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完美未来〕〔史上最强狂帝〕〔都市超级医圣〕〔灵气逼人〕〔都市狂医〕〔天价婚宠:权少赖〕〔我的老妈是土豪〕〔镇鼎〕〔暴力甜妻:帝少不〕〔亿万婚宠:老婆,〕〔全民女神:重生腹〕〔超强瓷婚:超拽新〕〔我的白富美老师〕〔超级军工科学家〕〔荣耀的华娱〕〔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抗战之最强兵王〕〔大魔王娇养指南〕〔最后一个剑圣〕〔回到原始社会做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九章:劳伦
    莫里和马克闲聊了一会,又害怕哈利突然出现对两人进行,加上马克这个肌肉男精力十足,两人就又开始了对练起来,低沉的木器撞击声在后院响起来。

    同一时间,在治安所里的劳伦,毫不顾忌形象的在手下面前破口大骂其来。浑厚高亢的声音,让站在其面前的八个下属小队长也是满腹牢骚、战战兢兢。

    一身军官武装的劳伦,在宽敞的办公室里来回的跺着步伐。八名队长也就干站着,谁也不想先说话。

    两名副营官坐在一边的木椅子上一言不发,本来还在统筹计划中的围剿行动,被昨夜发生的凶杀事件打乱。

    领主坎门第与监察长坝其联合给予自己施压,让自己务必在下一次巫妖杀人事件发生前,彻底解决隐匿在红叶镇中的巫妖。

    想到这劳伦就是满腹牢骚与委屈,心道:“他大爷的,下一次事件之前,我他妈的怎么知道下一次巫妖要在什么时候啊杀人....”

    闹心归闹心,但是决策还得下,下一次巫妖杀人也许是几个月后,也许是几天后,也许就在今天晚上。

    但劳伦知道自己不能赌,精灵监察长坝其可不是个好说话的家伙,而且想要顶替自己上位的家伙们也不少,和领主坎门第一样,想必很多人都乐于要自己好看...。

    不过,计划的细节还没搞定,例如:怎么挖坑不但能把卫队长撒蒙托坑死,还能把自己摘干净,又如何能让自己一方拿到最大的功劳等等,这都需要细致的计较,但如今大多数的思虑与细节都可以忽略不计,所剩下为数不多的,便是达成自己的目的。

    早上,监察所里的法师老爷们已经在案发现场勘查后,断定是与魔法有关的凶杀案。加之随后的推理,巫妖杀人是有极大可能的。

    劳伦已经在早上将作案的巫妖骂到祖宗十八代了,但显然骂娘是不管用的。

    跺着轻快的步伐,走到办公桌旁,劳伦狠狠的在桌面上砸了一拳。发泄了一下心中的火气后,对着坐在木椅上的一名副营官道:“科尔森,带上你手下的那队人,马上拿着这份情报表,去通知坎门第子爵。要求撒蒙托卫队长,负责这三个目标。你的职责就是把你的手下,马上安排下去监视好这三个目标,配合好领主卫队的抓捕行动。行动统一在傍晚时分,务必做到万无一失。”

    科尔森默无声息的接过劳伦递过来的文件,目前整个民兵营中八名队长加上自己也就只剩下三名亲领主派的队长。其中有两名亲精灵派,就是还坐在木椅上的另一名副营官察尔和队列中的一名小队长。

    剩余的五名小队长早已经成为了劳伦的走狗,作为亲领主派、老资历的副营官,一直是执政官劳伦打压的重点。

    看着科尔森没有说话,便挥了挥手,让他去准备去了。

    等到科尔森离去后,劳伦才继续的对着队列中的两名小队长道:“沃夫,杰克你们两立刻带着下属,去接手小镇的南北门楼口。一到傍晚,立即关闭南北镇门,开始戒严,所有人一律不准出镇。”

    看着亲领主派的剩余两人也被打发走了,劳伦这才继续安排道:“汤姆、艾克你们两人,整理好自己的下属,作为预备队,做好突发事件的接应事宜。其他人立刻在营地里集合,整理好装备,傍晚开始行动前,不准离开营地”

    看了一眼坐在一边始终没有说话的副营官---察尔,劳伦才继续安排了接下来行动的一些细致的工作。

    蔑了一眼抽屉缝中的,这是今天早上自己的心腹小队长秘密呈上来的,说是昨天晚上被人投峥到自己家里的,至于来源就连他也不太清楚

    但劳伦知道上面告发老威廉就是巫妖的事情,加上昨晚老威廉行凶及案发地的情况与以往自己掌控的情报来判断,这个老威廉的嫌疑直线飙升,有了最大的嫌疑后,劳伦自然要搞一些小动作

    随后,可疑性最大的三个嫌疑对象都安排给了领主卫队,剩下的两个目标很大程度上也不过是走走过场,但是不能自己一家独吞表演,还得分给自家上司坝琪一份。

    所以安排给自家人的任务也就没有那么多了,大致讲完一些事项后,劳伦打算亲自到监察所里走一趟,向坝其监察长大人好好的表表忠心。

    领主府邸并不豪华,虽然占地面积却是不小,但却相当坚固,因为这就是一座建在小镇里的城堡,城堡里里拥有马概、兵营区、工坊区、厂库、生活区等等。

    据说早先的开拓领主大都是以坚固且五脏俱全的小城堡在自己的领地里扎下根的,而后来出现的城镇就是在原来的城堡上扩建而来的

    毕竟拥有近两百人的私人武装大都生活在领主府里,再加上一些佣人等等,可想而知就需要多大的生活空间了,当然这些人都是领主的直属力量,还有一些有爵位的封臣,在镇外大都有自己的庄园亦或是村庄,当然在镇子里也有一些,以备战乱是避祸用的。

    领主府邸大部分的建筑都是石质的,城堡府邸外的围墙也是用木石结构砌成的,比小镇围墙看起来还要高大坚固,耸立在四周的箭塔上一直有哨兵在警示,无论白天、黑夜,刮风亦或是下雨,都是风雨无阻。

    科尔森带着两名属下的长矛手走进了领主府塞门,至于手下的其他八名士兵则被他在路上分配下去了。作为领主府的常客,进入府邸后便有佣人引着两名属下去休息。

    打量了一眼,铺着青石板,被打扫的极为整洁的前院,科尔森却直接向领主的会客厅赶去,以前领主还年轻的时候,最喜欢待的就是兵营区里开辟出来的大训练场,和自己属下的士兵们偶尔的一起训练一下。

    随着年龄大了,精力也不济了,也就喜欢清闲的待在城堡的会客厅里办公。至于卫队里的事情,已经有领主的大儿子嘉德勋爵接手。

    对于嘉德勋爵,科尔森的脑海里只有他小时候的一些映像。因为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位第一顺位继承人都是在其导师的领地度过的。

    嘉德是老领主的大儿子,和老领主的其他的三个儿子一样,都在小时候送到了其他的贵族领中磨练去了。

    虽然贵族流传下来的继承原则规定,原则上是有长子继承家族的一切,但显然也有例外,拥有骑士头衔的孩子拥有优先继承权。

    去年嘉德才被老领主召回来,在此之前,这个孩子靠着自己的努力与天赋,在导师的领地里获得了勋爵的贵族头衔,并且成为了一名合格的骑士,这彻底的了嘉德的家族继承人无可置疑的事实。

    自从人族迁入迷雾山之后,由于地形不利,骑士职称的职业者们便慢慢的没落了。

    但这不代表骑士职业者就不强大,恰恰相反的是骑士是所有近战职业者中最强大的存在,这个特殊职业一旦就职成功,,便就拥有资深或二环职业者的称号,可以直接冲击大骑士等级。

    这个职业如今的没落是因为人族失去了马匹最适宜的生存环境,而骑士被加成起来的战斗力大部分依赖自己的坐骑来提供。而山地对骑士来说不论是战斗力的发挥、还是培训难度都相应的削弱和增加了。

    培养成本在大幅上升的同时,却加大了使用的局限性,使得许多贵族们不得不抛弃这个职业。

    而还在培养骑士的贵族们毫不例外的都是拥有相当底蕴的,就如同领主坎门第,他年轻时便就职了骑士,等他回到领地的时候,他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代的领主已经为他挑选出了十名骑士侍从。

    虽然坎门第至今仍然只是一名没有的骑士,不过当年的一些侍从中就有三名骑士侍从都成功晋升为骑士了,而今的撒蒙托卫队长,也是早先的佼佼者,现今已经成长为大骑士。

    作为平民出身的撒蒙托,留在了坎门第的领地为其效忠。其他的两位拥有领地继承权的侍从,在就职骑士成功没多久后,便被召回了领地成为了领地中的继承人。培养领地骑士头衔的继承人也让红叶镇挣到了一些普通领主垂涎已久,却无法获得的非比寻常的友谊,这种有师生关系建立起来的友谊,更像是一种牢固的联盟,有时候更甚自己的血亲。

    作为当年骑士侍从中一名,科尔森也有着不错的天赋。有着红叶镇当地的小贵族出身,者源自于也是功勋贵族的父亲,他拥有勋爵头衔,这是他用自己的勇武与忠诚一刀一枪从战场上挣回来的。

    虽然,这种基层的贵族头衔并不能连续世袭,到了他这一代就没有了继承权,但这种世代效忠的领主的家族,在领地中仍然能得到领主的亲眛,因为这也是领主手中一种不可多得的。

    而从这个家族走出来的人受益于祖辈忠诚、勇武的阴萌,自然会得到领主的格外照顾,重新崛起的机会也就更大。

    当年有幸得到上一代老领主的培养,被选进了骑士侍从的队伍中,让撒蒙托看到了自己中兴家族的希望。给予、希望、反哺了守护与忠诚,就像是因果循环一般,紧紧的咬在一起...

    虽然自己没有在骑士道路上就职成功,但是自身的条件在这儿,经过多年的磨练却成功的转职成了剑士。

    做为的贵族代表,他受到了极为正统的教育。忠诚与执着便成了科尔森的信条,这是从自己的父亲身上学来的品质,这也是赢得这一代红叶镇领主亲眯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这个世界上有能力的人并不少,但能得到重用的并不多,而忠诚永远排在能力之前。至于领主们有没有时间来检验沉淀的忠诚、判断忠诚就另说了,因为没有忠诚就得不到重用,这也是很多人外来者与新人们郁郁不得志的原因

    甩出脑海里的想法,作为坎门第留在民兵营中的眼线与势利代表,他很了解上司劳伦的为人与做派。

    毫无羞耻之心的将五个目标之中的三个分给了领主卫队,而且不出自己所料肯定是嫌疑度最大的三个目标。小人做派十足的品行是科尔森最看不惯的地方,这与他自小接触教育所形成的认知观念相驳。

    早已经有人将科尔森到来的消息告诉给了坎门第,才进入会客厅中,便发现坎门第已经在哪儿等他了,还在桌子上摆放了一些坚果和清茶。

    到了坎门第这样的年岁,坚果对他已经没有吸引力了。自小就跟随坎门第的科尔森也不客气,将跨在腰上的长剑解下,放置在长木桌上,随手抓起一把坚果便吃了一阵。

    等坎门第放下手中的羊皮卷时,科尔森才拍了拍手上的坚果碎屑。拿出了劳伦交给自己的文件卷轴放在桌子上,然后直入主题的道:“劳伦,给您分了三个指标,他和监察所一共分了两个,相约在傍晚动手”。

    顿了顿,才继续道:“卷轴,我在路上看过了,这三份目标中,屠夫老威廉是可疑性最高的目标之一。为了减少不必要伤亡,很有必要让撒蒙托亲自出手对付他。其他的两个目标可以让卫队的副卫队长带人去对付他们如此这般大概也就足够了”

    坎门第端起木杯,抿了口水后,才道:“这是他一贯的做派,领地是大公封赦我们赛格家族的。家族有义务保证领地里的安稳,不然领地的领民们还能指望的上谁,而赛格家族的威信也会受损”。

    接着坎门第一扫低沉的嗓音,乐观的道:“放心吧,就算三个目标都是巫妖,卫队的力量也能辗轧他们。也许伤亡会让人难以接受,但一个小镇里出现三个巫妖,几率太小了。这些人可不是,到处都是”

    就如坎门第所说,三个巫妖同时出现在一个小镇里,科尔森是不相信的,且不说法系职业者就职的苛刻程度是一众职业者中最苛刻的,其晋升的难度也是最难的。

    不过,科尔森却被坎门第前段的话牵动了心思,无声的沉默着“是啊,高高在上的精灵们逐渐变得只会弄权,民兵营也快变成了劳伦的私兵。而维持一部分人的利益,就势必要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劳伦为了拉拢民兵营的队官战士们的心,只能许诺给其更多的利益,实则暗地里牺牲最容易被人宰割的平民利益。平民们除了要向贵族们交纳人头税外,还被加重了赋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