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99章庸医
    好不容易挨到晚上,等清舒一上床顾老太太就问道:“现在可以跟我说,段师傅为何教你心法吧?”

    清舒也没瞒着段老太太,将这事的来龙去脉都说了:“外婆,段师傅是个好人。”

    顾老太太点头道:“嗯,段师傅是个好人,你以后好好孝敬他。至于报仇,万不能去做。”

    别说那温良泽,就是段师傅的两个徒弟都不好惹,她可不希望清舒去冒险。

    清舒点头。

    顾老太太想了下又说道:“你跟段师傅习武就好,其他方面可别跟他学。”

    清舒没明白:“什么?”

    “段师傅看人不行。你看他收的两个徒弟什么德性?一个悔婚叛出师门;一个更甚,竟还对他下毒手。”

    一次看走眼姑且说运气不好,两次看走眼就是段师傅眼力不行了。

    顾老太太说道:“你外公当年走得太突然,很多事没交代。若不是罗掌柜他们这些老伙计帮衬,我哪能保得住大半的家业。”

    说起这事,清舒想起陈妈妈说的那些话:“外婆,当日既能保住大半的铺子为何后来又都卖了?”

    有祁夫人当靠山,那些人也不敢明目张胆地侵吞顾家的产业。

    “抱着一个金娃娃总会有人惦记。积累下的那些银钱,足够让我跟你们娘几个过上富足的日子,又何必再累死累活地赚钱。”

    在顾和平听了袁氏的话执意要娶袁珊娘,她就开始陆续卖掉家里的铺子。她可不想自己累死累活,最后便宜的却是袁氏跟袁珊娘这些人。

    清舒觉得顾老太太不仅睿智果断,还很看得开。她娘若有继承到三分的火候,她都不愁了。

    想到顾老太太之前说的,清舒不由问道:“外婆,府城的那染坊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呀?”

    多少家底她不问,反正这些东西迟早是她们姐妹的。可染坊的收益是供她们日常花销,知道心里才有底。

    顾老太太笑着说道:“我只占了四股,每个月大概能分到一千两左右。绸缎铺跟茶铺一个月也有一百来两银子,这些钱够我们娘几个用的了。”其实这些手艺祖孙几人根本花不完,每个月都有结余。

    清舒顿时放心了。

    顾老太太看向外面,说道:“乖乖,很晚了,该睡了。”

    清舒摇头说道:“师傅说了,每日早晚都要修习内功心法。”

    说完开始按照上午那样双腿盘起,脑子回想起段师傅说的口诀。

    顾老太太轻笑了下:“这孩子……”

    她也没打扰清舒,径自睡下了。

    顾家这边太太平平,林家这边却是人仰马翻。林老太太一回到家里,就捂着胸口叫嚷着心口疼。

    彭郎中给林老太太把脉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出来。有了林承仲的教训在前,他又不敢说林老太太没什么问题,干脆就说自己医术浅薄让他们去镇上找大夫。..

    林承志急慌慌去镇上请了大夫来。

    这人上了年岁,或多或少都有些问题。这大夫给林老太太诊完脉,将情况讲得很严重,还说若不好好治将命不久矣。

    林老太太吓得脸都白了,自然是大夫说什么是什么了。

    林承志跟着这位大夫去镇上抓了药回来,太阳都快落山了。

    没法,桃花村去镇上只能走山路,来回差不多得半个时辰,比去县城还远。来回跑两趟,可不就耽搁了时间。

    林承仲看到他就训斥道:“怎么现在才回来?不知道娘疼得难受吗?”

    林承志气得脸色铁青:“你舍不得娘难受,为什么躲在屋子装死?”

    林承仲脸沉了下去

    将药递给张氏,林承志说道:“娘胸口还疼吗?”

    张氏苦着脸说道:“现在不仅胸口疼,头跟肚子也疼了起来。”

    反正现在林老太太是哪哪都疼。

    “那赶紧将药煎了吧!”说完,林承志忍不住说道:“这药可珍贵,一副药得八十文钱。”

    抓的七副药,去了差不多六百文钱。平日有个头疼脑热找彭郎中,抓副药只需一二十文钱。

    张氏说道:“只要这药有用,这钱花得就值。”就怕这药不管用。

    林老太太身体一向健朗,除了腰疼没其他毛病。可这大夫却说得好似马上就要死了,怎么看怎么不靠谱。不过张氏也不敢将这话说出口,要让林老太太知道可她好日子过了。

    吃完药林老太太就睡着了,只是谁都没想到她半夜发起了高烧。

    镇上太远了怕耽搁病情,没法林承志只能去找彭郎中。

    彭郎中说林老太太邪风入体,受了凉才发烧的。方子也没开,直接让林承志跟着他回去抓药。

    张氏将镇上那位大夫开的方子递给彭郎中:“彭叔,你老帮看下这方子到底是治的什么病?”

    彭郎中看完以后说道:“这是一道进补的方子,这方子你们给承仲用的?”

    林承志大怒:“这是镇上的那大夫给我娘开的,还说我娘不好好治就会没命。”

    彭郎中说道:“这方子平日吃了是对身子有好处。只是老太太邪风入体,所谓虚不受补,所以才会发起高烧。”

    原本以林老太太的身体就算受凉也不会这般严重,却没想到竟然还进补。身体承受不受,可不就出问题了。

    林承志气得大骂道:“庸医。我明日就去镇上砸了他那药铺。”

    人家既能在镇上开药铺,肯定是有靠山的。不过彭郎中也知道林承志只是发泄怒气呈口舌之快,并不敢真去砸人家铺子。所以,他并没接话,只是说道:“随我去抓药吧!”

    药煎好后给林老太太服下,鸡就开始打鸣了。

    眼见天亮,张氏又去厨房做早饭了。一直到吃饭的时候,韦氏才从屋子里出来。

    看着韦氏,林承志面露不善。他早上还打了个盹,可她媳妇从昨天中午忙到现在眼都没合一下;而韦氏却是躲在屋子里偷懒,他真忍不下去了。

    林承志黑着脸说道:“二嫂,二哥既没什么事,等会你帮娘煎药。”

    韦氏一口回绝,说道:“怎么没事?你二哥可是吐了好大一口血。”

    林承志脸色越发不好看了:“二嫂,有些事都心知肚明,说出来可就难看了。”

    真当他不知道林承仲是装的,这两夫妻还真是绝配,一个比一个不要脸。

    “不还有春芬吗?春芬、春芬你死哪去了?”

    林承志真觉得韦氏的脸好大:“春芬她还要带如蝶跟乐玮。”

    以前如蝶是如彤带,乐玮是齐婆子带。后来清舒闹的那一场,林承志就不愿让如彤照料如蝶了,改交给春芬带。而如今林老太太生病齐婆子要照顾她,乐玮也没人带,也一并交给了春芬。

    韦氏不想做家务,见状干脆耍赖皮:“没听过小叔子吩咐嫂子做事的。你若是不想让张氏干,只管跟爹娘说去。”

    林承志怕林老太爷骂人不想去找他,而林老太太这会话都说不利索跟她告状也没用。

    张氏见两人吵起来,忙说道:“孩子他爹,算了,我去煎药吧!”

    林承志握紧了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