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界建道门 第1026章 商议
    “陈公子学究天人,拜月佩服之至。”拜月教主见陈凡要离开,脸上露出了一丝遗憾之色,他还有许多事情没有问完,希望陈凡可以给他解答,其中还有一丝对于朋友离开的不舍,让他又一次感觉到了所谓的情,朋友之情。

    “日后有机会定来叨扰。”陈凡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转身向屋外走去,拜月教主不愧是一个旷世奇才,只说地理当年的知识,前世他可以是学了十多年,拜月教主则是几日功夫,就仿佛赶上了他。

    当然,以陈凡如今的神识修为,也就是精神修为,推演起来,学东西比起前世不知快了多少,拜月教主同样如此。

    陈凡出了拜月教,来到了皇宫之内,在赵灵儿的住处,断臂归来的唐钰,还有赵灵儿,李逍遥,林月如,姜婉儿,酒剑仙,圣姑,南将军正齐聚一堂。

    至于石长老,见到软弱的巫王当日向拜月教主服软,没有下定决心铲除拜月教,心生不满,又回到了山上隐居。

    石长老当时发难,已经准备集合众人之力,一举将逆子拜月教主铲除,就算留不下拜月教主,也要把拜月教的精英教众,全部铲除,一个不留。

    当时,陈凡,酒剑仙,李逍遥,赵灵儿,林月如,圣姑,南将军等等所有人一齐出手,包括石长老自己,只要拜月不出手,他们绝对有必胜的把握。

    陈凡刚来到赵灵儿的宫殿外。就听到唐钰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阿奴已经成为拜月的傀儡,陈前辈也在拜月教内,李兄你快带着公主离开,不要让公主受那魔头的毒手。”唐钰的声音里有些急切。

    “什么?这不可能的。”众人齐齐惊呼,既有赵灵儿,林月如等人对陈凡在拜月教内的惊疑,也有酒剑仙,圣姑等人对阿奴的关心。

    “阿奴现在怎么样?”酒剑仙一声惊呼,不掩对女儿的关心,之前他说对拜月教宣战,但也一直在苦思计策,可以与拜月匹敌的只有陈凡,剑圣,以及赵灵儿的女娲血脉之力顶的上半个,酒剑仙虽然已经向拜月教宣战,却也不傻,知道他与拜月教主放对,绝对是送死。

    “阿奴的灵魂已经被拜月俘虏,她完全受拜月的控制,砍伤我没有任何的犹豫。”唐钰喃喃一声,不掩担忧。

    “可恶!”这是一道陌生的声音,陈凡站在宫殿外,神识一扫,就知道是南将军,也就是代替圣姑,做了阿奴的母亲,未婚生女,多年来饱受质疑的南蛮妈妈。

    “我们一起去拜月教,把阿奴还有陈凡前辈救出来吧。”赵灵儿的声音响起,语气里带着坚定。

    然而此声音一出,宫殿内却是沉静下来,试问谁又是拜月教主的对手?也只有他们要救之人,陈凡了。

    如若陈凡被拜月教主蛊惑,如果他自己不愿意,以他的修为,就算救出来,众人又能如何?

    陈凡在宫殿外,闻言摇头一笑,不过是去了一趟拜月教而已,他竟是已然成了众人要救的目标,看来拜月教主的威名当真不可小觑。

    “阿奴的事就包在我这个当爹的身上吧。”酒剑仙的声音传出,继而言道,“逍遥,带灵儿离开南诏国,送她回到她母亲身边。”

    “我们不走,还有全国的子民等着我们去拯救,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这里的。”赵灵儿声音清脆,带着坚定。

    “师傅,你教了我这么多东西,应该了解我的,贪生怕死,岂是大丈夫所为?”李逍遥难得正色一声。

    “不行,你们必须离开,如今陈凡前辈态度不明,他若是出手,我们之中有谁是他的对手?倘若公主有什么不测,还有谁来拯救我们南诏国?”唐钰反驳道。

    酒剑仙顿时沉默下来,他的武功一半是陈凡教的,他自然不可能是陈凡的对手,李逍遥更加沉默了,他的武功几乎全是酒剑仙教的。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不是时候,你们还是快离开这里吧。”南将军也赞同赵灵儿和李逍遥离开。

    “可是.......”赵灵儿还是有些犹豫。

    “灵儿,你自己亲身经历过,应该很清楚,你是不是也想让你母亲当年一样,最终被所有人审判?你要知道,如今已经没有前辈来救你了。”酒剑仙大喝一声。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圣姑出声赞同道,与酒剑仙已经冰释前嫌。

    “灵儿,我们走吧。”宫殿内一时又沉静下来,李逍遥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我不走。”赵灵儿的声音依旧坚定。

    “对不起,但是我答应过师祖要保护好你,虽然如今师祖被迷惑,但是我也要做到自己的承诺。”李逍遥喃喃一声,难得没有吊儿郎当,下了重大决定。

    陈凡摇头一笑,向宫殿内走去,看来李逍遥这小子,穿越时空经历了一次天地大劫之后,已经成熟了很多,他辛辛苦苦把赵灵儿送回南诏国,这还没几天,赵灵儿又要回去,这岂不是白费功夫?

    就在陈凡神游天外之际,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宫殿之内,见到他现身,宫殿之内的众人都是惊呼出声。

    “陈前辈,我还以为你不辞而别了。”赵灵儿快步走到了陈凡身边,清秀的脸上带着一丝开心笑容,又带着天生的妩媚,极为诱人,赵灵儿这几日心里也十分复杂,不知道陈凡去往何处。

    要知道她的母亲把她托付给了陈凡,从小没有离开过仙灵岛的赵灵儿,顿时一时没有了分寸。

    “与拜月教主交谈起来,一时忘了时辰。”陈凡微微一笑,迎着姜婉儿的笑容,也是双眼一眯,赵灵儿有着女娲一族的血统,天生带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妩媚,赵灵儿闻言,甜甜一笑,找到了陈大哥也是十分开心。

    “师傅,你可千万不要被拜月那个魔头所迷惑,他是想要毁灭世界的疯子啊,难道你忍心看着这个世界毁灭吗?”酒剑仙看着陈凡,惊疑不定的说道。

    在他眼里,陈凡的修为深不可测,哪怕是师兄,也不会是他的对手,他的年龄成迷,想来对道的领悟都是十分坚定,如何又与拜月做了朋友?难道真的被拜月迷惑?

    陈凡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拜月教主与大家一样,只不过是有些偏执罢了,如果大家用对待朋友的眼光去对待他,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那阿奴的事情又怎么解释?”唐钰断着双臂,惊疑不定的问道。

    “还有当年的青儿,当年若非师傅你,青儿就万劫不复了。”酒剑仙也是提醒道,青儿就是灵儿的母亲,差一点点就被拜月所害的巫后。

    “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陈凡看了酒剑仙一眼,嘴角一翘,似笑非笑的说道,“你小子当年不也风流过?否则哪有阿奴的存在?如今不也知道悔改了?”

    陈凡连问了三声,让酒仙剑脸色一窒,露出复杂神色,宫殿内的圣姑也是俏脸一红,酒剑仙脸色复杂的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陈凡的说法,他当年确实铸成大错,如今也知道悔改,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质问拜月教主的不是?

    “那阿奴呢?”圣姑则是担忧自己的女儿,疑问出声。

    陈凡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说道,“这是阿奴与拜月教主之间的游戏,也是最后一场游戏,我相信阿奴是游戏的赢家,我更相信,最后拜月教主一定会幡然醒悟,这也是我没有出手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