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完美未来〕〔史上最强狂帝〕〔都市超级医圣〕〔灵气逼人〕〔都市狂医〕〔天价婚宠:权少赖〕〔我的老妈是土豪〕〔镇鼎〕〔暴力甜妻:帝少不〕〔亿万婚宠:老婆,〕〔全民女神:重生腹〕〔超强瓷婚:超拽新〕〔我的白富美老师〕〔超级军工科学家〕〔荣耀的华娱〕〔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抗战之最强兵王〕〔大魔王娇养指南〕〔最后一个剑圣〕〔回到原始社会做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四十一章:选目标
    不停的接触变色虫人的伤患,让莫里在获得了足够多的感激的同时,也让莫里最终满足了心中的好奇---原以为虫人的甲衣就像是人类的皮肤一般附着在身体上的重要部位的血肉之上,但没想到它竟然又是一个外件,与皮肤毫无关系,这件是能御下来的,但同时又不能离体时间太久,否则它们会慢慢的下去,直到死亡为止。这不禁的让莫里想到了共生体,装甲与身体共生共存,这让莫里的越发的好奇起来..

    了解到了变色虫人的这一特点,又不禁的让莫里想到了战场上没有被的蚁人的武器装备,也许这些神奇的共生生物武装会在失去的后,就会慢慢的死亡,所以所谓的战利品也就没有了打扫与利用的价值

    “小男人,也会在看到别人的胸脯时会脸红么?我想她很符合你的审美观吧...”显然在莫里接触到的伤患中,有伤到特殊部位的,莫里暗暗的深吸了口气继续自己手中的包扎工作,没有理会待在一旁调侃的二当家艾妮。

    虽然不得不承认另一位却实,无论是在身材、相貌、亦或是气质上都达到了莫里前世御姐的标准,但是一想到黑衣人提到的她们的另一个习俗,莫里就满心的惊粟,而且她们吃的事实,似乎也在莫里的内心应证着这一恶劣习俗的真伪..

    花儿虽美,但有剧毒,莫里也就彻底打消了在未来这群的心思,为了不在受艾妮被动的,莫里决定反击:“你多大了?”

    漂亮的女人怕被人说老,这也间接的让女人厌恶被询问岁数,莫里想让其知难而退,别再一旁冷嘲热讽了。但显然这一招失灵了,艾妮倒是极为大度并自信的道:“我今年二十啊...”

    “不是吧,难道说你从十二岁就开始跟着盗团了”莫里疑惑之下,也留下了一些口德,将烧杀淫掠改成了浪迹天涯

    “浪迹天涯?什么意思?”艾妮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就是到处、居无定所的意思”莫里有些无语,显然这位精英虫人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精通人族语言

    “当然不是,我十五岁刚成年的时候,才跟着欧莱雅姐姐逃离部落的...”艾妮有些疑惑的打量着男孩,莫里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一种类似“你白痴么”的鄙视感

    莫里为此不禁的有些来,一旁有些看不下去的欧莱雅,轻笑道:“我们虫族和你们人族的年龄计算方法不一样,通常你们人族两周岁的时间被我们成为一年,变色虫人会在十六岁正式成年,这意味着艾妮的年龄在我们变色虫人里并不大...”

    莫里这才恍然大悟,看着艾妮嘴角露出得意的笑意,莫里知道自己被耍了,但莫里并没有停下手中最后的工作,轻轻的将绷带扎好后,意示其可以了,显然对方与自己并不是很默契,御姐虫人将视线投向了自己的首领与二当家,莫里苦笑着道:“我忘了她们听不懂我说的话,还是你们来吧...”

    ======================

    传教士的施法过程过程很快,而且其中有一些受伤部位不影响行动且相对较轻的人员,只是接受了简单的药物包扎治疗。毕竟法术位在传教士的刻意为之下并不足以给予每个伤者都来上一下。这意味着整个治疗的并没有用去太多的时间

    队伍被重新整合起来,快速的驶离了战场中央的那处腾起火苗的柴垛,回首望着被火焰渐渐吞噬了的黑衣人的遗体,莫里的心中多少有些感叹生命的脆弱,但他从变色虫人那了解到,如果不活化,那么这具没有生机的尸体一旦被控尸虫人找到了,那么它将会再死亡一次...

    哨兵们开始被重新调派起来,队伍的体力也在小跑中逐渐的恢复,回首望着与己方擦肩而过的敌军援兵,一旁的欧莱雅有些惋惜的道:“就让他们溜过去会不会太可惜了...?”

    莫里一边小跑,一边喘着粗气,作为非职业者的男孩,在各项素质上都逊色于在场的任何一人,其中包括唯一的黑衣人凯尔,但唯一却不包括耐力,这得益于他并不轻松的过去。

    深吸了口气的莫里不怎么情愿在这个时候解释,因为在这个时候说话,自己特殊调节的复习频率会被打乱,这会让体力下滑的更加快速。

    男孩必须开口,因为一次胜利好不容易累积的威望,不能让自己的冲淡:“在杀伤敌人有生力量之前,我们需要明确的是我们这次战斗的最终目标----彻底掌控战斗的主动权,我们要在一号与二号目标得到友军战败的警示汇合之前,击溃其中一支,这样就会达到削弱两支部落的力量,确保我们在战斗力上绝对的优势。就算剩余的两支残兵汇合了,但其不同部落的武装力量必然需要磨合才能恢做到一加一等于二的战斗力,这也就给我们赢取了一定的休整时机,等我们休整好了,再来收拾他们...”

    虫人首领欧莱雅望着体力虽然有所恢复的伙伴们,但想要恢复到巅峰,显然需要更久的时间,当下不由的点了点头赞同的问道:“那下一个目标,你选哪一个?”

    “一号目标,它虽然距离我们最远,但却是最尾端的,就算是战局不利,我们也不会受到夹击,可以从容的撤离。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向这边靠拢,只要二号目标还在移动,一号目标自然会保持相应的间隔距离,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及时穿插过二号目标,在他们的正中间坐等狙击他们”

    “另外,从这次接敌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出地方对我们使用的乌鸦哨兵战术有所了解了,因此才会提前有了较好警戒准备,所以我认为在哨兵的使用方面,我们要改变一下方式.....”

    听着男孩吐露着他的战术想法,没有人去轻易的打断,显然男孩的战场敏锐度在一众人之中是出类拔萃的,就算是十五岁就开始的艾妮也不得不时常的点头赞同。

    战术是大致的方法,但在具体的实施时,会通常会出现一些意外,为了尽量的减少这种意外发生,战斗与对敌的经验就会显得格外重要,所以莫里并没有打断众人的拾缺补漏,在莫里的引导下,两种不同的战斗预案在融合不同的意见中逐渐的形成了,虽然这不容易,但最起码成功了...

    莫里很清楚,思想的交汇才是打破种族禁锢的最佳选择,两个不同种族的力量虽然经过了一次并不激烈的战争考验,累积下了一些友谊,但是这在莫里看来并不够,一旦有更亲近一些的外力介入,自己一行人族被边缘化是必然的结果,为了达成坑爹的,莫里需要继续一些小手段的...

    ===============

    顺利的穿插过了二号目标,在莫里的提议下,多只侦查哨兵联合行动变成了独狼式的窥视,它们不再是多只盘旋在敌人上空大摇大摆的监视,这虽然可以让己方快速、简便、及时的获得敌人的位置及一些有用的信息,但显然也开始引起敌方的疑心与警戒力度。

    形单影只的哨兵开始变得更加的隐蔽、发现敌人后,哨兵会树冠中瞭望等待。当敌人靠近后,它会装着惊慌的样子起来大叫,并在空中发出一些异常的行为,纵然传教士给大多数的哨兵们启蒙了智慧,这让乌鸦们比一些同类聪明了许多,但升级版的哨兵战术依然刷掉了大量智慧不俗的乌鸦,虽然消息获取的频率减弱了很多,但是却更加费神,所以一路上骑在驴子上的传教士几乎没有出言打诨过...

    坐等狙击并不是一直待在原地不动的等待,这里没有什么必经之路,而且规模不大就代表着没有辎重的牵绊,这就意味着敌人可以选择走任何他们想走的路,行军路线随机率大增,所以在预判狙击敌人方位上只能依靠哨兵们传回来的讯息进行不断的调整。

    不过所幸的是,虫人们行军遵从两点之间,直线最近的快速省时的行军方式,同时尽量避开容易受到伏击的地势,如果实在是避开不了,就会增派侦查哨打前站。而莫里一行就藏在背风的丘谷后面,这是离被与敌人遭遇还有将近的二百米的距离,其前提便是敌人的侦查哨

    莫里知道在没有骑兵的情况下,两军皆是步兵的情况下,这段距离依然有让敌人有逃跑的机会,能否逃离与追上就看那一方跑的更快、耐力更强了,所以为了保持住这段距离,敌人的侦查兵必须要清理掉,以免过早的暴露....

    “与敌交视预计还有三分钟...”传教士终于舒了口气,放下了手中被自己画的难以直视的敌情路线图,这个时候,作为队伍中的眼睛的他很自觉的开始转变自己的身份,他需要为自己准备即将要激发法术的施法材料。

    而二当家艾妮也带着八名变色虫人们提前离队,清理敌人侦查哨的任务当仁不让的交给了她们,毕竟在伪装偷袭一道上,变色虫人可以说是绝对的权威。同时悄无声息的敲掉对方的侦查哨,也可以让敌方向前推进一段路程,当然,莫里并没有寄寓敌方的指挥官愚蠢的抵近自己的面前才发现情况不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