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女主宰〕〔重生后,我抱上了〕〔庶可嫡国〕〔大明文魁〕〔木叶之次元聊天群〕〔瘟疫医生〕〔都市灵剑仙〕〔在霍格沃茨的时光〕〔厌尔〕〔施法诸天〕〔慕少的秘宠甜妻慕〕〔来自亿万光年的男〕〔随身带个抽奖面板〕〔大明之雄霸海外〕〔重生学神:封少娇〕〔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温若晴夜司沉〕〔都市最强仙尊〕〔超牛女婿〕〔明末汉之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三十三章:合作
    女首领的反应也并没有出乎自己的预料,她只是微微的顿了顿身形,并没有停止撤退的步伐。

    而莫里也没有轻易的放弃自己的,换位思考一下,莫里也就不难理解对方的行为,任谁也不会轻易的相信一群的敌人,这也恰恰的加大了莫里游说的难度,心思转换极快的莫里,迅速的做出了一套简略的游说策略

    天下秀熙熙皆为利来,天下熙熙皆为利往,莫里相信在这个世界同样适用,而合作有两大前提,第一是信任,第二便是利益。不同的人对其排序也有不同的看法,但不可否认在合作的过程中信任的获得难度更大、也更苛刻,维系起来更加的脆弱,所以莫里只能从展现出己方的坦诚与双方都能共赢的利益,来挽救系统任务的开端

    “能看得出来,追着你们的敌人有些难缠,而在此地,我们同样举目皆敌,唯一想要的只有借道回家,我们为什么不能先联合起来呢”莫里抛出了自己的建议,但这建议似乎也达到了预期。

    虫人首领犹豫、狐疑的停下了脚步,其他的虫人也陆续的停了下来,如此情形,莫里知道最起码有戏了,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安抚一下队伍中的抗议者

    “你疯了,小子,参合到她们的中去,对我们来说并无好处,就如同你说的那样,我们只想回家,而并不想在中途招惹是非...”凯尔极为不满的抗议着,在他看来男孩的私自做主令他有些接受不了,毕竟人们的潜意识里更倾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然,最重要的是就算与眼前的虫人合作,最后又如何确保己方的,这都是未知数...

    莫里转身扫视了一眼众人的表情,山姆微微的摇了摇头,眉头紧皱的他显然更认同的看法,而剩余的三人对视了一番后,马里耸了耸肩道:“事关自家性命,说说你的想法,你知道都更愿意相信你,但在有些事情上面,我们可以说不..”

    莫里知道人和人之间交往的前提就是信任,如果没有信任,那就肯定成为不了朋友,而朋友至少会有一些志同道合的观念,而想要说服这些人,在没有累积其足够的信任前,只能用足够的理由来说服了。

    当然,不得不说,有时候在做某些事情的时候,信任比理由更加好用,两点可以决定一条直线的方向,无数个点可以决定一个人的走势,这也是当代信用理论模型的基础,只有连续的输出有价值的信息才会不断攀升你的信用值。

    如何去获得团队的信任,是莫里现在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人和人之间的信任也是也是需要一点一滴的积累起来的,人品、道德、时间观念、做事风格、诚信等等都是产生信任的重要因素,只有一个人有良好的人际关系和生活习惯,才能会有更多人信任。

    而莫里也并没有奢求三名奇葩的追随者能够立刻的掏心掏肺的予以自己最无私的信任,他必须要通过一些才能将自己诚信、公正、可靠、能干等信誉特征的任意一个人格表现出来,这些正面的东西才能产生信任效应,所以这是一次真正的考验,因为没有人会愚忠一位满身负面特征的蠢货

    人们之所以难以被说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害怕承担错误决策的成本。而当你把风险从说服对象那里转移出去,整个说服成功的几率就会大增。

    “时间紧迫,长话短说”莫里歉意的看了一眼虫人首领--欧莱雅,她微微的皱了皱眉,随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们想走出这里需要克服两大条件,第一、我们不熟悉这里的环境,所以我们需要向导。第二,我们没有足够自保的力量来直面未知的危险,所以我们需要外援,亦或是同盟”莫里沉声的诉说着两大关键因素,同时他也在默默的观察着同伴们的表情

    “你确定我们最后能达到目的?”剑士犀利的质问

    “合作最重要的前提是信任与互利共赢,而任何事情的都需要时间的发酵,在没有建立相当程度的信任关系前,我只能说任何意外都会发生,但在必要的时候,摒弃前嫌才是最佳的生存之道,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除非你们认为我们能靠这点人一路手打出虫峦,我们能做到么?”莫里真诚的看了一眼剑士与其他同伴,

    男孩的话让同伴们沉默了下来,一路逃亡挣扎的预期显然让同伴们开始犹豫起来,尤其是昨晚那场仍旧历历在目的战斗,黑衣人们失去了三名同伴,而在场的人都明白,在这个举目皆敌的环境中,不流血的战斗可不多,而想要获得更大的生存机会,那就是让自己拥有更多的...

    最终,马里向男孩投向了赞同的目光,但这抉择的视线中又蕴藏着男孩并没有注意到的凝重,马里被说服了,职业者们自然被说服了,职业者们被说服了,黑衣人们自然也就不得不同意,就这样队伍粗暴、迅速的统一了意见。

    男孩视线投向了神情有些诧异的虫人首领身上,简略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们可以帮助你们预警、摆脱危机、必要的时候共同战斗,而你们只需要做到一点---送我们到达东面的出口---猎狼谷”

    “没有你们,我们照样可以摆脱危机、照样可以生存,你们可以跟上来,但我们不一定会向东....”虫人首领带着丝丝笑意望着男孩,留下了个模棱两可的说法。显然男孩提早的将自己的目的暴露出来,这让欧莱雅意识到了己方拥有更大的谈判筹码与主动权,同时也潜意识的降低了这个在对方阵营中话语权不小的男孩的评分。

    虫人首领--欧莱雅,作势抬步便逾要转身,莫里的嘴角不由的翘起了一丝不为人知的淡淡的笑意,看了眼正在满脸疑惑的打量自己的传教士,无奈的道:“好吧,甚至可以帮你们达成一些不过分的目的,...”

    欧莱雅满意的露出了一丝笑意,她并没有愚蠢的认为自己能够利用这些根本没有约束力的合作协议来支使这支人族力量,但她明白一个道理,钝刀割肉得慢慢来,毕竟对方有求于己的期望值更甚于己方。

    看着天空中盘旋的乌鸦不断拉近的距离,欧莱雅也不在斤斤计较,利索的:“成交”

    “但我们必须要行动迅速,一旦被蚁兵缠上了,可就得不偿失了”欧莱雅看了一眼人族小队中的伤员,然后头也不会的转身回到了自己的队伍中

    ===============

    山地步兵,这是莫里对虫峦山里的虫族们的第一印象,无论是先前的控尸虫人,还是随后的变色虫人,亦或是死死的咬在在自己身后,紧追不放的黑蚁人的战斗单位--蚁兵,都是耐力十足,比起人族后劲不足的体力来说,这些迷雾中的原始土著们的体力更具有韧性,如果说变色虫人的战斗特色更倾向于单兵协同伏击,那么黑蚁人的蚁兵则更具有集体作战能力,

    作为虫人中的特种兵,相较于资质一般的黑蚁人来说,如果是单挑,一个变色虫人无疑拥有更大战斗优势,但蚁兵们在成建制硬钢方面却远胜变色虫人,而恰恰的是蚁人们在基数上却具有不小的优势,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刚刚成立的联盟体绕着圈子在虫峦山中逃亡的原因

    “不能再这么逃下去了,不然追兵没甩掉,我们就会被累死...”马里喘着粗气,拄着自己的法杖步履阑珊的回望着盘旋在己方后方天空上的,又看了眼前面仍旧是健步如飞的变色虫人们,双方的间距又开始在慢慢的拉大

    牵着精力有些不济的驴子跟在其后的莫里,抚了抚额头上的汗丝,无奈的看了看这头先前被自己寄寓厚望的坐骑,在历经了五天的透支后,体力一降再降,到了如今也不得不回归,好在队伍中的两个伤员在传教士的一个疗程的治疗下,已然基本上恢复了七八层了,行军赶路是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美女,你打算带着我们一直这样绕下去...?”四五天的时间虽然还不足以较为深入的了解对方,但双方说起话来却不会像一开始那般不冷不热的,为了调节一下有些压抑沉闷的气氛,莫里不介意在无伤大雅的情况下,说话的语气轻佻些

    女人爱美。这一定理就算是放在这一世的异族身上,也同样适用,她们同样喜欢被异性夸奖、适度的,就算是跨种族的异性也不例外。

    最开始莫里用轻佻附带赞美的词汇与身边的变色虫人们交谈的时候,传教士马里把眉头皱成一大把,而队伍里的其他人则都是满脸的诧异,但显然众人都能感觉到冷着脸的的态度有所降温...

    接着毫无节操可言的男孩开始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称呼的口吻从到,甚至有时候还会变成让凯尔都有些酥麻的,看着和虫人们越来越熟络的男孩,队伍里剩余的男人只能捂脸,每当队伍停下来休整,看着男孩献殷勤、**式的谈天说地,众人都不禁的在心头升起一个疑问:“这真他娘的只是个小屁孩....?”

    而每当看到与莫里交谈时笑意愈发浓烈的欧莱雅,传教士马里的眼睛中不禁的会患出一种担忧,担心这小子会被,从而影响自己刚刚开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柔道小子〕〔浮华一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