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奋勇高歌〕〔白姝娆阎夜冥〕〔神级透视〕〔阎夜冥免费阅读〕〔豪婿(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免费〕〔上门狂婿韩三千免〕〔华丽逆袭韩三千〕〔功名〕〔豪婿韩三千苏迎夏〕〔入赘狂龙〕〔苏厨〕〔华丽逆袭〕〔蛮行纪〕〔豪胥韩三千小说全〕〔王猛的无尽战争〕〔仙游四海〕〔帝少是个宠妻狂〕〔天庭紧急电话〕〔疯狂炼妖系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飞越泡沫时代 065. 无限可能
    电话响起的时候,岩桥慎一正在整理节目表。他分出注意力,拿过听筒,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您好,我是渡边制作的岩桥。”

    电话那头沉默着,没有说话。

    “您好?”他又问了一次。

    电话那头还是一片沉默。岩桥慎一心想大概是恶作剧电话,正要挂断,想了想,又问了第三次:“您好?”

    对面总算开口说话了,“岩桥桑,我是……”

    一个听上去只有十几岁,带着点颤抖的少女的声音。

    “是的,您请讲。”

    又顿了一会儿,电话那头的人报上了姓名,“我是冈田有希子。”

    “哎?”岩桥慎一怔了一下。

    冈田有希子给他打电话?这种事怎么想也不可能吧。他心想自己莫不是遇上了传说中的电话诈骗。可是电话里的声音是有点耳熟,年龄似乎也对得上……

    虽然电话诈骗的老祖宗就在rb,也总不至于巧到拿冈田有希子的名字,来骗艺能事务所的人,并且还是个见过她,和她说过话的人。

    想到这,岩桥慎一配合着说了下去,“是的,冈田桑。请问?”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

    电话接通,让冈田有希子松了口气。但是,听筒里最初传来的冷淡的声音,又让她开不了口。一直到岩桥慎一不厌其烦问了第三次,她才确定,对面的确是那个鼓励过她的人。

    可是,报上名字以后,岩桥慎一问她有什么事,她就又说不下去了。她想对岩桥慎一说声“谢谢”,可是,他温柔和善的对待,又让她感到了动摇。

    她想对岩桥慎一最后说声谢谢,那说完这声谢谢以后呢?

    岩桥慎一耐心等待着。

    “我从早川桑那里拿来了您的名片。”冈田有希子一开口,证实了自己的身份。

    她看了一眼办公室外,拉下一半的百叶窗挡住了外面的视线,但还是看得到走廊上走来走去的身影,她压低声音,“那一天,岩桥桑的鼓励,我一直记在心上。”

    “所以,想要对您说声谢谢。”电话那头,冈田有希子的声音有些微弱。

    “因为这个特意打电话来吗?”岩桥慎一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话,被她这个当红偶像给记在心里这么久。

    “要是这样的话,我也要向冈田桑道谢。”

    “哎?”向她道谢?

    “是的,谢谢您特意打电话过来。”

    电话里又沉默下来。岩桥慎一觉得这阵沉默比起尴尬,更让他感到沉重。时隔这么久,突然打一通电话来,只是为了道谢吗?

    “那个,”他试探着问:“冈田桑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电话那头还是没开口。

    “要是有的话,我会听着的。”岩桥慎一慢慢说完这句,然后闭上嘴,等待着。

    他等待的对象不是别人看到的,舞台上那个开朗笑着的偶像冈田有希子,而是那天擦身偶遇时,迷茫无措的作为普通人的冈田有希子。

    “岩桥桑……”终于,冈田有希子又开口了。

    当岩桥慎一说会听她说话的时候,她忽然意识到,在决定再一次自杀的前一刻,一定要把电话打给这个曾给过她那一丝真诚的温暖,让她心怀感谢之情的人的真实意图。

    不是为了了却最后的心事,而是在期待他能伸出手来。

    “我该怎么办才好,岩桥桑?”话说出口的同时,泪水夺眶而出。

    这是她自杀被救下以后直到现在,流下的第一次泪水。电话那头岩桥慎一耐心的回应和等待,像是对着她伸出来的手。

    “很害怕,我闯了大祸……”她紧紧抓住了那只温暖的手掌。

    岩桥慎一在电话里听着,越听脸色越凝重。他怎么也想不到,只有两面之缘的冈田有希子,是在自杀未遂,面对着烂摊子惶恐不安的时候,把这通电话打给的他。

    “冈田桑。”他说,“不管现在说这句话是不是不合时宜,但是,我还是想先对你说,你还活着,我现在接到这通电话,真的太好了。”

    “太好了?”

    “想到差点就听不到这声音,由衷感到你活着这件事的珍贵。”岩桥慎一看到一条站在颤颤悠悠的钢丝绳上的生命,他小心翼翼的劝说着。

    是啊。冈田有希子回想起动也不能动,眼睁睁感受生命流逝时的无力,和获救时重获新生的喜悦,也觉得活着的宝贵。可同时,还有活着的沉重。

    “我闯下了大祸,接下来的事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我的存在,要给太多人添太多麻烦,所以并不像您说的那样珍贵。”她诉说着。

    “所以,冈田桑要逃走吗?要把不知道该怎么收场的局面留给别人?”

    “不是那样……”冈田有希子的反驳很无力。她知道,这是逃避的方式。要是第一次的自杀是终极的反抗,那第二次萌生的死意,就是终极的逃避。

    “会想逃走也没什么。”本以为岩桥慎一要教育她,结果他却这么说了。

    “其实,我也是个有点害怕承担责任的人。”他说,“小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花瓶,因为怕挨骂,就诬陷说是家里的猫干的。”

    “说谎吧?”冈田有希子破涕为笑。

    “是真的。”

    “您的家里人相信了吗?”冈田有希子被勾起了好奇心。

    “说打碎花瓶的是猫,是有点不可信吧?”岩桥慎一无声一笑,“但是,那一次母亲真的相信了,还惩罚了猫。”

    “哎?”

    “明明猫是无辜的,可是因为我推卸责任,结果当了替罪猫。因为事情总要做个了结,偏偏猫又不能和我对峙。要是猫能了解来龙去脉,一定会扑上来狠狠抓我吧。”

    冈田有希子想到人猫大战的场景,忍俊不禁。

    “现在说起来,这种做法太过狡猾,不是吗?”

    冈田有希子想说“是”,继而想到现在这个想要以死来回避未知一切的自己。要是自己死去,肯定会给所有人留下一个比现在难以收场百倍的局面。

    还有远在名古屋的家人……岩桥桑的母亲冤枉猫咪,真的是因为相信了他的话,而不是对儿子的偏爱吗?冈田有希子也想起了名古屋的家人。

    被趣味的故事引导着的她,没有意识到岩桥慎一是故意说和家人有关的话题,借此悄悄唤起她对家人的思念。

    要是他直接说“想想你的父母家人”,那就跟直接喊“加油有希子!”没什么两样,是在用压力逼迫她了。

    “其实,打碎花瓶也并不是件需要靠撒谎来逃避责任的事,可怕的其实是‘未知’。”岩桥慎一说。“不是有那种把手伸进盒子里猜物的游戏吗?因为眼睛被蒙住了,所以不管摸到什么,都下意识往可怕的东西上联想,最后吓得哇哇大叫。”

    他说的话跟开导劝说好像都没关系,可每一句都是在开导她。就像当初鼓励她的时候,说的是“请放松心情前进”那样,温和而又友善。

    冈田有希子在他面前完全放松了。

    “除了明星之外,冈田桑还想做什么呢?”这时,岩桥慎一突然问。

    冈田有希子想了想,“不当明星的话,因为喜欢画画,所以想当插画师。我喜欢英文,将来要是能到海外工作也不错。”

    “到海外工作这想法很好啊。”他说,“说不定有机会能环游世界。”

    未知的事很可怕,可是,生命本来就有着无限可能。有着这么多可能性的人生,恰好能够包容这些“未知”。

    冈田有希子从岩桥慎一的话里听出他的真意。

    “岩桥桑,”她问,“之后,我还能再给您打电话吗?”

    那只被她紧紧抓住的手掌是那样的温暖。冈田有希子心想,她不想松开这只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