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三千苏迎夏〕〔豪门私藏挚爱妻〕〔韩三千苏迎夏全文〕〔刁蛮甜妻不好宠〕〔超级女婿〕〔神级基地〕〔都市之最强仙帝〕〔海贼之黑色降临〕〔重生之福运肥妻〕〔拐个王爷来种田〕〔执魏〕〔傲娇摄政王,你命〕〔见证艾泽拉斯〕〔超级兵王归来〕〔神级狂婿〕〔大唐第一节度使〕〔吕基之封神西游〕〔最狂神婿〕〔惹火甜妻:宝贝,〕〔王牌分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632章 袭击
    夜晚的学堂特别的安静,月亮透过薄薄的云层将月光洒落在路上。

    这么大的月光,都不用灯笼就能将路看得清清楚楚。

    符景烯练完功准备回屋,走了几步突然往旁边窜了一大步。

    袭击他的人落了空。

    符景烯不给他喘息的时间冲上去与他打了起来。两人你来我往,很快黑影人落入下风。

    符景烯将黑影人制服,撕下他脸上蒙着的黑布发现是个陌生面孔“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

    黑衣人后悔不已,他是知道符景烯习过武却不知道他不仅武功高还非常警觉。早知道,他就不一个人出马了。

    将他打得不成形还不招供,符景烯挑断了他的手劲跟脚筋。然后撕了他的衣服,将其捆绑起来拖去找山长。

    “哐当……”

    长剑扔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符景烯上说道“山长,这人刚想要行刺我。”

    白檀书院的山长彭斯伯看着黑衣人,阴沉着脸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我们书院的学生。”

    黑衣人不说话。

    彭斯伯叫来随从,说道“将他送到顺天府尹,请府尹一定要查出这幕后主使。”

    黑衣人被押走以后,彭斯伯与他说道“你放心,不管是谁我都不会饶过的。”

    彭斯伯以为是有人看符景烯童试考的那般好,怕乡试挡了路不想他下场所以就使用这样下作的手段。

    也不怪他这般想,因为数年前书院就发生过类似的事。那事,也是当时身为副山长的彭斯伯处理的。

    听着这话头不对,符景烯说道“山长,你是怀疑幕后主使是书院的学生?”

    彭斯伯虽有这个怀疑,但事情没查出来之前他也不好说这话“你放心,我会让人彻查清楚的。”

    符景烯摇头说道“山长,这人是想要置我于死地。山长,书院的学生就算不想我乡试下场最多也就制造一些意外事故,让我受伤下不了场。不可能派刺客来刺杀我,闹出这么大的阵势。”

    不是觉得书院的学生品性好不会害人,而是他怀疑幕后主使是秦王。

    彭斯伯当然希望不是书院的学生,他们是教书育人的地方。若是教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人,传扬出去对书院的名声也有损。

    他听了这话立即问道“你是不是在外面与人结了什么仇?”

    符景烯犹豫了下说道“是得罪过一个人,可也不至于派暗杀我啊!”

    “你得罪了谁?”

    符景烯说道“二皇子。”

    “去年年底我与朋友吃饭,他跟我感慨说二皇子换了口味,不喜名门闺秀喜欢上村姑了。还笑着说那村姑叫翠花,名字土得掉渣。不想前不久我在街上碰到一个疯妇,她见人就逮着问可见到她女儿翠花。”

    彭斯伯的脸色非常难看。

    符景烯苦笑道“我当时头脑一发热,就跟这妇人说她女儿很可能在秦王府上,让她去秦王府找找看。”

    彭斯伯呵斥道“你糊涂,这种事没有证据岂能妄加猜测。”

    到底年轻,行事鲁莽不考虑后果。不过有这片心,证明品性好。

    符景烯说道“山长,我不后悔将这事告诉了她,我只后悔不该当街与她说。山长,我打探过了,二皇子府上添置的这个美人确实是那疯妇的女儿。”

    “只可惜那妇人去晚了,她女儿早就暴毙身亡了。”

    在知道二皇子觊觎清舒以后,他就让刘黑子暗中盯着秦王府。

    秦王好美色,下面的人投其所好搜罗美人给她。去年年底就有下属送了一个名叫翠花的村姑给秦王,秦王图个新鲜宠幸了几日。这姑娘平民出生哪斗得过秦王府后宅那些成了精的女人,失宠没两个月就死了。对外说病死,可只有傻子才相信这说辞了。

    符景烯打探到这个翠花并不是自愿进秦王府,而是被哄骗进的王府。后让刘黑子去查,吵到这个翠花是由寡母养大,母女两人相依为命。那妇人回到家没见到女儿到处找,找得人都有些疯癫了。

    符景烯让人给她透了话,说她女儿被卖到京城。然后将这妇人引到他回家的路上,他就假装同情这妇人将真相告诉了她。

    这妇人去秦王府找女儿,可秦王府的人根本不认。妇人精神状态不好,当即跟秦王府的门房厮打起来。

    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仆从。秦王府的下人也都嚣张跋扈惯了,那门房一怒之下将妇人给打死了。

    这事御史上了折子弹劾,不过在秦王将这个门房送到顺天府,这事也完结了。

    “确定?”

    符景烯说道“除了这事,我再没得罪过任何人。”

    彭斯伯说道“若真是如所说是秦王派人暗害你,我定要为你讨要一个公道。”

    秦王此举分明是在挑衅学院。要是不为符景烯讨要一个公道,将来谁都能来学院撒野了。

    符景烯点头道“好。”

    虽彭斯伯只是学院的山长,无官无职,可朝中有三分之一的官员是出自白檀书院。

    当然,这些官员不可能因为这件事都跟秦王对上。可只要彭斯伯追究此事,定会有人声援他,另外几位皇子肯定会在后面煽风点火。

    彭斯伯想了下叮嘱符景烯让他不要将这事说出去,以免造成人心惶惶。

    符景烯巴不得闹得天下皆知,怎么可能听他的。回去后就将他遭遇刺杀的事告知了跟他一个屋的学子,然后第二日他吊着左手去了课堂。

    关力勤看到他这模样,吓了一大跳“符兄,你这是怎么了?昨晚不小心摔跤了?”

    符景烯摇头说道“不是。昨日我在回房的路上遭了刺杀,也幸亏我习了武,不然你们现在见到的就是一具尸体了。”

    班里的其他学子听了这话都面色大变,刺杀,这也太可怕了。

    一天之内这事就传遍了整个白檀书院,有胆小的当日就告假回家了。没回家的,出门都要结伴。等天一黑,大家都缩在屋内不敢出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奶爸圣骑士〕〔修仙奇才在都市〕〔窃盗诸天〕〔为龙之道〕〔诸天仙武半侠传〕〔总裁,你儿子找上〕〔快穿之炮灰凶残〕〔我从诡秘中走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