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骨宠婚:误惹天〕〔校园仙帝〕〔绝世傻妃:战神王〕〔帝君的火爆妖后〕〔万界仙王〕〔奶爸的娱乐人生〕〔最强炊事兵〕〔邪帝缠宠:神医九〕〔我有一张小地图〕〔时光剑主〕〔重生修仙之饕餮赘〕〔全能影后:云少,〕〔一剑飞仙〕〔试婚100天:帝少宠〕〔重生八零:家有媳〕〔镇魂风云录〕〔从1983开始〕〔武灭阴阳〕〔我的神秘老公〕〔复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三十五章:傻与聪明
    “快、快、快”耳边传来急促催促声,让已经精疲力尽的凯尔不禁的想骂娘,自从那个该死的小子在匪首的耳边捣鼓了一些话后,情况就变了。不过没有往好的地方变,而是往相反的预期方向变本加厉的变,原本急行军一段时间后多少还能休整一会儿,现在倒是好了,休整的时间里也变成了小跑,有时候,就连吃饭也是在小跑中进行的

    直到大伙跑的小腿肚受不了了,那个该死的小子又开始建议在小腿上帮上绷带,但效果在凯尔看来有些差强人意,不过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被甩下队伍,所以只能照做...

    地上的人在争分夺秒的跑,天上的们也没有闲着,而且数量也从原来的五只乌鸦变成了接近二十只,散落在队伍周边。

    骑在驴子上的传教士则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情报官,在他焦头烂额的调教下,变得越发的富有灵性,它们交替、时刻的关注着视线下方的敌人动向,为自己人定位敌人,并用简陋的及时的将简单有用的讯息传递回来、有效的为快速行进中的队伍预警

    当初乌鸦哨兵在对变色虫人的预警失利后,莫里就在琢磨如何如何预警敌方渗透过来的,大大咧咧的询问虫人队友无果后,莫里只能无奈的开始私下里琢磨。

    男孩并没有从虫人的口中得到变色虫人的特殊伪装能力,毕竟这是人家的压箱底的东西,就现在的而言,也不可能轻易得到。不过,男孩也并没有气垒,放弃,反而很快的利用其它动物特有的优势来弥补、实验。

    当然男孩有想法,却没有破解这个问题的能力,他只能厚着脸皮扯着传教士进行了一番游说,经过几番提议、实验后,虫峦中的森林狼则成为了传教士手中的第二支哨兵。

    虽然这支哨兵相较于会飞的乌鸦,使用起来有不小的局限性,同时控制它们的难度也不小,因为相较于乌鸦来说,块头更大、更具有警惕心理、更加狡猾的森林狼显得智商更加高,使用它们局限性就体现在了时间与距离上,而且只有四位成员的规模同样也制约了它们在地面上的生存能力,毕竟地面上的情况更加复杂,好在它们只需要在行进队伍的视线中的周围游戈、预警...

    森林狼们用它们机警的听觉与发达的嗅觉很快证明了它们作用,在快速穿插的过程中就发现了数支漏网之鱼的侦查哨,这些自以为躲过了天空中眼睛的侦查兵们自然拥有不俗的伪装、反侦查能力的小股敌人,但在森林狼的抵近下,这些只能不甘的慌忙退却,其中甚至有一支人数精干的敌方变色虫人小队。

    这不但让一直在旁边默默观望的虫人首领变了脸色,就连积蓄了满肚子憋屈的传教士,也摆正了自己的略微不满的。先前的传教士认为,自己好歹也算是一个高级别的法职,队伍中的中流砥柱,不提有多好的待遇了,最起码要清闲一些的才能对得起法职们较为文弱的身躯,如今到好了,成了队伍中最繁忙的...

    “大叔,现在的情况如何?”

    看着在手中的羊皮纸,又画了画,随后的才有空回答自己问题的传教士:“我们已经成功的扰乱了离我门最近的两支黑蚁人追兵,他们开始分兵了”

    “他们离我们有多近?相互之间的间隔有多少?各个目标的人手有多少?”莫里无视身边的盗团中的首领,干净利索的问道

    “离我们最近的一号目标,距离我们最起码也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人数大概在一百往下,最远的是三号目标,大概也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人员同上。不过,四个目标相互间的距离也大都在半个小时之内,他们始终分别与本队的一号与三号目标保持在三十分钟以内的可以快速支援到达的距离,且四号与二号目标的人数也都相差不大,都在一百人往下...”

    “我们能不能在二十分钟之内,吃掉其中的一股...?”莫里沉默了一会,抬头向站在一边的虫人首领询问道

    “黑蚁人中的蚁兵单体战斗能力虽然稍逊色人族的,但也没有差太多,这主要是输在了武器装备上面。他们虽然战斗意识古板,但集体作战意识很强,人数越多战斗力就越强,凭我们现在的人手就算打残他们,也得”虫人首领评估了一下双方的战斗力后,给出了一个让莫里牙痛的结论

    士气对一支武装力量极为重要,黑蚁人追兵们的谨慎超乎莫里的意料,就算是成功的游说让盗团分兵诱敌,快速穿插、扰敌已经进行了两天,对方虽然已经如愿的分兵了,但四支分兵种的任意一支在战斗力上仍然保持住了对己方两路力量的任意一支拥有绝对的压制,皱着眉头、用余光扫视了一眼停下来进行短暂休整的众人,莫里知道士气已然到了可鼓、不可泄的地步,这也同样决定了自己能否继续的关键

    “二当家的现在的位置在哪儿?”莫里揉着脑袋、看着传教士手中那份业余的不能再业余的敌情图...

    传教士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尖,随后在羊皮纸上找到了一个三角符号:“在这儿,我们的南边,距离我们大概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

    “如果,将分出去的十九名战斗力调回来,集中所有的力量能不能打残其中的一支?”莫里又提出了一个新的建议

    “这样的力量足以了,不过一旦将艾妮的力量调回来了,好不容易分兵的追兵不就重新聚合起来了么?我们岂不是白跑了这么久...”一旁当听众的山姆有些疑惑的问道

    看着若有所思的虫人首领将视线重新聚焦道自己的身上,莫里深吸了一口气,解释道:“所以,我们需要更快的速度,在他们反映过来之前,完成汇合,击溃其中的一支....”

    “我靠,还要跑,这他妈的还要不要人活了”体力还没缓过来的凯尔,面带苦色与不满的哀嚎着

    “如果你想留下来等死,我们不会阻拦你....”虫人首领冷冷的扫过黑衣人,其冰冷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血腥味让喜欢嘀咕、有些叛逆的青年凯尔立马停止了唠叨

    “你想打那一支?”默不作声的剑士,皱着眉头将视线在敌情图上来回的扫视着,但想要看懂这些东西可不容易,最终不得不放弃,只能将视线挪会到男孩的身上

    被众人视线瞩目的莫里,莫名的有些紧张、兴奋、还有一丝难言的恐惧,他伸出微微发颤的手指,钉到了羊皮纸上的一个圆圈符号上,然后道:“三号目标,我们需要与艾妮相向而行,这能极大的减少我们汇合起来的时间,等打残、击溃他们后,我们可以立马调转枪头直击二号目标,到了那个时候,就算他们将力量收缩起来,除非这两支追兵的力量完全的联合起来,否则单一的一支力量已经不足以对我们形成压制,到时候,是打、是走、是拖,主动权就握在我们手中了”

    “那还等什么,这是以强欺弱的战斗,赢面很大...”狂战士霍尔夫摸了摸脸上这些天来没有来得及修理的胡须

    “赢是能赢,我在想如何规避不必要的伤亡出现,以最小的损失换取预期中的胜利”莫里依旧低着头思索着

    “那你想到办法了么?”虫人首领将视线再次看向男孩

    莫里却将视线望向了传教士,然后冷冰冰的回应道:“斩首,最好是在战斗开启的一瞬间,就敲掉对方的指挥官,就算等级再怎么森严、次序再怎么井然的军队,也会出现一定时间的混乱与不适,这个时候与其对垒,己方的战斗力会成倍的增加...”

    “这个想法不错,不过你小子老看我干什么...”传教士马里不由的升起了一丝警惕

    “因为你是法职,只要把你在对垒的阵营中,一个类似于圣洁般的群体法术,斩首就不至于太过与困难,而且在施法的过程中与战斗结束前,我们会保证你的绝对安全...”莫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传教士,

    虫人首领点了点头道:“这个没问题,在关键时刻,我们能认得清大局,也知道一名高阶的法职对我们的作用...”

    接着剑士、狂战士、黑衣人纷纷将目光转向老男人。

    吞吞吐吐的传教士有些为难的道:“但这种高等级的群体法术有时候威慑大于威力,其原因就是会给施法者的本身带来一些几乎不可弥合的损伤....”

    “好吧,如果你答应的话,这个可以给你研究几天”莫里将自从得到就未曾离身的交到了垂涎已久的传教士手里,这让传教士有些恍惚,有些不可置信的道:“你不担心它有去无回?”

    “事实上,它在我的手里所起的作用并没有那么的大,只有在某个特定的时间里也许才能用的上,至于在其他时间,我并不介意你对它拥有使用权....”

    看着男孩真诚的示意,传教士马里的表情变得从未有过的严肃,老男人张了张嘴,许久后才略有矛盾的质问道:“我该说你傻呢?还是该说你聪明呢?”

    “这个随你”莫里满脸的无所谓,随后追问道:“但你的选择呢?”

    “成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