三部曲《つぐない》(偿还)、《爱人》、以及《时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任时光在身边流逝——也就是我只在乎你)都是演歌。

    作为演歌歌手知名,因而也被划到演歌歌手范围内。

    初赴日时,邓俪君签在渡边制作,跟演歌大佬森进一合作密切,据说两个人还谈过恋爱。跟另一个演歌大佬五木宏也同台过好多次,江湖传言曾经对五木宏十动然拒,不过真假未知。

    总之,提到邓俪君跟演歌,就有着各种各样的联系。

    而既然是演歌歌手,多少就带着一点“稍微有点年纪的人会喜欢”的感觉。

    倒不是专指中老年人士,倒不如说,比起未婚者,已婚者对演歌的体会更深,喜欢演歌的概率更大。

    比如说,像是邓俪君的这首《爱人》,爱人是日语当中情人的意思。拥有情人和身为情人的微妙之处,这是未婚者、年轻人所难以体会和理解的。

    演歌的曲风,以及它歌曲当中的主题,过滤掉了许多年轻的受众,注定是类似陈年酒一样的东西,随着年龄增加,才能渐渐体会到其中的风味。

    除此之外,现在的年轻一代,经历了一系列新音乐的冲击和洗礼,又身处快节奏的时代,演歌和歌谣变得难以打动他们,曲风和曲子的结构,也渐渐变得“过时”。

    各路音乐风格百花齐放的同时,也是演歌的市场在渐渐缩小的过程。

    邓俪君的这首《别离的预感》,原本是被作为爱情三部曲的续作打造,制作班底跟之前三首歌一样,由三木刚作曲,荒木丰久填词,这两位也是邓俪君在曰本合作的固定班底,邓俪君在曰本的走红之路,离不开这几位黄金搭档。

    但是,在制作这首《别离的预感》期间,恰逢邓俪君肾病发作严重,丹田发声会导致肾部疼痛,不得已改变了发声方法。

    唱法改变,脱离了演歌风味,连同之后的编曲风格也随之改变,相比之下,歌曲当中的流行意味变得更加浓厚。

    这样一来,就使得这第四部曲同前面三部曲产生了微妙的割裂感,三部曲升级四部曲的计划落空。

    不过,尽管未能成为和那三支名曲放在一起,这支《别离的预感》却因为新潮的唱法,有别于演歌的流行风味,优美的旋律,以及如梦似幻的时髦编曲,发行以后,在年轻一代人当中大受欢迎,成为了另外意义上的代表作。

    蒲池幸子即使身为未婚的粉领族时,也一直很喜欢邓俪君的歌,对她歌声当中对于感情的把握心悦诚服,这支《别离的预感》发行以后,更是被她反复听起。

    有一丝浪漫、又有一丝梦幻、还略带一丝哀愁的前奏过后,蒲池幸子唱出了这首歌的第一句,“几乎要哭出来那般,痛苦地爱着你。”

    ……

    蒲池幸子一展歌喉,在场的众人都是一副“挺厉害嘛”的反应,纷纷晃动手摇铃,为她助阵,但是,也仅仅只有那种“挺厉害的嘛”的反应,不会再有更多了。

    联谊会这样的场合,唱歌只是一种点缀,只是今晚娱乐项目当中的一项。对这些人来说,只不过是在今晚对蒲池幸子“内向腼腆”的印象之外,又多了一条“很会唱歌”而已。

    倒是赤松晴子,看蒲池幸子唱歌,却觉得很有意思。

    蒲池幸子唱歌很好听,音也抓得够准,这大概是坐在这里的众人听她唱歌的第一反应,也是最直接的反应,赤松晴子也不例外。

    蒲池幸子一开口,首先令她想到的,就是“很好听”。

    不仅是指她唱歌好听,而是因为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唱歌这样的事,有后天技术的磨炼,可以有老师指点,但是,声音这东西却是天生的——除非那种特意在嗓子上动什么手术的。

    而天生的好嗓子,也未必是那种可以掀翻屋顶的高音,又或者张嘴就是低音炮,可能听上去是“中等”,但就是让人耳朵一亮。

    蒲池幸子投入地唱着这首《别离的预感》,一旦开始唱歌,随着浸入到歌曲当中,她给人的印象好像有一点不一样了。

    不再是那么单薄的“内向腼腆”,又或者是那种直观的“很会唱歌”,她渐渐忘却了紧张,不是为了能够完美完成演唱而去想方设法使用技巧,而是投入到歌曲当中。

    蒲池幸子的声音又清又亮,而邓俪君的声音甜美圆润,印象当中的这首《别离的预感》,由邓俪君唱起,轻飘飘、如梦似幻,带着曰本式的哀愁。

    但是,这首歌由蒲池幸子来唱,她那清亮的声音,却又为歌曲赋予了一丝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的意味。

    外表看上去那么含蓄的蒲池幸子,唱起歌来的时候,却是这样的感觉。并非无来由的,赤松晴子有一点想听蒲池幸子唱摇滚乐听听看。

    ……

    一支《别离的预感》唱完,众人纷纷为蒲池幸子鼓掌欢呼。

    “不得了,蒲池桑——”

    “太厉害了!”

    众人称赞蒲池幸子,冈本夏生却说道:“就说我没有夸大其词,平白提高大家的期待感吧?”

    她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真心实意觉得蒲池幸子唱歌好听。别人要是称赞蒲池幸子,她也跟着觉得高兴,有一种自己也得到了承认的意味。

    确实,作为推荐者来说的话,她的这次推荐是成功的。

    而一曲结束,就像是有时效的魔法到此为止了那样,蒲池幸子又回到了那个外表含蓄的状态当中。

    “蒲池桑真的很会唱歌,刮目相看了。”德间唱片的上班族说,“这样的水准,怎么会去当模特呢?成不了歌手太可惜了。”

    这种话听上去为她惋惜,但着实不够高明。

    成为模特并非是人生当中的“误入歧途”。蒲池幸子想到这里,露出含蓄的微笑,冲德间唱片的上班族礼貌地点点头,然后,目光落到赤松晴子身上。

    两个初次见面,却在今晚意外地相互理解的女孩子交换了一下视线,随即,蒲池幸子把话筒转交到赤松晴子手里。

    下一个要唱的人是赤松晴子。

    “赤松桑要唱什么呢——”

    “欢迎——”

    “不是我要故意抬高各位的期待值哦,不过,晴子唱歌也超厉害的!”把赤松晴子叫来的朋友,大概觉得跟在冈本夏生的后面这样说很有意思,大声宣布道。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晴子当过乐队的主唱,还在校园祭演出过。”朋友说起这件事来。

    “赤松桑?主唱?”

    众人的反应,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这样一个腼腆的人,在乐队里当过主唱,还公开演出?

    蒲池幸子也忍不住去看赤松晴子。

    这位赤松桑,不仅在nzo兼职,还当过乐队的主唱吗?她觉得有一点不可思议。但是,反过来想一想,又觉得不奇怪。

    其实,这样端庄,一看就出身很好的赤松晴子在nzo兼职,这本身就已经能够说明许多事情了。

    赤松晴子被朋友说起当过乐队主唱的事,并不放在心上,拿过点歌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