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四公主的霸道〕〔北宋振兴攻略〕〔南山隐〕〔我真没想出名啊〕〔天启预报〕〔重生女神:帝少的〕〔村野小圣医〕〔重生婚宠:霍爷的〕〔超时空魔咒〕〔农门娇女:神医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末日轮盘〕〔极品小村民〕〔重生国民男神:霍〕〔修罗战帝〕〔掌家小农妻:世子〕〔吉星高照:胖媳旺〕〔天阿降临〕〔超神机械师〕〔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十一章:酒馆里的【妥协】
    夕阳西下,科尔森没有理会小镇上即将上演的战斗,而是只身一人专门堵在韦德牧场的门口。

    晃晃悠悠、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科尔森的视线里时,莫里也看到了科尔森,莫里嘴里嘀咕了一声“这老狐狸,没事跑着这儿干嘛,不会专门在这儿在等我吧”

    嘀咕归嘀咕,莫里还是热情的上前打了声招呼“大叔,在等人吗”

    毕竟人家可是有实权,想要在红叶镇里生活着,必要的巴结是必须有的。

    清高这种东西,当你拥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的时候,才能谈得上,否则别人不介意在前面点缀一个字....

    科尔森会心的笑道:“是啊,专门等你呢,有没有空,咱叔俩聊聊”

    看着莫里浅浅的笑意里带着些许戒备,科尔森解释道:“放心吧,是好事儿,咱爷俩也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谁还能不知道谁的”。

    莫里摸了摸有些油脂的黑发,心里吐槽“咱们根本就不是的人好不好,至于了解就更谈不上了”,阶级的鸿沟在这个世界上远远的比莫里想想的要深。

    莫里心里吐槽归吐槽,但脸上始终挂着亲切的笑容道:“大叔,你看,天色也不早了。我都忙了一天了,快饿死了,要回家做饭了。没什么大事,咱以后再聊,行不行?”

    科尔森打趣的道:“你也就一小屁孩,聊屁个大事,老规矩,橡木酒吧,带你去打打牙祭,顺带着跟你聊点正”

    “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待在牧场里老给人帮工也不是个办法。以后还想不想成家娶媳妇了?这次事成了,你小子往后的生活就不用愁了,水灵灵的小娇娘更是随你挑,没尝过做男人的滋味吧.....”

    莫里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科尔森,有些嘲讽的道:“大叔,合着你为我操了不少的心呢。看在你说的好处的份上,咱们找个地方先聊聊,不过,先说好啊,我可以选择不干啊”

    科尔森没好气的拍了一下莫里的后脑勺,道:“咱爷俩什么关系,我能坑你吗?”

    莫里满脸无语的嘀咕道:“我被你坑的次数还少吗”

    科尔森无视了莫里不满的嘀咕,转身便带头开路,莫里一脸不情愿的跟在后面。

    ==========================================================================================================

    橡木酒馆,这是镇子上唯一的一处酒馆,上下两层,石木混搭的建筑,挂在酒吧外极为显眼的的有些掉漆了的木质大招牌上画了一杯冒泡的酒和一颗橡木树,这样的招牌,得益于这个世界的文盲高的吓人。

    据说橡木酒吧最开始并不叫这个名字,但如此醒目的招牌,加上叫的时间久了,没有人在理会这家酒吧真正的名字,而橡木酒吧就顺其自然的了,至于其真正叫什么,没有谁闲的蛋疼去深究....

    酒吧的门前十分的清冷,像这种的地方,一般的红叶镇居民很少来此消费,它的消费对象一般是商队的随行人员,例如:商队的护卫、雇佣兵以及搭着商队顺风车来往各地的,当然还有一些滞留在镇子里的一些闲散的佣兵,贵族,以及小商人、冒险者等等

    推开红木门,酒吧里的光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暗,冷清的吧台前除了酒保山姆外,只有几个身着皮甲的闲散佣兵在闲聊着,看着有人进来,只是微微的扫了一眼,便不再关注了

    毕竟身着职业武装的科尔森,及其胸前佩戴着的民兵营的军官胸牌,都会让这些闲散的佣兵们天然的畏惧几分..

    酒保山姆的名字在这个世界里就像烂大街的一样,有极高的重复性,几乎十个人里面,至少有一个人叫这个名字。虽然名字的确很,但是酒保山姆却长得孔武有力,而且身手也不错,三十岁的壮年却秃了顶,似乎是他最大的遗憾

    在这个小镇上,大部分的大型都属于领主的,橡木酒吧也不例外,科尔森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了

    只见科尔森向酒保抛去了一枚银光闪闪的银龙,酒保身手矫捷的一把将其抓住后,科尔森才淡笑道:“老规矩,别让人来打扰我们...”

    “如你所愿,大人”酒保山姆干净利索的回应着,然后向厨房大喊道:“该死的,肥猪,科尔森老爷光临了,你再不麻利点,我想领主老爷不介意解雇你”

    一名有些糟蹋的中年大汉从厨房中伸出了头,可以看得出来他并不胖,但骨架却比常人高大了许多,他扫了一眼已经上了二楼的科尔森背影,然后嘟囔道:“该死的山姆,我要是没了这份活计,你也别想好过...”

    山姆耸了耸肩,调笑道:“那就动作利索些,别让大人等久了...”

    “不劳你操心,老规矩么?”

    “老规矩....”

    里的桌子上摆放的食物并不多,但对于普通的平民来说却十分的丰盛,最重要的是还有一些酒,但这东西对于莫里来说,产生不了丝毫的吸引力,无论是口感还是品相都抵不过桌子上的食物,最重要的是自己并不喜欢喝酒.

    科尔森则恰恰相反,他很喜欢这种度数不高,有一些不知名杂味,略显浑浊的东西,事实上,大部分来这里消费的人都喜欢这种东西,而交谈也吃喝时断时续着....

    “什么?我不干,这事也就你想到了我。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八百人的军队,整个红叶镇都搜罗搜罗也养不活这些人几个月。大叔,你别坑我了,你找别人吧”

    看着莫里满脸无语的表情,科尔森皱着眉头讨价还价的道:“要不缩编一下,人数不少于四百人也行。”

    莫里彻底无语了,便苦口婆心的质问道:“大叔,我先问问你,红叶镇里一共养了多少兵?一共不到三百人的,这是多少人合力供养起来的?好好的看看,我也就是一没成年的孩子,你和领主大人也未免太高看我了。”

    科尔森带着笑容质问道:“这可不像你小子的一贯做派啊,是谁以前跟我说红叶镇发展模式太落后了,应该怎么怎么样。现在给你个..舞台..,让你展示一下能力,你怎么能退缩呢?你以前不会是在吹牛吧?”

    莫里暗自吐槽道:“激将法对老子可没用”

    当下认怂道:“大叔啊,改革是要流血的,红叶镇虽小,但是利益盘根却是十分的复杂。何况任何事情一刀切,都有不小的后遗症。再说已经没有锐气的老领主能不能抗的住压力,还得两说。到时候改革没成功,我成了替罪羊,这不是你、我想看到的结局吧”

    科尔森静静的凝视了许会莫里,质问道:“你和坎门第应该不熟吧?你怎么知道他没有锐意进取的意志?”

    莫里砸吧了下嘴,敷衍的道:“年龄,大部分人到了这个年岁,稳重就会压过所有的自身优点,的事情对他们已经没有吸引力了,也就没了所谓的”

    科尔森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莫里,妖孽一般的家伙,显然已经看透了坎门第。而这种说话对绝大多数人的性格都是适用的,因为走得路多了,亲身经历过的以及看到的事情多了,自然也就会对一些事情的发展,但科尔森不甘的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莫里犹豫了一会儿道:“说没有,你肯定不相信,在这些利益链之外,另起炉灶也不无可能。但这显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事的,你们功利心这么急,这就真的没法子了”

    科尔森露出了一丝莫名其妙的笑意道:“哎,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就不逼你了”

    看着稍稍放下警惕的莫里,又继续的道:“我今天特意的在这儿等你就是想和你聊聊天”

    莫里满脸不信的道:“谢谢你,大叔,这又让你破费了,没事我先走了啊”

    科尔森摆手道:“走吧,不过我得提醒你啊,你养父的身份这件事,不仅仅只有我知道,子爵也是知道的。我这个人呢,没有什么大的优点,就是比较正直,也不会背后说人是非。但是呢,老鬼---坎门第这个快入土的家伙,可就没有那么高的品行了。他是比较龌蹉的,你要是不答应帮他,我就不敢保证这老鬼会不会干些损人不利己的事了”

    在镇里拥有极大威望的领主坎门第,此时若是听见科尔森如此埋汰他,不知道会不会吐血...

    莫里毫无表情的看了许会科尔森,幽幽的直呼其名的道:“科尔森,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威胁我就管用么?监察所的做派你又不是不知道,宁可杀错,不可放过,一旦进去了,想出来,可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我平日里都是,你不会当真了吧?”似乎感觉这般说话的语气不妥,莫里只好改口,有些无力的辩解着

    科尔森耸了耸肩,无所谓的笑着反问道:“是不是胡说八道,我有自己的判断能力”

    莫里的脸色阴郁了下来,科尔森不禁的露出了一丝苦笑,威逼的方法向来都是有着不小的副作用,但有时候,对一些人来说却不失为最简洁、有力的方法。

    虽然科尔森自己表面上说着一套,但是毕竟对方的年龄在这儿摆着,心中难免有些打鼓,难道自己真的高估了这个小鬼,就在科尔森内心挣扎、自我怀疑的时候,莫里深吸了口气后,一扫满脸阴郁,反而平静的道:“科尔森,你赢了。我可以答应你去试试,但是你应该知道这是一个多大的难题,我需要好好的计划一下,和某些方面的授权与支援”

    “不过就算是拥有了这些,不代表这就能成功,所以你们有慎重选择的权利”

    科尔森一听便知道有戏,当下道:“这个当然,坎门第会慎重做出选择的,你什么时候能完善?”

    “明天早晨,你就可以过来”

    “你确定?时间上会不会有些紧?”科尔森表示有些怀疑

    “只不过是些粗略的计划而已,怎么书写都不过是一些想法,和现实相比,它总会显得漏洞百出,我们需要甄别的是它本身的可行性与其中的困难程度”

    科尔森被说服了,他真诚的表情中略带歉意的望着莫里道:“好吧,孩子,这个随你的意,但我希望你能把握住这个难得的机会”

    然后提示道:“对了,牧场方面我去帮你跟哈利说的”

    莫里复杂的看了一眼科尔森,显然这是要将自己的后路彻底断掉啊,但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莫里突然间升起了一阵深深的无力感,他只能逃避的选择结束这场毫无的对话

    看着莫里起身要走,科尔森出声提醒道:“回去的时候,注意点,最好绕开巷子。到家了就别乱窜了,镇子里的武装力量,可能会在晚一点的时候执行一些特殊、的任务,很可能会波及无辜...。”

    莫里并没有说话,只是顿了顿身形,便离开了。

    看着莫里离开的身影,科尔森苦笑了一下,无计可施的自己竟然威逼起一个半大的孩子来想办法解决自己都束手无策的事情。这要搁在几年前的自己看来,这简直不可想象。

    科尔森对这个孩子的性格还是比较了解的,也可以想象的到这孩子有多么的生气,但身在这该死的世道,有些事情不是你能说逃避就逃避的了的。

    尤其是你还是毫无背景的弱鸡的时候,你的智慧只能屈从于权利。

    只是沉默、感慨了一会,科尔森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武装,准备离开酒馆,自己还得去韦德牧场,老哈利自己可是好久都没有拜访他了....

    莫里心事重重的走在小镇的街道上,本以为养父老霍尔的身份隐匿的非常的好,但没想到科尔森与领主坎门第都知道,这让他的背脊不禁的升起了一大片的。

    不管科尔森是不是在诈自己,但监察所对于野法师的一贯态度,让莫里不敢去赌,这很可能会让老霍尔丢掉老命,甚至是自己也会玩完,所以他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来给自己的养父争取一些时间,而且还要表露出一些与一些负面情绪。

    想到科尔森的,莫里琢磨了一会,这件事情有必须要让老霍尔尽快的知道,为了安全,他最好离开红叶镇。

    心中在盘算着这些事情的同时,不禁的想起了早上巷子里几摊血迹。趋利避害的心思,每个人都有,在这个敏感的时间段,莫里可不想被民兵们当成嫌疑犯抓进治安所拷问一番,所以不得不绕开自己习惯走的巷子。

    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街道上稀疏的人流。

    平日里这会儿,偶尔能看到的在街道上溜达的一些小镇里的---无论是监察所的、还是民兵营又或者是领主卫队的,但现在却全无踪影。

    莫里琢磨着,也许很可能和科尔森提到的有关。科尔森没有说这次行动的规模,但他提到的就足以说明问题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可能比自己想象中更严重。能让三方力量同时联合握紧拳头的行动,肯定不止一两个普通的角色,很可能是一些的。

    对于战争,莫里是恐惧的,它的波及范围取决它的规模。

    越大的战争,不可控的因素就会越多,殃及鱼池的人就会越多。

    而对于红叶镇来说,几百人的战斗规模,很可能会影响到镇里的大部分的人家,而自己无论是这一世,还是上一世都没有切实的经历过,但却见到过战乱的残酷性。

    心有不安的莫里想要尽快的赶回家,他不知道该不该提示一下养父,因为自己也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对方设的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