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完美未来〕〔史上最强狂帝〕〔都市超级医圣〕〔灵气逼人〕〔都市狂医〕〔天价婚宠:权少赖〕〔我的老妈是土豪〕〔镇鼎〕〔暴力甜妻:帝少不〕〔亿万婚宠:老婆,〕〔全民女神:重生腹〕〔超强瓷婚:超拽新〕〔我的白富美老师〕〔超级军工科学家〕〔荣耀的华娱〕〔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抗战之最强兵王〕〔大魔王娇养指南〕〔最后一个剑圣〕〔回到原始社会做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四十章:装
    困境之中不存在柔弱,也容不下柔弱,高挑的身影们来不及休整,就开始打扫战场,而且她们手法特殊、但又十分的娴熟。没有变色虫人去收拾那些到处被丢弃的刺枪、短矛,她们只是利索的撬开战死的蚁兵们的甲衣,用刀刃剜取了下其胸前健壮的胸脯肉,血淋淋的打包带走

    莫里随手捡起了一支黑色的短矛,重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沉,在手里挥舞了几下后,队伍已经开始慢慢的集结起来,她们需要向下一个目标奔袭,但在此之前,莫里仍然怀有好奇:“这是你们胜利之后的仪式么?”

    “什么?你指的是?”虫人首领欧莱雅有些不明所以的询问道

    “就是从战死者的身上阁下胸脯肉的行为...”莫里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显然他认为这种方式确实有些令人有些难以接受...

    “哈?仪式?不不不...”欧莱雅愣了愣神,随后她翘起嘴角露出了真诚的微笑,但不得不说,笑容可以给人亲切感,增添魅力,而漂亮的女人就会更甚,但在这笑意中,莫里感觉似乎有些不怎么对劲

    “这些是我们的食物补给,你以为你们这些天吃的是什么东西...”欧莱雅的笑意越发的邪恶起来,莫里捂着嘴,脸色巨变,这让男孩不由的想起了被自己塞进嘴里的肉干,随后腹部便翻腾起来,男孩努力的压制住想吐的欲望

    而一旁的传教士、剑士、狂战士脸色也变得不怎么好看,脾气有些暴躁的狂战士更是极为愤怒的道:“该死的,你们居然给我们吃人肉...”

    艾妮微微的握住了生物刀柄,语气不温不火的道:“但我好像之前还听你们再说肉干的味道还不错....”

    “该死的,还狡辩...”狂战士气呼呼的挥舞着手中的战斧,这让士气有些低沉的黑衣人凯尔不由的紧张起来,山姆的死亡的确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打击,但是这也激发出了他对生的渴望,这个时候一旦双方真的火拼起来貌似自己会第一个倒霉,他只好硬着头皮说点什么,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嘿嘿...,这样不好,我们还得做事情,不是么?时间紧迫,可不能浪费到这上面了...”看着双方将视线聚集到自己的身上,黑衣人凯尔不由的泄了气:“好吧,随你们的便...”

    “好吧,这是我们的错,在没有弄清你们的之前,就....。”欧莱雅承认了己方的错误,她正准备接着说下去的时候,却看见男孩的表情,只好压低声音,嘀咕的道:“我以为你们和我们一样爱吃肉...”

    莫里艰难的咽下了口水,反驳道:“这能一样么?智慧生物和动物是不一样的....”

    “能有什么不一样,只要能吃不就行了么?还挑三拣四的...”艾妮实在理解不了这群没事找茬的家伙,有些蛮横的说道

    莫里只能气的牙只痒痒,他很清楚合作中总是会出现一些这样或那样的,但有时候,要解开它们,只需要适当的退一步就能化解掉这些矛盾点,但这又是一个原则问题,他退让不了,也不能退让。

    传教士接过话头,皱着眉头道:“好吧,我们尊重你们的,不过,以后我们的食物补给,我们自己解”

    ====================

    团队存在最根本因素之一便是能够相互相持,很快变色虫人一方的艾妮便意识到了刚才的行为,因为接下来的战术仍然要复制刚才的战术行为,其中速度是必不可少的,而恰恰不巧的是有八个不同程度的伤患,如果不做治疗根本跟不上队伍行进的速度,也许可以把她们留下原地隐蔽起来,但是虫峦中的虫人彼此熟悉了解,变色虫人的伪装能力在他们的面前会大打折扣,一旦遭遇到了其中一支,覆灭是有很大可能性的

    虫人首领与二当家艾妮商议了一会儿,不禁的想起了传教士马里,但那个猥琐的老头可不是好说话的主,好在队伍里他还能买某个人的帐,将注意再次打到了男孩的身上的艾妮有些别扭的想到了刚刚还要给人家断粮的事情:“姐,我可不去求他,去了也不一定好使”

    “他们多少已经与我们有战友之义了,以后跟人家说话客气些”虫人首领看了看被简单包扎过的姐妹围坐在一边休整,只好无奈的道:“那也只能我去试试吧”

    纵然经过了一场战争的洗礼,两方人马仍然泾渭分明,剑士、狂战士正在试搽自己的武装,莫里则配合着传教士在给受伤了的黑衣人凯尔包扎伤口,好在受伤的部位只是右上肢,并不怎么严重,在传教士的指挥下,莫里帮其打打下手,这包括了清理伤口、缝合伤口、上药包扎,最后有传教士释放一个完成整个治疗

    哆嗦的将手中的工具归置好,这才打量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凯尔,这让莫里想起了刚刚还在一块的胖子山姆,当下歉意的安慰道:“会好起来的...”

    男孩轻叹了口气,拎起了手中的药箱挂袋迈开脚步离去,但身后传来了一声低沉又有些生涩的感激声:“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给我包扎...”

    这让男孩平静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挣扎,也许自己真的错了,但好在她还没来。抛出纷杂的思绪,男孩扭头给了黑衣人一个真诚的笑意,然后跨上了药箱挂袋,向正在驴子边整理物件的老男人呼喊道:“我们还有活要做,时间紧迫...”

    传教士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莫里,随后拍了拍驴子,然后一边向男孩迈开步伐,一边将视线投向了问道:“怎么?这是你提出来的,现在又后悔了?”

    等靠着足够近的时候,传教士才低声的道:“小子,这是一项交易,懂么?我尽我所能为她们疗伤,她们必须予我们饱腹的食物,坚果、松鼠肉或是其他什么的,只要不是就行”

    “该死的,她们竟然给我们吃了这么多天的,她们一位我们是是食人族么”传教士表现出了从所未有的,他的表情不禁的皱成了一团,有些阴晴不定的道:“虽然我们在这个鬼地方转了一圈又一圈,但我们依旧不了解这里,况且人手又不足,我们根本不能自足食物,需要她们的...”

    “适合我们的食物会有的”看着传教士有些凝重的眼神,莫里深吸了口气继续道:“而且她们会心甘情愿的给予,相信我...”

    看着变色虫人首领迈起长腿向这边走来,传教士面色复杂的看着莫里,多少有些上火,但这火气来的快且莫名,去的也松快...

    “你知道凯尔一直不待见我,但他在刚才艰难的跟我说了声,是什么促使他改变了对我的恶意?”莫里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面色不太好的传教士:“是帮助,无私的帮助,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是非好歹自家都能称出来,不是么”

    “现实会如何?我会拭目以待的...”传教士依旧嘴角便不禁的露出了一丝不可察觉的笑意,在下一瞬间便消失不见,他拍了拍手,重新打起精神的道:“好吧,但我得提前说明,我并储存那么多的治疗法术位,五个就是我的极限了...”

    “你不是战前跟我说你存储了九个治疗....?”说到这里,莫里突然意识到了传教士的意图,然后男孩将视线在自己人身上扫视了一圈,最终又将目光锁定到了传教士的身上...

    传教士默契的点了点头,随后再次露出了猥琐的笑容,似乎在嘲笑“小屁孩,还嫩着呢吧,战斗还没结束呢,不还得给自己人预留几个以防不测...”

    特有且轻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传教士与男孩默契的再次达成了,回身转望虫人女首领的时候,莫里竟然在她的表情中察觉了一丝局促的感觉,再次转换成轻佻的样子的莫里若无其事的问:“怎么?美女是不是受伤了,马里阁下刚刚还在提议去救治伤员呢”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飞回的一队哨兵发出了嘶哑的鸣叫声,莫里也不废话了:“敌人的援军已经穿过了第一道警戒线,我们还有十分钟,伤员需要尽快包扎治疗,不然会弛懈整个队伍的行动速度,来给我们打个下手吧”

    “哦..,好..,那我们快点...”有些出乎自己预料的主动帮助,让虫人首领微微的有些不适,这不禁的让她在内心对男孩与传教士生出了一丝好感

    走在前面的男孩突然露出了一丝恶趣味的笑意,随即又是抚平表情,重新变成似乎记起了什么东西似的问道:“哦,对了,刚才你找我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没有,我只是看看你们准备好了没有..”欧莱雅决然的回应着,但表情却多少有些不适

    走在最后面的传教士,极为郁闷的嘀咕道:“装,都**的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