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都从阳神开始〕〔天降萌宝:总裁爹〕〔魔帝归来当女婿〕〔透视小春医〕〔农家傻女〕〔极品贴身家丁〕〔伏天圣主〕〔魅姬惑天下〕〔反穿第一甜婚〕〔回到古代当匠神〕〔异世之召唤亿万神〕〔岑少的枕上甜妻〕〔我家有个仙侠世界〕〔白瓷梅子汤〕〔世界末的镇魂歌〕〔骄阳灼我心〕〔京城废少〕〔总裁爹地超给力〕〔夫人,你马甲又掉〕〔全职国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公国 第四十四章:醉意
    纵然是艾妮在最后的关头甩出了自己手中的生物刀将偷袭者钉在了地上,但依旧没有阻止得了蚁兵将手中的短矛投出去,两声惨叫几乎同时起来,已经健步如飞赶来的狂战士、剑士龇目通红的看着男孩短矛锭在了地上挣扎着嚎叫着

    艾妮极度不安的跑到了已经疼的卷曲起来的男孩身边,此时的虫人女孩颤抖着身形,手足无措的看着眼前躺在血泊中的男孩,传教士的还历历在目,但意外就发生了,她能想象的到老法师只剩下唯一的一个治疗法术位给谁?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除非他了,也许就有余地改变老法师的,但当她看到不远处那根异常的断指时,又痛苦的将她拉住了,这让她愈发的犹豫起来,但亲情最终战胜了感恩之心,她擒住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默默的站在原地,像是傻了一般的看着痛苦挣扎中的男孩,痛苦暗声道:“就这样吧,就这样吧,生死有命吧...”

    求助无果的男孩开始自救,极度痛苦中的男孩望着站在原地的艾妮,扫视了一眼,滚落在触手可及之外的药袋,其眼神中的绝望与疑惑不知道什么时候迅速的消退,他颤抖着血淋淋的右手,的从贴身的麻布衣上吃力的撕掉了一块长布条,然后靠着惊人的毅力弓着身子坐了起来。

    看着被短矛扎穿了并钉在地上的大腿,男孩无心额头上渗出的一滴滴密集的汗水,艰难的用长布条扎住了大腿根,血液开始止住外渗,再无心力的男孩低下了脑袋,疼痛让他的思维无法集中,但是他知道自己将要面临抉择,一个生与死的抉择,放弃治疗或许还有生的可能,选择治疗必死无疑...

    “该死的,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帮他止血...”狂战士爆怒的质问道

    而一旁表情已然变的生冷的剑士,紧紧的用手抓着自己的剑柄,语气生硬的道:“因为她想让他死...”

    传教士第一次扔下了自己的驴子气喘吁吁的越过剑士与狂战士来到男孩的身边,咒骂道:“该死的,为什么这个时候,你们还有心情谈论这些肮脏的话题,万一他断气了呢....”

    随后,传教士又重重的嘘了口气,低声道:“还好,还好,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法术治疗之前,这根该死的短矛需要从他的腿上...”

    剑士沉着脸色,默默的将剑手中的长剑拔出了剑鞘,他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虫人女孩,一旁的狂战士默契的喊上了一旁的黑衣人,转身来到男孩的身边,他们需要相互配合才能将那根钉在地上的短矛从男孩的身上拔出来...

    看着传教士开始快速的准备好施法材料,艾妮欲言又止,她知道只要自己再敢多一句嘴,对面的剑士就不会再给予自己体面的客气,这会是绝对的辗轧。女孩从绝望中抓到希望,然后再度跌回绝望,这中间的种种的情绪交织已然让艾妮的心疲惫不堪,她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念念自语的望着陷入昏迷中的姐姐自责着...

    随着一声轻呵,短矛被狂战士从男孩的大腿上抽离,这剧烈的疼痛再度让男孩迸发出惨烈的嚎叫声,大粒大粒的汗水瞬间的从皮肤中渗出,男孩低沉嘶哑的向一边准备施法的传教士询问道:“我还能撑多久?”

    “不知道,这取决你的求生意志,与你体内的存血量,但我觉得如果你再这么多废话,你很快就会撑不住的...”传教士耐住了性子为男孩解惑,并迅速的为男孩止血、清理伤口

    “能不能撑到新的治疗法术位...?”男孩依然不管不顾的追问

    “理论上可以,但是我们不需要不切实际的理论,我只需要一个治疗法术,不但你的大腿上的创伤会好起来,说不定你的那根断指也能有很大的几率被重新接回来,然后你会脱离危险,我们都会安全...”传教士尽量的将自己表现的自信满满...

    “给我包扎,然后把最后的一个治疗法术位给欧莱雅...”男孩艰难的做出了抉择,这不但让刚刚从男孩身上爬起来的黑衣人凯尔愣住了神,就连以为自己听错了狂战士,也忍不住的向一旁的黑衣人凯尔发确认道:“他..他刚才说什么?”

    “他疯了...”黑衣人答非所问的回答着

    还没等狂战士想透这话意,就听见传教士劈头盖脸对着男孩训斥道:“你疯了,这样你会死的,我们也...,你能不能体谅一下我们的...”

    莫里虚弱的辩解道:“生命是珍贵的,纵然有很多磨难与痛苦交织在其中,但仍然会让我们都情不自禁的流连忘返,没有人愿意轻易的去触碰死亡,我也不例外。但有时候,命运会推着我们去赌,束手无策的我们只能,如果能将你们剥离出这,这个时候我愿意给你们。”

    “相信我,我能做到...”

    看着传教士依然不为所动,男孩虚弱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我不想用宿主的身份强行命令你们,因为那也许会适得其反,所以我在尽力的尝试着用其他平等的方式与你们交流,这不好么?”

    传教士的表情微微的动容,他深吸了口气,最终还是屈服了:“小子,你的明白,你的选择会让你在这期间痛苦不堪,伴随你的只有剧烈的痛苦,而且随时都有肯能遭遇不测,你不能沉睡,只能清醒的煎熬着,而且就算你撑到了那个时候,你的断指已然失去了生机,恕我无能为力,已经接不回去了”

    男孩痛苦的表情中微微的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意,自我安慰的道:“一截手指救了一条人命,值了,让拉海尔大叔给我包扎..”

    男孩歉意的望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狂战士,解释道:“他比较心细”,狂战士并不介意的摇了摇头,吱声提示着仍然与艾妮对持的剑士,剑士这才将长剑收回剑鞘,撇了一眼瘫坐在地上满脸不可置信望着男孩的艾妮

    看着剑士返回,男孩不得不出声催促着依然没有挪步的传教士:“时间紧迫,敌人的援军随时都会撞上来,我们必须要尽快转移,所以大叔你得速度点....”

    亲昵的称呼让传教士不自觉的感觉到了自己与面前的这个倔强、坚韧的男孩之间又拉近了些许的距离,虽然他从男孩的刚才的话语中听出了许多不得要领的疑惑,但显然这个时候,不是解惑释怀的时候,他只能不情不愿的转身离去

    剑士拾回了药袋,并开始着手为男孩包扎血肉模糊了的大腿,男孩艰难的将视线从不忍直视的伤口上憋开。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满是老茧的手轻轻的抓住了男孩被血浆凝住了的右手,温柔且不失,这不禁的吸引回了男孩的视线,待男孩看清来人时,不由的想抽回被抓住的右手,但却没有成功,

    “别动...”艾妮泪眼婆娑的无视了剑士与狂战士满是警告的眼神,只是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清理着男孩仍在渗血的断指,女孩强忍着袭来的抽搐感,这种只有在痛哭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感觉已然让艾妮有些了,她低声细语的道:“我知道,你能看透我的自私,我不求你的原谅,但请让我弥补一些什么...”

    男孩没有再僵持的想要抽回右手,看着还没有集结起来的队伍,他不禁的有些焦急起来,但现在唯一能把这件事情能做好的人,只有眼前的这个让自己至今还余有憎恨的虫人女孩,他不得不耐下性子道:“如果站在你的角度上,这种选择不难理解,虽然理解归理解,但我仍旧不能释怀,我救了你一命,但换来的却是冷眼旁观,差点丧命,所以你不能指望我现在就原谅你...”

    “我知道,我欠你一命,我会用...你们...人..族的方式还给你的,虽然这让我难以启齿,并且会在族人面前抬不起头,但当你决定救我姐姐的时候,我就下定了决心---我决定嫁给你,无论你同不同意....”说完这些,满脸通红的艾妮将包扎好的绷带一系,便起身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莫里目瞪口呆的沉浸在刚才艾妮的惊人决定中,而一旁的凯尔则难以置信的道:“..靠...都这样了,还能泡到妞....?”

    “要不这艳福你来享受...?”冷不丁的传来了男孩的提议

    “不不不...,这等美人,身材、样貌自然是没得说,但咱可无福享受....”听到男孩的提议,黑衣人凯尔连连摇头,一时之快可比不上自己的小命重要,他可没忘记这些虫人们恐怖的婚礼习俗....

    ===================

    队伍被集结好,并迅速的脱离了战场,有了莫里的前车之鉴,人族小队的心中对变色虫人多少有了一些芥蒂,剑士、狂战士、黑衣人凯尔用简易的担架以轮换的方式,抬着一声不啃的男孩随队前行着,就算是艾妮来探望了不知多少次,莫里依旧只是睁着眼睛,不再说一句话。

    为了不让男孩睡过去,骑在驴子上的传教士不停的用语言来莫里的注意力,但这种效果越来越差,迫不得已的传教士只好在度了能让男孩的艾妮。

    她采用了自己的方式不停的在男孩的身边唠叨,最后索性她也加入了抬担架的队列,不知不觉间,女孩的态度从当初的争锋相对、敌视,已然渐变成后来的认可、赞赏,再混合了如今感激与愧疚,这灌复杂的思绪已经在,其溢出的味道已然开始让女孩不自觉的有了脸红、心跳加速的,不过这味道却让躺在担架上的男孩惧意十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