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氪金魔主〕〔我居然有生死薄〕〔名门凤归〕〔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千亿爹地宠妻忙〕〔王爷你踩到我尾巴〕〔一世独尊〕〔霸道女婿〕〔永恒国度〕〔傲世剑神〕〔我爸给我二十亿〕〔萌宝认亲:爹地你〕〔众圣之门〕〔倾城狂妃:废材三〕〔鸿运渔女〕〔战少,你被捕了!〕〔青梅很强势:小狼〕〔军火之王〕〔不死帝尊〕〔实习阴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四十三章:背后的矛
    不可否认战争更类似是一种高级的模式,它脱离的低级趣味,直奔主题---血腥、暴力,但它却脱离不了团队的协作,被动的坚守待援是一种煎熬,这会让坚守的一方丧失了战场的主动权,而且大部分的结局都不怎么好...

    交锋的第一个回合,虽然是由还没完全整合好的蚁人的投矛手方阵出先手,但水准不错的投矛技术依然给了锥形战阵造成了一些伤害,就莫里亲眼所见,一名激发潜能的变色虫人倒霉的被三根锐利的短矛在一刹那间先后击中,不但将灌注了潜能的生物甲打的暗淡无光,最后的一根紧随而至的短矛更是直接贯穿了其胸膛,给予了这个倒霉的变色虫人致命的一击...

    看着抽搐伴随着热血喷洒的无助的倒在地上,战阵却没有丝毫的停顿,甚至濒死的重伤者还遭受到了反应不及的队友们的踩踏,莫里带着满是惧意眼神,频频的回首张望着那具已然看不到、且不知死活的。

    一旁的剑士微微的翘起了眼角,但他知道在这个时候,所有人必须集中精力、全力以赴,容不得半点走神,否则下一个倒地的便是你自己,所以剑士极为郑重的提示道:“注意要接战了,握好你的武器,战场上最好的保命符就是你、我手中的利剑...”

    莫里深吸了口气,男孩知道剑士说的是对的,他默默的为倒地的那位队友祈祷,希望她能坚持到击溃敌军的那一刻得到救援...。随后,在下一瞬间男孩便强行的将所有的杂念全部甩出脑海,他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长剑。

    短兵相接越来越近,蚁兵的投矛手退回了防御墙后,长矛手们竖起了长矛接替第一防线的位置

    众所周知冷兵器的近战需要极大的勇气,这也间接的证明了很少有不的战斗,因为战斗的双方都需要宣泄恐惧。

    攻击方的变色虫人们的呐喊声越来越高亢,渐渐的压制住了虫人们浑厚的嘶吼声,被气氛渲染的莫里也开始的感觉到自己的肾线素在迅速的飙升,心跳加速,同时身体还不自觉的产生了一种莫名的颤抖....

    近战在下一瞬间伴随着不绝于耳的惨叫声与兵器刺耳的碰撞声正式拉开了序目,锥形阵在深深的刺进了敌方的战阵中后,便宣告,纯步兵战阵并不具备骑兵们快速穿插、攻击、切割优势。

    没有远程兵种的配合,锥形阵的作用也只能到此结束,想要爆发出更大的杀伤力,只能在敌阵中如同开花弹一般的。

    一队队变色虫人们娴熟的战斗配合彻底的截断了敌军,各自为战的现象在战场上也来越发的普遍起来,而这个时候,精锐的一方单兵战斗力的威力就会被成倍的放大,一具具蚁兵的尸体倒下,战斗依然在持续。

    狂战士已经杀回了到了人族小队的身边,在战场上孤立无援的战斗会让人越来越恐惧,即便是如高阶职业者的狂战士也不例外,他需要真正能让他彻底放弃背后的战斗伙伴...

    传教士早已经从驴子上翻了下来,他可不想在混战中成为投矛手的靶子,有了狂战士的加入后,黑衣人与男孩终于长舒了口气,原先的近战三人组成的三角阵将传教士护在了中间,虽然两人负责的是两翼,但这些并不好对付的蚁兵们依然给两人带来了莫大的压力

    ======================

    战斗的进程超乎寻常的快速,从斩首战术中受到启发的欧莱雅很清楚其优点,这个战术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快速的敌方的,以此来促成一场以少打多的局部战斗的胜利。

    为了减少族人们的伤亡,一开始欧莱雅就着锥形阵的锁定了敌军指挥官,待战阵后,就迅速的集中优势兵力战争祭祀--妮可,虽然让欧莱雅付出了重伤昏迷的代价,但战场上的局势也随着敌军指挥官的被擒愈加的明朗起来,剩下来的蚁兵们大部分开始逃溃,只有极小的一部分还在赴欧顽抗,但很快被支援上来的艾妮带着族人彻底的...

    得知欧莱雅在战斗中重伤昏迷,艾妮便放弃了手中的战斗,直奔在战场上开始实施救护的莫里一行,她不顾一且的拉起正在为一名族人缠扎绷带的男孩,并哀求的望向一旁正在整理药袋的传教士:“欧莱雅需要你们的治疗...”

    传教士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头,然后道:“很重么?”

    “是的”艾妮显得越发的焦急起来,不过对他人有的虫人女孩不得不耐下性子,此时的她恐惧被唯一的拒绝,但世事总是对世人开玩笑,传教士冷漠的拒绝了她的请求:“剩余的法术位已经在刚刚被用完了,恕我无能为力...”

    艾妮的脸上瞬间变得煞白,她无法想象盗团如果没有欧莱雅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子,但她依然不甘的哀求道:“不,我了解法职,我知道你一定还有备用的法术位,救救我姐姐,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面对艾妮的哀求,传教士依然不为所动,就如同众所周知的那般,战场上出现了一些伤亡,他无法做到无视这些重伤者们在痛苦中死去,因此他一再的消减掉了多余的备用治疗法术位。但他仍然有自己的底线,保留下了最后一个治疗法术位,这不是为自己准备的,也不是为剑士、亦或是狂战士准备,而是为共有的宿主---莫里准备的,虽然这些法术位会在第二天的凌晨重新,但如今所处的环境不得不让传教士留上一手,预防意外

    男孩从苦苦哀求的艾妮的眼中看到了越发冰冷的神色,他知道自己不能在这么无动于衷下去了,否则自己的先前的就会随着艾妮实施段宣告玩完,而且一旦双方动起手来,刚刚历经过连续战斗的己方更显劣势..

    “救她吧,之后,我们会脱离战场一段时间,不会有意外发生的...”男孩带着苦笑望着传教士,老男人沉默了与男孩对视了一眼,随后才深吸了口气,缓缓的点了点头道:“好吧,但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我会尽一切力量满足你的..”消退了冰冷神色的艾妮,神色变得轻松起来,为了救回姐姐,她可以不计代价答应传教士的一且要求

    “在我的法术位没有恢复之前,我不希望看到他受到一丝伤害...”

    顺着传教士的视线看过去,艾妮的视线最终落到了男孩的身上,虽然她的眼中还余有一丝疑惑,但她仍然毫不犹豫的应下了

    “好吧,既然大家都谈好了,我想病患也耗不起更多宝贵的时间,而且我们需要尽快的转移”男孩轻呼了口气,看了看双方,然后拍了拍手,才继续道:“所以我想我可以先给欧莱雅首领清理一下伤口,这会让马里阁下治疗起来更加的省时...”

    艾妮点了点头,向传教士致以谢意,然后才带着挎上了药袋的男孩离开,而传教士只是在原地沉默了一会,与身边的剑士、狂战士苦涩的对视了一眼后,有些无奈道:“他有些任性...”

    “但大局观不错...”剑士则报以微笑,狂战士裂开大嘴,粗犷的补充道:“而且很聪明...”

    “也很善良..”黑衣人接着嘀咕了一声,看着三人同时透过来的视线,耸了耸肩道:“不是么?”

    “这还有待考验...”传教士沉默了一会后,皱起了眉头,正是因为这个孩子太聪明了,所以更不能从表象上去看他,但想要看透一个人,时间会是破除一且伪装的利器...

    =======

    “刚才,如果莫里阁下不答应你,你是不是打算用强...”与艾妮并肩而行的男孩坦诚的问道

    艾妮复杂的看了一眼男孩,并没有直接回答莫里的问题:“你知道姐姐在我心中的份量么?而且她对整个团队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所以我们不能失去她....”

    “可以理解...”莫里回首打量了一眼一些四散在周围心不在焉打扫战场的变色虫人们,这次的短兵相接变色虫人们出现了一些伤亡,比起上一次无损之战来说稍微的严重了一些,而且其首领欧莱雅也重伤在列...

    正当莫里准备将视线收回扭回头的时候,两人的身后的尸体堆中突然爬起了一名那着短矛的蚁兵,他狰狞着面孔,满脸憎恨的望着男孩楞然、不知所措的眼睛,向艾妮抛出了自己的全力一投,短矛在莫里的瞳孔中急速的放大,汗毛都要炸起来的莫里竟然鬼使神差的用力推开了正准备回首打量男孩视线了艾妮

    一个趔趄,立足不稳的艾妮最终还是倒在了地上,就在她疑惑不解、正要做出的时候,一支短矛带下了一截血淋淋的断指从自己的视线中飞落,同时伴随着男孩的惨呼声让艾妮楞然在原地,然后她听到了剑士与狂战士气急败坏的呼喊声,随即虫人女孩看到了一名颤颤巍巍的蚁人伤兵,抓起了一枚短矛,已然做出了怔投的动作,而目标则是已然被疼痛夺取了应有警惕的男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俏总裁的未婚夫〕〔大魏能臣〕〔美漫之究极生物〕〔路边捡到一只猫〕〔无相进化〕〔巨富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