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世界依我而改变〕〔法师乔安〕〔我能制造副本〕〔超级海岛大亨〕〔自古长安西风雨〕〔至尊不朽系统〕〔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穿越从养龙开始〕〔玄医暖婚:腹黑靳〕〔危情谍影〕〔江流华笙〕〔超级兵王归来〕〔我不是兵王〕〔超级人生陈平江婉〕〔总裁偏要宠我宠我〕〔律政甜妻一见钟情〕〔深吻总裁一百次〕〔最强男神系统〕〔狱血道尊〕〔首席暖妻很深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986章 聒噪
    丝丝雨线清晰地映入眼帘,雨珠跃进绿色的树叶之中,落在甲班上溅起了片片的水花。

    符景烯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半响没动。以前听清舒提起过江南的雨跟京城不一样,如今看来还真不一样。

    双瑞端了饭菜进来与他说道:“老爷,吃午饭了。”

    就在此时,与他们一起下江南的阮庆阮主事走了进来:“符老弟,一个人吃饭多没劲,不介意我与你一起吧!”

    安远新是钦差,阮庆跟符景烯两人作为副手跟过来的。

    符景烯笑着摇头道:“当然不介意了,阮大人请坐。”

    阮庆对这个称呼很不满,扬声说道:“符老弟,在外面这般称呼我也就不说什么了,私底下再这般叫就显得太生疏了。”

    符景烯从善如流道:“阮大哥,我以茶代酒先干为敬了。”

    对于他这般知情知趣,阮庆还是很满意的:“符老弟,喝茶太没劲了。反正下雨也没什么事,咱们来喝两盅。”

    说完,他的心腹随从就端了两壶酒来。显然,他早就准备好了。

    符景烯摇摇头头说道:“阮大哥,若是等会安大人找我们有事,看到我们醉醺醺的会不高兴的。”

    阮庆摆摆手说道:“安侍郎虽然看起来很严肃,但实际上很好说话的。再者咱们也不多喝,就喝几杯子醉不了人。”

    符景烯自不会顺他的意,他在外是滴酒不沾,防备喝酒误事。当然,就他现在的地位也没人会大费周章地害他。只是他不愿意就此妥协,有一就有二,所以要从源头上杜绝这种事的发生。

    不过他也没有直白地拒绝,笑着说道:“阮大哥还务怪罪,如今咱们有公务在身要醉倒影响太恶劣了。不过等回了京城我请阮大哥喝酒,到时候咱们不醉不归。”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阮庆再要求他喝酒就是强人所难了:“一个人喝酒没味,既你不喝那我也不喝了。”

    吃过饭没一会雨就停了,然后安侍郎的人过来叫他们收拾东西下船。

    阮庆有些纳闷地问道:“这不是还没到洪城,为何要下船。”

    随从摇头说道:“大人,小的也不清楚。我家老爷只是吩咐我通知各位大人收拾东西下船。”

    符景烯态度很好,笑着说道:“我现在就收拾。”

    两刻钟以后,一行人下了船。

    阮庆给符景烯使了个眼色想让他询问下船的原因。只是符景烯虽年岁不大却经了事,自不会给人当枪使。

    符景烯问道:“大人,我们等会是坐马车去洪城还是走路去?”

    阮庆听到这话就急了:“走路,符大人知道这里离洪城多远吗?这要是离了几百里需要数天时间才能到,耽搁太长时间怕是中秋都回不了京了。”

    符景烯摇头说道:“没有很远,只有一百多里路,我们坐马车的话最多两天就到。”

    阮庆诧异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符景烯解释道:“刚才下船的时候,我让双瑞问了船员。其中一个船员与双瑞说,这里距洪城只有一百六十里左右的路。

    安远新赞赏地看了他一眼。年龄不大行事却很周全,莫非能得太孙殿下的青眼。

    符景烯主动去车行雇马车,然后所花费的钱只有安侍郎预算的一半。

    知道原因后安侍郎笑了起来,说道:“符大人,没想到你竟还会讲价。”

    符景烯笑着说道:“小时候没钱经常饿肚子,一个铜板恨不能掰成三四个来。所以买东西,也养成了讨价还价的习惯。”

    安侍郎是知道他的底细。有次他还跟妻子感叹说符郝朝眼瞎。这般出色的儿子不好好培养竟由着后妻虐待,也不知道到了地底下符家的列祖列宗会不会打死他。”

    安侍郎笑着说道:“景烯,以后我们一行人的吃喝拉撒都由你来张罗了。”

    符景烯一口应下。上峰吩咐的事,不答应还能撂挑子不成。

    安侍郎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厚道,怕符景烯闹情绪特意解释道:“景烯,你也别埋怨我将这事托付给你。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所以,能省一分是一分。”

    符景烯摇头说道:“我年轻什么都不懂,就怕做不好。”

    “没事,有什么不懂的或者拿不定主意的刻意来问我。”

    他们雇了四辆马车,安侍郎一辆马车,符景烯与阮主事一辆马车,另外两辆马车放着他们带的行礼。

    虽是官道,但路还是比较颠簸。阮主事捂着撞得酸痛的胳膊道:“也不知道安大人怎么想的,好好的船不坐非要走路去洪城。”

    符景烯笑着说道:“安大人应该是想看看这一带是否受了水患的影响,影响又有多深。”

    当然,这样也能更精确地知道那些官员有没有做好抗洪,以及是否救助那些受灾的百姓。听那些官员的话不作数,得自己亲眼所见才是真的。

    不得不说安大人是个负责任的好官。有些官员到地方上就是走个过场,然后荷包揣得满满的回京。

    见符景烯不接他的话阮庆也不恼,笑着与他唠起了家常,甚至还与他说起了育儿经:“符老弟,我跟你说这孩子可不能娇惯,一旦娇惯得厉害都不好管。我侄子就是被我娘以及大哥大嫂给宠坏了如今是无法无天,吸取教训我将两个小子治得服服帖帖。”

    符景烯并不想跟他聊这些话题。倒不是觉得他在炫耀,而是嫌他太聒噪了。他就不明白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多话,且这性子也不圆融。也不明白他是怎么在工部混得下来的,而且还混得不错。

    符景烯笑吟吟地说道:“我没孩子,所以暂时没这个烦恼。”

    阮庆笑着说道:“你都娶妻了,孩子很快就会有的。”

    符景烯正准备说话,外面又响起了滴答的声音,掀开帘子一看又下雨了。

    阮庆看到这雨也收了脸上的笑:“从我们到这儿就一直下雨,再这样下去怕会有大的洪涝了。”

    符景烯也有些担心,但嘴上海市说道:“只要别下大暴雨的话,应该不会出现大面积的洪涝。”

    至少不会像十年前那般,出现百年特大洪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波旁之主〕〔女总裁的护妻高手〕〔最强女装大佬〕〔快穿逆袭:男主到〕〔巨富女婿〕〔国子监绯闻录〕〔贴身战兵〕〔华娱特效大亨〕〔奶爸圣骑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