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天源笑傲〕〔大神,带我上王者〕〔大明小文人〕〔衣手遮天〕〔蛊妃在上:病弱王〕〔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超级鉴宝大宗师〕〔人生如戏,全靠演〕〔侠客管理员〕〔逍遥兵王〕〔鱼类上岸指南〕〔我就是超级警察〕〔绝世天骄〕〔大唐之暴君崛起〕〔古武狂兵〕〔穿越暴力女天师〕〔农门娇女:神医王〕〔顾少,你命中缺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四章:领地里的力量
    就在这对父子相继沉默的时候,小镇的执政厅里汇聚了小镇的权利拥有者们——贵族。

    这些平日里一向遇事沉着冷静,自诩高人一等的贵族们,一个个吵闹成了。

    威严的执政厅,在此时俨然的变成了另一个世界的菜市场。

    不过,总是有那么一两个鹤立鸡群的人,无声的打量着人群,但此时却都被群情激昂的人们忽视了。

    负责小镇治安与民兵武装力量的治安官———劳伦,是位身材健壮,身披人族制式军官武装的中年大汉。

    硬朗的脸颊配上一头金黄、被梳的一丝不苟的大背头的发型,浑身透露着威严,俨然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帅叔叔。

    但是不可能降服民兵营里的一群悍将与兵痞,同时也不可能将红叶镇的治安管理的井井有条,这是小镇中为数不多的一位极富手段的核心人物...。

    劳伦本身不仅是资深级别的战士职业者,更拥有不弱的钻营能力,而通常拥有钻营能力的人,都是精通的人。而这种人通常大部分是没有坚定的立场的,攥取利益永远会被他们放在第一位,为此他们可以舍弃自身模糊不堪的原则与底线。

    但存在即是合理,能力与手段才是他们自身坚信立足的根本

    而,劳伦就是位自身丢无可丢的人,其“墙头草”的称号就是被小镇上的贵族们公认的,这类人一般都会让大众厌恶,但却不能否认其本身顽强的生命力、极其的适应能力,识时务者为俊杰说的可不是那些宁折不弯、忠贞不屈的人物.....。

    治安官劳伦是一位极为势利的小人,虽然拥有强壮伟岸的身躯和正派的颜值,但依旧掩饰不住其内心的软弱及自私自利。

    贪生怕死是大多数人的弱点,这一点劳伦也不能免俗,好大喜功说是他的癖好也不为过,贪财好色是每个正常男人都具有的本性,但劳伦稍稍的过了一些。不过,这一切都抹杀不了他出色的行政能力与手段,当然,还有他那双的眼睛...。

    此时的劳伦已然没有了往日的,满头大汗的被十几名小贵族围住,不停的被斥责着,但他唯一能做的只有.......

    小镇上不停的出现死亡事件,让贵族们也开始恐惧起来,不断累积起来的恐惧与不安,已然让贵族们丢掉了伪装在自己身上的矜持与客套,劳伦所主管的治安不断的恶化,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被一些人抓住的...。

    坐在议会圆桌的正座上的小镇领主坎门第,一位满脸沧桑,满头白发,身着骑士武装的老人,笔直威严的坐姿昭示着这位老人的军人做派,这是一位公国中为数不多的守旧派势力的人物。

    这是一位从他父亲手中继承子爵贵族爵位的老骑士,也是一位领主,他威严却不失仁爱,廉洁自律。在领民、民兵营及卫队、领地贵族及封臣中,拥有极大的威望,就连作为衡制人族守旧势力的对手——精灵监察长不得不佩服其品德。

    此时的这位老人只是若有所思的盯着手边的水杯,全然不在意有失风度、正在骂街的贵族们。

    一直守护在他身后的一名身着骑士军官武装的中年大汉,正式领主卫队长--撒蒙托,这是一位武力值达到三环的骑士,这种级别俗称大骑士,天生的便拥有公国荣誉男爵爵位,这种爵位是不可世袭,没有实权与封地。

    大汉脸颊上狰狞的伤疤会给人特殊的震慑力,忠诚、古板,勇武、寡言是小镇上大部分人对撒蒙托的映像,但劳伦除外,因为他们始终争锋相对,而敌人之间通常是没有好感的......

    坐在议会圆桌的副座上的监察长坝其:一位傲慢的新锐精灵,华丽的精灵长袍及其身上精致的配饰,无不在彰显精灵们的优越。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加上的脸,强势干练的作风、骨干无暇的锁骨,凸凹有致的身形,配上,这让她的身上时刻的散发着特殊、独有的魅力。

    长时间混乱的吵闹声,让坝其感觉到了烦躁,用骨干、皙白的手指,其轻轻的敲了敲木桌。

    这富有节奏的声音伴随着她淡漠的眼神的扫视,迅速的引起了大厅里所有人的注意。

    就连领主坎门第与他的卫队长撒蒙托也不例外,吵闹声迅速的变小,然后消失。

    这似乎在昭示着精灵的权威,让坝其感觉到了一丝的满足,矜持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得意的狡黠,随即打量了一眼正在喝水的领主坎门第。

    底层贵族们的表现引起了其卫队长撒蒙托的注意,他不满的“哼”了一声,便将视线移到一边去了。领主势力与亲精灵派势力的矛盾,依然是众所周知、由来已久的,所以对于这位忠诚的领主封臣的不快,坝其并不介意...。

    坝其移动着自己锐利的视线,然后将其定格在治安官劳伦的身上,然后用极富磁性的嗓音问道:劳伦爵士,巫妖的事情,你准备给大家一个怎样说法?

    劳伦用衣袖轻轻的摸掉额头上的汗渍,虽然说辞早已经准备好了,但是面对他的这位“主子”,劳伦仍然会不禁升起一丝紧张,精灵们的长寿赋予了他们极大的种族优势,时间能为他们累积到普通种族克而不可及的能力,无论是战斗力、还是阅历都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

    不着痕迹的深吸了一口气,缓下了些许紧张,先后望向了两位,然后才道:“坝其监察长、坎门第子爵,邪恶的巫妖已经在红叶镇犯下了不至一次恶性事件,但我手下的力量确实不足,加之巫妖行事狡诈,根本无迹可寻....”.

    说到这劳伦顿了顿,偷偷的打量了一下坎门第与坝其的面色,只见坎门第子爵皱着眉头,坝其却是面色不悦,这不禁的让老伦有些慌张,心中极为憋屈的暗骂道:“他大爷的,巫妖是这么好抓的吗?这些人都是偶犯神经病,做事毫无规律可循,又都是些高级职业者。偶尔上街砍上几个普通人,你还能指望有活口吗?话说到底,这些没经过特殊训练的普通人又能有多少的反抗的时间与力量呢...”

    心中一大堆的牢骚,但却不能说出来,和着表面上还得信心满满,正是因为表里不一才让他走到了今天的位置,尽力沉着的道:“我在这里向诸位保证,抓住巫妖只是时间问题,只要我们大家众志成城、万众一心....”。

    还未等劳伦高大上的口号喊完,一直混在人群中的税务官——纳兰德,一位劳伦的死对头说话了,这是公国贵族议会派遣在此的税务官,他的职能与领主税务官不同,他直接对贵族议会负责,他们会抽调当地领地中的一部分税金上缴给都城的贵族议会,而这些税金大部分会被用野战军团身上。

    有人的地方自然会有争斗,他们会围绕着利益而勾心斗角,这种斗争不仅仅存在于不同派别之间,同一阵营之中也不能免俗,当这种内斗被高层长期无视,内斗就会变质,发展到最后就会变成为了反对而反对,劳伦与纳兰德之间的关系虽然还尚未发展到如此恶劣的程度,但也不逞多让。

    纳兰德与劳伦是,这似乎是精灵坝其乐见其成的,众多的附庸种族需要精灵们,但王庭的力量却并不足以有效的管束地方力量,所以他们需要一种另类的统治手段。

    亲精灵力量可以甄别扶植,但却不能让他们和睦的团结相处,因为一根粗手指可以打得过两根、甚至是三更纤弱的手指,但绝对打不过一个只合起来的手掌,这就是以寡治多的统治精髓。

    两人是同僚、也是竞争者,而两人竞争的东西,就是精灵的信任,也是自己手中的利益与权利。

    税务官是一名身着华服,短发,满身肥肉的气喘吁吁的中年胖子,他此时满脸正气的落井下石道:“别说些没用的,说到底,能不能抓的住?抓不住的话,在场的诸位是否得考虑一下每年领地里花了重金,养着的一群老爷兵是不是值得......?”

    胖税官还未说完,劳伦就火大了,他很清楚自己此时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有时候被人逼到死角的时候,转移话题也不失为一种方法,所以他选择了这个能与之前内容联系起来的话题。

    劳伦也知道自己的权利来自于哪里,民兵营里属下的拥戴就是自己权利的基石,自己的不能让人乱,泼的多了,可能一边看热闹的也会有样学样的闲着无聊往上泼上两把,这不但有损自己的威信,而且自身的名声会迅速的起来,最重要的是还得自己花大力气清理,可是相当不划算的。

    当下呛声反驳道:“老胖子,你是不是早就看老子不顺眼了,巫妖是那么好抓的么?这么多年老子为了抓巫妖,死伤了多少兄弟。”

    “虽然他们没有功劳,但是苦劳却是抹不掉的,我不允许你侮辱他们用生命捍卫的荣誉”

    胖税官被呛了一顿,察觉了坝其投过了一丝不满的视线,顿时便弱势了不少,只好退而求其次,不再咄咄逼人:“那你也别老喊些虚头巴脑、高大上的口号,就直接说怎么搞,才能消除隐患?”

    劳伦沉默了许会后,才艰难的道:“这些年,不断的会有一些流浪的难民被红叶镇甄别、吸收,这些人里面有本分的人,也有心怀不轨、用心不良的人。在增大了红叶镇力量的同时,也加大了我们的工作难度”

    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众人后,语气一转:“但我们所做了的排查工作也并非无用,我们已经初步确定了五个重点嫌疑对象。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得同时抓捕这些人,但我们民兵营的力量不足以完成全部任务,所以我需要外援...”。

    说罢,便尴尬的看了眼坐在议会桌正座上的小镇领主坎门第子爵。

    小镇上的民兵营是有编制的,民兵营:两名位资深战士(上尉,军职:百夫长)任副营官下管辖八名觉醒战士或其他一环职业者(少尉,军职:小队长)配置八十名至一百名训练有素的战士,而民兵营一般就是由治安官官作为主官。

    虽然劳伦是民兵营的主官,但是小镇领主坎门第在民兵营的影响力一直不低,毕竟民兵营是其父亲一手创建出来的。虽然经过了这些年多位治安官的经营和换血,加上精灵监察长的扶植下,自己才得以绝对的优势控制民兵营。

    领主坎门第可不是一位的老人,他不俗的手腕让民兵营至今仍然还有一些拥护他的,而且其中有些人在民兵营地位并不低。

    话转回来,仅凭这不满编的、不足百人的民兵想要执行这种任务,是绝不够用的。

    红叶镇除了民兵营外,还有两大力量可以借用,其一就是精灵监察长直辖的监察所,其编制:一位大法师级别的精灵任职监察长,两位资深法师担任副监察长(正常情况下是一位人族、一位精灵),下面配置六名觉醒法师、六位一阶剑士,这是绝对的精英编制。

    而这股力量掌握在精灵的手里,是超脱领主与诺森公国之上的武装力量,说白了就是下到小镇领主,上到贵族议会、公国大公无论是大公,都指挥不动他们,劳伦自然是更不敢奢望的。

    但是另一股力量,就是掌握在领主坎门第手中的领主卫队,是名副其实的当地的,与自己手中掌握的类似于治安部队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其编制:一名大骑士(上校,军职:卫队长)担任卫队长,下管辖:三名资深职业者(少校,军职:副卫队长)、十八名职业者军官(少尉,军职:小队长),配置一百八十名至两百名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士兵组成,其中士官占了三分之二,就算是放在战功卓著的边境军团中,也算的上是绝对的精锐了。

    这些力量是经过两代领主倾其近百年精力打造出来的,不但装备精良,其战斗力绝对不俗。

    如果说贵族议会手中掌握的正规的野战军团,无论是规模、武器装备,还是战斗力来说,都是诺森公国的一流的。那么劳伦自己手中掌握的民兵营勉强可以算得上是三流,领主们手中的精锐武装就是二流,当然像一些大贵族手中掌握的成建制的职业者武装力量就是精锐王牌。

    这里不得不说一下士官,这一称呼不同于普通战士,它是对拥有丰富战斗经验的老兵的尊称,没有过硬的战斗素质肯定是无缘这种称呼的。其虽然不是军官,但是却拥有一部分军官的特权,是一般的军士或者是新兵所不能相比的,站军官损耗过大的时候,也是战场上临时军官后补的一种...

    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一支可以同时力压监察所与民兵营而不落下风的武装力量,这也是领主坎门第能牢牢的控制红叶镇的最大砝码。

    当然上述的武装力量除了监察所的力量外,其他的一些零散的力量,大都属于私人武装。而诺森公国的武装力量体系则有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领地的贵族私人武装,上到大公本人,下到实权封臣都会有一定的私人武装力量,这也是保证他们自身统治权与利益的重要砝码,同时也是领主自治权的保障。

    另一部分则是贵族议会控制的野战军团,这些军队大部分驻守在公国的边境线上负责守护国境线,剩余的绝大多数都驻守在公国的都城中,负责拱卫贵族高层,但其所耗的费用有公国上下所有贵族们摊派。

    领主卫队,这些地方上的领主私人卫队相当于,而地方上的民兵营就类似于是最底层的。

    虽然掌握在领主手中的私人卫队受限于当地财力、物力等等的掣肘,规模普遍不大,但是不可否认都十分的精锐.当公国发出征召令的时候,贵族们的私人武装才会被聚集起来,开赴战场,这是一种制度,也是实权贵族的一种变相的义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