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完美未来〕〔史上最强狂帝〕〔都市超级医圣〕〔灵气逼人〕〔都市狂医〕〔天价婚宠:权少赖〕〔我的老妈是土豪〕〔镇鼎〕〔暴力甜妻:帝少不〕〔亿万婚宠:老婆,〕〔全民女神:重生腹〕〔超强瓷婚:超拽新〕〔我的白富美老师〕〔超级军工科学家〕〔荣耀的华娱〕〔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抗战之最强兵王〕〔大魔王娇养指南〕〔最后一个剑圣〕〔回到原始社会做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七章:【被】推动的命运
    皎洁的月色映衬着夜幕,詹姆斯像邦德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知趣的邦德很快便找到了自己的活计---望风,虽然自己的胆色了些,但做一些侦查工作还是极为出色的,很开身形矫健的邦德在巷口查探,并发出可以动手的信号.

    而等的有些不耐烦的马克西一边迈开并加快步伐,一边幌动着手中的短棒,双眼凝视着老威廉,嘴角边露出了瘆人的微笑.

    就在马克西即将挥下短棒的时候,老威廉迷茫的神情瞬间消失了个干净.眼中露出了凌厉的目光,手中的剁骨刀毫无章法的挥出。不求自卫,只求同归于尽的意志被表现的淋漓尽致。

    自从被驱逐之后,马克西便失去了一名军事应有的锐气及勇气。

    一名曾经的战士,如果失去了锐气后就会成为一名,一旦在失去勇气,便不再是个合格的战士,畏手畏脚会让杀敌的机会转瞬即逝。

    所幸的是失去了锐气与勇气,但长年累月训练与战斗积累下来的条件反射还在,所以便轻松的躲过了看似凶猛的一击。

    虽然被刚才对手凶狠的反击吓了一跳,但是数年的战斗经验还是让马克西从老威廉毫无章法的反击中看出了对方只是凭借一时的狠劲在搏斗。

    对方根本没有经过专业的战斗训练与近身搏斗的经验,此时的马克西知道对手的心神还在慌乱中,一旦镇静下来发出了呼叫,引起了周边居民的注意,就麻烦了。

    各种念头从起起伏伏到尘埃落定,只在呼吸的瞬间。

    当马克西在心中汇聚勇气,锐气十足的快步再次逼近的时候。

    在一边望风的詹姆斯见到了事情出现不顺,显然马克西没有一击得手的情况让詹姆斯觉得不能再犹豫,招呼了一声望风的邦德便轻声小跑的支援过来,想要在最快的时间里解决这一突发事件。

    在众人威逼而来的情况下,老威廉将手中的剁骨刀甩向了靠自己最近的马克西。

    马克西只是一个踱步便闪过了这有失准头的一击,显然对方方寸大乱的情况下将手中的也扔了,并且有失准头,暗骂了一声

    显然,对方的这一手,这彻底的打消了马克西心中的顾虑,因为一名合格的战士,不会轻易的将自己的丢弃,由而证明对方的低下...

    但还未等马克西按下心中刚升起的,便闻到了一股特殊的气味扑面而来。

    陌生而又熟悉的味道牵引出的一股莫名的惊恐,这一刻所有的思绪都被清空,脑海快速的翻腾着,下一瞬间闪现出了一个恐怖的讯息,这是魔法的味道。

    众所周知,魔法师施法是需要媒介的,无论等级多高,就算你是一名有称谓的“英雄”级别的法师,媒介都是必不可少的。

    但等级越高,施法的时间就可以越短,甚至可以达到瞬发的地步。随之威力越大。

    不过,等级越高的魔法,所需要的媒介就会越多。

    无论你施法有多快,当你的媒介无法合理的配合元素激发的时候,那这个魔法师是注定要失败的。

    而媒介就是能够引导自然界里魔法元素共鸣的物体,一般法师们为了方便快捷的施法,一般都会将媒介制作成极易挥发的液体或粉状物质携带(当然媒介并非只有这两种形态)。

    马克西恰好闻到了一种最普通的液体挥发的味道,这让他在恐惧连连的时候,心中不甘的腾起了一丝久违的拼命的念头。

    作为一名巫妖的老威廉,熟练的施法能力,与稳定的施法过程是必备的素质,这代表着他掌控媒介的能力十分的不俗。

    只是瞬间,一个次级催眠术便已完成,这是一个一环法术,如果施法对象无法豁免,大脑会被浅层次的催眠,进入强制状态。

    次级催眠术的施法媒介只需要一种,这代表着释放媒介的过程极为简便,从而极大的节省了施法的时间。刚刚还满脸悍勇死拼的马克西,表情在痛苦的挣扎的瞬间后,便变的如木偶般呆滞。犹如被抽空了灵魂般一动不动,显得异常诡异。

    见多识广、狡诈异常的詹姆斯,在发现马克西的异常后,便放慢了支援的脚步。

    跟在身后的邦德,只是呼吸间,便挥着短剑超越了詹姆斯向老威廉气势汹汹的杀过去。

    在安全距离之外的老威廉,不负巫妖之名,禁锢术也是瞬间完成,这同样是一个一环法术,如果施法对象无法豁免的话,就可以立刻剥夺对方的肢体及语言能力,但对方的大脑依然可以清晰的。

    不过老威廉这次法术的施放目标不是最近的邦德,而是已经放缓脚步、狡诈的詹姆斯。

    就在詹姆斯内心升腾起莫名的不安时,却发现除了视觉外,所有的知觉都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在结合马克西的奇怪表现————魔法师,这个手段诡异、心思狡诈,自己不可力敌的形象便出现在了詹姆斯的脑海中。

    身后骤停的脚步声引起了邦德的注意,放慢脚步,好奇的回头一看,发现老大詹姆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似乎在看自己。

    还未等他回过头,胸口便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疼痛。下意识的摸了摸,带着温度的液体沾染在手上缓缓的流动着。

    一种窒息的恐惧迅速的在全身蔓延开来,邦德用双手紧紧的捂着伤口,泣声的低语,仿佛全身的力气都在这一瞬间抽走了一般:“这不是真的,我不想死...詹姆斯老大..快来救我...”

    生命在流逝,老威廉停止了施法,快速的走到了马克西的身边。捡起被自己扔出去的剁骨刀,毫不犹豫的挥出有力的一刀,一颗流着鲜血的头颅滚落在地上。

    老威廉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不能曝光的,他得以最快的速度杀掉这些家伙,而不是和这些家伙唠唠叨叨说着一些废话。

    因为局外人很可能会意外的随时出现,老威廉没有理会倒在地上抽搐着的邦德,也没有理会用眼神一直在向自己求饶的詹姆斯。而是快步的走上前去,刀起刀落,又一颗满带着不甘和痛苦的脑袋滚落在地上。

    随后便迅速的消失在夜幕中,寂静的夜幕掩盖了所有的罪恶。

    的躯体还未彻底的失去温度,小巷的深处中才轻轻的传来了一阵响动,一人一狗形迹可疑的出现在现场的远处,只是微微的了一下,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不紧不慢的跟在一名佣兵打扮的中年大汉的身边,从毫无戒备之心的动作中,有心人都可以看出,两者并不是陌生人

    “怎么样了,能确认么?”毫不出众的佣兵找了一处背风窝,懒散而又不失警惕的靠在墙角边看着大黑

    像土狗一般随意蹲在对方面前的大黑犹豫了一会才开口:“还不确定,只有到猎狼谷的诅咒之塔中,激活遗留在哪儿的,才能最终确认”

    “就没有其他的线索了么?”佣兵有些不死心的道:“你知道对我们很重要,掌握着的存亡,而却掌握着我们的生死...”

    “我当然知道,为了正真的,当初降临到这个奇怪地方的先辈们只能在所不惜挣扎求存,然后毫不吝啬的选择了默默的等待,直到它即将流传成一段”

    “你知道,我一直不相信流传下来的,直到数年前,灵魂的印记被莫名激发,而我又朦胧的被牵引到此,当我看到他的第一眼的时候,我知道出现了”

    “但是,就算如此,我也不会轻易的对掌控我们生死的毫无保留的臣服,除非我心甘情愿...”

    佣兵轻蔑的露出了一丝嘲笑:“可笑的挣扎!任何智慧生命都会恐惧死亡,最可怕的是宿命,无论是先辈,你、我,还是我们的后代都逃不出的宿命,我们别无选择”

    “守护好他,也许某一天,我会别无选择的响应的,但在此之前,我还想要好好的活着”

    “但为今的重中之重是如何将他带入猎狼谷激活诅咒之塔上的?”沉默了一会的大黑继续道:“我能感觉到他内心中的越来越严重,这让他越来越依赖的环境。我无法说服他摆脱目前刚适应的环境,跟着我去涉足未知的”

    “你知道我不愿,尤其是对他...”大黑有些犹豫不决的说道

    毫无波澜表情的佣兵,凝视了一会儿大黑,轻声笑道:“可据我所知,柯鲁们都是肆意妄为的家伙,这个词并不适用于你们...”佣兵没有直言|“你们也害怕被宿主”,因为如此毫无意义....

    感觉到大黑身上起的,佣兵毫不在意的道:“也许你们之间真的建立起了还算不错的,但我得说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

    佣兵耸了耸肩膀,看了大黑一眼“我虽然不了解你们柯鲁的思维方式,但是对于我的的了解,却远胜于你们。他们喜欢,并且会对此。如果我们打破了他们,让他们产生强烈的危机感,他们就会产生的欲望,到时候只需要轻轻的一推就....”

    大黑不喜欢拐弯抹角的说话,而是直接的问道:“别他娘的啰里啰嗦,就说怎么办吧?”

    佣兵淡然的一笑,毫不在意的道:“今晚的事情不就是一个么,老威廉和他的养父是什么关系,什么身份,你很清楚不是么。我们要做的就是彻底的打乱他的生活节奏,让重新降临到他的头上...”

    大黑有些犹豫的低声道:“可是这也许会波及到他,甚至...”

    “事情的发展总会这样或是那样的,但只要及时的去,那么它就会朝着我们预期的方向前进。当然,就算最后出现了一些不可控制的因素,不是还有我们么”

    “放心吧,这件事,我知道该怎么做,交给我吧”说完这些,佣兵便利索的走进了黑暗,只留下了原地踌躇不已的大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